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六百八十八章 大结局!我就是你的烈焰啊!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金色身影,手握火神剑从天而降。这是姬动一生中所释放出的第一个终极必杀技啊!前一刻,还是他有可能承受黑暗天机的第一个终极必杀技,可后一刻,这一切却已经逆转。

 
    充满威严的金色身影高举火神剑从天而降,面对着那金色火神剑,黑暗天机脸上的神色就只剩下绝望。他根本就什么都做不了,他也能清楚的感受到那金色火神剑中所蕴含的神力有多么强大,掌握在火神手中的火神剑。
 
    铿的一声爆鸣,黑暗神障破碎,下一刻,那金色的流光也带着火神剑一同殒灭在万米高空之上。
 
    黑暗天机的身体,根本连一丝残渣都没有留下,就已经完全破灭,一道碧绿的身影从其中冲天而起,正是之前被黑暗天机所吞噬的菊花猪。
 
    黑暗与光明的力量在空中碰撞,这两大极端彼此相克,胜负的关系只能看双方强弱。火神降临斩完全凌驾于未完成版的地狱降临弹之上,这一剑,不只是蕴含着火神的力量,更是蕴含着姬动最强大的攻击。
 
    当姬动承受了绝恋罂粟饮鸩止渴般的增幅之时,他的灭神击也暂时突破到了第九重。这也是为什么他之前对黑暗天机说,如果黑暗天机不施展终极必杀技,他也有把握重创黑暗天机的原因。
 
    第九重的灭神击,带给姬动一个全新的技能,也是灭神击最强技能,灭神针。穿刺一切阻隔,也包括神的阻隔,这才是真正灭神的手段。火神降临斩之中,正是包含着灭神针的威能,别说黑暗天机的地狱降临弹还没有完成,就算他已经完成了,最终的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当火神降临斩命中在黑暗神障上的那一瞬间,灭神针已经瞬间刺破了眼前的阻隔以及黑暗天机的身体,恐怖的力量刺透了黑暗天机神级体魄,这才让菊花猪趁势而出,没有被火神降临斩同时灭杀。
 
    黑暗,在光明的攻击下宛如冰雪消融一般褪去,黑暗天机的身体随之破灭。
 
    但是,就在黑暗天机身体破灭的同时,姬动的火神剑也失去了全部光芒,化为一柄黝黑的长剑从天而降,朝着地面落去。光明天干圣徒们只觉得站在最前方的姬动身体一软,整个人就要瘫倒。头上三层阴阳冕瞬间恢复成了两层,金色光芒也如同潮水一般褪去。
 
    姬动毕竟不是神,当他施展出火神降临斩那终极必杀技的同时,绝恋罂粟所带来的一切增幅也随之走到了尽头,要不是之前有生命之核的辅助。他根本不可能坚持到这个时候。可就算如此,生命之核还是已经破碎了。如果不是神力耗尽,姬动又怎么可能控制不了火神剑,任其从空中坠落呢?
 
    就在这时,一道绿光从天而降,笼罩住了姬动的身体,令他精神一振,重新挺直了腰板,正是来自于菊花猪的圣级木系魔力辅助。不过,完成了这一下之后,菊花猪的身体也已经坠落在大衍圣火龙背上昏迷了过去。之前在黑暗天机体内殊死搏斗以及最后光明与黑暗碰撞之下的余波,令它这圣兽也承受不住,在临时救援了姬动一下后,立刻就重伤昏迷。
 
    “姬动,你怎么样?”陈思璇一步跨出,已经来到姬动背后,一把抱住他的身体,拼命将体内极致乙木魔力灌输到姬动体内,补充着他那近乎干涸的身体。
 
    姬动此时身体虽然虚弱,但精神却依旧极为亢奋,他的灵魂修为已经提升到了神级。可没有因为魔力消退而减弱。
 
    “快,不能让黑暗天机的神识跑了,一定要将他形神俱灭才是最终的结束。”一边说着,大衍圣火龙已经接到了姬动的命令,朝着下方俯冲而去。
 
    在黑暗天机被火神降临斩毁灭的同时,他的神识也快速跑了,卷住姬动坠落的火神剑,朝着下方地面落去。人在修炼到神的境界后,神识凝聚而成,并不会像普通人那样死了灵魂就消散了。黑暗天机虽然未能真正吞噬菊花猪成神,但和姬动借助绝恋罂粟将灵魂提升到神识一样,他的灵魂之力在身体破灭后,也依旧是神识级别的,惊慌逃窜。只要神识不灭,他就还有复生的机会。卷住火神剑,自然是因为觊觎火神剑的力量了。
 
