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陨落心炎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轰!”

  庞大的火焰风暴犹如蘑菇云一般,在天空之上猛然浮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让得无数人双耳嘴鸣,那股从天际上扩散而开的狂暴温度,更是令得众人脸庞上涌上一抹惊骇。

  青白蘑菇云升起的霎那,一道身影便是犹如被重锤狠狠击中的圆球一般,从天空上飙射而下,沿途,猩红的鲜血洒满天际,犹如一条鲜艳的血虹。

  望着那道冲着地面落下的身影,那些黑角域的强者们皆是脸色大变,虽然那股气息此刻…极其微弱,但的的确确是韩接不假。

  众人面面相觑,额头之上皆是渗透出些许冷汗,目光转向那另外一处天空,那里,一道黑色身影,正急促的喘着气,其身后的青火双翼也是变得若隐若现,显然,这是体内虚弱的缘故。

  “这个,家伙竟然打败了韩枫?”

  众人喃喃自语着,语气中的震撼分外明显,韩枫实力异已至斗皇巅峰,再加上有着异火助阵,即使遇见斗宗初级的超级强者,那也能有一战之力,放眼整个黑角域,也唯有那联手的金银二老方才能与之匹敌,但今日,这个,在黑角域中拥有着极高声望的强者,却是在一个,看似只在二十左右的青年手中,败得如此狼狈

  满场寂静,所有人都明白,打败了韩枫这位即使是在整个大陆都是有着不小名气的强者,那么将会得到何种的声望,至少,日后,整个,黑角域,萧炎之名,将会令得每个人如雷贯耳。

  “嗤!”

  寂静天空下,突然有着两道破风不响起,旋即两道身影闪现在急速坠落的韩枫身旁,将之一把抓住,这才免去了后者脑袋落地变成破裂西瓜般的下场。

  出手的两人,一金一银,自然便是那所谓的金银二老,韩接不像范痨,若是死了那就死了,他的价值可是难以估量,况且这次帮其出手的报酬,这家伙还没兑现呢,哪能轻易死去。

  一把抓住满身鲜血的韩接,银袍老者手掌在其胸口处放了放,感受着那虽然极为微弱,可却依然有着一点跳动的心跳,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活着吧?”金袍老者皱眉道。

  “嗯,还有一口气,还好这家伙也是有着异火护体,不然的话,是决刻不可能在那种爆炸中活下来的。”银袍老者点了点头,旋即一砸嘴,抬头望着远处的黑袍清年,道:“这小子是从哪冒出来的?怎么从没听说过迦南学院有如此强横的家伙?”

  “不知道。”金袍老者沉着脸摇了摇头,目光有些余悸的看了一眼天空上那庞大的青白火焰蘑菇云,再悄悄损失惨重的黑角域强者,低声道:“现在事已不可为,我们还是尽快走吧,这家伙都已经重伤昏迷了,想抢到异火已经不可能了。”

  牟眺老者眼珠转了转,微微一点头,冲着那些黑角域强者打了个,手势,旋即那些家伙便是飞快的闪掠而来,最后簇拥在一群,警恍的望着四面那些虎视眈眈的内院强者。

  “萧炎,你没事吧?”见到韩枫重伤昏迷,苏千也是暗中松了一口气,失去了这个领头者,黑角域的这些家伙已经不足为惧了。

  听得苏千的喝声,萧炎冲着他露了个勉强的笑容,苍白的脸庞显示着他内心的虚弱,虽然对于那韩枫竟然还残留一口气有些遗憾,不过却也是再无其他办法,现在最重要的事,还是那陨落心炎!

  对了,陨落心炎萧炎心头突然一震,目光急忙扫向先前前者所在的方位,眼瞳,顿时紧缩!

  天空上,那团一直保持着不动的陨落心炎,在众人分神间,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的出现在了天空上那团由佛怒火莲爆发而产生的青白蘑就云处,而随着其接近,一股庞大的吸力,突然自其中暴涌而出!

  随着那股吸力的出现,那硕大的火焰蘑菇云,则是犹如遇见了黑洞一般,急速涌动着,源源不断的灌注进入那团无形火焰中。

  而萧炎先前所望时,则正好看见陨落心炎吞噬火焰蘑菇云的那一霎,后者这般诡异举动,令得他心中的不安顿时大盛了起来,虽然他并不太清楚陨落心炎的意图,不过看其这般举动,倒也能模糊猜测到了一些,身为一种纯粹的异火,陨落心炎能够吞噬别的异火来提升自己的能量,而那火焰蘑菇云中,则正是藏含着极为狂暴的异火能量,这对于陨落心炎这等灵物来说,简直就是天生的大补品!

  在吸力自陨落心炎体内爆发而出时,苏千等人也是有所察觉,当下皆是急忙将目光投射而过,旋即,脸色大变。

  “拦住它!”

