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小医仙番外——厄难劫(二)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

  迦南帝国,经过几年的时间,仿佛并没有太多的改变,依旧是原来的模样。

  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可以看见街边站立的各种佣兵团,还可以随处可见摆着地摊的各种商人,一派繁荣景象。

  毒堂,这是一个迦南帝国中的一个中等组织,在里面的大多数都是毒师,招人唾弃,但他们的实力却无人敢招惹。

  墨绿色的长袍,遮住了美丽的脸庞,黑袍下面只露出了长长的银发和白皙的半边脸庞,她仰头看着头顶上的牌匾,毒堂,随后便迈着步伐走了进去。

  "是何人?!毒堂岂是你随便乱闯的!"一声斥喝陡然响起。

  长袍下面目光一冷,灰紫色的眼眸散发着杀人的气息,威压散布开来,再看声音的来源处,一个中年男子,已经是七孔流血,暗淡无光的神色可以看得出,已经断了气。

  "前辈,不知何事光顾本堂。"就在此刻,大殿中一位老者飞了出来,恭敬的说道,显然是这里的管事。

  "以后,这里不叫毒堂,叫--毒宗!"黑袍之下,声音冷冷的道,斗皇的威压散发开来。

  "是……是。"本来腾飞在空中的老者,威压散布的一瞬间便从空中掉了下来,跪倒在了地上,额头之上冷汗直冒,一种沉重的压迫感,仿佛要把他挤成肉酱一般,他知道,若自己说一个不字,说不定如今已经死亡。

  "此人何等实力!!”

  长袍之中缓缓伸出白皙的手掌,将帽子慢慢的揭开,露出了脸庞。

  白皙的皮肤,三千银丝飘舞,灰紫色的眼眸冷冷的看着老者,这正是来到了出云帝国的小医仙,她的计划是从小势力开始入手。

  小医仙将威压收回,老者脸上才逐渐好了起来,慢慢的站起来,面对这眼前这位少女,眼中充满了恐惧。

  "不知前辈名讳……"老者恭敬的问道。

  "你可以叫我,天毒女!"小医仙冷冷的看了一眼老者,眼神之中没有任何波动,仿佛没有一丝情感。

  "召集所有人。"小医仙淡淡的道。

  老者恭敬的点点头,吹了一声口哨,整个毒堂的所有子弟全部向大殿前集中了起来,小医仙缓缓的走向了大殿,站在梯子的最高点,俯瞰下方。

  不一会大殿门口就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

  "静!"小医仙淡淡的吐出一个字,夹着威压,一瞬间吵杂的声音全部都安静了下来,目光全部集中在了眼前这名女子身上。

  "从此,毒堂改为毒宗,我便是宗主,叫我天毒女也可以。"小医仙缓缓的说道,说完之后顿时引起了下发巨大的轰动。

  "堂主,怎么回事?"下方有人看着老者,大声询问道。

  那人刚刚一说话,小医仙神色一冷,手指曲张,一滴绿色的毒液华为一直绿箭向着说话那人射去。

  嗤~

  毒箭刚刚触碰到那人,便化作了一摊血水……

  见到这一幕,吵杂的声音再次停止,就连旁边的老者都咽了一口唾沫,这等毒性,是有多强。

  "出云帝国的东城,有哪些些顶尖势力。"小医仙扭过头,冷冷的看着老者,询问道。

  "宗主,东城有三大势力,分别为古狼帮,紫云宗,道灵宗,这三大势力独占一方,而我们毒堂也是附属在紫云宗之下,不不……是毒宗。"老者说道,发现自己说错之后急忙的纠正过来。