    黑暗天机并没有立刻远遁,因为他很清楚,以自己受创的神识,是怎么也不可能飞过圣级修为大衍圣火龙的。更何况,姬动的神识一直锁定着他的神识,只要这层锁定不解开,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姬动找到。所以,他必须要让姬动解开神识才能真正的逃离。因此,他的神识并没有远遁,而是直奔黑暗大军的方向飞去。
 
    姬动毕竟因为魔力耗尽而慢了一拍,当大衍圣火龙追下来的时候,黑暗天机的神识已经冲入黑暗大军之中,紧接着,黑暗天机的声音就已经响起。“别过来,否则我杀了他。”
 
    大衍圣火龙俯冲而下的身体骤然而至,就在黑暗大军之中,一具身体在一股黑色气流的席卷下缓缓漂浮了起来,姬动的火神之剑正架在这飞起之人的脖子上。
 
    那黑色气流,无疑就是黑暗天机刚刚逃遁而下的神识了,而那个被他的神识锁定镇压,用火神之剑架住的,正是弗瑞。
 
    姬动站在茅台头上,身后是陈思璇和光明天机,他的灵魂修为本就已经达到了神识的程度,此时在光明天机和陈思璇的全面辅助下,更是远超受创的黑暗天机,如果不是黑暗天机挟持了弗瑞,姬动有把握瞬间通过神识冲击将他那没有**并且受了重创的神识毁灭。
 
    “别过来,你敢向我出手,我就立刻杀了他,让你后悔终生。”黑暗天机近乎歇斯底里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因为没有**,而更显得无比诡异。
 
    看到眼前这一幕,根本不用说,光明和黑暗双方就已经明白了胜负。已经成神的黑暗天机竟然是失败的一方,欢呼声已经蔓延在整个光明阵营之中。所有光明强者都飞快的朝这边赶过来。
 
    “黑暗天机,虎毒不食子,你竟然挟持自己的亲生儿子么?”光明天机怒声道。
 
    黑暗天机疯狂的大笑着,“儿子?一个背叛父亲的儿子?你们真以为我不知道弗瑞是被你们安插过来潜伏在我身边的么?没错,他是我儿子,可是,他却已经不将我当成父亲了。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十分信任他的回归。但随着你们这些光明圣徒在我黑暗大陆肆虐,还有你们光明军队中魔师所用的阵法出现,我就知道,我这个好儿子根本就是潜伏在我身边的。否则。为什么他告诉我你们的实力和你们真正的能力相差那么大?还有那个五行阵法如此重要的事他都没有通知。你们能够在黑暗大陆上肆虐,恐怕都是因为我这个好儿子带给你们的消息吧。这样的儿子,要之何用?我之前没有揭穿他,就是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我想等到我成神之后,将你们全部毁灭,我儿子也就没有别的选择了,才会真正认我这个父亲。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他的命是我给的,是他先背叛了我,我再大义灭亲又如何?”
 
    黑暗天机绝不是傻子,弗瑞身上的疑点早就引起了他的注意,否则的话,在李永昊不在的情况下,他为什么不将黑暗魔军交给弗瑞统帅而是交给那个替身呢?
 
    姬动深吸口气,他知道,现在多说什么也没用了,沉声道:“你想怎么样?”
 
    黑暗天机恨声道:“我想怎么样你应该很清楚,解除你对我的神识锁定,我会带着这个逆子离开,不要试图用神识扫描我的方位,你应该明白,我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等我确认自己安全了,自然会将这个逆子放回来。不要给我讲条件,现在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姬动深吸口气,他当然知道,此时放走黑暗天机,绝对是养虎为患,虽然短时间内他不可能再有所作为,就算是侵占一个新的身体,想要重新修炼回神级的实力,也至少需要几十年甚至是上百年的时间。可是,只要他还活着,就是对两片大陆,乃至于整个世界巨大的威胁。但是,姬动现在能怎么做?这场圣战最终能够获得胜利,潜伏在黑暗天机身边的弗瑞。可以说是居功至伟,就连姬动猜到黑暗天机最后的阴谋,都和弗瑞不断将黑暗天机情况转达给他有着密切关系,更何况,这可是他嫡亲的师兄啊!他怎能眼睁睁看着弗瑞被黑暗天机所杀?
 
