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领悟天火三玄变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不妨读一读)

  从银色卷轴到手,再到被抢夺而去,期间不过是电光火石间而已,而在听得那戏谑笑声传出后,范凌终于是从那突如其来的变故中回过神来,脸色陡然阴沉,缓缓抬头,目光森然的望着树干上的黑袍人,在瞧得那在拍卖场所见过的熟悉打扮后,不由得一怔,旋即阴冷的道:“是你?”

  范凌说话之时,那场中还余有战斗力的十几名血卫,皆是极有默契的四下闪掠而开,刚好将黑袍人包围其中,而那名罗长老,也是一脸阴冷,一对冰冷眼瞳中,充斥着杀意,不管来人究竟是何目的,不过既然他撞破了他们的行动,那便绝对不能放任他活着离开。

  “呵呵,范凌少宗主,我们又见面了。”黑袍下的清秀脸庞上,划起一抹戏谑笑容,萧炎把玩着手中的银色卷轴,并没有在意那分四面将之包围的血卫,轻笑道。

  “交出卷轴,留你全尸。”手中如血液般鲜艳的长刀遥指向萧炎,范凌阴沉的话语中,有着喷薄而出的阴冷杀意。

  萧炎耸了耸肩,不但没有理会,反而手掌一翻,那在掌心旋转的银色卷轴,便是被收进了纳戒中。

  “好,好!”

  瞧得萧炎的举动,范凌嘴一阵抽搐,苍白的脸色上,涌上一抹铁青,接连两个蕴着凌厉杀意的好字嘴中吐了出来。

  范凌这两刚刚落下之时,那成圆形将萧炎包围的十几名血卫,陡然齐声发出一道厉喝,手中长刀上森的血色斗气自体内涌盛而出,最后将血刀尽数包裹其中,脚掌猛然一踏树干,十几道人影,对着萧炎暴射而去。

  眼角扫过那从四面八方围攻而的血卫,萧炎手掌缓缓探出紧握上了背后藏在黑袍内的玄重尺柄,微闭着眼眸感受着越加接近的森寒气劲,片刻后眸骤然睁开,一股雄浑气息,自其体内暴盛而出,旋即一道庞大的黑影带起压迫气息开了黑袍遮掩,犹如一圈黑色风轮般,以萧炎为中心点,狠狠扩散而开。

  “叮。叮。叮

  黑色风轮所过处火花溅。那些血卫手中长刀居然直接被其上所蕴含地巨力震得脱手而出唯有少数几位实力较强地血卫。还能勉强握住手中武器过那也是在虎口被震得破裂地前提下。

  旋转地脚掌突兀顿住。"^-"黑色风轮就此眼望着那冲近面前不过半米距离。可却依然满脸凶悍地血卫。萧炎嘴角掀起一抹冷笑。脚掌猛踏树干。随着一道能量炸响。其身体几乎化成了一道闪电黑影。穿梭在十几名血卫地攻势之中。

  “嘭。嘭”

  身形梭间。不断有着闷声响起。而每一次地闷响传出。便是有着一名血卫口吐鲜血地从茂密地树枝中落下。重重地砸在地面上。挣扎了几下。却依然是无力地软倒了下去。

  抬头望着半空中地闪电激战。范凌那原本阴寒地脸色。此刻却是忽然平静了许多。脚尖轻挑在地面上地一把染血长刀。手一探。便是将之紧握手中。随手撕裂衣服。缓缓地拭着刀上血迹。淡漠地道:“四星大斗师左右这点实力。便是敢来我范凌嘴中抢食。够胆量。够豪气”

  “罗长老,这个人,交给我来吧,你在一旁,万一他有逃跑的打算,拦住他。”

  “嗯,少宗主小心点。”

  一旁那名老者微微点了点头,扶着另外一位暂时失去了战斗力的韩长老,退后了几步,从先前萧炎与血卫的出手中,他也是大致看清了后者实力,虽然在力量以及敏捷两项上,这个黑袍人比先前那黑骷墓的大斗师强上不少,不过不管如何说,他也仅仅只是大斗师,而范凌,却早是一名货真价实的斗灵强者!

  “嘭!”半空上,最后一名血卫也是轰然砸落,脸庞上被鲜血所布满,眼睛逐渐闭上。

  随着最后一名血卫的落败,萧炎身体逐渐落下地来,手中重尺斜指,殷红的鲜血顺着尺身,逐渐滴落而下。

  “我想,你一路跟踪我们,应该是为了那残破地图的缘故吧?”随手抛去手中染血的布巾,范凌忽然淡淡的道。

  重尺微颤,黑袍下的那张清秀脸庞,突兀的多出了几分冷意。

  “嘿嘿,看来本少运气还真的不错,误打误撞下,竟然都能弄到宝贝,既然你如此在意这东西,想必它也不是普通之物,等回去后,我会让得父亲好生观察一下,以他的阅历,应该能够瞧出这残破地图的一些端倪。”萧炎的举止虽然极为细微,不过却依然被一直紧紧注意着他的范凌收进眼中,当下不由得冷笑道。