  "紫云宗,今天晚上,从此这个名字将会消失,被毒宗而取代……"小医仙淡淡的说道,话一出口,顿时间,无论是以前毒堂的堂主还是所有毒堂的弟子们都充满了震惊。

  小医仙不再多说走进了大殿之中,老者也从震惊中抽过神来,急忙跟着小医仙走了进去。

  小医仙坐在大殿的主位上,目光冷淡,苍白的脸上看不见一丝血色,绝美的容颜看上去却是那么冰冷,仿佛让人不可触及。

  "你叫什么名字?"小医仙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老者,淡淡的问道。

  "宗主叫我陆泰就好。"老者额头上冒着冷汗,在小医仙的身边即便是小医仙收敛的自己的气息,却依然能让人感觉到一种无形强大的压迫力。

  "泰老,地图给我,今天就让紫云宗消失。"小医仙说道,陆泰汗水已经将衣裳打湿,急忙派人送来了地图。

  "宗主,紫云宗可是有数名斗王的强者坐镇,而我自己才刚刚跨入斗灵,宗主可有……把握?"陆泰小心翼翼的问道,因为他根本看不透眼前这个女子的任何一丝实力,他只知道眼前这个冷若冰霜的女子,很强大。

  小医仙没有回答陆泰,目光扫了一遍地图,便闭上了眼睛,陆泰苦笑一声,识趣的将地图拿了下去,退出了大堂。

  夜晚很快来临,无边的黑暗像一直巨大的手掌将天空遮挡,出云帝国的东城,一座华丽的大殿之上,有着一个黑袍人,墨绿色的长袍,冷冷的看着下方的建筑。

  "紫云宗的宗主,出来。"小医仙薄唇微动,这道声音却如同雷霆般震动,声波过处,建筑的墙壁都出现了裂痕。

  "何人敢在紫云宗闹事!!"大殿之中顿时传来几声怒喝,几道身影陆续飞了出来,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黑袍人。

  "你是谁,少在老夫面前装神弄鬼!"其中一个穿着蓝色长袍的老者冷哼道。

  墨绿色的长袍随风飘动,随着一起的还有那三千的银丝,黑袍之下紫色的眼眸发出幽幽的光芒。

  黑袍之下小医仙伸出了手掌,绿色的毒气从指尖中冒了出来,在蓝袍老者话语刚刚落下的一瞬间,小医仙化作了一残影,下一秒出现的时候,手中已经将蓝袍老者的脖子掐住。

  嗤~

  手掌之上的剧毒直接渗入到了蓝袍老者的体内,脸色一瞬间便变成了乌黑色,气息全无。

  小医仙放开手掌,蓝袍老者的尸体便从上空掉了下去,看到这一幕其他几名老者纷纷都惊呆了,渐渐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恐惧。

  "阁下究竟是谁,紫云宗可与阁下有何恩怨?"此时,在大殿下方,一个身穿金色龙袍的老者缓缓的飞了上路,看着小医仙抱拳道,他正是紫云宗的宗主,金成。

  金成看着黑袍人手心之中也冒着冷汗,就连他都无法看透眼前这个黑袍人的实力,散发出来的威压,就可以知道,实力肯定比自己要强。

  "没有,只不过想要紫云宗而已。"小医仙淡淡的说道,仰起头来,冷冷的目光看向眼前的这位穿着金色龙袍的老者。

  "大胆,紫云宗是世世代代先辈们打下的基业,即便是死,我也绝对不会将紫云宗拱手让人!"还没等金成说话,旁边的几位老者,其中一位听完之后,十分愤怒,额头之上青筋暴露。

  "你等,没有资格在本宗面前商讨,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从此,紫云宗,改名叫毒宗。"小医仙淡淡的说道,手指曲张,一滴墨绿色的剧毒在小医仙手中出现,轻轻一弹,化作一只毒箭射向先前说话的老者。

  嗤~

  见到这一幕,老者急忙斗气护体,毒箭靠近之后,老者的斗气防护仿佛没有一般,直接穿了过去,老者脸色铁青,急忙后退,但毒箭已经射到了他胸口的位置。

  剧毒直接穿透衣衫,洞穿了老者的心脏。

  这名老者也是紫云宗的长老,都是斗灵实力的强者,这仅仅只是一滴毒液,就可以要了一个斗灵强者的性命,这样的毒性,即便是与小医仙同样实力的斗宗,恐怕都要避让三分。

  小医仙只用了一招,便杀掉了斗灵实力的强者。

  看见这一幕,紫云宗的宗主金成苦笑了一声,抱拳对着小医仙恭敬道:"拜见宗主!”