    “小师弟,不要答应他。”弗瑞有些颤抖的声音响起。黑暗天机虽然镇压住了他的身体,却不能阻止他开口说话。
 
    弗瑞此时已是虎目含泪,“没错,我的父亲,我是背叛了你,可是你知道么?从小到大,我就没有父亲。还是很小的时候,我就被人骂做野种,我能够一天天的活下来是何等的幸运。为了能够证明自己,我拼命的修炼,付出比别人多出数倍的努力。当我承受痛苦的时候,你在哪里?那一天,你找上了我,让我听从你的命令,将光明世界的消息告诉你,这也是你在母亲身上留下我这个生命的用意。是的,你是我的父亲,可你却害了母亲一生,所以,你也是我的仇人。因为你的出现,让我的心无比矛盾,从而令性格更加刚愎更加令人无法接受,以至于心爱的女人也随之离我而去,如果不是小师弟的点醒,恐怕夜心永远都不会原谅我。可是,就在我和夜心重新在一起后没多久,你却发动了圣邪岛大劫,引动万雷劫狱界毁灭了我心中最后的那一丝温暖。回到光明大陆后,我想了很多很多,我想到了师长们的淳淳教导,想到了夜心,也想到了那些被你毁灭的生灵。我虽然背叛了你,但我不能背叛自己的信仰,如果这个世界被你所统治,那么,不论是什么种族,都必将生灵涂炭。所以,我将一切都告诉了小师弟,我要自我救赎,同时也希望能救赎你。毕竟,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血脉相连的人。哪怕是只有一丝机会,我都不愿意放弃。”
 
    说到这里,弗瑞已是泪流满面,“可是,很快我就发现,我错了,因为,我根本就无法改变你的想法。你的心,早已真正的沦为黑暗。小师弟,不要顾忌我的生死,我早就不想活了,有这样一个父亲,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背叛了父亲,我毕竟是他的儿子,能够死在他手中,我就再也不欠他什么了,与其痛苦的苟活,倒不如干干净净的死去。动手吧,小师弟,如果你不动手,放走了他,那我也绝不会活着回来。如果有来生,我希望能够生为一个普通人,有一个慈祥而善良的父亲。”
 
    一边说着,弗瑞已经闭上了眼睛,他的情绪之中,充满了决绝。
 
    “儿子,你真是我的好儿子。是啊!虎毒不食子。”黑暗天机的声音突然变了,之前的疯狂和歇斯底里仿佛在这一刻已经完全消失,骤然间,一股无比澎湃的黑暗气息骤然从黑暗天机的神识中爆发出来,瞬间就卷住了弗瑞的身体。
 
    姬动大吃一惊,他与光明天机以及陈思璇联合在一起的神识再也没有任何保留的爆发而出,轰向黑暗天机的神识。
 
    但是,下一刻他却发现自己错了,因为,黑暗天机的神识并没有毁灭弗瑞,而那被他神识控制住的火神之剑已经化为一道黑色闪电,顷刻间来到了自己身前。黑暗天机用他最后的神识力量甩出火神之剑,向姬动发出了致命的一击。
 
    轰——,砰——,噗——
 
    三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轰——,黑暗天机的神识,在姬动联合陈思璇和天机的神识攻击下瞬间破碎,他那邪恶的生命与灵魂终于完全走到了尽头,形神俱灭。
 
    砰——,弗瑞的身体坠落地面,黑暗天机终究没有杀了他,哪怕是再邪恶的人,内心深处终究还有着一丝亲情,在最后时刻,黑暗天机终究没有杀死自己的儿子。
 
    噗——,这是剑刺穿人体的声音,剑是火神之剑,而那被它刺穿的身体却并不是黑暗天机最终的目标,并不是那破坏了他所有计划的暴君姬动。
 
    陈思璇静静的站在姬动身前,黑暗天机那最后一击实在是太快了,火神剑完全是以瞬间转移之势出现在姬动面前的,哪怕是大衍圣火龙也来不及阻止。但是,陈思璇却挡在了那里,在黑暗天机神识席卷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来到了那里。
 
