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百零八章 胜负(3 ..7)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一百零八章胜负(3)

  "事情好像有了一些变化,不知道萧少最终会如何呢?"紫影与南尔明并排站着,嫣然笑道。

  "看你的笑容就知道你一点都不怎么担心。"南尔明随意笑道,但眼神中却有着一丝担忧,"这丹药不过五品巅峰,如果两个都是六品炼药师,炼制起来还真没太大的难度,最后如何定胜负呢?”

  "出自不同人之手,丹药的成色品阶也会有所不同。但始终只是五品丹药,再强也有个顶限,就怕两人都达到这顶限,成平手之局就麻烦了。"甄妮香舌轻滑过秋意中有点发干的嘴唇,那对泛起诱人光泽的闪烁恰如心底的忐忑,透着隐隐的不安。

  "若是平手,则比试的丹药品阶会升级。相信萧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不然杀他们威风的气势就会低上不少。"南尔明脸皮一抽,拳头却紧紧张攥起。

  几人谈话间,场中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药液的融合才是丹药最关键的一步,胜负在此一举。

  药灵子之前的挫败感随着突破六品的气势慢慢转变为自信,自信带来的便是一种心灵上的升华,而这种状态无疑对丹药的成型有着极大的帮助。

  在药灵子快得已经看不清的双手变化中,其帝境后期的灵魂之力已经将所有药液压缩在了一起。不同颜色的液体对光线的折射率不一样,相互混合着便成了彩虹的颜色,再伴随着半空中缭绕着的越加浓郁的药香,丹药开始渐渐成型了。

  三长老的皱纹舒展得就像干旱了数年后突遇春雨的田地,笑意在其中纵横流淌,宛如流动的水。

  就连药盟的药液融合也进入了状态。被逼的状态总能很好地激发人的潜力,药盟的药液也从变幻的色彩慢慢趋向纯净的单一,丹药有了成型的迹象。

  而萧炎呢?除了在药灵子有突破迹象时他的眼神微微一缩,在药灵子身上掠过外,他自始至终都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融合的手法反而更慢了。

  比药盟慢,比药灵子慢,从之前的赶上到超越再到突然的减速,萧炎看似心里有了不少压力,所有的药液被斗气和天火包裹在一起,但之间还是界限明显,可以清晰地分出各种药材的本身属性。

  三长老的眸子开始透露出不屑与鄙视,对手一加强便开始心中动荡,这不但是炼药的大忌,而且也是心性的显露,如此心性不坚定之人,纵然一时风光无限,但成就也极其有限。

  药族其他长老也对萧炎的前后表现充满困惑,但在这关键时刻,没有人敢出声打扰,只有静静地关注着,只是脸上的不屑开始在嘴角飘扬。

  时间流逝得很快,台下大树上残存的几片树叶也离开了摇摇晃晃的枝桠,打着旋落在了地上。

  就在萧炎的药液彻底融合,正不分彼此从一团纯净透明的液体向着固体转变的时候,晴朗的苍穹中响起了一道早雷般的雷声,药族领地上空乌云磅礴而来,在青石台顶投下了一片阴霾,一道道水桶般粗的雷电窜出厚厚的云层,如同战场上充满肃杀气息的战鼓咆哮,每一击都震人心魄,劈向一颗正飞出丹炉、浑体幽蓝的丹药。

  丹药一出,便引丹雷之劫,乃成丹的标志,这场比试,终于到了帷幕即将落下的时候。

  青石台上药族一众高手皆在,随便一击就能抵御这五品丹雷,所以丹雷并不足以让所有人动容,但闪电从天际划过,照亮了药盟那充满喜悦和解脱的笑容,却让众人泛起了一丝惊诧。

  所有人都没想到,竟然是药盟第一个炼制成功丹药。连药盟自己也没有想到,所以此时他笑了。

  从一开始的自傲,到接二连三受到药灵子和萧炎那惊人境界的打击,再到冲破重重压抑喷发出超越平时的状态,他终于成功炼制出了第一枚五品巅峰丹药,而且是第一个炼制成功,不得不说,这药盟的确算得上优秀。

  只是,遗憾的是,炼药比试比的并不是速度,而是丹药的品质。

  第一百零八章胜负(4)

  从丹雷的威力上确认这是一枚普通的五品巅峰丹药之后,众人脸上因为没想到而泛起的那丝诧异很快就消失不在。可紧随着,众人诧异之色再次泛起,而且更浓,药盟的笑容也快速凝固在尚未完全绽放开的脸颊上。

  此刻的天穹上丹雷尚未完全散去,又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滚滚黑云瞬间再次遮蔽了青石台上方刚露出的天空。