  "宗主,你这是……"其他几名长老,不解的看着金成。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唯有强者才能在这世界上立足,实力不如人,又能如何。"金成淡淡的说道,其他长老面色变得无比难看,但始终无奈,自己的宗主都妥协了,他们也没有什么坚持的理由了,黑袍人只是轻轻动手就杀掉了两名长老,这等实力,的确不是他们可以对抗。

  第二天,紫云宗消失了,改名为毒宗,据说换了宗主,这之类的传闻渐渐弥漫整个出云帝国东城。

  "没有想到,她真的做的了……"陆泰听闻消息之后,满脸的震惊。

  但他并没有想到,毒宗,这个名字只是刚刚崛起……

  但天毒女的这个名字在东城已经人人皆知,他们都知道,这是一名实力不明的强者,很强很强,善用剧毒,杀人不眨眼的女子。

  一年之后,整个东城,被一个势力所统一,从此没有了古狼帮和道灵帮统统被除名,东城现在只有一个势力,那便是毒宗。

  仅仅是一年,小医仙就已经将整个东城势力全部清除,但她自然不会就此止步,此刻正在向其他势力蔓延而去,毒宗这个名字也在整个出云帝国出了名。

  …………

  时间晃眼即逝,又是一年,这时候的毒宗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直到有一天……

  幽暗的密室之中,小医仙盘坐在其中,毒气弥漫整个密室,小腹上的已经出现了四条纹路。

  "桀桀,厄难毒体?"忽然一道声音在密室中响起。

  "是谁!!?"这密室完全封闭,声音一出现吓了小医仙一跳,她连气息都没有感觉到。

  "厄难毒体,你的时间不多了吧,想要得到破解厄难毒体的办法吗?若是你能取得炎盟盟主的头颅,我们魂殿便可以给你破解的办法,还有,你记住,或许别人惧怕你厄难毒体,但对于魂殿来说,只是一只弱小的蝼蚁……当你取得炎盟盟主的头颅时,老夫还会来~"声音幽幽的响起,说完之后便消失了。

  "炎盟?新创立的那个势力吗,魂殿……不过如今既然有希望,便取下炎盟盟主的人头,反正与毒宗势力也争锋相对,这样到也没有对我不利……"小医仙不再多想,能进入她密室又不被她察觉的人,恐怕出云帝国没有一人能做的,那口中的魂殿,小医仙也有些耳闻,今天竟然找上了她。

  宿命安排了我们,命运要我们再次相遇。

  …………

  小山谷,小医仙穿着白色的轻纱,她还记得,这是她和他来到这里穿的第一件衣服。

  小医仙轻轻的弯下腰,抚摸这美丽的花朵,但只是小医仙手指刚刚触碰到花朵的一瞬间,花朵便凋谢了。

  "在美丽的花朵都会凋谢,美丽的果实有时会要人性命,而我便是那果实,为了你,我宁可凋谢,也不愿意伤害了你……"小医仙轻喃,黑色的泪水从眼角滴落,掉在地上,顿时大片的鲜花枯萎而去。

  如今的她,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充满了毒性,只要触碰到她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条,她的厄难毒体已经到了中期。

  自从她回到了出云帝国后,每过一段时间她都会来到这里,这里是她和他一起生活过的地方,这里有着小医仙对萧炎仅有的片段。

  小医仙还记得,当年的少年,吃着自己所煮的午饭,即便知道了自己拥有厄难毒体,对于别人来说都是敬而远之,而他却不同……

  昔日的少年,如今你在哪里?

  "嗯?有人……"忽然小医仙感受到了三道气息正向这里靠近。

  "竟然有个的斗宗实力的强者……”

  不一会,三道身影缓缓的走进了山谷,小医仙在远处看着,身上已经穿上了黑袍,脸上也蒙上了面纱,小医仙在这里安排了不少魔兽,如今有外人闯入,这些魔兽纷纷出现,展开攻击。

  "怎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小医仙看着远方的三个人影,想了想,随后苦笑着摇了摇头:"应该不会是他。”

