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死间的转机 (1 )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一百一十一章生死间的转机(1)

  就在外界众人对萧炎要进入问心殿三层万分担忧的时候,萧炎已经推开了第三层的大门。

  入目,依然是一片黑暗。

  凭萧炎的直觉,问心殿第三层要比二层小得多,因为就算在远古浩劫前六七星斗帝满地都是的时代,站在塔尖的斗帝数量也不会太多,这是天地间冥冥的规则。就像金字塔的顶端一样,那是重质不重量的地方,也是曲高和寡之地。

  深呼吸几口,将“怦怦”直跳的心逐渐缓和下来,目光略微闪烁间,借助天火的光芒,萧炎打量起远处正悬浮着的那些亮如星辰的灵魂印记,努力去寻找和判断他认为相对弱一些的。毕竟,这里是师祖一再叮嘱不可进入的三层,灵魂印记都是那些塔尖上的强者留下的,以他现在的实力,须得万分小心。

  很快,他就锁定了一个灵魂印记。

  这个灵魂印记既不是最亮的,也不是最暗的,但却是最特别的一个。

  它形状似琴非琴,上面萦绕着一圈圈星云,隐隐间还有细微的声乐传出。而且,别的灵魂印记明亮如星,唯有它却在明暗之间不断变幻,似乎是因情绪的变化而激烈起伏。

  按理说,这样一个看上去极不稳定、随时可能狂暴的灵魂印记,萧炎没有理由会选择,但萧炎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直觉觉得这个灵魂印记最有把握。

  直觉是个很玄妙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尤其在迷茫的时候更是如此。

  但这毕竟是关系到性命的抉择,萧炎不得不小心了又小心。压抑下心动,他还是很谨慎地慢慢溜达了起来。

  但是,几十个灵魂印记漂浮在大殿的半空中,都不同程度地闪着光,暗一点的闪烁得频繁,闪烁得平缓点的又亮光夺目,根本就没有既暗又闪烁平缓的。

  萧炎心中满是苦涩,吞咽着口水,心想这可比穿越前在地球上中那五百万的体育彩票难多了,毕竟那个不过只是要钱的,而这个却是要命的。

  这可如何是好?一步选错就是阴阳永隔,可不是闹着玩的。

  萧炎沉思着,随意在大殿中踱着步,脚步声在这空旷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清晰,也格外压抑。

  轻轻搓了搓手,萧炎停下脚步微微呼出一口气,看着热气在天火的灼烧下化为袅袅烟雾,他的嘴角略微跳了跳,眼瞳深处忽然闪过一抹说不出的诧异。

  原来,不经意间,他又转回到了那个忽明忽暗的琴形灵魂印记跟前。

  “看来今天与它很有缘嘛,就是它了。”萧炎微眯着眼睛,咬了咬牙,决定要赌一把运气。

  凝神调息,萧炎不再犹豫,灵魂之力以迅雷之势将这个灵魂印记包裹了进来。

  第一百一十一章生死间的转机(2)

  与问心殿二层吸收的灵魂印记不一样,萧炎只觉眼前一花,那灵魂印记已经不知所踪,识海中也没有感应到有任何东西进入。

  “这是怎么回事?竟然不见了?”

  萧炎有些愕然,有些傻眼,不禁然间汗毛直竖,身上乍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就在萧炎四顾张望不得其踪的时候,脑中突兀地有弦声响起,凄婉欲绝之音仿佛要穿透灵魂,萧炎这才蓦然发现,他的灵魂识海深处竟莫名其妙地突如其来地多出了一张古筝。

  此筝质地为通体没有一丝瑕疵的白玉,形如游龙翔水,极具流线感,上有十八弦,弦弦皆不同,自上而下,分别为梦龙筋、鬼虎线、天蚕丝等十八种上古异兽的精华,均是世上不可多得的稀世至宝,虽然是由灵魂之力幻化而出,但却真实得让人难辨真假。

  任谁遇到这样突如其来的事情,都会觉得毛骨悚然,萧炎也不例外,他背上的冷汗刷地渗出。难道这就是帝境之上境界的高深莫测?萧炎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液,凝神盯着识海里的古筝,不敢轻举妄动。

  古筝有灵,自识海深处缓缓升起,十八根弦不弹自鸣,筝声骤然变得悲壮苍凉,忽而高亢急促,余音绕梁;忽而铿锵有力,抑扬顿挫。

  筝声似有一种魔力,居然迅速与萧炎的识海海浪合拍得浑然一体,音起而浪高,音落而浪退,渗透进萧炎的每一个毛孔,带动着萧炎的情绪层层迭进。

  闻着筝声,萧炎渐渐沉入了曲子的意境之中,不可自拔,他仿佛看到了一幅幅古战场上金戈铁马的壮烈场面。

  直至一曲终了,萧炎才从筝声中清醒过来,想到自己的心神刚才竟不知不觉受筝声所引,着实吓了一大跳,不禁一阵后怕,急忙集中精神,欲调动灵魂之力进行抵御。

  可很快,萧炎就悲哀地发现,在这古筝面前,自己竟完全失去了对自己灵魂之力的掌控,就连识海里的一举一动也都根本不受自己控制,自己就好像一个傀儡一样,唯一剩下的只有神志中那一丝清明。萧炎的身心顿时如从九天银河处摔至谷底,脸上写满了无奈和沮丧。

  古筝仿佛是要发泄在漫长岁月中遥遥无期等待知音的沉闷之情,丝毫不理会萧炎,也没有提问任何问题,只自顾自地发出一阵阵奇妙的弦音,曲调不在乎是慢或是快,亦无论曲情的欢快与哀伤,更不着意追求清丽淡雅、纤巧秀美的风格,只是随兴而弹,尽情地展现只有帝境之上境界才能淋漓尽致展现出的意境。

  萧炎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渐渐地,他从一开始的无奈,到后面开始慢慢体味到这一音律的美妙,浑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舒畅得宛如吃了人参果一般,呆在问心殿二层三个月以来的疲惫身心被一层层洗刷,惬意舒坦的快感难以抑止地在识海中激荡,朦胧飘渺似又真实可触,就连灵魂之力都有了一恍惚的活跃。

  “听听古筝都能提升灵魂之力的修为?”敏锐地感受到灵魂之力的活跃,萧炎喜从心来,不自禁地在心中暗呼。

  但,只一刹那,一向理智的萧炎立马就把自己这个兴奋的念头压了下去,嘴角露出自嘲的一笑:“怎么可能?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听听曲子都能进步,那岂不是只要每天泡在卖艺馆里风月无边就能修为一日千里?”

  “一定是我神经高度紧绷下的错觉。”萧炎扯了扯嘴,颇感可笑地摇了摇头。

  萧炎完全不知道,他这一摇头,不仅错过了一个天大的机缘,还使自己陷入了巨大的危险。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