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 替残魂解惑(5)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替残魂解惑(5)

  “呵呵,若是晚辈不能替前辈解惑,前辈再对晚辈动手不迟。”萧炎吐出胸口的一口闷气,也见好就收,语气变得客气了起来,否则,若再不知轻重,真惹火了这古筝里残魂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

  “说。快说!”古筝里的残魂怒吼,不屑和萧炎打着哈哈,响彻天际的声音如雷霆般轰然炸起,十八弦根根紧绷,在微弱的光亮下闪烁着死亡的光芒,只要萧炎再敢胡言乱语一句,立马就使萧炎魂断识海。

  “敢问前辈一个问题,你师父之所以一直不认可你为他的弟子,是不是因为你修为低下?”萧炎双手攥紧,内心还是不免很紧张。

  “可以这么说。”古筝里的残魂略微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很坦然回答。

  “那前辈如今修为比你师父如何?”

  “比师父略强。”古筝里的残魂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你师父可是曾说过,只要前辈你超越了他,他就承认你是他的弟子?”萧炎很耐心地提出又一个问题,来引导古筝里的残魂自我分析。

  因为萧炎很清楚,对于面前这位八星巅峰斗帝的残魂来说,自己就是一个小蝼蚁,强者对于蝼蚁的一个发怒,都可能是蚁窝尽毁,为了不让这古筝里的残魂情绪太过大起大落而错手秒杀自己,萧炎觉得还是让他自己去明悟比较合适。

  “对啊。”古筝里的残魂一拍筝身,恍然大悟中怔怔呆了许久,眼泪才恍然地在筝身哗哗而下。

  “原来我达到了师父的要求,已经是师父的弟子了!哈哈哈哈,师父,您在天之灵看见了吗?弟子达到你的要求了......”

  古筝里的残魂形如癫狂,积压了无数年的积郁一扫空,狂喜难禁地将古筝挥舞向天。

  萧炎终于舒了口气,心想这下可算保住小命了。

  但萧炎嘴角的弧度还没拉开一个愉悦的弧度,萧炎所化的灵魂小人突然两脚离空而起,脖子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掐着,掐得萧炎狂翻白眼。

  “你就是这样对待为你解惑之人的吗?”萧炎怒吼着瞪着古筝。

  “老夫既然已经达到了师父的要求,有资格成为师父的弟子了,为什么师父留给我的是一张白纸?”古筝里的残魂恨恨地问道,“老夫可以不计较你之前对老夫的无礼辱骂,但这个你要是给不出让老夫释然的解释,休怪老夫不客气。”

  古筝里的残魂语气非常激动,充满了对答案的赤裸裸渴望。

  萧炎这一刻真的有想骂娘的冲动。奶奶的,见过笨的,但从没见过这么笨的,钻牛角尖还真钻上瘾出不来了,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继续烦小爷?萧炎忿忿地想,你师父说有留言放在古筝里,无非是要激励你不断进取,当你能打开古筝之时,就说明你的实力已经超过你师父,已经令你师父满意了,你师父还写个屁的留言啊。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替残魂解惑(6)

  心中骂归骂,但萧炎清楚,如果真的这么直接对古筝里的残魂解释,小命虽然或许无忧,但被揍成猪头是绝对免不了的。

  或许得多挖掘一下他师父的优点,放大他师父的光辉形象,让古筝里的残魂永远都只记得师父的好,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这个世界?萧炎这样想着。

  “快说!”古筝里的残魂见萧炎蹙起眉头,急不可待地吼道。

  萧炎心中微微触动,抬头望着开始不耐烦的古筝说道:“始终都顾念着师父的恩情,看来前辈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那又如何,和那张白纸有什么关系?”

  “晚辈的意思是,任何师父有你这样念恩的弟子都会引以自豪的。”

  “别岔开话题,讲重点。”古筝里的残魂明显不想听萧炎打哈哈。

  舔了舔嘴唇,萧炎盯着古筝的十八根弦,眼前一亮,终于找到了放大他师父光辉形象的切入点。

  萧炎问道:“你师父是否对你倾囊相授没有半点保留?留给你的古筝是否他生前最为珍爱之物?”

  一连两个是否,问得古筝里的残魂有些发怔,筝弦发出一丝挣扎之音,然后说道:“这张古筝确是师父生前最爱之物,可以说从不离身;而是否对我倾囊相授,我原本可以肯定,但看到那张白纸之后,我有一些动摇,不敢那么肯定了。”

  古筝里的残魂越说,筝身就越是抖动不停,声音也越是抖颤,隐约竟有抽泣之声,似乎想起了师父曾经对他的点点滴滴。

  见古筝里的残魂如此,萧炎心中更有了把握,一边理清着思维一边缓缓开口分析道——

  “这古筝乃绝世之武器,是你师父一生最为珍爱之物,如果你师父不疼爱你,不认可你,你师父又怎么会在弥留之际把从不离身的古筝留给你?”