    火神之剑的锋锐刺穿了她的永恒之铠,刺穿了她的身体,也刺穿了她的心脏。可她却依旧站在那里,嘴角处流露着一丝不知是苦涩还是甜蜜的笑意。
 
    “不——”姬动痛苦的呐喊着,双手抓住陈思璇的肩膀,纵身而下,落在地面上。神识全面催动,融入陈思璇体内,可是,被火神之剑刺穿的心脏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恢复的,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陈思璇的生命力正在以无比惊人的速度消逝着。
 
    “姬……动……”陈思璇有些艰难的叫着他。
 
    “思璇,我在。”姬动此时的魔力虽然已经耗尽,但他的身体却依然支撑着,他整个人的身体都在颤抖着,当火神剑刺破陈思璇心脏的那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也被刺穿了一般。泪水不受控制的狂涌而出,他紧紧的抓着陈思璇的手,已是泣不成声。
 
    “姬……动……,别哭……。我不……喜欢看到你……伤心难过……的样子。”陈思璇喃喃的说道,“我爱……了你……五……年,也跟……了你……五年,现在……已经……到了注定……的结局……。我只有……两……个心愿,我想……死在……你的……怀抱之中,听你……说……一声……爱我……。”
 
    是的,这才是陈思璇当初想到的最后办法,也是她最后的机会,她知道,只要姬动能够对自己说出我爱你三个字,或许,一切都还有机会。
 
    姬动小心翼翼的将陈思璇的身体搂入怀中,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面庞,“思璇,你为什么这么傻,我不值得,不值得你如此去爱啊!”
 
    陈思璇轻轻的摇了摇头,她那完美的俏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但她看着姬动的目光却还是那么温柔,“不,你……值得……的……。”
 
    姬动缓缓抬起头,看向空中,他的目光已经痴了,“五年了,五年已经过去了。烈焰,我没有食言。五年,我每年都用一种绝世美酒祭奠你,我对你的爱,始终没有改变。这过去的五年,我的心始终被痛苦煎熬。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我肩头的责任也已经卸下,我终于可以解脱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但我的灵魂一定会找到你。”
 
    低下头,他的目光重新落回陈思璇流露出绝望之色的娇颜上,柔声道:“对不起,思璇,你的愿望我只能完成一半,你会死在我的怀抱之中。但是,我能给你的也只有自己的**,我的灵魂早已经不属于自己,当我的爱人离去的时候,它就早已破散。对不起,我知道你的好。可是,我的心今生今世却早已属于了烈焰,来生来世,生生世世,也只会属于她一个人。对于你的感情我无以为报,我也不敢欠下你如此情债,我要干干净净的去找我的烈焰。我欠你的实在太多太多,永远也还不清了,我能留给你的,就只有我的生命。”
 
    一边说着,姬动的右手,已经坚定而有力的按上了火神剑的剑柄,神识之力全面爆发,噗的一声,那刺穿了陈思璇心脏的火神剑,也同样刺穿了他的心脏。
 
    “姬动,不要。”光明天机大喊一声,所有的光明天干圣徒们也同时朝着他们扑去。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火神剑,已经狠狠的刺破了姬动的心脏。
 
    “不要过来。”姬动厉声怒吼着,强大的神识之力骤然迸发,将所有试图接近的人全部席卷的飞了出去,令周围方圆百米内清除出一片空地。
 
    身体一挣,他从火神剑上脱离出来,鲜血顿时狂喷而出,喷洒在陈思璇身上。
 
    一瓶接一瓶的绝世美酒从朱雀手镯中甩出,弹开它们的瓶盖,浓郁的酒香顿时蔓延而出,一个水晶调酒壶凭空而出,那每一瓶美酒中,都有一缕激射而至,注入到调酒壶之中。紧接着,那一瓶瓶美酒被姬动挥洒的四散纷飞,浓烈的火焰燃烧而起,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环,将他和陈思璇的身体围拢在中央。
 
    姬动笑了,他笑的很开心,那是释然的笑,他的手,紧紧的抓在调酒壶之上,整个人似乎都已经进入到了癫狂状态。
 
    轻轻的摇动着调酒壶,此时,已经没有任何节奏,他口中喃喃的说着,“烈焰,烈焰,对不起,我终究不能等待十年。十年实在是太长了,你要的酒我都找齐了。我终于可以干干净净的去找你了,再没有任何牵挂。就让我,再为你调制这最后一次鸡尾酒吧。”
 
    陈思璇呆呆的看着姬动,她还没有死,九冠修为的木系魔力还吊住了她最后一丝生命气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最终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
 
