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死间的转机 (7 )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一百一十一章生死间的转机(7)

  萧炎的问似乎勾起了令古筝里残魂痛苦与困惑不堪的回忆,古筝立时颤抖不已,一股股黑气不断从筝身冒出,声音变得声嘶力竭:“悠悠岁月以来,我在这暗无天日的殿堂中以十万年计地苦苦等候着,却从无一人来解我心头之惑,我如何能无怨?今天,我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激活我灵魂印记的人,却是你这样一个修为低微的低阶斗帝,凭什么来替我解惑?”

  一连串的发问显然将古筝里残魂那痛苦回忆的闸门越拉越开,古筝黑气更浓,筝身上凭空出现了无数绛红色的血丝,红得触目惊心,里面传出的声音几乎都变了调:“我知道,你只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但是没用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又有什么意义呢?徒浪费彼此的时间而已。”

  “或者,你还是受死吧。”似乎觉得今天说的话已经够多了,古筝里的残魂开始变得不耐烦,古筝白玉般的躯干已经布满了裂缝,看似随时都会崩溃,随后便挟带着雷霆之威压向萧炎,想看看这个低阶斗帝是否真的有可能能替自己解惑还是故意想拖延时间。

  如果萧炎意志不够坚定,面露惧色,那么,古筝里的残魂将断然认为萧炎不可能为自己的困惑找到答案,这股雷霆之威就将顺势使萧炎身死道消。

  “难怪古筝里残魂的怨气和怒气如此之大,等啊等,等了几十万年,等着有人能替他解惑,可却从来没有人激活过他的灵魂印记;今天自己把他的灵魂印记激活了,他又嫌自己实力太过低下,不相信自己能替他解惑......这......该说自己是幸运呢还是倒霉呢?”萧炎摇头苦笑,面对着如乌云压顶的古筝风轻云淡道,“不试过,你凭什么断定我解不了你的困惑?不给我机会,等于也断了你自己的机会,莫非前辈你还想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再苦等下去?”

  当萧炎的最后一个字落下时,古筝的下压之势在萧炎头顶处戛然而停。古筝一停,所有风浪尽息,一切都仿佛凝固在了这一刻。

  萧炎感受着停在自己头顶上方的那一股凉意,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但他不敢轻举妄动,生怕这疯子一般的残魂受到什么刺激会再次发狂。

  见萧炎通过了自己的考验,古筝里的残魂声音略微变得有些和缓:“死到临头还振振有词,小子你的心性不错。好,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前辈请说。”萧炎精神一振,就像在黑暗中突然看到了一丝光明。

  “这要从很多很多年前说起。”古筝里的残魂陷入了回忆的长河中,语气中带着落寞,“当年老夫天赋并不出众,在斗帝大陆上不过是茫茫沙漠中的一颗沙砾罢了,而且还是最小最不起眼那颗,族中几乎就没什么人愿意和我交往,这让老夫很自卑。”

  闻言,萧炎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位站在巅峰的斗帝当年竟然曾如此默默无闻,但他从古筝里残魂的声音不难听出其情绪已开始缓和,只是语气中却满含心酸之意。

  “由于老夫天生喜好音律,所以我的兵器不是很常见的刀剑锤刃,而是极为偏门的古筝。当时大家都劝我改换兵器,因为古筝的斗技很少,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一切都要靠自己去摸索。”

  “如果我是一个惊才绝艳者,就算再偏门也能自己闯出一片天地来。可我在众人眼中本就不出色,使用这样偏门的兵器更是等于将自己埋没在人海之中,几乎看不到任何希望,所以那些人对我更疏远了,我也变得更加孤僻起来,终日与黯然相伴。”

  第一百一十一章生死间的转机(8)

  “那前辈你为什么不听从他们意见,改练其它兵器呢?”萧炎忍不住发问。

  使用音律方面兵器的斗帝,在斗帝大陆实在如凤毛麟角一般稀少,这条路的艰难只怕不比开创一个大宗派轻松。

  “换成是你,在爱好与违心踏上别人希望你走的路面前,你会怎么选择?”古筝里的残魂不答反问。

  “爱好。”萧炎几乎不假思索地一口回答,速度快到连自己都有些诧异,但萧炎从来就不是一个违心的人,他继续说道,“若不能为自己所爱而活,即便有所成就恐怕也有限得很。”

  古筝里的残魂望着萧炎的眼神,声音中透出一丝找到同道中人的欣慰:“那不就是了?不过,当年我是痛苦挣扎了很久才坚持了自己的选择,这一点小子你倒比我强。”