  雷声更响,云层更厚,青石台如同染上了一层浓墨般黑暗,整个药族几乎都笼罩在了黑云之下,闪电在云层中闪烁不定,将黑云镀上了耀眼的金边,似在酝酿着巨大的能量。

  大树上趴着的秋蝉悄悄地收拢了薄薄的翅膀,将头埋在树干上的坑洼里,仅露在外的细长的腿似乎预见了末日一般在抖个不停。

  随之,闪电撕裂了云层,如疾风暴雨般交替落下,好似天空中落下的流星,前赴后继在半空极速融合成一道数十人合抱粗的光柱,轰然而下,然后在药族族长的大袖一拂间爆成一片怒放的菊花。

  无数细微的电流在半空中响着吱吱刺耳的声音,照得黑暗的青石台忽明忽暗,一如众人起伏震惊的心情。

  望着药灵子药鼎中飞起的幽蓝丹药上缭绕着一道淡淡的光环,药盟面色黯然,紧了紧拳头,旋即又慢慢地松开,将傲然的头颅轻轻低下。

  "光环围绕,竟然是一星五品丹药。"二长老陡然抬起头,浑浊的老眼中满是赞赏之色。

  要知道,一星五品巅峰丹药可以说很接近六品丹药了,乃是五品巅峰丹药中的上上之品。这药灵子刚晋级六品炼药师就能将五品巅峰丹药炼制成一星的,相当不容易,不愧是药族的天才。

  围拢在周围的众多药族族人脸上也纷纷展现出惊讶之色,一旁的三长老更是得色,认为药灵子给他长了不少脸,望向萧炎的头颅更是高高仰起,像极了河边踱步的大白鹅。

  在三长老看来,这丹药光环可遇而不可求,炼药时的每一个步骤都必须近乎完美,还要炼药师心境如水不起涟漪。而萧炎之前手法变慢,定是心境已然不稳,如今又眼看着被甩在身后的人接连成功,心境必将再受影响,试问,炼出的丹药其品阶比之药灵子这枚一星的如何能再做突破?

  所以他认定,此战萧炎必败,于是,他的头仰得更高了。

  药族族长眉头微皱,有些不悦地瞪了三长老一眼,依然静默,只是心中隐隐有些担心。

  成败对药族来说,不过是颜面与胜负之争,而对萧炎来说,则关乎其先祖能否复活。紫影与南尔明的脸色变得凝重,嘴唇微微咬紧,一股咸意涌出,将嘴中那股苦涩渲得更苦。

  甄妮的瞳孔也猛地一缩,脸上寒霜渐现,但转头望向萧炎时,却发现萧炎的脸上有着一抹戏谑的笑意,当下只是微微一愣间,寒霜便尽散,微笑不语。

  望着一脸冷笑与得意的药灵子和三长老,感受着全场有些担心更多却是幸灾乐祸的目光,萧炎抿了抿嘴,突然笑了起来。

  这时候还笑得出来?围观的众人无不一愣,惊愕的目光仿佛看到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无论是谁由一开始的遥遥领先然后到落在末位,心神受到连续两人成功的影响,都会有些失常吧。众人这样想着,纷纷摇头,高兴之余也略为萧炎感到惋惜。

  身为一个六品炼药师,竟然这么容易受到外界影响,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升到六品的,不过此生估计也就止步于这个境界了吧。大长老默默看了一眼萧炎,叹了口气转过头去,再也不打算看下去。

  场中的气氛变得压抑起来,弥漫着担心、惋惜、失望等负面的情绪,按理说更会影响未完成最后融合的萧炎,可萧炎清秀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第一百零八章胜负(5)

  "本来想随意应付一下就好了,却没想到这药灵子竟然临阵突破,心境澄净之下炼制出了一星的丹药,看来我得全力以赴才行了。”

  本不想药族几人输得太惨而先前有所保留的萧炎,现在实在看不过眼药灵子等人的嚣张气焰,决定让众人见识见识他真正的实力。

  一股磅礴至极的灵魂之力从身上散出,然后顺着萧炎意念的指引,融入到即将融合成丹药的药液之中。

  触及药液,灵魂之力立刻化为丝丝缕缕的滤网,将即将融合的药液中的狂暴因子和残存的几丝杂质过滤出去,药液更纯净了。

  而得之灵魂之力的鼎助,丹药缓缓的融合速度猛地加快了无数倍,在青灰色的天火中高速旋转起来。随着转速的加快,药液相互融合时产生的最后一丝杂质被彻底甩出了丹体之外,在天火的灼烧中化为袅袅青烟。

  幽蓝丹体,赫然出现了一道光环,但很快又淹没在萧炎的天火中。

  显然,萧炎并不满意于就此停手。

  看到了萧炎丹体上那一闪的光环,药灵子和三长老脸庞上的得意骤然僵硬,嘴角一阵抽搐,死死地瞪着萧炎。

  药族众人也全部石化当场。

  "竟然是帝境巅峰的灵魂之力!这怎么可能?灵魂之力的提升可比炼药师品阶的提升还要难上无数倍。"二长老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扫在萧炎身上的眼光甚至有了一丝忌惮,"就短短数十年时间,他是怎么做到的?无论是斗气级别还是炼药师品阶,又或者是灵魂之力,都那么出人意料,这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

  "这么说之前他根本就没有用全力?可笑我们还以为比试有了转机呢,真是可悲可叹!”

