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 替残魂解惑(1)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替残魂解惑(1)

  古筝犹沉浸在回忆的悲痛中,听到萧炎的询问才醒过神来:“后来?我宁愿师父不认我为徒,也不想有那不堪回首的后来。”

  萧炎没有说话,在静静地等待着下文。

  “后来,有一天,师父在与仇家的打斗中受了重伤。”古筝里残魂的语气很伤感,“那是很重很重的伤,是师父燃烧生命也无法救治的伤。”

  “当时我就要去拼命,为师父报仇。师父阻止了我,说对手也一样受到了重创,活不了多久。也就在师父即将殒落之际,师父对我的眼神开始温柔起来,那里面有师父从来都不曾对我流露出的爱。”

  说到这里,筝身上两滴水珠滑下,晶莹如眼泪。

  “你知道吗,那时的我好高兴好高兴,我以为师父认可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抱着师父的身体喊着师父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古筝里的残魂继续在述说,萧炎听得眼眶泛红。这位前辈当年就像一个缺少父爱的孩子,只想得到师父的一声认可,可惜,这个时候才认可,是否太晚了一些呢?不过,再晚也总比没有好。

  就在萧炎这样想的时候,古筝里的残魂语调骤然变冷:“师父当时已经站都站不稳了,但他还是推开紧紧抱着他的我,淡淡地说我还是不能叫他师父。”

  “为什么?”萧炎有些发蒙,人都要死了还不让弟子喊一声师父,这个师父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古筝里的残魂癫狂大笑,筝身水珠更多,如夺眶而出住止不住的泪水,“我当时心都快碎了,哭着问师父为什么在临走之际都不认我这个弟子,是不是因为我太不争气,精进太慢给师父丢脸了?但是我已经尽力了,没有人比我在成长的路途上付出过更多的汗水。”

  “而且,师父马上就要离开人世了,我如果不能以弟子的身份为师父尽孝,我将愧对师父的一生授艺之恩,一辈子也无法心安啊。难道师父就忍心让跟了他一生的我愧疚一世?”

  “你知道师父怎么说?”古筝里的残魂突然询问已经有些呆了的萧炎。

  萧炎沉默摇头,因为他实在想不出那位古怪的师父会说什么,尽管他隐隐捕捉到了什么,但他还是不太敢肯定。

  古筝喃喃说道:“师父说,等我什么时候超越了他,再什么时候叫他师父。”

  “当时我就傻眼了,师父乃天赋绝佳之人,弥留之际已经是八星后期斗帝,世阶初期的灵魂境界,而我那么努力地修炼才刚刚突破到意阶,而且连七星斗帝都不到,试想,以我的资质,能接近师父的实力就已是痴心妄想,更别谈超越了,师父这不等于永远都不承认我这个弟子吗?”

  萧炎心头泛酸,理解了古筝里残魂心里的悲哀,想开导几句,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合适。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替残魂解惑(2)

  “于是我跪在师父面前苦苦哀求,求他允许我在他临走前叫他师父为他送终,以报答师父对我的授艺之恩。”古筝伤心欲绝,继续说道,“但师父却固执地摇头,给我留下一句话便离世了。”

  “什么话?”萧炎有些紧张,这句话或许就是古筝里残魂困惑几十万年最重要的原因,也是自己是否能替古筝解惑的关键。

  “师父说,他对我之所以那样的所有答案还有对我的交代全都写在了一张纸上,留在古筝里面。但要我千万记住,必须弹断全部十八根筝弦才能把它取出来,否则,他的灵魂也不会原谅我。”

  萧炎望着面前的古筝,明白了这架古筝就是当年那位师父留下的遗物。

  “师父这张古筝的弦均采之上古异兽之筋,若要弹断,连师父都很难做到,岂是我能做到的?非有超过师父的实力不可。这不和之前一样,等于永远都不认我这个弟子吗?他临死都不认我啊!”古筝里的残魂狂吼,灵魂之力凝聚的水珠越流越多,汇集成小溪落下识海。

  “但是我还是不敢违背师父的遗言,尽管我觉得我根本不可能做到。”古筝里的残魂像是在自言自语,“所以,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我不停地弹啊弹啊,全身心投入到古筝的修炼中。当我将一根根筝弦弹断,直到弹断第十八根筝弦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岁月,而我也在不知不觉中达到了八星巅峰,而且灵魂之力也达到了世阶初期就要突破到中期的层次。”

  八星巅峰?灵魂之力就要突破到世阶中期?萧炎的眼瞳紧紧收缩成针,想不到这位在一股执念之下竟能以一般的资质成就到如此高度。

  “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仿佛看穿了萧炎的心思,古筝里的残魂淡淡地问道,语气中不无对自己的讥讽,“当时的我也是这样觉得,那是我做梦都没想到能达到的高度,而我却真的达到了。”

  “敢问前辈,您的灵魂之力是如何达到世阶的?”萧炎大为震惊之下更是深深地求知若渴。如果连这古筝里残魂那样一般的资质灵魂之力都能突破到世阶,那灵魂之力的进阶岂不是就有捷径?要是自己能略知皮毛,突破到意阶可就轻而易举了。萧炎难以抑制地兴奋了起来。

  “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功劳。”听闻萧炎的发问,古筝里的残魂声音颤抖起来,“师父的留言成了我努力修炼的最大动力,不分昼夜的修炼让我在灵魂境界上突悟了,后来我才清楚,原来我的资质并非那么不堪,而是属于求道路上的大器晚成者。所谓大器晚成,就是人生的阅历和前半生的坎坎坷坷,最终会铸就一把打开原本深藏于识海深处那耀眼的天赋资质。”

  原来如此,萧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瘪了下去,立马断绝了走捷径的妄想。

  “但这些都不是我最开心的,我最开心的是我终于达到了师父对我要求的高度。”

  “可是,当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双手颤抖着慢慢地打开筝身,取出那张纸的时候,你可知道上面写着什么?”古筝里残魂的语气陡然变得无比憋闷。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