  “你或许没这机会了黑袍下,平静的声音,缓缓传出,青色斗气,自萧炎体内急速渗透而出,最后将整个身体都是包裹

  “是么?像你这种被宝物占据了理智的莽汉,我在黑角域见得多了!不过他们最后的下场,貌似都不怎么好。”挑眉发出一道阴冷笑声,阴寒的血色斗气,也是缓缓自范凌体内涌出,一股血腥味道,顿时间弥漫了这片空地。

  随着血气的弥漫,范凌背略微有些弯伏,犹如一头发现猎物的猛兽一般,瞳孔中逐渐泛起的血丝,也是让得其看上去多了一分野兽气息。

  脚掌深深的插进地面,某一刻,一道低吼猛然自范凌喉咙间传出,脚掌一蹬,身形犹如那离弦箭支一般,瞬间出现在了萧炎面前,手中被血色斗气包裹的锋利长刀起一道撕裂空气的尖锐劲气,狠狠力劈而下。

  范凌这记力劈之下,空气之中,刺耳的音爆声绵不绝。

  巨大黑尺猛的扬,其上青色斗气浓郁得宛如粘稠液体一般,最后于那血刀重重的交错在一起。

  “轰!”

  金相交的声响,在一大火花溅射间响起,一股青红两色夹杂的能量涟漪,自刀尺交接处散而出,直接是将两人立脚之地的泥土,狠狠削飞了将近半尺。

  漫天泥屑飞受着那近乎麻木的双臂,萧炎黑袍下的脸庞略微有些变化,不愧是斗灵强者,这般力量知超过了大斗师何几,只是为什么这个家伙的斗气有种虚浮之感?

  以萧炎的实力,在不使用任何斗之下,虽然能够与斗灵强者相抗衡几回合,可却得消耗极为庞大的斗气,可先前那范凌看似凶悍无匹的一记攻击并未有着萧炎预料中的那般强横。

  “这家伙好强的力量”刀接触,范凌双腿与萧炎闪电般的互斗了几脚然后在对方重尺横斜下,退后了几步感受着腿部残余的淡淡疼痛,心中不由得有些惊异。

  “父亲所说果然不假们血宗功法虽霸道诡异,修炼进展颇快,可却是太过依赖外力,以致体内斗气难以达到凝实之境,与人对战,总是有些吃亏,不过好在这个家伙只是大斗师级别,收拾起来,并不难。”心中快速闪过一道念头,范凌却是忽然丢弃了手中武器,原本苍白的脸庞,也是变得诡异的殷红了起来,而随着其脸庞的变化,双掌上,血色急速涌现,最后一丝丝的渗透进入掌心内,仅仅眨眼时间,一对与先前那范:击杀青长老时所相同的血掌,便是出现在了范凌手臂上。

  “不管究竟是谁,今天,你都已经没有半丝后悔的机会!不过为了感谢你给我带来那残破地图隐有秘密的好消息,等你死后,我不会让你成为干瘪的尸体!”

  双掌间,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不断散发而出,范凌抬起头,冲着萧炎森然一笑,脚掌轰然落地,身体化为一阵血雾,旋即对着萧炎暴射而去,双掌挥动间,血雾几乎弥漫了此处空地。

  “化骨血煞掌?”

  瞧得范凌那变得犹如鲜血般的诡异双掌,场外的两名血宗长老,不由得一怔,对视了一眼,道:“没想到宗主竟然将这等斗技,也是教给了少宗主啊,那个黑袍人,也算是自己撞上枪口了啊。”

  “嘿,活该,刚抢我血宗之物,若是换作我来,直接活生生抽干浑身血液。”那名失去了战斗力的韩长老阴测测的笑道。

  黑袍下的一对漆黑眸子,死死盯着那暴射而来的血色雾气,嗅得那弥漫的血腥之味,出色的灵魂感知力,让得萧炎清楚的感应到血色雾气中,那对血掌的凶悍威力。

  “小家伙,小心点,以你现在的实力,可还不是斗灵强者的对手。”药老的提醒声音,在萧炎心中响起。

  “那可不一定。”

  轻笑了一声,萧炎竟是将眼眸缓缓闭上,体内气旋中心的纳灵处,一偻偻青色火焰犹如火山一般,喷涌而出,最后沿着一种玄异路线,在体内高速运转而起。

  “你想?”

  随着青色火焰的诡异旋转,突兀的,闭目中的萧炎,隐隐感受到一股充斥着狂暴因子的雄浑能量,在火焰运转间,急速从身体各处渗透了出来!

  铺天血气,扑面而来,那血雾中的阴寒劲气,也是瞬间临体!

  然而,就在血雾将萧炎身体包裹而进之时,黑袍下的眼眸,陡然睁开,青色火焰自眸中暴射而出,一股不比场中任何人弱小的雄浑气息,猛然自萧炎体内涌出。

  双掌闪电般的探出黑袍,青色火焰缭绕而上,萧炎心头响起一道炸雷般的厉吼,双掌携带着排山倒海般的炽热气息,重重对着身前血雾轰了出去。

  “天火三玄变第一重:青莲变!”

  ————————————————

  明天正文出一更,枇杷向大家保证三千字以上。敬请期待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