  “若非你师父倾囊相授,以你的资质,如何能够突破到八星巅峰和世阶灵魂境界,超越你师父呢?”

  萧炎不过寥寥数语提到了古筝里残魂的师父对古筝里残魂的若干好来,没想到却激起了古筝里残魂不能自已的思绪,筝弦剧烈地震颤起来,毫无章法,像极了此时古筝里残魂如乱麻的心情。

  心绪混乱中,十八根筝弦越绷越紧,强大的灵魂冲击在弦上凝而待发。弦音未起,但识海的灵魂之力早已因为本能的畏惧而远远避开,霎时,古筝周围便形成了一个真空,压抑得萧炎就要窒息。

  古筝上那无形的手指萧炎是看不见的,但古筝里残魂那内心的激烈挣扎却在筝弦高速颤抖的频率上可以一览无遗。萧炎真的很担心,如果古筝里的残魂一个心绪控制不住,拨响紧绷得似乎就要断了的筝弦,那凝聚了世阶灵魂之力的全力一击一旦发出,结果将没有任何悬念。萧炎已经紧张到汗流浃背,绷紧的神经一点也不比筝弦松。

  死寂一般的时间总是显得特别漫长,不过数秒的时间,萧炎就好像度过了整整半个世纪一样。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替残魂解惑(7)

  死寂中,古筝里残魂那无形的手指越攥越紧,把十八根筝弦紧紧抓在了一起。想起了师父对自己的好,又想起了自己达到要求后打开筝身后看到的那张白纸,古筝残魂在前后矛盾的煎熬中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根筝弦突然离指而出,重重弹在洁白的筝身上,激起一道道清脆至极的回音。

  回音起,迅速在空中化为无形的涟漪,所到之处浪涛翻涌,一股彻骨钻心的疼痛顿时从萧炎脑海中传至全身。

  幸好只弹出了一根筝弦,但饶是如此,萧炎还是忍受不住灵魂受创的剧痛,闷哼一声,他的脸色变得惨白无比,全身凝聚起的残余斗气也在这一刻全数溃散。

  “对不起对不起,一时失手。”古筝里的残魂清醒过来,连忙道歉,“幸好你没什么大碍。”

  “这叫没什么大碍?再这样玩下去,恐怕还没回答完你的问题,晚辈我就要挂了。”萧炎一连受创,身体虚弱到了极点,全身冰凉沁着冷汗,忿忿地低声埋怨道。

  埋怨归埋怨,古筝里残魂的失态却让萧炎很是吃惊。

  这位八星巅峰斗帝的一生似乎都是为了得到师父的认可而活,这种偏执到了极点的情感背后,肯定是无比孤独和痛苦,看来,对那张白纸无论如何都得解释出一番良苦用心,否则,说不得这位古筝残魂的困惑还将存有些许遗憾,自己也还会吃上不少苦头。

  而且,随着自己的深入分析,萧炎开始发现古筝里残魂的师父是一个外冷内热、愿意为自己的弟子付出一切的人,是位值得敬重的前辈。

  没有理会古筝里残魂那悻悻然的尴尬之笑,萧炎抬头问道:“前辈当年是否孤身一人,没有任何牵挂,甚至觉得被整个世界遗弃了,只有你师父视你若亲人?”

  “我其实是一个孤儿,如果没有师父出现,在众多轻视、鄙夷的眼光中,性格孤僻甚至还有些自闭的我恐怕早就活不下去了。所以我只有师父一个亲人,所以我愿意为师父做任何事,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古筝里的残魂虽不明萧炎所问何意,但还是郑重地回答道,不过随后又困惑再起,“我不否认师父对我的再造之恩,经过你的提醒我也感受到了师父对我那掩盖在冷酷表面下的爱,但你还是没有告诉我师父为何给我留下的是一张白纸而没有认可我的只言片语。”

  “太他娘的笨了!要不是你遇到个那么好的师父,你丫能混到五星斗帝就顶了天了,哪里还等得到你‘大器晚成’的时候!”萧炎在心里腹诽道,然后带着微微的感慨叹了一声:“可怜天下为师心啊。”

  “何解?”古筝里的残魂急切地问道。

  萧炎斜瞥了一眼古筝,淡淡一笑:“我完全明白了那张白纸的意义。”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