当前位置: 首页 > 龙王传说动态 > 唐舞麟的逆(zhuāng)袭(bī)之路:第三章 示威

唐舞麟的逆(zhuāng)袭(bī)之路:第三章 示威

时间: 2016-10-12 14:26:07   发布人: 斗罗大陆官网   *人参与评论

“雨浩,我们去看看舞麟,就午休的时候,好不好?”唐舞桐晃着戴雨浩的手臂,恳求道。

 

戴雨浩微微一笑,宠溺的把玩着唐舞桐粉蓝色的发梢,调戏道:“你亲我一下我就答应你。”

 

唐舞桐闻言,生气的撇了撇嘴:“就亲一下哦,不能反悔!”

 

“要不……亲一会吧。”

 

唐舞桐一听这话,忍不住羞恼的捶打了一下戴雨浩的肩膀,秀眉紧皱,道:“不行,你耍赖!”

 

“那就算了。”戴雨浩今天一态反常,居然没有中了老婆的“软硬兼施”,扭头就走。

 

“嗯?”唐舞桐一怔:他什么时候还学会“欲擒故纵”了?

 

但很快,唐舞桐的脸上就划过一抹笑容,心中暗道:我可不能中你的招,不然以后人家还不得被你笑话死。我就在这儿不走了,谅你还没有那胆量晾下我,哼!”

 

走在前面的戴雨浩心中也是窃笑不已,这招“欲擒故纵”可是跟岳母大人学的。她还说舞桐小时候经常中这招,还会用计待在原地不动,但最后还是会跑过来找自己的。

 

待在原地的唐舞桐张望着戴雨浩的背影,心中默念着:他会来的、他会来的、他会来的……

 

但是,当她看见戴雨浩消失不见之后都没有回过头来看自己一眼时也是大急不已,心中五味杂陈,难道他真的生气了?不然他这个“标准妻管严”怎么会对自己的发火视而不顾呢?

 

想到这,唐舞桐也是汗如雨下,渐渐红了眼圈,急急的朝着戴雨浩的方向跑去。

 

聆听着唐舞桐清脆的奔跑声,戴雨浩也真是……暗爽啊!

 

戴雨浩满脸笑容的转过头去想要眺望她的身影,却和奔跑而来的唐舞桐撞个满怀。

 

“雨浩,你不要生气,好不好?亲一会就亲一会,我答应你。好雨浩,求你了!”唐舞桐紧紧地搂抱着戴雨浩的腰,轻声呜咽着。

 

“那是你说的哟。”戴雨浩轻轻捧起唐舞桐的俏脸,轻柔的,舒缓的,印上了她的唇。

 

十分钟后。

 

“唔……雨浩,不是说只亲一会吗?”

 

“可是我还没有亲够呢……”

 

“那你什么时候才亲够?”

 

“额……我也不知道……”

 

又一个十分钟后。

 

唐舞桐羞红着脸和戴雨浩牵着手,看着戴雨浩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唐舞桐不禁嗔道:“我现在算是知道了,你就是个坏人!都亲了人家将近二十分钟了,这倒好,等都不等,已经午休了!”

 

“你自己答应我的嘛,管我什么事。”

 

“哼!”唐舞桐话音刚落,她就兴奋的叫道:“雨浩,快看快看,舞麟的宿舍!”

 

“呼!”戴雨浩在头上捏了把汗,“终于找到了,都绕了学校大半圈了。”

 

“哎呀,别说了,快走快走!”

 

靠近了,发现那所谓的宿舍,真是……

 

太烂了!

 

眼前的房子,看上去实在是有些太简陋了吧?尤其是和外面的辉煌相比。简直就像是贫民窟一般。

 

低矮的房子只有一层,看上去明显都有些破败的样子,这真不是个让人感到舒服的地方。

 

这一片平房看上去有二十几间,墙壁斑驳。有些房子的窗户连玻璃都没有,看上去破破烂烂的。

 

唐舞桐秀眉一皱:“不会吧,舞麟就住在那种地方?不行,改天我要去找海神阁阁主理论理论!”

 

“嗯……老婆大人说的有道理。”

 

“好了,别装傻了!”唐舞桐抬起手,在戴雨浩的脑袋上轻敲一下,“以后别跟别人说你是我老公!”

 

唐舞桐走向前去,轻轻地打开门,很好,宿舍里只有唐舞麟一个人在冥想。

 

唐舞桐朝戴雨浩的方向摆摆手,示意他“一切安全,可以进来”。

 

门外的戴雨浩却像是发现了什么,向宿舍旁边的小树林看去,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那笑容似乎……

 

是杀戮!

 

躲在小树林的蔡月儿打了个寒颤,她奉穆老之命已经跟踪戴雨浩和唐舞桐多时了。看见唐舞桐走进唐舞麟的宿舍,她眼波微动,手中的匕首缓缓的露出一点锋锐的尖头!

 

待戴雨浩也走进唐舞麟宿舍,蔡月儿眼中的寒光更甚几分!将匕首徐徐抽出,玩弄着闪着寒光的刀片,眼睛灼灼的盯着唐舞麟的宿舍。

 

……

 

突然,蔡月儿的瞳仁迅速缩小,她看到了!

 

戴雨浩出来了!

 

蔡月儿的身影如同鬼魅般一闪而过,尖锐的刀尖顶着戴雨浩的脖子,冷冷的道:“你是谁?你怎么认识唐舞麟的?你来这里干什么?”

 

戴雨浩微微一笑,“如果我不告诉你,会怎么样呢?”

 

“会死!”

 

“你凭什么认为你杀的死我?”

 

蔡月儿“呵呵”一笑:“凭什么?你是95级,只是刚刚踏入超级斗罗的门槛罢了,而我早已97级,对付你简直是易如反掌,里面那个,自然是不在话下。”

 

戴雨浩轻笑一声,道:“虎博兔子需用全力,记住,永远不要轻视你的对手。”

 

说罢,戴雨浩全身寒气一冻,蔡月儿就吃惊的发现,她全身就像被冰封了一样,动弹不得。

 

戴雨浩掐住她的脖子,将她逼到墙角,道:“这只算是惩罚,念在你第一次,冰冻你两个时辰,若有下次,冰冻的,就不是身体了,是灵魂!还有,不准把今天的事告诉任何人,不然,冻的,是你的命!”

 

他走进唐舞麟宿舍,轻声对唐舞桐道:“舞桐,我们回去吧。”

 

“嗯。”

 

出了宿舍,唐舞桐将怜悯的目光,投向蔡月儿,但在她眼里,那是鄙视!

 

她咬牙切齿:总有一天,我会还回来的!

 

你们等着!


用户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