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 替残魂解惑(3)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替残魂解惑(3)

  “写着什么?”萧炎的心悬了起来,已经到了最关键的一刻,萧炎很想知道上面究竟有着什么惊人的秘密而让古筝变得如此郁闷。

  “一个字都没有,那只不过是一张白纸。”古筝里的残魂突然笑了,笑声中透着无尽的落寞,随后只见一张白纸从筝身中幻化而出,悬浮在识海上空。

  尽管是由灵魂之力幻化而成,但白纸还是非常真实,还原了当初的本来面貌。

  “或许这里面藏有什么秘密,又或者上面的文字需要什么特殊的方法才能显现出来,你一定会这样以为吧?”看到萧炎震惊无言的样子,古筝里的残魂以为萧炎如同当年的自己一般不死心,冷笑着说道。

  萧炎却没有听到古筝里残魂的话,他的大脑在急速运转着。看着空中那张白纸,再联系古筝残魂之前所叙说的点点滴滴,萧炎感觉自己已经拨开了面前那层笼罩着的云雾,思维渐渐清晰起来。

  “呵呵,你能想到的办法,我又怎么会想不到呢?”古筝里的残魂以为萧炎傻眼了,根本就无法回答自己的问题,自嘲地继续说道,“这无数年来,我不甘心甚至不愿意相信我苦等了无尽岁月,唯一支撑着的那个信念就是一张白纸。我不相信师父竟然会骗我,所以我带着这张纸走遍了天涯海角,试过数不清的方法,但最终的结果这就是一张最不值钱的白纸。哈哈哈哈!”

  “我原本以为,遇见师父之后,我便有了一个认可自己的人,那黑暗没有前途的未来就有了慰藉和希望,却没想到,连我最亲的师父都在糊弄我,而且还糊弄了我一辈子。”

  “或许,在师父的眼里,我永远都是一个不成气的弟子,永远不可能达到那个境界去知道这个秘密,所以师父便在古筝中随意塞了一张白纸来敷衍我吧。”古筝里残魂的语调越来越低,洁白的筝身上流下的水滴渐渐变红,嫣红似血,血痕纵横,斑斑点点触目惊心。

  感受着古筝里残魂那虽生犹死的心情,听着他那自以为是的想法,萧炎久久说不出话来。

  任谁被至亲的人蒙了几十万年,为之奋斗一生的理念在得之真相那一瞬间破灭,那种打击都是十分巨大的,萧炎完全能够理解这位前辈的想法。只是,自己怎么觉得这答案好像很简单似的,完全没有什么难度,莫非是自己弄错了?萧炎抬头望了一眼那张依然飘在半空的白纸,原本很肯定的想法变得犹豫起来。

  无论是谁,进了传说中的问心殿第三层,遇到一个自认为很简单甚至有些白痴的问题,都会先怀疑自己的判断是不是错了。这是人之常情,萧炎也不例外。

  沉默了一会儿,萧炎问道:“你不理解你师父为什么临死前都还不认可你这个弟子,更不理解为什么说有留言而仅仅是一张白纸,这就是前辈所困惑的问题?”

  “正是!”古筝里的残魂并没有任何遮掩,回答中带着深深的憋屈和困惑。

  “前辈你身为八星巅峰斗帝,资质又不差,也想不清这个问题?”萧炎苦笑,笑容很苦心中很涩。他现在只希望这道残魂是因为思维钻进了牛角尖才想不通这么简单的问题,而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替残魂解惑(4)

  “千万别出错啊,这可关系到自己的小命。”萧炎在心底呐喊着。

  “哈哈,说得也是,我苦思一辈子都想不透的问题,你一个活了没多少年的年轻小子又怎么可能理解?我真是糊涂了,也许我只是想找一个人来倾听我的苦闷吧!”古筝里的残魂完全误解了萧炎的意思,笑声开始有些歇斯底里,半空中血泪更浓,滴滴如心碎。

  “啊?”萧炎心中不安渐浓,这什么跟什么呀,听古筝里残魂这话,似乎对自己的耐心已经磨完了?

  “谢谢你的倾听,这些话说出来后我也舒服了很多,你就带着我这些困惑永远陪着我沉寂在这黑暗中吧。”果不其然,古筝里残魂声音高亢,杀意渐露。

  面对即将死亡,萧炎额头冷汗如雨,再也难以保持冷静,眼光落在那十八根蠢蠢欲动的筝弦上,连忙暴跳了起来,指着古筝就是一通怒斥——“还大器晚成呢,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通,我看你就是白痴一个,还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白痴。”

  再也不管自己的猜测对与错,若是就这样枉死在这里,萧炎才觉得自己是白痴,起码在对方杀死自己之前捞回个骂本都好,更何况萧炎对自己的推断还是有一定信心的。

  “你......!”

  古筝里的残魂何尝被人当面骂过这么难听的话?他顿时勃然大怒,筝声立起,在萧炎的灵魂识海中震荡。

  “说你是白痴你还真是个白痴,莫非你不想知道答案了?”萧炎豁出去了,他抹了一把嘴角溢出的鲜血,腰板挺着笔直,毫无畏惧地瞪视着古筝。

  又是一连几个白痴,把古筝里的残魂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他怒极而笑,筝声乱作,如千刀横切。

  萧炎全身毛孔都在溢血,脸色苍白,嘴角抽搐,全身蜷缩在石柱边,神志渐渐模糊起来。

  千万不能晕过去啊,否则就完了,萧炎强忍着阵阵眩晕,一咬舌尖,一阵剧痛伴随着鲜血让萧炎快速运转的思维越发清明起来。

  “这么看来,你是还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鬼地方继续呆上几十万年啰?”没有下死手,那就是有所顾虑,我赌对了,萧炎几乎用尽了残余的力气挣扎起来,对着古筝大吼着。

  “混账东西,竟敢骂老夫白痴,若不是想听听你到底能不能替老夫解惑,老夫一弹指就灭了你!”筝身微颤,古筝里的残魂压抑着杀意,愤怒地说道。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