  大长老瞄了一眼站立在最前面以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态看着这一切的药族族长,不由得苦笑不已。难怪族长一口就应允了此事,原来这一切都在族长的算计之中啊。大长老刚泛起喜色的脸庞转眼便如遭遇暴风雨的黄瓜,顿即就蔫了下去。

  而原本奢望着从药灵子身上找回荣耀的三长老越想越恼火。一星五品巅峰丹药的横空出世并没有帮自己挽回颜面,似乎还受到了更大的打击,他狠狠地刮了萧炎一眼,心头恨恨地诅咒着:"后起发难,救不了燃眉之急,我这把老骨头还真就不相信你能炼制出二星的来。”

  仿佛是要在三长老那倨傲得不可理喻的脸上再狠狠扇上一巴掌,就在此时,青石台上空黑云再起,狂风大作,萧炎的丹药成了。

  比之药盟与药灵子的丹雷声威,这次的黑云几乎在瞬间便笼罩了整个药族上空,而且还在极速地四处扩散,仿佛要覆盖整个斗帝大陆的北部苍穹一般。

  此时虽未及夜,但却比黎明前的黑暗更黑,星月消失,像是陷入了永恒的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

  药族中不知比试一事之人陷入一片恐慌,纷纷从房屋中冲了出去,不明所以地四处张望,难言的窒息和无尽的惊惧压抑在他们心头,直至看见了青石台上药鼎中的熊熊烈火方才恍然,但震惊之色更浓。

  伴随着幽蓝丹药的冲天而起,苍穹中雷霆终下,咆哮的闪电竟隐隐凝聚成龙形,龙身吞吐着闪烁的电芒,带起一片慑人的雷海破开云层,撕裂空间轰隆降世。

  第一百零八章胜负(6)

  "闪电凝形,这是丹药跨阶才有可能出现的异象,青石台上那个人到底是谁,竟然有这般强悍的实力?"远处观望的药族之人感受着雷霆之威冷汗长流,一步一步向后退去,脊背的衣服都被打湿。

  "哈哈,不愧是老夫的好徒孙,太超乎老夫的意料了。这丹雷就交与老夫吧。"相比众人脸上一片死灰,药族族长却乐得合不拢嘴,大袖挥起,就要为萧炎驱走丹雷。

  "区区丹雷,就不劳师祖出手了,萧炎自己接下即可。"萧炎回望药族族长一眼,反手抽出天火亘古尺,温和的眸子变得凌厉无比。

  "好狂妄的家伙!这从五品跨到六品的丹雷,就连五星斗帝都会感到大有压力,一个四星斗帝竟然自不量力。"远远围观的药族族人不明萧炎战力,纷纷暗地指责萧炎的狂妄。

  "估计是炼制出跨阶丹药后高兴得有些忘乎所以了吧。可惜了,如此一个炼药奇才难道就要这样殒落在丹雷之下?"一个刚从房屋中冲出、衣服只来得及披了一半在身上的药族之人不忍地摇头说道。不少人也跟着叹气。

  就在众人指责、叹息、议论之际,萧炎盯着落至半空的雷霆,炫目的光芒从天火亘古尺中扫出,锋锐无匹的斗气与恐怖的杀意透出,汇成一尺,正是"千尺无影"与高空的龙雷狠狠地轰撞在一起。

  这是在药族,萧炎可不想别人知道龙懿的秘密,所以他自己迎了上去要接下丹雷。

  火光四溅,闪电乱舞,整个天穹都在颤栗,青石台上的药鼎承受不了两股力量的震荡,无数裂纹在鼎上蔓延开来,然后"砰"的一声倒塌在地,熊熊火焰四处抛射,周围的温度一下飙升了起来。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黑色云层中闪电的金色慢慢暗淡,那道似要灭世的龙形雷霆终于崩溃,慢慢消失在半空中。

  黑云散去,天空恢复了以往的安静,没有了刚才的凝重。但望着萧炎手中幽蓝丹药上的三道光环,又看看萧炎似乎若无其事,众人只觉得心中沉甸甸的。

  尽管众长老之前就听说萧炎虽为四星后期,实则有着五星的战力,但亲眼目睹这一幕,也对萧炎能如此轻松就破掉这堪比五星中期威力的龙形丹雷感到极为吃惊。

  要知道,同样是跨阶而战,四星跨五星和八星跨九星是所有跨阶战中难度最大的,斗帝大陆虽然天才甚多,但能做到四星跨阶战五星,而且还这般轻松者,不敢说凤毛麟角,也是屈指可数。

