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百零八章 胜负(8 )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一百零八章胜负(8)

  ps:很多人都把这小说与一些大神的小说相比,闻铃只是学生,如果你觉得你忍受不了这种更新,那请绕道,对于我来说,影响不大,但如果你骂我,就影响大了,别逼我问候你家人。

  "去问心殿比。"感受着落在自己身上没有丝毫信心的众多眼光,药灵子苦笑一声,没有半点犹豫地说道。

  问心殿?药灵子的话为众人打开了记忆的闸门,众人的眼光变得复杂起来。而三长老的眼神却开始变亮。

  对问心殿三长老实在太熟悉不过了,若是心性不定或者第一次进入此殿之人,不知晓其中厉害的话,是很容易迷失其中的,可药灵子则没有这个问题,他经常进入问心殿,所以,如果与萧炎在问心殿比试,药灵子无疑占了天大的地利。

  "为何?"药族族长没有理会三长老的情绪变化,依然是淡淡地问药灵子。

  "我斗帝级别高于萧炎,但战斗的实力不一定就比他强甚至可以说不如他;炼药呢,大家都看到了,我也不如他。”

  药灵子也许是对问心殿之比有着一丝隐隐的把握,平静地将自己的不如说了出来,倒是让萧炎有些诧异。这药灵子能坦言自己的不足,看来并非一无是处,若能去除骄傲,前途倒也不可限量。

  "所以,我想与萧炎去问心殿比一次心性,如果此战也输,则我药灵子心服口服。"药灵子似乎根本不在意众人的眼光,继续说道。

  "原来如此。"药族族长点了点头,沉默不语,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族长,这问心殿有我药族众多前辈的灵魂印记,祖训非我药族之人不可入内啊。"二长老觉得此事不妥,开口说道。

  "二长老所言甚是,请族长三思。"大长老也微微抱拳。

  "两位长老多虑了。"急于挽回颜面,甚至渴望萧炎永世迷失其中的三长老急声说道,"萧炎现在乃是族长之徒孙,不能算是外人,如何不能进入问心殿?”

  "三长老,似乎打一开始你就将萧炎当成外人的吧。"二长老微微蹙眉,扫了一眼三长老,对三长老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态度很是不解。

  "先前乃是对萧炎不甚了解,如今既然他已证实了他的实力,自然便已算是我药族一员。"三长老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厚着脸皮说道,"更何况只比一次未免不太公平,如果能再比一次,自然更能让族人心服口服,接纳萧炎。”

  众长老见三长老变脸比变天还快,心中暗暗腹诽,怕是你自己还没服气、心里没接纳萧炎吧。

  不过众人转念一想,反正萧炎如今已不算是外人了,去问心殿再比一场也好,如果药灵子能赢,挽回一些药族的面子也不错,如果还是输了,那也是药灵子自找的。于是众人默然,不再反驳。

  "既然如此,萧炎你可有意见?"药族族长压抑住心中的笑意,一副很正式、很严肃的表情问向萧炎。

  甄妮与南尔明、紫影三人心里笑意更浓,只是他们没想到,萧炎这时却沉默了,不作回答。

  全场的气氛随着萧炎的沉默变得有些压抑起来,甄妮等人暗自纳闷,药族族长若有所思,但三长老可急坏了。

  要知道,萧炎如今乃是比试的胜利者,而且之前并没有说是两场比试,也就是说,如果拒绝去问心殿加比一场,萧炎就赢定了。而如果答应再比一场,问心殿对萧炎是未知之地,凭什么已经赢了还要再去比一场没有把握比试?谁会白痴到这种地步?

  第一百零八章胜负(9)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萧炎依然没有开口,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三长老与药灵子额头冷汗越渗越多,这可是唯一可以翻盘的机会,要是被萧炎拒绝了可就要蒙羞一辈子。就在药族族长眉头深深蹙起的时候,三长老终于忍不住了,问道:"萧炎,怎么没胆量再比一局吗?”

  萧炎看了看气急败坏的三长老,就像看着一个白痴一般摊了摊手,淡然说道:"这个与胆量无关。我已经赢了,为什么要答应再比一场?对我有什么好处?”

  "这......"三长老没想到萧炎回答得这么直白,心中实在有些郁闷与哭丧。放弃吧,自己和药灵子实在不甘心,既然如此,不如激将一下。三长老打定主意,朗声道:"一局之比,未免不太公平。而且萧炎你若非侥幸得胜,而是有真本事的话,又何惧再比一场呢?”

  萧炎微微笑了笑,说道:"萧某是否侥幸得胜,众人有目共睹;是否有真本事,大家心中雪亮。以三长老您这么毒辣的眼光,莫非还看不出来?”