    泪水狂涌而出,五年的压抑,五年的痛苦承受,在这一刻已经如同井喷一般爆发出来,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量,令她的身体猛然扑了出去,挣脱了身上的火神之剑,扑上去抱住了姬动那晃动着调酒壶的手。
 
    “傻瓜,姬动你这个傻瓜,你这个傻蛋。为什么,你为什么就不肯对我说出那三个字啊!你没有背叛烈焰,可你却一直拒绝了就在你身边的烈焰,我就是你的烈焰啊!”眼看着自己一生中唯一爱过的男人就要死在痛苦之中,这一刻,陈思璇再也顾不得与邪恶之神的赌约,这句话,她已经想说的太久太久了,姬动都要死了,那赌约还有什么意义?他们终究不能在一起,这一刻,她只想让他知道,其实,她一直都在他身边。
 
    姬动呆滞的握着调酒壶,看着扑入自己怀中的陈思璇,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之中,颤声道:“你,你说什么……”
 
    陈思璇泪眼朦胧,两人胸口处流淌而出的鲜血此时已经彼此交融在了一起,“傻瓜,我就是你的烈焰啊!小姬动,还记得么,你为我调制的第一杯酒叫做烈焰焚情,你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我的手。我最先教给你的能力是神锁阴阳之法和阴阳漩涡,还有两大君王的烙印。傻瓜,你这个傻瓜,你为什么不想想,陈思璇为什么会对你一见钟情,为什么会至死不渝的跟着你,因为陈思璇就是烈焰,烈焰就是陈思璇啊!”
 
    听着陈思璇的话,姬动整个人都懵了,颤声道:“这,这不可能。我的烈焰已经死了,你,你是骗我的,否则,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烈焰凄然道:“因为我以陈思璇的身份复活,是和神王之间的赌约,我不能告诉你我是谁,除非能用陈思璇的身份,让你对我说出一句我爱你。可是,你这个傻瓜,却始终都不肯说。其实,我好高兴你能这样,可是,我又好痛苦我们不能在一起。姬动,姬动……”
 
    回光返照,再加上情绪上的刺激,令烈焰将所有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但她和姬动的生命,却都在剧烈的流逝着。
 
    砰的一声,姬动手中的水晶调酒壶跌落在地,摔的粉碎,浓郁的酒香喷薄而出,周围的火焰顿时点燃了他们脚下的酒液,火焰瞬间攀上了他们的身体,将他们完全笼罩在内。
 
    “烈……焰……,我爱……你……,我……爱……的……就只有……烈焰,……而……不是……陈……思璇……。烈焰……,我……不后悔……。我……爱你……,……我……爱……你……,我……爱…动紧紧的抱住烈焰的身体,他的声音在火焰中变得无比高昂,是的,他不后悔,一点也不后悔,如果他对陈思璇说出了我爱你三个字,又怎么对得起烈焰?他不后悔,尽管最终他们一同走向了死亡,但他知道,烈焰不会真的怪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能够抱着烈焰,和她死在一起,总比不知她在何方要好得多。
 
    烈焰缓缓闭上双眼,抬起手臂,搂住姬动的脖子,“小……姬……动……,我……也爱……你……,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就是……爱上了……你……这个……傻瓜。”
 
    浓浓的火焰,混合着浓浓的酒香和这对历尽千辛万苦终于紧紧相拥的爱人升腾而起。
 
    同时亮起的,还有那无尽的虚空,一道黑白色光芒悄然从天而降,就从姬动与烈焰紧紧相拥的地方升腾而起,圣邪岛,再次被一分为二,光明与黑暗,也终于按照姬动的心愿一分为二,被完全隔开。
 
    (在这里如果我打个全书完,会不会有人想抽我?我不敢,所以后面还有……)
 
    ……
 
    神界。
 
    黑与白,两色光柱相对而立。此时的神界出奇宁静,尤其是在这神界最高统治者两大神王的领域之内,更是寂静的可怕。
 
    白光闪烁,善良之神的声音缓缓响起,在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怅然若失的情绪,“邪恶,这场赌约算你赢了么?”
 
    邪恶之神苦笑着道:“看来,我真的错了。五年时间,美色诱惑,时间磨砺,都无法令那个混小子有丝毫改变。但是,我实在不明白,这爱情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有如此力量,令他们甘愿为彼此付出生命,更是无怨无悔。输了就是输了,我承认我输了。只是,这爱情的力量却更加让我看不明白。说吧,你想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
 
    善良之神微微一笑,道:“邪恶,你还记得我们做神王有多少年了么?”
 