  "阁下若是再不现身,我现在就将这山谷毁掉!"冷笑声音在山谷之中回荡不休,因为山壁的回音缘故,够射回来时,显得更加洪亮。

  小医仙并没有现身,神色变得更加阴冷了,直至,其中一道身影,手中泛起碧绿的火焰,一种毁灭的气息弥漫整个山谷。

  "毁了此处,今日你三人,也便永远留在此处吧"小医仙从暗处飞了出来,悬浮在空中,冷冷的看着下方三道人影。

  "留下?可还没有人够资格对本王说这种话!"美杜莎也是迅速回过神来,当下脸颊之上便是浮现一抹冷笑,眸中杀机暗酝,瞬间后,玉指猛然一弹,一绫七彩能量匹练自指尖暴射而出,最后如闪电般的划破虚空,直射小医仙。

  小医仙也不再留情,灰色的烟雾散发了出来,七彩皮鞭闪掠而出,衣袍无风自动,而随着这股灰色烟雾的涌现,黑影人周围的那些杂草,竟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庋变得枯萎而下,转瞬间便是彻底变得枯黄,生机尽失。

  灰色烟雾涌出,旋即便在小医仙面前缭绕,那七彩能量瞬间便是闪掠而进,然而这股足以令得寻常斗王强者都不敢随意接下的一击,在进入灰色烟雾之后,却是极其诡异的开始了分解,仅仅几个呼吸间,一道七彩能量,居然便是被尽数分解,最后化为虚无。

  "十息之内,离开山谷,否者,死!"小医仙冷冷的开口,一种肃杀之意在她身上弥漫,这里是她守护的地方,她绝对不允许谁来这里捣乱,这里是她和他唯一的见证。

  "今日不管你走还是留,这条命,本王都要定了!"一声冷笑,其中一名妖媚的女子朝着小医仙暴掠而来。

  小医仙感受到这股气息心中一震,眼前这名女子竟然也是斗宗强者!

  双方之间展开了一场激战,一时间竟然分不出胜负,小医仙这边的毒气使得她微微占了一点上风。

  下方的一道身影见状眉头微微皱起,冲上前去,直接挥着拳头打了过来,小医仙微微一侧便闪了开来,隔近看,这幅面孔,竟然如此熟悉。

  "怎么会是他!!"小医仙心中惊道,身形以不由得向后退去。

  这道身影正是萧炎,多年不见,小医仙的眼眶之中被泪水填满,她曾经无数次的先过,与他再次重逢的场景,如今没有想到竟是这样,她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如今的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纯洁如雪的小医仙了,而是双手沾满了无数鲜血的天毒女!

  "离开此地?这位朋友,在下萧炎,此地时当年我与我一位好友所寻找到的,这主人家,可不是你!"身影淡淡的道,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影小医仙扭过头去,她不愿意面对萧炎,如今的她早已今非昔比。

  "此地竟然是你与你朋友所寻,那么便还给你吧……"小医仙声音异常嘶哑,说完之后不再回头,快速逃离了山谷。

  "小医仙?是你吗?"忽然后面传来了一道喝声,顿时间,小医仙的娇躯微微一震,眼泪终于流淌了下来,黑色的眼泪沾染了纯白色的轻纱。

  小医仙没有回头,迅速逃离了山谷。

  一处怪石林立的山峰之上,小医仙遥遥的望着那转身的身影,苍白的手掌紧紧的抓在一旁的巨石之上,而随着其手掌的抓握,只见得那巨石突然冒出阵阵白雾,嗤嗤的声响不绝于耳。

  小医仙目送着萧炎回到山谷,黑影方才缓缓松开手掌,而那处巨石上,已经留下了一个,寸许深的黑色掌印。

  黑色斗篷之下小医仙,那道漠然目光涌现些许茫然,片刻后,一丝埋藏在记忆深处的一幕幕,悄然升腾,而那个叫做萧炎的少年,也是涌现而出。

  "萧炎"斗篷下,传出一道带着久远回忆的声音,先前嘶哑的声音是小医仙故意装出来的,隐瞒自己的身份。

  "没想到会再次遇见你,我每年都会来这里待半月,但既然你已出现,那以后,我也不会过来了。"苍白的手掌,缓缓掀开头狈斗篷,顿时,苍白如雪的发丝如瀑布般的倾泻而下,一张苍白且略显削瘦的脸颊,透露在了空气之中。