  萧炎不好意思笑了笑,望着面前的古筝,想着坚持下来终于站在巅峰的这位前辈为此所付出的艰辛和汗水,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敬佩之情。

  “那后来呢?是不是你成为巅峰斗帝后开始迁怒于族人之前对你的冷落,但又顾及族情血脉,无法发泄心中的怨气,所以才很矛盾地纠结于该如何处理以后与族人之间的关系?”萧炎眉尖悄悄一挑,有些同情地猜测道,心想这位前辈性情有些反复无常,极有可能因为这点事想不开。

  古筝里的残魂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的确有那么一些。但血脉相连,何况若非他们的轻视,我也不会发奋努力,可以说我的成就背后也有他们的一份功劳,我怎么可能因为这等事情而怨气不解呢?”

  “那?”萧炎被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心思弄得有些脸红,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实在猜不到究竟是什么事情能让这位前辈困惑几十万年。

  “你要不要先吃点丹药?”没有回答萧炎的问题,古筝里的残魂突兀地冒出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来。

  “啊?这有意义吗?”萧炎愣了愣,吐了口不断溢出的血沫,苦笑说道,“一会儿回答不了你的问题,结果还不是一样?”

  “难道你打算放过我?”但很快萧炎就仿佛想到了什么,眼角急促地抽动着,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般追问道。

  “你想得美,规矩不能变。”古筝里的残魂波澜不惊,语气很平淡地说道,瞬即泯灭了萧炎的希望,“我只不过看你还算顺眼,怕你坚持不到听完我的故事。吃不吃丹药对你来说有很大的区别,一个是说不定现在就死,一个是迟点再死,你自己看着办吧。”

  直到现在,古筝里的残魂也不是很相信萧炎能解他的惑,毕竟,对于他来说,萧炎就像是一个小孩子,而且实力低微,能懂啥?与其说是给萧炎一个机会,不如说是因为寂寞太久太久想找一个聆听者更贴切点,如果萧炎现在就挂了,不知道又要等上多少岁月才能见着一个人影。

  萧炎颇为遗憾地甩了一下头,也想明白了这一层意思,翻了翻白眼,随意抓起一把丹药塞进嘴里嚼了几下,胡乱吞了下去。

  “小子有点本事。”感受着萧炎那快速恢复并趋向平稳的气息,古筝里的残魂略感诧异后继续说了下去。

  第一百一十一章生死间的转机(9)

  “就在我觉得人生灰暗无望甚至有了轻生念头的时候,一次外出历练中我遇见了一个人。”

  “一个改变我人生,给了我希望但又给了我无尽困惑的人。”

  古筝的情绪开始有些激动,但很快又在极力压制中安静下来。

  萧炎知道,故事的重点就要来了,如果不能把握住其中的关键,自己这条小命今天可就真的要彻底搁在这里了,所以赶紧竖起耳朵,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那是一个真正的天才,才华横溢,独创出古筝的高级斗技。在老夫看来,若论在音律上的造诣,和曲调方面的斗技,此人当之无愧是斗帝大陆的第一大师,足以笑傲天下。”

  谈起此人,古筝里残魂狂热的崇拜之意表露无遗,但萧炎却敏锐地发现,古筝里残魂的言语之中还带有对那位天才前辈浓浓的依恋之意。

  “莫不是他有同性之好吧?”萧炎在心里嘀咕着。若真是这样,在这男女观念极为传统的斗帝大陆,还真有可能是一出悲惨的殉情剧。

  “难道心结由此而来?”萧炎看着古筝的眼神带着古怪。

  古筝里的残魂没有留意到萧炎正在胡思乱想,语气中不无自嘲又带着深深的缅怀继续说道:“他和我一样,也是一个命运曲折之人。他一生坎坷,童年受尽冷落,成年后妻离子亡,也无弟子尽孝。也许是在我身上看到了他当年的影子吧,他找上了我,说是要授我以艺。”

  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应该是找遍整个斗帝大陆就只有你这另类的家伙是使用古筝作武器的吧,不收你为徒还上哪找徒弟去?萧炎在心中腹诽着。

  “他带着我离开了药族浪迹天涯,并将一生所学尽心传授于我。因为他是我生命中唯一让我感受到温暖和给予我前途指向的人,尽管没有行拜师大礼,但他在我心中就是我的师父,是我的再生父母,所以,我学得很认真,生怕他对我产生哪怕一丝失望。”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