  萧炎率先大喝,不过由于刚刚释放出了佛怒火莲这等杀招,其体内的斗气都走出现了短暂的真空时带,因此,他只能发声提醒。

  萧炎声音刚刚落下,那苏千便是立刻有了动作,只见其身形一闪,便是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那陨落心炎周身十米处,不过他还来不及有所动作,一大团炽热的无形火焰便是冲着他面门暴射而去,令得他急忙闪身躲避。

  陨落心炎吞噬的速度极为恐怖,在苏千闪避的顷刻间,那庞大的火焰蘑菇云便是犹如露气的气球一般,几个眨眼,便是被全部吞进了那团不足父许宽的无形火焰之中。

  随着如此磅礴的火焰能量进体,那陨落心炎无形的躯体似乎变得越加光润起来,一股比先前更加狂暴的能量,缓缓的自其体内席卷而出,旋即蔓延整个内院。

  感受着陨落心炎那再度狂暴起来的能量,在场所有人都是有所变色,那金银二老更是不敢在此多加停留,一声吆喝,旋即大批人群便是近乎逃窜般的对着内院之外暴射而出,留下不怀好意的阴笑声,在天际上徘徊着。

  “桀桀,苏长老,现在这东西还是留给你们解决吧,希望明天之后不会听见内院全部覆灭的消息。”

  脸色阴寒的望着趁机逃离的黑角域众强者,苏千转头冲着不远处的无数学员厉声喝道:“都给我离开内院,进深山去!”

  听得苏千喝声,那些簇拥在接顶各处的内院学员也是有些骚乱了起来,天空上那团虽然并不庞大的陨落心炎,却是释放着一股恐怖的毁灭性力量,他们丝毫不怀疑,若是它落下来,怕整个内院都会在顷刻间被焚毁!

  “等等,萧炎还在那里呢。”紫研被林淡扯了扯,她指着遥远天空上的那道黑影,有些焦急的道,在那陨落心炎压迫下,那张粉雕玉琢般的小脸显得有些发白。

  “放心吧,他能保护自己的,连黑角域的药皇韩枫都被他打败了,他会比我们更安全的。”望着那犹如逃难一般的人海,林焱只得劝了一声,然后方才跟着众人对着内院之处涌去。

  “所有长老,再次结阵!内院存亡,便看诸位的了!”

  望着如潮水般逃出内院的学员们,苏千这才冲着众位长老沉声喝道。

  闻言,众长老也是一脸凝重,身形闪掠而上,形成奇异阵型,将那团陨落心炎围在其中。

  “萧炎,快离开这里!”

  苏千站在阵心的位置,对着那也在阵型之内的萧炎大喊道。

  苏千的喊声刚刚落下,那在吞噬了异火蘑菇云之后的一直陷入安静的陨落心炎,却是猛然发出一道尖利的嘶鸣声,如玉制般的表面上,一对清色光芒,缓缓浮现,犹如一对眼瞳般。

  嘶鸣声落下,陨落心炎骤然间在众位长老惊骇目光中,暴射而出,而看其路线,目标赫然便是停留天空的萧炎!

  被陨落心炎再次锁定,萧炎脸色也是有些变化,急忙调动体内所有斗气,转身便是对着阵外闪掠而去,然而在施展了佛怒火莲之后,萧炎的速度明显降低了不少,而反观陨落心炎,在吞噬那异火蘑菇云后,却是更加强大,此消彼长下,几乎是几个眨眼间,萧炎便是即将被陨落心炎追上。

  “大长老,快结阵,否则那畜生出去后便再也拦不住了!”

  望着那对着萧炎暴射而去的陨落心炎,一名长老急忙喊道。

  苏千面沉如水,低喝道:“再等等,等萧炎出去!”

  “来不及了!”又是一名长老脸色一变,急声道。

  苏千手掌微微颤抖着,只是拿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与萧炎距离越来越近的陨落心炎。

  拼命逃窜间,额头之上汗水如流水般滚落而下,感受着身后炽热的温度,萧炎的心就如同被紧绷起来的线一般,丝毫不敢有所放松,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不远的阵型边缘,只要出了那里,便是能够获得摆脱那如影随形的死亡之火!

  “再快一点!”心中不断的喃喃着,然而,就在萧炎距离阵型边缘不足十米处时,身后温度猛然大涨,他骇然的回转过头,漆黑眼瞳中,那团无形火焰,迎面扑来,旋即火海涌动,将之尽数吞噬!