  这张脸颊,依稀有着一些当年的轮廓,但却失去了当年那暖人心肺的柔和笑容以及空灵气质,多出来的,是那呈灰紫两色的眼眸,看上去,妖异中透着丝丝冷漠无情。

  此刻,这张在出云帝国被视为死神之脸的脸颊上,却是隐隐噙着一丝回忆与苦涩。

  "别怪我不见你,我只是想让你在心中,永远的保存着那个善良的小医仙,而并非如今这手中沾满无数血腥的毒女。”

  "只是没料到,当年所说之话,如今已尽成现实,希望我们日后,不要再碰见,我的命运便是如此,在厄难中生,在厄难中终结"灰紫眼眸遥遥的望着那座小山谷,当年的回忆翻上脑海,令得她那已经保持了几年时间冷漠的脸颊,缓缓扬上一抹温柔笑容,在这份笑容中,还能隐约看见,当年那被青山镇无数佣兵视为心中仙子的小医仙。

  …………

  "今日便进攻炎盟,如今也该出关了。"小医仙盘坐在密室之内,她并没有修炼,而是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毒宗也派大长老去了,金雁宗,慕兰谷也出动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如今我只要去把炎盟盟主的脑袋取下来就行了,希望魂殿不是骗我的……"小医仙叹了一口气,尽量的将脑海中的那道影子隐藏起来,不去想他。

  小医仙缓缓的走出密室,毒宗座落在一座山峰之上,站在门外,万山耸立,下方雾如云海,小医仙脚尖轻轻一点,整个身体便向万丈山崖俯冲下去,罡风吹面,小医仙闭上了眼睛,等她再度睁开眼时,恢复了往日的无情。

  鸣~

  就在小医仙的身下,一直巨大的蓝鹰悄然浮现,小医仙身体一个空中旋转,便站在了蓝鹰之上,遥望远方。

  此时的蓝鹰早已不是魔兽山脉时的那只小鹰,如今它都成长为了五阶魔兽,当然这自然少不了小医仙的功劳。

  出云帝国,小医仙驾着蓝鹰飞来,嘹亮的鹰啼顿时响彻上空,下方密密麻麻的人群面孔上顿时露出了狂热之色。

  "恭迎宗主!”

  小医仙白色的轻纱包裹出撩人的身躯,三千的银发随风飘舞,灰紫色的眼眸中没有一丝波动。

  此时,小医仙注视到了远处的几道身影,第一眼便看到了那个抚媚的女子,目光停了停,转向另一名黑袍青年,顿时间,小医仙瞳孔一缩。

  "怎么会是他!"小医仙忽然失声道,眼中充满了惊讶。

  小医仙突然间的变化也是引起了一旁落雁天的注意,当下他也是一怔,这么久来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性子很是冷漠的女人如此失态。

  "毒宗主怎么了?"略微迟疑了一下,落雁天开口问道。

  并没有理会落雁天的问话,小医仙那灰紫双眸只是紧紧的盯着那张一直被深藏在记忆深处的脸庞,眼中光芒闪烁似乎是在挣扎着什么,许久后眼中波动方才缓缓淡去。深吸了一口气,灰紫双眸再度回复淡然视线,不知为何一却不肯再停留在萧炎脸上。

  "他交给你。"轻轻挥了挥手,小医仙终于开口道。

  闻言,雁落天笑着点了点头狞声道:"放心吧,我会让他在我手中痛快的死去。”

  话音刚刚落下他却是猛然感到一道充斥着森冷之意的目光射了过来,当下连忙扭头却是瞧得那小医仙正目光冰冷的射来。

  被小医仙如此盯着,雁落天皮肤上顿时泛起细小的疙瘩,心头虽然莫名其妙,可脸庞上还是堆起极为勉强的笑容干笑道:"怎么了?”