    邪恶之神道:“这谁还记得,总有几千万年了吧。总是在这里呆着,烦都烦死了,那些家伙一个比一个狡猾,想让他们接替我们的神王之位,一个个都躲的远远的。还是修罗神这家伙聪明,硬是抢了海神传承者一半,把自己的传承也给了唐三,现在唐三继承了他的修罗神之位,这小子可是轻松了,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快活去了。”
 
    善良之神嘿嘿一笑,道:“这么说,你是很不愿意做这个神王了?”
 
    邪恶之神哼了一声,“难道你愿意?可我们这神王之位,又岂是说给就能给出去的?”
 
    善良之神微笑道:“也不是不行。赌约我赢了,我要你做的事就是让出邪恶之神的位置。”
 
    邪恶之神大吃一惊,“闪亮,你疯了么?让出邪恶之神的位置?那谁来掌管我这神王的职责?”
 
    善良之神道:“你觉得姬动那小子怎么样?在人类世界,他承受了那么多痛苦,他和烈焰又一直在我们的赌局之中,烈焰还有情可原,她是人类以外的成神者,必须要接受我们的考验才能真正授予神位,可姬动这小子就是无妄之灾了。他的灵魂本身就已经达到了神识境界,让他来传承你的邪恶之神神位,算是给他的一份补偿吧。当然,我们可以让他只是暂时代理邪恶之神神王之位,以我们对他的考验和他的品性,我认为这小子能够胜任。”
 
    令善良之神意想不到的是,听了他的话,邪恶之神的声音中竟然充满了惊喜,“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姬动这小子心志之坚毅就算在神界也很难找到,让他来代理我的神王之位,我不就能下界去玩玩了么?嘿嘿,就这么定了,让他暂代我的神王之位,我也好到人类世界去转转,只有亲自去体验了,恐怕才能找到那爱情的奥秘吧。说不定,就有一份夙世姻缘等着我。就让本神王亲自去领略一番爱的滋味。”
 
    善良之神嘿嘿一笑,心中暗想,爱的滋味是那么好品尝的么?邪恶,原来你这个家伙也早就在这里呆够了,难道我不是么?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想到下界去玩玩的。
 
    ……
 
    南火帝国,离火城。
 
    在离火城中,有一间著名的酒吧,之所以说它著名,原因很简单,拯救了光明世界的一代圣王酒神姬动的第一次调酒正是从这里开始的。这间酒吧的名字就叫做:烈焰焚情。
 
    传说中,当初圣王姬动给他至爱的地心世界烈焰女皇调制的第一杯酒,名字也叫做烈焰焚情。
 
    此时已是傍晚,正是酒吧开始上客的时候了。
 
    在酒吧的角落中,坐着一名黑衣青年,这名青年相貌极其英俊,邪异的眼眸中流露着一种特殊的光彩,在他手中,正拿着一杯血红色的烈焰焚情悠闲的品尝着,目光不时扫向酒吧内的人群,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似的。
 
    “奇怪,善良那家伙在我下界的时候说,我的夙世姻缘就会出现在这酒吧之中,怎么还没见?我应该有所感应的才对啊!只有先找到我的夙世姻缘,我才能暂时封印神界的记忆,彻底当一把人类玩玩。坐了好几天了,怎么还没有。”
 
    正在这黑衣青年喃喃自语的时候,突然间,酒吧门开,从外面走进一人,当她走入烈焰焚情酒吧的那一瞬间,顿时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那是一名白衣女子,清纯到极致的容貌令人根本无法产生任何邪念,一身白色长裙纤尘不染,两缕黑色长发搭在身前,乌黑亮丽的大眼睛中带着温柔动人的光彩。那出尘的气质就像是一朵无暇白莲。
 
    就是她了,黑衣青年看到这绝色白衣女子顿时大为惊喜,他立刻就感觉到,这白衣女子正是自己要找的人。心中不禁暗想,善良这家伙真不错,给我安排了一个如此容貌,不下于烈焰的女孩儿,真是很期待啊!
 