  “呵呵,这猎人与猎物的位置,果然被调换了啊,只是最后依然没杀了那韩枫,老师,对不住了啊,这次也连累您了,昏迷之前,萧炎心中发出最后一道苦涩的喃喃自语。

  漫天寂静,整今天地都似乎在这一霎凝固下来了一般。

  内院之外的众多树顶上,无数学员望着那被陨落心炎吞噬的萧炎,皆是突然间寂静无声,不少女学员更是捂着嘴,发出一道道惊呼声。

  一处树顶处,琥嘉,吴昊,林焱,紫研等人的心,皆是在此刻缓缓沉了下去,一些磐门成员,更是目光呆滞显得极为的无措,那一直在他们眼中未曾失败过的首领,今日,却是在他们亲眼之下,被那火焰,吞噬焚毁!

  那一刻,磐门最大的倚仗,似乎也是在此刻完全崩塌

  “嘭!”

  吞噬掉萧炎之后,陨落心炎刚欲直接冲出那阵型包围,一道能量壁便是突兀闪现面前,将其反震而退。

  天空一片沉就,苏千脸色一片阴冷,众位长老也是默然不语,只是摸命的将体内斗气输出,维持着那能量壁的坚固,在这场关乎内院存亡的大战中,萧炎的付出,几乎是无人能及,若非他出手击败两名斗皇强者,说不定,今日内院,还真会被黑角域突袭成功!

  然而,那作为内院的一大功臣,却是在落后的时刻,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那异火无情吞灭

  “诸位维持好能量壁吧,封印的事,交给我来。”苏千缓缓的回过神来,面无表情的淡淡说了一声,旋即不待众人回话,一圈异样的璀璨光芒自其体内涌出。

  “大长老,望着苏千的举动,一些长老先是一怔,旋即似是明白了什么,顿时惊呼出声。

  没有理会周围的惊呼声,那自苏千体内暴涌而出的光芒越来越强烈,不过随着那光芒的越加强烈,苏千的脸庞,却是迅速的变得苍白,乃至透明

  “畜生,今日拼得这条老命,也要将你永世封印!”

  阴寒的声音,带着如火山般的怒火,自苏千嘴中暴吼而出,旋即,一道丈许长的异样黑芒,自苏千体内迅速涌出,最后在天空上形成一道厚实能量黑网,黑网凝成,微微一颤,再次出现时,已经极为诡异的套在了那团陨落心炎之上!

  随着黑网套上,一丝丝烟雾顿时从陨落心炎之上袅袅升起,凄厉的尖鸣声,在天际响彻不休。

  苏千脸色惨白,气息如游丝般微弱,手指轻移,那团不断挣扎的陨落心炎,便是缓缓对着天焚炼气塔落下,在到达塔尖位置处,后者似也是感受到了什么,顿时摸命般的使劲挣扎,而在其剧烈的反抗下,那诡异的黑网也是僵持在了塔尖处,再难以下移。

  “噗嗤!”

  瞧得竟然还能僵持的陨落心炎,苏千眼中闪过一抹狠厉,狠狠一拳砸在胸口,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而随着鲜血的喷出,后者手掌猛然一压,一道异常深邃的黑暗能量柱,自其掌心中暴射而下,旋即重重的砸在那团陨落心炎之上。

  “叽!”

  遭受苏千拼命一击,凄厉的尖鸣声再度从陨落心炎中传出,旋即其再也是坚持不住,在那黑回的包裹下,被狠狠的砸进天焚炼气塔地底深处的那岩浆世界之中!

  “封印!”

  感受着那一直落进地底深处的陨落心炎,苏千手印一动,诡异的黑芒从塔中涌出,最后在塔尖处,凝聚成深邃黑暗的能量罩,在其上,奇异的能量纹路如小,蛇般的蜿蜒。

  在塔尖处封印凝结时,天焚炼气场最后一层连接地底深处的洞。处,浓郁的黑芒也是缓缓涌动,最后,黑芒涌出,犹如一片黑海般,将整个,最后一层空间都是完全密布,日后,这里,将再无人进入,而那被封印在地底深处的陨落心炎,也是再无机会出来!

  随着封印的凝固成功,天空上的苏千身形一歪,顿时一头对着地面上栽了下去,不过好在一名长老眼疾手快,迅速的将之一把抓住,这才稳住了身形。

  缓缓的睁开视线模糊的眼睛,苏千此刻的气息与寻常老人没有丝毫差别,他看了一眼已被封印的天焚炼气塔,这内院的一场浩劫,终于是避免了过去不过那位本来能在大陆上取得真正巅峰成就的清年,却是在此陨落

  “1日后,封锁天焚炼气塔最后一层,任何人都不许进入,包括我。”淡淡的虚弱苍老声音,在天际缓缓的徘徊着,狼藉的内院,也是令得所有人陷入了沉就。

  “还有,请记住那个为了内院而牺牲的小家伙没有他,内院将不复存在,你们,说不定也是会在那陨落心炎爆发中化为湮粉陪伴这片废墟。”

  “他是迦南学院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学生,空前,或许也能绝后,

  “记住那个,名字吧,呵呵,一今年轻固执的小家伙”

  “萧炎!”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