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百零九章 问心殿之秘(4)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一百零九章问心殿之秘(4)

  大殿似没有尽头,萧炎轻挪脚步,在黑暗中漫无目标地走了很远很远,依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也没有碰到墙壁,甚至连自己是不是像在沙漠中不停绕圈都不知道。

  就这么一步一步、没有方向地走着,萧炎只能听到自己"怦怦"的心跳声和脚下发出的踏步声,渐渐地,他甚至能隐约听见血液在血管中流过的声音,而且越来越清晰,最后竟变得像山涧的溪流一样"哗哗"直响。他突然觉得有些烦躁,心绪不宁起来。

  萧炎再也忍受不了了,既然目不及数尺,那就用灵魂之力探路吧。想到便做,灵魂之力从识海中喷薄而出,朝四面八方极快地蔓延而去。

  灵魂之力离体,如云霞蔽空,笼罩的速度很快,快到萧炎刚来得及想起药族族长的那句叮嘱便已经覆盖了数百尺的范围。

  "不好,师祖说过万不可一次激活多个灵魂印记,谁知道这茫茫空间里到底隐藏着多少灵魂印记。”

  心中如有一道闪电划过,萧炎脸色大变,心念一动,急速召回灵魂之力,灵魂之力以比之疾驰而出时更为迅速数倍的速度收回。

  可还是晚了。

  尽管萧炎的反应已经称得上极其迅捷,对灵魂之力的控制也极其精妙,但这问心殿二层里灵魂印记实在太多,萧炎灵魂之力蔓延的速度又太快,不过一个呼吸间,便有五个灵魂印记被萧炎的灵魂之力波及,从黑暗中浮现出来,如风中的烛光般悬浮不定。

  但是,就这么五个看似随时都会泯灭的灵魂印记,所发出的灵魂波动却在这寂静的空间里搅动了漫天风云。

  五道灵魂波动汹涌而起,在大殿中如带起五股漆黑如墨的黑雾,紧随着萧炎那回卷的灵魂之力压迫了过来。

  萧炎根本来不及预防,五道灵魂波动瞬间便冲进他的灵魂识海,相互碰撞在了一起,在萧炎的灵魂识海中将挟带在其中的五个问题炸成了虚无。

  虽然没有了残留下的困惑或疑问,但依然有着愤怒的灵魂波动。

  这里任何一道灵魂印记的灵魂之力就足够萧炎头痛,何况是五道。

  "啊!”

  头痛欲裂的萧炎撕心裂肺地吼叫起来,他双手紧抱着头,抽搐着身子高高跳起,在空中翻腾了几圈,又重重摔倒在地,发出的阵阵声响震得大殿的地板都在微微颤抖。

  第一百零九章问心殿之秘(5)

  萧炎虽然外表看似文静,但骨子里却有着绝不低头的血性,即便在战斗时挨上几刀也不会皱一下眉头,而今,他整个人却近乎失态,可想而知其灵魂识海受到的冲击有多恐怖。

  尽管他拼命地调动灵魂之力去抵御,尽管他那帝境巅峰的灵魂之力掀起的就如大海里翻滚的巨浪,但面对五道帝境巅峰灵魂波动的冲击,巨浪也只能在礁石上拍成壮烈的飞花碎玉,除却壮观,留下的仅是悲叹。

  抵御无果的萧炎在地上翻滚着,这一刻,他只觉得有无数把锉刀在他的灵魂识海中不断切割,仿佛要锉开他头骨、切开他大脑一般。

  鲜血不断从萧炎的五官涌出,仿如七条奔腾不止的血色河流,顺着他的脸颊流淌而下,浸透了他的衣裳,随着他翻滚的身躯在地板上拖出了一条鲜红的血路,令人毛骨悚然。

  鲜血还在继续流淌,带着不甘不愿不服意志的怒吼还在大殿中继续回荡......

  就在萧炎的双手有些无力地摊开时,一道轻轻的叹息声从他身体深处传出,一阵极其轻柔但带着不可违抗其意志的灵魂之力扫过,萧炎灵魂识海中的那五道灵魂波动霎时被抹灭无踪。

  "你小子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一次招惹五道帝境巅峰的灵魂冲击,老夫是该称赞你勇敢呢,还是该说你白痴呢?”

