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 替残魂解惑(8)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竟然有这么大大们的支持,加更送上!!

  “什么?你真的明白?”古筝里的残魂惊喜又不可置信地问道,想到几十万年来不得其解的困惑就要解开,语调在激动和怀疑中变幻着。

  “我问你,除了那张白纸,你对你师父还有别的困惑吗?”萧炎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没了。”古筝里的残魂回答得很干脆。

  “呼——那就好。”萧炎长舒一口气。

  “好什么呀!你倒是快说那张白纸到底有什么意义啊!”古筝里的残魂等不及了,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

  “我说你着什么急啊?几十万年都等了,还急在这一时啊?”萧炎没好气地说道,“让我喘口气行不?你看你那么紧张,我怕你要是再一激动,我这条小命可不够你折腾的。”

  “好好,我放松我放松。你赶紧说。”

  古筝里的残魂这时就像一个听话的孩子放松下来,萧炎识海中阴霾的天空一下子变得晴朗起来,萧炎明显感受到那锁定在自己身上的灵魂之力变得温和了许多。

  萧炎略微停顿了一下才说道:“你作为你师父唯一的衣钵传人,你师父一定特别希望你将他这古筝一脉发扬光大,同时更希望你的人生能走出一条扬眉吐气有尊严的道路,对吧?”不等古筝里的残魂回答,萧炎接着一字一句地说道,“所以,那张白纸,不过是你师父临终前对你的良苦用心罢了!”

  “良苦用心?什么良苦用心?”古筝里的残魂紧声问道。

  “前辈你从小没有任何朋友,又受尽了世间白眼,所以,对你而言,你的师父就是你的父亲,就是你的精神支柱,你渴望得到他的认可,因为那是你前进的动力,否则,你迟早会被黑暗吞没,或者会在苦难和不自信中倒下。”萧炎习惯性地摸摸鼻子,望着显然是陷入了沉思而没有丝毫动静的古筝说道,“知徒莫如师,你师父对你的心性极为了解,也正是因为了解,他才要在离去之际给你一个信念,一个支撑着你变强的信念。他太了解你了,他知道,只要你一天没打开筝身看到他的留言,你就一天不会放弃,才会在没有他的无尽岁月里独自支撑下去。”

  “真的是这样吗?真的是这样吗?”萧炎话落,古筝里的残魂哭出了声来,与其说是在询问萧炎,还不如说是在叩问着自己的心扉。

  “以你的天赋,连你自己都没有想到过会有超越你师父的一天,而你却真真切切地做到了,这就是最好的证明。”萧炎很是肯定地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那为什么师父留下的是一张白纸,哪怕留几句话也好啊。”

  古筝残魂现在其实已经完全相信了萧炎的话,但几十万年来的困惑还是让他发出了这样一声感叹,或者说他只希望萧炎再随便给他一个安慰性的答案,以助他彻底走出困惑。

  “当你看到那张白纸的时候,说明你已经完全达到了你师父的期望,他已无憾,唯有欣慰,还需要给你留什么言呢?”萧炎开解加感叹地说道,“你应该感谢你师父,其实,他早就看到了你的今天,也相信你弹断十八根筝弦后看到那张白纸时,一定会理解他的良苦用心的。”

  “师父!”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替残魂解惑(9)

  古筝残魂心中那最后一丝困惑终于烟消云散,对师父的深深思念随着萧炎的话如决堤的洪水般喷涌而出,在识海上空不断轰响,激起无数惊涛骇浪,猛烈地震撼着天地,并从古筝中幻化出一个虚幻的人影,背向萧炎,高大魁梧的身影宛如天地间不可撼动的擎天之柱。

  人影双手捧着古筝跪倒在地,浑身剧烈地抽搐着,泪水顺着面颊无声地流下。

  无声的眼泪比有声更伤心,一声声压抑的、痛苦的唏嘘,仿佛是从人影的灵魂深处被一丝丝抽出来,散布在识海中,织出浓浓的悲伤。

  在人影无声痛哭的感染下,萧炎也忍不住泪花渐渐模糊了视线。

  也许是哭累了,人影停止了哭泣,望着飘浮在空中的白纸,全身轻微地颤抖起来,眼泪又一次不能遏止地往外涌,他忍不住站起身来,高举双手,想再一次摩挲师父最后留给自己的那一份关爱。

  然而这时,令萧炎心胆俱裂的一幕发生了。

  人影站起身双手高举不要紧,他捧着的古筝顿时掉落下来,他急忙伸手去抓,一把抓在了十八根筝弦上,然后左手捧住,右手顺手一松,十八根筝弦骤然回弹。

  “铮!”

