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死间的转机 ( 3)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一百一十一章生死间的转机(3)

  其实,这古筝演奏之音,蕴含着帝境之上境界的些许奥妙,如果萧炎倾心去聆听,用心去感受,必将受益匪浅,大大缩短其感悟境界的时间。要知道,尽管他已经达到帝境巅峰饱和之境,但对于帝境之上的意阶之境,如果只靠他自己苦苦摸索,不知要经过多少漫长的岁月去感悟人生,去体味那人世百态,才有可能触摸到一丝。

  而现在,有一个强者尽情为他演绎这个境界的奥妙,这是何等难得的大机缘?可却被他当成了放松神经、娱乐身心的音乐而已,不得不说,这太令人遗憾了。

  古筝里的残魂显然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形,半晌之后深深一叹,恨铁不成钢地自语道——

  “苦等几十万年,就在老夫以为已经被岁月遗忘了的时候,终于等到了一个人。”

  “万载时光才等来的相逢实属不易。本以为,能激活老夫灵魂印记者,乃是有缘之人,有缘于老夫,有缘于音律,能解老夫困惑,没想到令老夫大为失望啊。”

  “哼,一个区区四星后期的斗帝,竟然敢进问心殿三层来,在老夫看来本就荒谬至极,要么太傻太二,要么身具大慧根,故老夫以音律试之,谁知这小子不仅没有半点触动,反而把老夫的曲子当成娱乐之音,简直就是混账愚蠢之辈,完全是浪费老夫的心情。”

  自语到最后,语气已陡然带上了一丝怒意。

  曲调仍在继续,仿佛没有多大的变化,一曲刚罢,一曲又起,一曲接一曲,似乎极其快意,可萧炎却隐隐觉得曲调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就在萧炎眉头微蹙,渐觉有什么不对劲但又说不出究竟时,古筝上十八弦的震动越来越快,渐渐已经分不清先后,荡成了一层迷蒙如雾的弦影,萧炎只觉得心头的忧虑越来越浓,胸口也越来越闷,甚至几欲干呕,脑中突兀地出现阵阵眩晕,如有千刀切割般难受。

  “咦,还能抵挡一下?这小子看来也不是一无是处,虽然笨到了家,但实力还算马马虎虎。不过,也坚持不了一会儿了。”古筝里的残魂微微感到一丝惊讶,但语气依不以为然。

  掺杂了古筝里残魂愤怒情绪的跨境之音,岂是萧炎现在帝境巅峰的灵魂之力所能承受的?果然,萧炎渐渐抵御不住,嘴角开始溢出鲜血,全身每个毛孔都渗出了血珠,筝声越块,鲜血渗出得越快,不过片刻,萧炎全身就如同在血池中浸泡过一般。

  萧炎到现在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先是识海中莫名其妙地多出一张古筝,匪夷所思地自动弹奏,然后从一曲曲天籁之音渐渐化成了夺魂之曲,一切的一切都透着一股道不明的古怪。想不明白的萧炎觉得非常不甘心,他抽搐着脸,咬紧牙关,凭着意志中的不屈死死坚持着。

  第一百一十一章生死间的转机(4)

  可以说,现在拼的就是意志和时间,萧炎若能坚持到筝声停,则古筝里的残魂或许会少一些怒意;如若坚持不住,则曲落人殒,一切归于虚无。

  曲调仍在畅快地进行着,萧炎那清秀的脸颊早已扭曲变形,他用双手死死撑着地面,七孔中喷涌而出的鲜血顺着身躯流到地面,再顺着光滑的地面向四周蔓延而去,旧血未干,新血又覆,弥散出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一边要调动灵魂之力来竭力抵御这万蚁噬心之苦,一边在苦思冥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萧炎已经竭尽全力,他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原本挺直的身躯也开始慢慢向侧边倾斜了。

  虽然倾斜的速度极其缓慢,但再缓慢时间久了还是会倒,一旦他的身躯倒下,就是他的灵魂溃散之时。

  时间在快速流淌,萧炎的身躯已经倾斜超过了四十五度,只要古筝再弹奏一首曲子,萧炎恐怕就要摔倒在地。

  “一个四星后期竟然能支撑这么久?”古筝里残魂的语气终于微微起伏,一丝意念轻一颤动,便如细针刺入松软的棉花般,没有丝毫阻隔就探入了萧炎识海当中。

  “竟然是饱满的帝境巅峰灵魂之力,难怪......”一探之下,古筝里的残魂骤然变得惊奇,“一个四星后期的小家伙怎么可能拥有如此不俗的灵魂境界,莫非这是一个天纵之才?”