  是湛老的声音。

  萧炎挣扎着单手支撑坐了起来,先是用沾满鲜血的手往嘴里胡乱塞了一把药,用力咽下之后才喘了一口气道:"我一向对逞能没什么兴趣,只是这鬼地方太诡异了,诡异得让人心慌。”

  "你小子不像是会心慌的人。"湛老的话中带着一丝戏谑的味道。

  "湛老您老就别再取笑我了。好吧,我承认我这次是有些冲动了,不过谁会想到这无边的黑暗竟然连灵魂印记的光芒都能吸收?我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些灵魂印记。"萧炎苦着一张脸说道,轻瞥了一眼身上已经被鲜血浸透的衣裳,心中阵阵后怕。

  "哦?这么邪门?"湛老很是狐疑,突然,他诧异起来,"嗯?这材料......想不到竟是这等奇石,这就难怪了。”

  "什么?"萧炎不解。

  "这种奇石数量极少,没想到药族竟有这么多,而且还用来建成了一座大殿!"湛老对药族的大手笔也禁不住啧啧直叹,"只不过,世人都只知道此石对灵魂之力的保存有所裨益,恐怕却不知道此石的另一个妙用。”

  "哦?快说说。"萧炎感受着丹药在体内带起阵阵热流的同时,骤闻湛老此言,眸间立时闪掠过青灰色的火焰。

  "那就是,此石一旦形成封闭,内部就会有种脉动,与人体的心脏跳动频率极为接近,极易让人无由来心生烦躁。"湛老笑了笑,继续说道,"而且,这地面和墙身都涂了一种神奇的涂料,可以吸收绝大部分光线,所以此地才会这么黑暗。”

  "原来如此。"萧炎恍然,但疑惑更浓,"那为何师祖没有告知我此事?莫非师祖另有所谋?”

  "师祖?什么师祖?”

  第一百零九章问心殿之秘(6)

  "哦,就是药族的族长,他想收我做弟子,因为一些其他原因就改收我为徒孙了。呵呵,要不然我还没资格进入这药族圣殿呢。"萧炎简略地对湛老介绍了一下。

  "你小子,运气倒是极佳,居然药族族长收了你做徒孙。幸好你我没有师徒名分,不然我这亏可就吃大了。"湛老笑着调侃了一句,然后正色道,"你小子也不要胡思乱想,既然收了你做徒孙,他就会视你为传人,说是视如已出也不为过,怎么可能另有什么图谋?何况如果药族族长真有什么歹念,拍死你小子就像拍死一只苍蝇一样简单,还用得着玩这种小把戏?我估计啊,药族族长也未必知道此石有这等功效,毕竟这其中妙用已经很多年没有人知道了。”

  "湛老所言有理。"萧炎讪讪地笑了笑,为自己刚才的多心甚觉惭愧,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好了,别想那么多,好好把握这次机缘吧,不赚够了可千万别出去。"湛老丢下这句话后,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似的,便没了声息。

  "这老家伙,跑得倒挺快,我还有好多问题没问明白呢。"萧炎故作不满地嘀咕了两句,其实心里对湛老感激得一塌糊涂,要不是湛老刚才的出手,自己会怎么样还不知道呢。

  重新盯着黝黑的四周,萧炎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他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没有敌人但却比有敌人还要危险、还要恐怖的地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该死的奇石。"暗暗思索间,萧炎的心神又有了躁动迹象,眉头皱得更深了。

  没有尽头的黑暗,令人滋生心烦的奇石建筑,还有能让人莫名其妙失踪的未知功效,又看不见飘浮其中的灵魂印记,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萧炎举步维艰,生怕一个不经意的鲁莽再次招惹到那些隐藏得极深的灵魂印记。

  外面的世界已经从月明星稀变成了阳光明媚,守候在问心殿外的众人表情也从担忧变成了平静。但身处问心殿二层的萧炎却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少时间,在这里只有无尽的黑暗,单调得让人快发疯......

  如此,萧炎如盲人摸象般在殿堂二层又转悠了两天,既没能找到灵魂印记,也搞不清楚自己具体在大殿里的什么位置,而且他还不敢休息,更不敢修炼,因为他不知道会不会有灵魂印记自由游荡过来,或者修炼时会不会招惹到那些虚无渺茫的灵魂印记,受到强力攻击。

  时时刻刻都得提心吊胆,几乎快要将萧炎折磨得精神崩溃,眉间那个"川"字一直就不曾松开过。

  用修长的手指捏了捏有些胀痛的眉心,又揉了揉太阳穴,萧炎深深地叹了口气:"难怪比试的规则是谁在里面呆的时间长谁便是胜利者,当时我还纳闷呢,如果我躲在里面过个十年八年才出去不就赢定了,现在看来,如果不将心力转移到吸收灵魂印记上,这鬼地方只怕一刻都无法多呆,哪怕心性再坚毅,在这样的环境里呆久了也会受不了。再说,这里这么诡异,谁也无法预知下一刻会发生何等变故。”

  "再这样下去绝对不行。该怎么办呢?"萧炎双手交叉相握,两个食指竖起,顶在鼻梁两侧思索起来,眸子深处青灰色的天火映射在食指上,闪着点点幽绿幽绿的光泽。

  "咦?"萧炎将手挪开,呆呆地看着手指,若有所思起来。

  随后,他突然发现,随着他的眸子越来越亮,那点点幽绿也越来越油亮。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