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章 问心殿三层(8)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可这些对药灵子来说已经非常满足了,因为他已经打破了他之前在问心殿里的记录。他甚至觉得,第一次进问心殿的萧炎不可能取得和他同样的成绩,说不定早就支撑不下去而退出了问心殿,或者早已沦陷在这问心殿中了。

  想到这里,药灵子觉得畅快无比,一洗前耻的笑声在他所在的空间里远远回荡:"哈哈,萧炎,你再强也比不上我对这里的熟悉,在这里,越是逞能就死得越快,我看你这次如何能赢得了我!”

  药灵子越想越痛快,到了最后竟形若癫狂,恨不得马上冲出去迎接众人的狂呼。

  数千年以来,就数这段时间受到的打击最重,把他憋得都快喘不过气来,如今见吐气扬眉在即,他再也按捺不住,胡乱抹了两把脸上的血迹,推开了沉重的石门,冲了出去......

  ............

  就在药灵子推门而出的片刻后,萧炎也动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萧炎疾步走向门口,推开了二层的石门,抬首望向通往三层的楼梯。他微微一笑,身形如山,步伐稳重,一步一步朝上踏去......

  ............

  秋天的阳光并不刺眼,但对于刚从无边黑暗中走出来的人来说,却足够炫目。

  站在二层台阶上的药灵子此刻无暇理会阳光给他带来的眩晕感,兴奋地对着下方众人挥舞着双手,那趾高气扬的神情,像极了一只斗赢了的大公鸡。

  不过,并没有响起药灵子想象中的吆喝和欢迎声,下面众人纷纷抬起头,见出来的是药灵子,神色一诧,但眼光只在药灵子身上停留了一瞬便移开,死死瞪向了药灵子的背后,双眉一蹙之后陡然变为震惊,眼珠子就如快掉出眼眶似的,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众人之所以神色一诧,是因为看到先出来的竟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萧炎,而是药灵子;而紧跟着的震惊,是因为他们看到很久没有亮过的问心殿三层最左边那个符文亮了,尽管很弱。

  暗暗地亮了,就代表有人踏上了通往第三层的楼梯,要进入问心殿第三层那个传说不可轻易越及之地。

  第一百一十章问心殿三层(8)

  药灵子已经出来,那么,这个要想进入第三层的人便呼之欲出了,除了萧炎还能是谁呢?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仿佛连呼吸都已经停止,时间凝固在这一刻。

  "难道还有什么比我赢得比试更吸引人?”

  被众人的反应弄得就好像被一盆冷水给泼了,药灵子顺着众人眼光猛地一个转身,眼光落在问心殿三层最左边符文亮起的那个微弱光点上,身体骤然僵硬,仿佛被那泼下的冷水所散发出的寒意渗透了全身,成了问心殿前一座冰雕。

  "怎么可能!"药灵子的脑子里"嗡"的一声,顿时一片空白,胸口如遭重锤击打,一口鲜血夺腔而出,双膝无力地跪倒在问心殿前。

  怔怔地望着前方,药灵子的眼中尽是茫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修炼了数千年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输给才来斗帝大陆几十年的萧炎,强烈的挫败感使他的身躯激烈颤抖,又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众人这才从震惊中恍过神来,默默地看着药灵子,眼中充满了怜悯和惋惜之色。

  三长老一个闪身将倒下的药灵子扶住,连忙掏出丹药往药灵子嘴中灌。

  不知道是不是心底还有着最后一丝不甘,药灵子竟突兀地醒了过来,直起身,指着问心殿三层近乎疯狂地吼道:"萧炎,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能在里面呆了那么久,但你踏入第三层就是送死!你死了,那就是我赢了!哈哈哈哈!”

  吼完,头一歪,再次晕了过去。

  尽管药灵子说这话显得气量很狭窄,有失药族颜面,让众人的眼光从怜悯变成了轻视,但却道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事实。三长老本已黯然的神色顿时又振奋了起来,抱着药灵子走了下来。

  "大丈夫在世,输了就是输了,如此气量狭窄,简直丢尽了我药族的脸。"药族族长面露不悦,大袖一甩背过身去,懒得再看药灵子,但那望向问心殿的眼神中担忧更盛。

  实力在斗帝大陆上永远都是最有说服力的,萧炎的优秀一步步改变了药族众人对他的成见,大长老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语气变得很柔和:"萧炎这孩子的确不错,第一次进问心殿就可以捱过三个月之久,在我药族也前所未有,可惜,还是太过年轻,有些逞能了......希望他能度过这一关吧。”

  二长老微微颔首,望着药族族长说道:"此次比试,显然是萧炎胜了,如果族长现在马上进去阻止萧炎进入第三层,或许时间还来得及。”

  第一百一十章问心殿三层(9)

  三长老听得二长老此言,顿时暴跳如雷出声反驳,额头上青筋裸露:"族长,万万不可坏了规矩,进问心殿者,一切凭自身实力,不可外力干预。再说,比试乃药灵子和萧炎两人的事,没到最后,谁也不能说输赢已定!”

  他恨不得萧炎就此死在第三层里才好呢,那样的话,药灵子既赢了比赛,自己也不用输掉那么多高级魔核,怎么可能同意族长进去阻止萧炎?

  "药灵子打小就在药族,一向深得你们一众长老喜爱,为了证明自己如今昏迷不醒,你们怎么能为了一个外人而置药灵子的感受于不顾呢!"三长老恨恨地继续说道,他万万想不到二长老竟然会转变得如此之快反为萧炎求情,瞪着二长老的双目中有着深深的恨意。

  "你。"二长老脸皮抽了抽,身子因为激动有些微微地颤抖,"萧炎乃是族长的徒孙,怎么能说是外人呢?而且你也看到了,萧炎的能力有目共睹,他越是潜力无限,对我药族来说就越有益!更何况,这比试不过是年轻一辈的切磋,如今胜负早已在众人心中,你身为药族堂堂三长老,又何必非要跟一个小辈过不去呢?”

  "莫非三长老要见我徒孙死于第三层才开心?"药族族长也怒了,出声斥问三长老。

  三长老敢顶撞二长老,但却不敢承受族长的怒火,脸色当即急变。不过,他依然不死心地强辩着:"老夫只认定一点,这比试乃是他们两人的事,既然萧炎自己要坚持,老夫认为规矩绝不能破。”

  "好你个三长老!"药族族长眼中怒火更盛。大长老的眉头也紧紧蹙起,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为场中剑拔弩张的气氛感到大为紧张。

  就在药族族长按捺不住,要冲进问心殿阻止萧炎踏入第三层时,甄妮出声了--

  "敢问族长,这问心殿第三层除了灵魂印记的灵魂之力比第二层强大许多外,还有什么别的不同吗?”

  "这个......灵魂印记的问题都是那些强者离开这个世界时各人的疑惑或心结,倒说不上孰难孰易,但一旦回答失败,以第三层灵魂印记的强大,几无侥幸......"药族族长回答甄妮道。

  "那一般要修为达到什么层次才能进第三层?"甄妮紧张地追问。

  "帝境巅峰的灵魂之力达到饱满是最低要求。"药族族长不假思索地回答。

  "甄妮小姐,你的意思是?"药族族长见甄妮虽脸色苍白,但却并不慌乱,心中一动,问道。

  所有人也有些莫名其妙地望着甄妮,不明白甄妮为何会突然问这个。

  "小姐,萧少可才踏进帝境巅峰没多久啊。"仿佛看出了甄妮的心思,南尔明与紫影紧张地提示甄妮,声音因为担忧而有些微微发抖。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