  "记住我要活的!"小医仙声音之中充斥着冷厉之意。

  听得这话,雁落天顿时一愣,旋即心中泛起一道古怪意味,自从认识这毒宗宗主以来他一直为对方的那种漠然无情感到心凉,因此心中一直都是对其很是忌惮,然而这么久来他却是头一次听见她竟然说出这般要求。

  接下来,小医仙与美杜莎又展开了一轮新的激战,这是她们第二次战斗。

  小医仙带着面纱,一时间萧炎也没有认出,况且小医仙如今的模样与当年相差太大……

  忽然,美杜莎在攻击中将小医仙的面纱击落,露出了那被尘封的容颜,缺少了当年那种纯洁的美丽,如今只有冰冷。

  "小医仙?!"萧炎的目光瞬间被小医仙吸引了过来,小医仙没有想到,他还记得自己,自己改变了这么多,他还是能一眼就认出自己。

  你的心里真的在乎我吗?小医仙心中问道,被萧炎认出的一霎那,眼眶变得红润起来。

  听的那从萧炎嘴中传出的暴喝声。小医仙娇躯也是微微一颤灰紫双眸轻轻闪烁。

  旋即苍白的玉手抹去嘴角的血迹旋即放在小嘴边将血液小心翼翼的吸进嘴中,做完这般举动她那灰紫的双眸也是渐渐恢复了平淡看了萧炎一眼淡淡的道:"我不是什么小医仙,你认错人了。”

  "放屁!”

  闻言萧炎眼睛顿时瞪大了起来毫不客气的一声怒骂,当年那个一身白色衣裙的善良女孩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而且她那诡异的体质以及需要服毒维持生命的生存方式更令的萧炎难以忘怀,因此一听到对方这话立刻就是怒了起来。

  "你究竟在干什么?你也是加玛帝国的人为什么还要发动这么一场战争?"萧炎深吸了一口气,眼中跳动着怒火,声音低沉的问道。

  小医仙沉默了,片刻后方才缓缓的道:"你认识的小医仙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毒宗的宗主天毒女。”

  望着那自始自终冷漠的小医仙,萧炎突然有种陌生的感觉,当年的她虽然明知道自己体内的情况,可依然倔强的保持着那份善良,暖人心肺的笑容,让的无数人陶醉其中,然而如今那些最为迷人的东西似乎都是已经远离了她。

  "是厄难毒体的缘故?"萧炎的拳头紧握,小医仙变成如此模样也是令得他心中泛疼,开口道。

  "我本就是在厄难中而生,生存的意义也是将厄难扩散出去而已。"望着萧炎那副愤怒的模样小医仙神情略微恍惚,似乎记起了当年的那些事。

  冷漠无情的脸色缓缓融合了些许轻声道:"当年我便与你说过,日后我迟早会走到这一步,因为厄难毒体的命运历代都是如此。”

  "如今只要谁一碰我,便会以最痛苦的方式在我面前死去,你不了解我这些年所生的事情。"小医仙脸颊上露出一抹凄凉,当初离开加玛帝国后她以为自己一定能够克服这所谓的厄难毒体,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

  萧炎并不知道小医仙离开他之后发生的种种事情,他不知道小医仙经历过短暂的亲情之后,又亲手葬送的痛苦,萧炎永远不会懂。

  萧炎神色十分痛苦,他缓缓的向着小医仙走了过来,他伸出手掌想要抚摸小医仙苍白的脸颊,这一举动让小医仙很惊讶。

  "不,我不能伤害你,我爱你,我不能杀死我爱的人,宁可我自己死!"小医仙心中充满了伤感,看着即将触摸到他那温柔的手,充满怜爱的手,她又何尝不想,但是自己的毒体会杀死他!

  小医仙急忙后退,神色惊恐,她害怕,害怕伤害了他。

  但小医仙退后的一瞬间,萧炎便顺势抓住了自己的手臂,这一抓,小医仙心中一冷:"你究竟要干什么,这样你会死的!”