  “老夫当年达到帝境巅峰饱满时是什么级别?”古筝里的残魂在苦苦思索。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老夫是到了六星后期才达到的。这小家伙才四星后期就达到了?这,简直闻所未闻嘛。”古筝里的残魂倒抽了口冷气,显然被震惊到了,半晌才缓缓恢复平静。

  “可是,若真是天才,必定是心思缜密、善于捕捉一切契机之人,怎么可能对我以心念演奏的曲子没有半点领悟或若有所思之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古筝里的残魂百思不得其解。

  第一百一十一章生死间的转机(5)

  其实,这是古筝里的残魂完全没有想到,以古筝之音作为境界演示,是斗帝大陆近乎绝无仅有的案例,哪里会这么容易被理解到?何况萧炎对帝境之上的境界完全摸不着边际,根本不知其为何种概念,骤然间要对古筝之音作出理解,谈何容易。

  “算了,等了几十万年,终于来了这么一个有些古怪的小家伙,还是给他一个机会吧。”

  随着古筝里残魂的自言自语,古筝声渐停,一切立即变得风轻云淡,所有的压力顿时消失无形,似乎从来就不曾出现过,古筝静静地悬浮在识海上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感受到重新有了对灵魂之力的掌控和对识海的控制,萧炎顾不得死里逃生的喜悦,在将倒未倒之际拼尽全身的力气往嘴里塞了一大把丹药,这才浑身一松地摔在地板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良久,见古筝再没有了什么动静,萧炎拍了拍胸口,暗叫一声万幸,端坐起来,抓紧时间恢复几乎已经被榨干了的斗气和灵魂之力。

  半晌之后,古筝背后夜色渐浓,厚厚的云层出现在识海中,竟有几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迹象。恢复了几许的萧炎用灵魂之力凝聚成小人盯着上空的古筝,不知其意欲如何。

  “可千万别再来一次雅兴之弹了啊。”萧炎的脸色随着云层的晦暗而变得越发灰暗,他在心中暗暗祈祷着。

  可惜,这世间之事,越是怕什么,偏就越是来什么。

  古筝里残魂的眼神透过筝身,有些复杂地看着萧炎那一片依然迷茫不解的神色,眸子间闪过一丝矛盾:“可是,将几十万年的困惑寄望于一个小小年轻斗帝的智慧,真的有希望吗?还是老夫实在是被岁月磨尽了耐心,病急乱求医而已?”

  “斗帝之路何其漫长,纵然他如此年轻灵魂之力就能达到此等境界实属难得,但终究还是没有多少人生阅历,又能读懂多少人情世故,看透多少悲欢离合呢?”古筝里的残魂突然仰天自笑,有些歇斯底里,“可笑啊可笑,终于遇到一个激活我灵魂印记的人我就这样思维矛盾,看来老夫还真是老了。”

  “罢了,就让老夫糊涂一把,给这还算不错的小家伙一个说服自己接受他解惑的理由吧。”

  “不过,只能再给他这一次机会,如果再让老夫失望,哪怕他真是绝世的天才,老夫也不介意辣手折苗。”

  古筝里的残魂冷笑间,筝身陡然拔升,在萧炎的仰望中,似一个小黑点隐隐融合在了夜幕云层之中,凄风凉雨的萧索筝声于高空响起,在识海中掀起千尺风浪。

  萧炎顿时如遭雷击,“哇”的一口鲜血喷在面前石柱上,激起一片血雾。

  “妈的,真是无妄之灾,听听古筝都能惹上夺命之曲,我这次小命休矣。”

  此时的萧炎几乎已经彻底绝望了——之前的风雅之奏自己已经承受不起,何况如今这明显透着主宰之意的冷漠之音呢?

  第一百一十一章生死间的转机(6)

  一声清鸣过后,古筝浮在半空,不再奏响,可那肆意扩散的威压却更令人心惊胆战。

  “好恐怖的威压,一道残魂就能散发出这么强的气息,这位斗帝生前到底是什么级别?不会是九星的吧?”萧炎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在旋转,眼前的一切也被流入眼中的血水迷蒙成了鲜红一片。

  可越是感受到对方强大,萧炎就越是愤怒。

  “孤寂了几十万年,你先是技痒难忍将我当成聆听者,一舒胸中所闷。之后不心存感激也就算了,反而将我当成发泄积怨的对象,一泄千古之恨。”

  “我虽不知你恨从何来,但这与我何干?堂堂巅峰斗帝难道就只会迁怒于后人,欺负一个低阶斗帝吗?难道问心殿里都是像你这样只看境界来断定能否回答问题的家伙吗?”

  此时的萧炎已经怒不可遏,反正就要死了,哪怕对方的实力是他无法反抗的,他也要质问几句。

  听到萧炎居然敢这样质问自己,本打算给萧炎一个机会的残魂怒意又起,“铮”的一声,筝音再震直入云霄,以风卷残云之势在识海上刮起冲天浪涛,用极其沙哑的声音吼道——

  “我知道你心有不甘,但比起我那千古之怨,万古之惑,你这点不甘又算得了什么?”

  “算得了什么?算得了什么?......”

  声音在识海上空不断回荡,带着一丝丝偏激的味道,隐隐透着苦思不得释惑而心力交瘁的森寒,让萧炎打了一个寒颤。

  到底有什么样的心结才会甘愿在这里等待解惑几十万年啊?难道这问心殿三层的问题真的就那么难吗?萧炎开始胡思乱想,越想越心惊,越想越有点后悔自己鲁莽进入第三层了。

  如果萧炎此时听到甄妮与药族族长的对话,知道这问心殿第三层只是一旦失败代价将极大,问题难度倒并不一定就比第二层的大——毕竟百人百心结,很难评判孰难孰易——想必会自信很多。

  可惜,萧炎不知道这些,踏进第三层一开始便遇到这种情况,在他的心中留下了浓浓的阴影。

  此刻已没有退路,面对这道比自己不知道高了多少阶的残魂,只能赌一把,看看能不能争取到古筝的回应,萧炎觉得这是唯一的机会。他忍着欲裂的脑痛,抬头问道:“敢问前辈因何事积怨、困惑至此?”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