  弦声清脆响起,十八道灵魂之刃夺空疾驰,迅速融合成一道巨大的光刃,一抹森然的寒光似秋水般在刃锋上流动。

  在锋锐的刃尖前,粘稠的识海脆弱得就如一张薄纸,立时就被撕裂开来,那道巨大的光刃直袭萧炎的灵魂小人而去。

  死亡的阴影来得太快,快到萧炎措手不及。面对这无妄之灾,萧炎只来得及本能地发出“啊”的一声,全身陡然僵硬,一阵刺骨的寒冷立马涌上背脊。

  光刃在瞳孔中不断放大,萧炎心头苦涩到了极点。

  在识海,斗气和天火等所有手段都失去了作用,在灵魂之力如此巨大的阶差之下,试问,他那脆弱如纸的灵魂识海岂有保全的可能?不由地,萧炎心头升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以至于他那强大的灵魂斗技“苍穹寒”也没能来得及施展。

  其实萧炎心知肚明,在这灵魂之力巨大的阶差面前,他就算施展了“苍穹寒”,也未必能挽救这个糟糕到极点几乎必死无疑的局面。

  指甲狠狠地刺入了掌心,萧炎很不甘心。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个家伙总有那么多不小心?这种冤死让萧炎真有对着残魂骂娘的冲动。

  可是,骂他又有何用?

  一切都已经晚了,不是吗?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替残魂解惑(10)

  光刃近身,带起的劲风已经让萧炎的灵魂小人全身隐隐出现了无数裂缝,萧炎手脚冰凉,绝望地闭上了眼眸。

  眼眸闭合的瞬间,萧炎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正好转过身望向他的人影,他心中不禁顿即一喜,心生出希望,但很快,那新生的希望就泯灭了。

  到了这个局面,这有什么用呢,就算人影乃八星巅峰斗帝,在光刃已经要刺中喉头这一刻,估计也无法施手救援吧。萧炎黯然地断绝了最后一丝希望,打算接受这个悲剧性的人生结局。

  那道残魂显然也没有料到这种情况,大惊失色之下剑眉倒竖,手指凌空虚点,一声“凝”字轰然出口,音波尚在嘴角震荡,那抹冰凉的光刃就硬生生地停止在萧炎的喉头处。

  奇迹真的发生了!

  整个识海空间宛如落在了时间的缝隙,被永恒冰冻。

  风止浪停,水花前一瞬还在半空漾出绚烂刺目的水珠,下一刻连水珠都凝固了。

  这就是世阶灵魂境界威力吗?萧炎睁开的双眸落在停在自己喉头上的光刃,忍不住倒抽了几口冷气,脚步交错间想避开光刃,却发现自己竟也无法动弹。

  残魂也喘了口粗气,凝指再一弹,巨大的光刃碎成无数光点,纷纷扬扬飘落下来,这一刻,所有的一切又能动了,水花落下,溅了萧炎一身。

  萧炎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震惊地望着这一幕。这时,他那劫后余生的冷汗才开始流淌下来,身躯仿佛经过了百年寒冰冰冻过一般,不禁然间连连打着寒颤。

  “一时情动,差点酿成大错,老夫真的过意不去。”残魂的眼中露出了歉意。

  萧炎惊魂未定,望着残魂,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想奶奶的你好像已经连续失手好几次了,虽说失手之过事出有因,情有可原,但怎么说我也为你解了惑,你这连续失手可差点就要了小爷的小命,难道是一句过意不去就可以揭过的吗?

  萧炎现在很生气,他的脸色很难看。

  仿佛看懂了萧炎的心思,残魂淡淡笑道:“多谢小友为我解了一生之惑,你这个恩情再加上老夫刚才失手的过错,老夫愿意为你的灵魂之力提升尽全力。”

  “真的?这么说我的灵魂之力可以突破到意阶了?对哦,虽说突破境界一要靠灵魂之力量的积累,二要靠感悟,可是您老人家的灵魂之力是世阶的啊,您那磅礴的灵魂之力灌输下来,感悟这一关是不是就可以省掉了?”萧炎顿时变得兴奋起来。他经历过无数次生死,心境早已炼化得炉火纯青,心情恢复得极快,比起残魂抛出的这个巨大诱惑来,刚才那点惊险又算得了什么呢?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