  萧炎抬起手,手掌已经化为了乌黑之色,小医仙心中也心急如焚,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身上所拥有的毒性有多么的强,正在她焦急之时,萧炎的手上浮起了青色的火焰,乌黑之色竟然消退而去。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厄难毒体虽然无法破解,但是我有办法让你控制,若你当我还是朋友,就不要在这样错下去了……"萧炎看着小医仙,这样的眼神小医仙还记得,没有想到多年之后,还能看见这样的眼神。

  萧炎,我讨厌你这种眼神,很讨厌,但我却很温暖,谢谢你能把我当作朋友,如果我不是厄难毒体,我们之间会不会有结果……

  两个帝国的战争就这样停息了,小医仙也将毒宗解散掉了,如今的她,不需要什么势力,只要有他,就够了。

  …………

  大战停息之后,夜晚,萧炎在某处山巅之上等待着,片刻之后,一道白色的身影缓缓的出现,这道身影正是小医仙。

  小医仙默默的注视着眼前这个男子,冰冷的心脏在这种温和的微笑里不知不觉中开始融化,萧炎站起来,看着小医仙,轻轻笑道:“你总算来了。”

  小医仙也随和一笑,萧炎并不知道,他的所有做为已经将眼前这名女子的芳心掠去。

  “虽然材料难寻,不过最重要的我已经拥有了三种异火,你的厄难毒体我一定会帮助你控制,相信我!”萧炎斩钉截铁的说道,坚定的诚恳的神色,让小医仙娇躯微微一颤。

  她很感动,但同时也很失望,因为她看到了萧炎对她的好,但却没有在萧炎眼中看到她想要的感情,萧炎只是将自己当作朋友,何必自作多情。

  她明白,自己要的,不是一句什么红颜知己,她一直没有能将我爱你这三个字告诉萧炎,萧炎就好像是一颗天上永远也触碰不了的新星,他那么刺眼,那么美丽,而自己却那么暗淡……

  这份情,她永远的抑制在了自己的心里,永远……

  小医仙螓首微微一点,萧炎既然说到就一定能做到,可是,即便是控制了厄难毒体,没有你在身边,那又有什么用……

  萧炎将她当作朋友,而自己却是一厢情愿,小医仙压抑自己的情感,她只能将这份情感永远的压制在了自己心中的某个角落,她知道,自己与萧炎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宿命,让他们始终无法走在一起。

  接下来小医仙将跟随着萧炎踏上新的旅程,这一切,仅仅是一个开始……

  …………

  在离开加玛帝国之前,小医仙再次回到了她熟悉的地方。

  一个村子,早已废弃已久,小医仙穿着白色的轻纱,手中捧着五颜六色的鲜花,面对的是一片墓碑,泪水悄然的划过她的脸颊。

  “小软,云姨,阿公……小医仙辜负了你们,对不起……”小医仙深深的鞠了一个躬,泪如雨下,打湿了她的脸庞,花了脸上的淡妆。

  随后她又来到了山里,他熟悉的瀑布,哗啦啦的冲高空落下,击打水面溅起巨大的浪花,小医仙站在旁边,看着周围,脑海中浮现出当年自己独自生活在山中的情景,孤独和悲痛缠绕心间感觉。

  她回到了毒瘴,回到了让她化茧成蝶的地方,赫丘微笑着看着小医仙,盘坐在那里,但是他的眼神早已暗淡无光,他已经陨落了,他始终没能看见厄难毒体被控制……

  小医仙跪倒在了面前,眼泪轻轻的留下,这赫丘的手中还拿着一张纸条。

  "你成功了吧,但我却无缘见到了……赫丘亲笔。”

  泪水划过小医仙的脸庞,滴落在了手中的纸条上,黑色的泪水将字条腐蚀而去,化作了飞灰。

  “我已经找到了厄难毒体结丹的办法,他会帮我控制厄难毒体,您老的心愿,小医仙一定会帮你完成……厄难族,我会让它重新崛起。”小医仙喃喃,说完之后不再留恋,转过身消失在了原地。

  …………

  “都好了吧。”萧炎注视着远方,看着归来的小医仙。

  小医仙轻轻点点头,萧炎轻轻一笑,指着远方,说道:“出发吧,中州,我来了!”

  小医仙温和的笑了,笑的很甜美,仿佛当年的小医仙又回来了,厄难中生,不一定会在厄难中死,是他改变了这个定律!

  命运,将在他的手中改变!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