  更何况萧炎炼出的是三星五品丹药。丹有三环则已进阶,虽说萧炎是六品炼药师,炼制普通六品丹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但将五品丹药炼至六品却与炼制普通六品丹药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这已经不是一个普通六品炼药师所能做到的,就算是接近七品的炼药师估计也没几人能做到。无疑,萧炎是炼药的旷世天才。

  在斗气与炼药两个领域,萧炎都是绝世天才,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萧炎是绝世天才中的绝世天才。

  虽然无数年的荣耀让药族众长老不想去承认这个事实,但事实就是事实。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骄傲如药族之人眼神中也难以抑制地闪烁出了对萧炎的崇拜光芒。

  一阵久久的沉默之后,远远围观的药族之人默默地鼓起掌来,掌声由稀疏到渐渐整齐,再到最后的轰然如雷,回荡在药族上空飘之不散。

  听到这雷鸣般的掌声,看着药族族人近乎膜拜般地望向萧炎,南尔明与紫影的眉头彻底舒展开来,脸上绽放出心中石头落地的畅笑,也跟着鼓起掌来。

  第一百零八章胜负(7)

  "比试胜负已定,逆天续魂丹应无问题,这下他可以安心了。"甄妮也彻底放下心来,轻笑间浑圆纤细的腰肢轻轻摇转,如美人蛇在扭动,更显旖旎动人。

  面对已经有些近乎狂热的族人,脸色阴沉的三长老无力地叹了一口气,右手高举道:"我宣布,这场比试萧炎胜出。”

  话音落下,三长老似乎一下就苍老了几十岁,有些颓废地低下了头,眼神中有不甘但更多的是无奈。

  药族族长目视着几位长老,尤其是重重看了一眼颓然不振的三长老,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怎么样,大家都见识了萧炎的实力,对赠其一颗逆天续魂丹应该再没什么意见了吧?他是我徒孙,也就等于是我药族之人,我药族今日又添了一位天才,而且这次比试还让药灵子晋阶六品炼药师,真是可喜可贺啊。”

  听着族长的话,众长老除三长老外均默默点头,表示默认了萧炎的胜出和对萧炎的认可。

  可药灵子的眼光落在眼中除了萧炎别无他物的甄妮身上,又落在她那可让天下男人甘心为之赴汤蹈火的柔软腰肢上,本已如死灰的心却陡然升起了阵阵怒意。

  凭什么他萧炎一来就可以成为族长的徒孙?凭什么他身边有如此的绝色美女对其倾心相伴?凭什么?

  药灵子再也压抑不住那股耻辱般的不甘,他倔强地抬起头,近乎血红的眸子紧盯着药族族长,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怒吼:"我不服!我不服!”

  药族族长侧目默默地望着药灵子,眉头一蹙,心中升起失望,淡淡问道:"你为何不服?凭什么不服?”

  这?药族族长那轻描淡写的问话就如同寒冬里当头泼下的一盆冷水,将药灵子淋醒了过来,望着众人对着自己纷纷摇头叹息的神情,他有些发愣。

  是啊,为何不服?凭什么不服?无论在哪个方面,自己和萧炎都没有可比性,既然如此,自己有什么资格喊不服?

  药灵子呆立在原地,突然觉得今年的秋天特别冷,虽然这里是他的家,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药族,但他却感觉他似乎站在一片孤立无援的原野上,是那样的无助。

  或许是忿忿的不甘,或许是想挽回一丝颜面,又或许是想让他心中那一丝侥幸彻底破灭,半晌后他缓缓抬起头,说道:"我想和萧炎再比一场。”

  再比一场?众人纷纷呆住了,没有听错吧?在萧炎如此强势展现实力的情况下还怎么比?无论炼药还是斗武,那可都是自找屈辱啊。众人望向药灵子的眼神中都带着不解,也带着如同看一头挣扎的困兽一般的怜悯。

  三长老也怔怔地看着药灵子,不知道自己这孙子吃错了什么药。

  药族族长听到药灵子此话,嘴角忍不住一抽,心想老夫正等着谁提出问心殿之比呢,你这也算是帮老夫省了点心思。而且按照一开始的构思,他也希望药灵子能再输一次,这样才能彻底打击药灵子那过于倨傲的心性,化解其心中不服的怨气,磨去其锐角,药灵子才会在以后的炼药路上走得越远。

  但药族族长却装作不解,问道:"再比一次?你想怎么比?”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