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章 问心殿三层(3)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一百一十章问心殿三层(3)

  半空中大字形态癫狂,忽然又凭空炸开一道惊雷,迅速在识海海面激起一道巨大的水花。

  萧炎提心吊胆地望着,不停祈祷着这大字可千万别再发疯了,否则自己迟早完蛋。

  幸好,大字只癫狂了一小会儿后便陡然收敛,旋风骤停,似是了结了此生一个最大的遗憾,在空中轰然溃散,散成无数晶莹小点纷纷扬扬落了下来,一遇水面,便融了进去。

  随着每一个晶莹小点融入水面,萧炎就感觉到寒意消减一分,灵魂之力也更加精纯一分。

  双手互搓着,萧炎喜色大增,知道自己已经过了这致命的一关,连忙盘膝坐下,凝神吸收着此灵魂印记的灵魂之力......

  ......

  在这黑暗的空间,萧炎并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少时间,虽然历经险境重重,但灵魂识海的逐渐强大让萧炎颇感欣慰,如今灵魂之力更为精纯,照这样下去,离饱满应该不会太远了。

  ............

  问心殿外,众人都在沉默打坐,但不时都会将目光落在殿门上,各种复杂的情绪在眼中掠过,伴随着秋风中的枫叶,落下又飘起。

  "时间过得真快,他们进去已经一月有余了,萧少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南尔明略微沉静之后,忍不住出声询问。

  甄妮娇躯迎风,裹出一道诱人的风景,她望着那庞大如吞噬一切巨兽的问心殿,不语,眉间锁着一抹深深的担忧。

  自从萧炎进了问心殿,甄妮与萧炎的血契就似乎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切断了,到现在为止都无法感应萧炎的生死,她如何能不忧心忡忡呢?

  "确实厉害啊,我们经常进去也最多只能呆到一个月,想不到这萧炎第一次进问心殿就能在里面呆上一个多月。"被甄妮那一颦一笑勾得神不守舍的药盟与药辉极为嫉妒萧炎,双手握紧又松开,最终却化为一声暗叹。

  三长老在一旁神态故作优雅,但心中却早已掀起了轩然大波。

  萧炎在炼药比试中赢了药灵子也就算了,可这侧重于考验心性和随机应变能力的问心殿,萧炎从来没有进去过竟然也可以在里面呆那么久,真的太不简单了。三长老开始牵挂起那积攒多年的魔核来,越想越不是滋味,越想越提心吊胆。

  就在三长老一边在心底怒骂这世上怎么会有萧炎这么变态之人,一边为赌注下得太大悔青了肠子的时候,药族族长的眼神恰好扫过忧心忡忡的甄妮,嘴角淡笑指着问心殿说道:"萧炎和药灵子在里面暂时都没有性命之忧,诸位尽可放心。”

  甄妮不明白药族族长何以如此笃定,但闻言还是心中一轻,脸上保持着完美的笑容,微微一颔首问道:"药族长如何知道?”

  南尔明与紫影牵挂萧炎的安危,也纷纷投来迷惑的眼神,心道莫非这药族族长神通广大,掐指一算便可知人生死?

  药族族长神情很坦然,手中木棍遥指,说道:"你们可曾看见问心殿外墙上那几个特别的符文?”

  第一百一十章问心殿三层(4)

  问心殿的外墙上的确有着一排符文,只不过之前三人都以为这与药族其他建筑上的一样,不过是一些用来装饰的图案罢了。如今听药族族长一说,细看之下,才发现每一层面向众人这一面的雕刻图案都有三个不一样的符文,其中二层最左边的符文有两个微亮的小点,宛如太阳的光芒折射在沙土晶体上闪烁一般,若不细看,还真不易察觉。

  "请问药族长,每一层三个不一样的符文分别代表着什么?"饶是甄妮见多识广,也未曾见过这类符文,她好奇地问道。

  "问心殿乃药族历代先祖看重的天才历练要地,其中风险甚大,这三个符文分别代表了里面的情况。"药族族长木棍一点最左边的符文,"最左边的这个,代表进每一层的人数。你们看,二层有两个亮点,则证明第二层里有两个人,正是萧炎与药灵子。”

  "而中间那个符文,则是灵魂殒落之意,若其中有光点,则表示里面已经有人不幸殒落。不过,这类情况还是比较少见,除非自不量力一次挑战几个,或者自身灵魂防御太差难以承受灵魂印记的冲击,而药灵子对此很熟,萧炎老夫也有嘱咐,应当没事。”

  "至于最右边一个,则是受困之意,若有光点亮起,说明有人被灵魂冲击伤及灵魂。轻者,用丹药可以医治;重者,或者灵魂受损成为白痴,或者灵魂迷失在灵魂印记的问题中,一世浑浑噩噩,除非一朝顿悟,否则也与白痴无异,此点也是问心殿最难之处。”

  "现在中间和右边都没有光点亮起,所以我可以确定他们现在都没事。”

  "那萧少还能支撑多长时间?"紫影越听越心悸,连忙出声问道。

  "呵呵,你问我,我问谁去?能支撑多少时间这种事情,既凭实力,也凭天命,否则又何来大机缘?"药族族长淡淡开口,眸子中依然平静,似乎对萧炎和药灵子的安全很有信心。

  紫影着实有些无语,这药族族长各安天命的说法,说了等于没说,紫影只好悻悻然站在甄妮身侧,与甄妮一起默默注视着在夜色晨光交接处显得格外幽暗的问心殿,觉得有些寒意,不知道朝阳升起的时候是否会带来温暖的希望。

  ............

  无论外界如何日落日出,问心殿里永远都是一片黑暗。

  对萧炎来说,这黑暗中的希望就是天火火光照耀下隐约可现的灵魂印记,温暖就是破解质问后吸收的灵魂之力。

  就在问心殿外众人观望的这段时间里,萧炎又激活了几个灵魂印记,有很轻松就答上问题的,有经过令人哭笑不得的讨论才过关的,也有险之又险才过关的。

  人生一途,不可能事事顺心,所幸的是,萧炎总算还活着站在殿堂中。

  活着,便是幸福,便是胜利。

  虽然身躯变得更疲惫了,衣裳变得更重了--那是从口鼻中流出的血液不断浸湿又被天火烤干的杰作--但感受着识海中那渐渐趋向饱满的灵魂之力,萧炎露出满意的一笑,觉得一切都值了。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