    一边想着,他已经迎着白衣少女走了上去,酒吧中的人此时已经数量不少,大多数还被白衣少女的容光所慑,处于震惊状态。
 
    黑衣青年大大咧咧的走到白衣少女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极其直白的道:“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美女,我觉得我们之间有夙世姻缘,让我们轰轰烈烈的爱上一场吧。”
 
    此言一出,酒吧中顿时一片哗然,叫骂声一片,众多酒客看着黑衣青年就像是在看白痴一样,搭讪也不是这么直接的吧?没有人觉得他能成功。在他们看来,这白衣少女不一巴掌抽上去,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但是,令所有人意外的是,那白衣少女看着黑衣青年竟然没有任何惊讶之色,也没有骂他搭讪低劣,而是温柔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黑衣青年大喜,高喊道:“我终于找到我的夙世姻缘了。”
 
    白衣少女轻柔的拉起他的手,道:“先生,我们走吧。”
 
    “去哪里?”黑衣青年疑惑的问道。
 
    “去酒店啊。”
 
    “啊?”
 
    “先生,不是你说我们有夙世姻缘么?只要五十金币,我就和你了结了这段夙世姻缘吧。”
 
    “啊——”惨叫声传十里……
 
    ……
 
    神界。
 
    “姬动,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分了?”一身华丽白色长裙的烈焰搂着姬动的手臂,俏脸上尽是满足的笑容。终于能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了,而且,两人竟然还神奇的成为了神王。
 
    一身黑衣的姬动冷哼一声,邪恶的一笑,“过分吗?我怎么一点都不觉得,你忘了他们是怎么玩我们的。他们不是要去体验体验什么是爱情么,那就让他们好好的感受一下爱情中的酸甜苦辣,否则,也对不起他们对我们那么好的照顾。”
 
    烈焰轻轻的点了点头,“你说的也对,是不能便宜了他们。”
 
    姬动嘿嘿一笑,道:“反正我们也是神王了,不如假公济私,把伙伴们都弄上来?这样就不会寂寞了。”
 
    烈焰点了点头,笑道:“好啊!我完全同意。可惜思动要做龙皇,暂时是来不了的。但其他人应该都没什么问题吧。”
 
    姬动顿时开始思索,如何能让伙伴们堂而皇之的来到神界了,这里虽好,但只有他们却太寂寞了。
 
    正在这时,烈焰突然道:“姬动,到时间了。”
 
    “呃……,烈焰,真的要么?”
 
    烈焰认真的道:“当然啦,你要补偿我跟在你身边期盼了五年的痛苦。一天就一万次,不算多吧,神界的一天可是很长的。难道你不愿意么?”
 
    “愿意,当然愿意,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烈焰,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全书完)
 
    酒神终于结束了,其实,这个结尾早在这本书刚开始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确实,小三承认,酒神的感情线过程是有些悲伤的,但我想要写的,就是姬动和烈焰至死不渝的爱情。不论经历怎样的诱惑,都不会彼此背叛。好在最终的结局是好的,看完这最后一章,书友们有没有松口气的感觉呢?但是,小三却并非是松了口气,而是怅然若失。
 
    每当我写完一本书的时候,都会产生这样的感觉。每一部作品都像我的孩子一样,酒神终于写完了,一个故事的终结令我这一年来三百多个日日夜夜思考着的一切划上了句号,不论这个句号是否完美,它都是我付出了生命中百分之一的时间倾尽全力所创造的。
 
    感谢你们,又一次陪伴着我走过了这三百多个日日夜夜,又是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小三的总创作量也已经突破了两千万字。从2004年2月开始写书到现在已经是七年过去了,这七年如果没有你们的陪伴与支持,小三也不可能一步步走到今天,更不可能创造出了无缝隙衔接更新这等壮举。我也不知道能坚持多长时间,但只要我还有激情,我们唐门的兄弟姐妹们还在一如既往的支持着我,这份创作就不会终结。感谢你们,感谢你们每一个人的每一分付出。小三在这里向大家三鞠躬了。
 
    姬动与烈焰有情人终成眷属,但不知大家可还记得当初斗罗之中小三留下的那个悬念呢?当唐三猎杀暗魔邪神虎之后,那颗带着青与蓝两色光晕的黑暗珠子撕裂空间而去。它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属于本命珠的世界。而它的主人也就是我们下本书的主角。
 
    无缝隙衔接继续,今天酒神结束了,同时天珠变也已经开始更新了,今天将连放三章,最后一章会在晚上12点,到时候还请一直支持着小三的书友们帮助新书投票冲榜吧。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