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章 问心殿三层(1)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一百一十章问心殿三层(1)

  萧炎现在已经隐隐猜到,这些灵魂印记的明亮度应该是与斗帝的实力有关,之前那位不知名的先辈身前身受重创,故灵魂印记有些黯淡无光,就如即将殒落的星辰,而这个却光芒闪烁,对付起来估计很难。

  不过,萧炎的灵魂之力这时也更上了一层楼,自然不惧。微微撑开天火护罩,隔离有可能飘过来的灵魂印记,萧炎的灵魂之力陡然包裹了这个光芒闪烁的灵魂印记。

  如果说刚才那个灵魂印记是一股轻风的话,那么这一个就好比一股暴虐的旋风,不知道比第一个狂暴了多少倍。

  它一被萧炎的灵魂之力挟裹着踏足萧炎的识海,强悍的灵魂之力便席卷而出,在识海上空化成近乎凝实的九个大字。

  大字银灰,闪烁着金属般冰冷的光泽,每一个都似有千万斤之重,悬空而立着,随意的一个沉浮就能让萧炎的灵魂识海掀起惊涛骇浪。

  九个大字不停沉浮压迫的同时,灵魂识海的海浪便越发汹涌,萧炎忍受着如被尖锐之物刺脑的剧痛,死死盯着识海中的九个大字,算是真正体验到了问心的厉害。

  问心殿里的灵魂印记,经年累月受不解迷茫所困扰,绝大多数已经变得非常狂暴,只要去激活它,一个回答不慎,就会遭受其遗留灵魂之力的猛烈攻击。

  显然,这个灵魂印记已被激活。

  激活的灵魂印记和没激活的灵魂印记完全是不同的。如果灵魂印记尚未激活,一点都不狂暴,只会静静地呆在识海中,并没有什么攻击性,就像之前那个灵魂印记一样,只需对其保持礼节,过一段时间便会自动离去,当然,像之前那个先辈的灵魂印记只想收一个对他尊敬有加的弟子乃是特例。而激活的灵魂印记则不然,要么,回答其疑惑的问题并令其满意,要么,凭自身的灵魂之力将其驱赶出去,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所以,尽管这个灵魂印记的问题只有寥寥几字,尽管萧炎的脑子里好似有成百上千根针在狂刺,但他还是非常谨慎,不敢轻易回答这个灵魂印记提出的问题。

  问题其实很简单,至少看起来很简单,那便是那九个大字--

  "何为问心?为何要问心?”

  字字如巍峨大山,压得萧炎喘不过气来。

  越是简单的问题,就越是有着不简单的答案,何况这问心之论,答案又岂敢说唯一?

  既然没有唯一,那什么才是能令对方满意的答案呢?

  在灵魂的不断冲击下,萧炎的精神开始有些恍惚起来,但他努力使自己恢复清明,去寻求一个能够令对方满意的答案。不过,没过多久,他的精神又变得恍惚。

  第一百一十章问心殿三层(2)

  不断地精神恍惚,还要刻意去保持清醒,萧炎支撑得很辛苦,渐渐地,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

  或许是等待太久,或许是怀疑萧炎回答不出这个问题,那九个灵魂大字彻底暴怒了。

  几乎是瞬间,大字开始下沉,原本已是风暴连连的识海海面上又席卷起一股股滔天巨浪,比之前剧烈十倍的头痛立时包裹了萧炎,萧炎"哇"地猛喷出一口鲜血,霎那间甚至完全无法张嘴喊叫出声。

  时间不容许了,无论错与对,都得拼了!虽然萧炎疼痛得蜷缩在地不停抽搐,但心中却格外坚定。

  他挣扎着站了起来,灵魂凝聚成的小人迎风而立,单手指着那咄咄逼人的银灰大字说道:"问心者,即为叩问自己心灵,思何事,则解何惑。而为何要问心,自然是心中存有非解不可的疑惑,如若不解,则迷茫一时甚至一世。其实,问心,只是为求心安。”

  萧炎回答时神情看似正气凛然,心中实则极为慌乱,不知道自己的回答是否能让这名斗帝满意。

  灵魂大字此时忽然银光大盛,仿佛被萧炎的话激发了什么,不停地颤抖着,显得很激动。

  银光在识海中蔓延开来,不过弹指间,银灰色便厚厚地布满了整个识海海面,使萧炎的灵魂识海就如那水银之海一般无二。

  银光反衬着光线,在水中折射出五颜六色,如梦幻一般的美丽,但萧炎的嘴角却不住地抽搐,心中更是直想骂娘。

  原来,在那美丽之下,是外人想象不到的刺骨寒冷,冷得冰心刺肺,甚至于,那遍布在身体内部的斗气,都隐隐有被这寒气冻得凝固的征兆。

  "妈的,这鬼银光还能更冷一些吗!”

  萧炎被冻得嘴唇由红转白,又由白转紫,全身连连打颤,他急忙运转起炽热的天火,围绕身躯洗刷了数遍,才勉强将身上的寒气冲散。

  大字还在抖动,似乎还未从萧炎的回答中平静下来,紧接着,在萧炎诧异的眼神中拔海而起,飞入高空。

  铺在整个识海海面的银光也随之升起,围绕在大字周围急速旋转,很快,只见高空所在,赫赫形成了一股数百米高的旋风。

  "那又如何才能让自己心安呢?”

  旋风切割着空间,大字在其中若隐若现,像极了那苦等千年终于有所希望,澎湃到了极点的心情。

  这个灵魂印记乃是一名七星中期斗帝所留,九个大字由其灵魂之力凝聚,它这一激动,立刻令天地为之色变,且再一次让萧炎陷入无尽的痛苦之中。

  萧炎的灵魂识海中,旋风加剧在上空激荡,寒意加重,冰寒的气流仿佛要冻结整片天地,萧炎发现自己的思考能力在快速变慢,似乎也要被寒意永恒凝固。

  "你这不是要我回答问题,而是要冻死老子啊。"一边狂骂着,萧炎一边拼命牵引着可以调动的灵魂之力,哆嗦着从牙缝中迸出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理解,"云无相,聚散无常,故君无须问此,只问己心;不求事事如愿,但求问心无愧。”

  "哈哈哈,好一句不求事事如愿,但求问心无愧,大丈夫行事,本应如此,本当如此啊。”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