  "你......"三长老被萧炎的话一哽,翻了翻白眼,青筋在额头上像突起的蚯蚓般难看。

  "不过,既然药灵子与三长老热情相邀,萧炎若是一味拒绝,也不太好。"萧炎见三长老与药灵子心绪已乱,目的已达到,话语突然一转。

  "这么说你答应了?"三长老一愣,那突起的青筋陡然平息,觉得萧炎一下子变得可爱了些许,喜出望外地连连追问着萧炎。

  药灵子的手心也紧张得渗出了层层冷汗,眼睛紧盯着萧炎不放。

  "既然三长老与药灵子执意要加比一场,而且特意选定在什么问心殿比,想来一定是有相当的把握了。只是,我现在已经赢了,如果我再赢一场,除了逆天续魂丹,我还有什么别的好处呢?"萧炎满脸笑盈盈,微眯着眼睛看着三长老说道,就像一个猎人正盯着枪口下的猎物一样。

  此事本就是先前与药族族长一起设计好的,而且萧炎无论是心性还是灵魂之力都优于药灵子,所以萧炎说话间对问心殿之比显得信心十足。自信者必有自信的本事,此时的萧炎正是如此。

  第一百零八章胜负(10)

  众人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萧炎沉默半天不语,不是不敢比试,而是看三长老不顺眼,想要敲诈一下三长老啊。

  药族众人包括药族族长在内都无奈地摇摇头,哭笑不得。看来这萧炎不仅修炼和炼药极其天才,为人也极其精明啊,是块好料。

  甄妮柳眉一展,眸子里的笑意都快要满溢出来了--这家伙现在还真是越来越精明了,问心殿之旅本来就势在必行,三长老又刚好撞了上来,既然如此,送上门的肥猪哪有不宰的道理。

  南尔明的脸色看似平静,但那拼命上扬的眉头却出卖了他强忍着的笑意。

  紫影也不例外,想笑又不敢笑,生怕破坏了萧炎的计划,粉嫩的小腮帮憋得通红,眼睛弯成了一眉新月。

  "那你想要赌点什么?"三长老微微一愣,也明白了过来,可是看着萧炎那一副尚在考虑是否要答应的样子,只好恨恨地吞了一下唾沫,恨声问道。

  "斗技、药方、魔核、甚至三奇物等,只要三长老能拿得出来的,都可以作为赌注,萧炎决然奉陪到底。"萧炎脸上顿时涌出几分喜意,一股脑地将所想之物全部抛了出来,恨不得三长老能压下全部身家。

  "以三长老的身份地位,想必不会拿出一般的东西来作为赌注吧。"萧炎轻撇了撇嘴,又补充了一句。

  甄妮眼中的欣赏之色更浓了。萧炎这句话可算是轻中带重,将三长老欲随意应付的路都堵死了。

  三长老的老脸立刻变成了猪肝色,众人的眼光也变得精彩起来,纷纷猜测三长老会拿出什么来作赌注。

  死死盯着萧炎,三长老的心中开始有些动摇,萧炎越是镇定,三长老与药灵子就越是心中没底,毕竟萧炎之前所展示出来的实力太令人震撼了。

  赌注下大了,万一输了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赌注小了吧,萧炎放话在前,众目睽睽之下叫三长老那张老脸往哪搁啊。

  所以,尽管恨得牙痒痒,可箭在弦上却不得不发,而且三长老与药灵子还真担心,如果讨价还价,萧炎一怒之下不比了呢。

  "丹药之类,萧炎你想必不会太过稀罕。要不就赌魔核吧,五星和六星的魔核如何?"三长老沉吟了一下,语气看似非常诚恳地提出了一个他自认为非常合适的赌注。

  至于其它斗技、药方等凡是可能对萧炎的实力有所提升的东西,三长老一律排除在外。助长对手的事情以三长老的老谋深算是万万不会去做的,虽然三长老觉得在问心殿比心性药灵子胜算很大,但心中那隐隐的不安还是让他选择了谨慎。

  所以,千思万想之下,他觉得只有高级魔核拿得出手而且不会失了身份,最关键的是,就算萧炎赢了魔核,无非就是炼药的时候多点材料,那是萧炎花钱就能买到的东西,对其实力的提升并没有什么裨益。

  三长老此话一出,众人都望着三长老,眼神很是复杂。萧炎更是差点忍俊不禁,好一个有心机的三长老,分明就是想拿一些看似对我用处不大的物品来敷衍了事,可惜你千算万算,却怎么也想不到这魔核对我来说实在是太有用了,我萧炎什么都不缺,最缺的就是高级魔核啊。

  "不好好敲诈一下这个处处针对我的老头就太对不起我自己了。"萧炎扫了一眼掩嘴轻笑的甄妮,两人心神意会。

  萧炎强忍着笑意,眉头越蹙越深,一副觉得自己非常吃亏的样子,愁眉苦脸地和三长老说道:"这些魔核对我来说,也就是炼炼药有用,而且以萧某如今的身家,收购起来也并非太难,用处似乎不是很大。”

  药族族长也脸色有些不悦,好你一个堂堂药族的三长老,为了你那宝贝孙子处处针对我徒孙不说,现在给了你们第二次挽回面子的机会,竟然还舍不得将压箱底的宝贝拿出来。

  面对族长那越来越阴沉的脸色,三长老不安地搓着手,有些尴尬地说道:"这个,你看,有族长做你的师祖,基本上你也没什么太缺的。老夫思来想去,也只有高级魔核能拿得出手,而且这五六星魔核在市面上可不是那么容易收购得到的,如果萧炎你觉得这个赌注轻了的话,数量方面不妨加多一些,如何?萧炎啊,这比试一道胜负难说,老夫也是为你着想,来者是客,总不能让你太破费不是?”

  闻言,萧炎脸色微微凝重,不语。

  三长老的心更加忐忑不安起来......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