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小医仙番外——厄难劫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这是由闻铃所写的,同时也是为斗破苍穹ol所撰写的外传,小医仙的故事,在我手下延续,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支持闻铃,也支持斗破苍穹ol。

  厄难毒体的背景:厄难,对于远古时期的人们来说,是一个非常恐怖的两个字,这两个字所代表的,是灾难,是生灵涂炭。

  它在这里不是特殊的体质,而是,存在着一个古老的种族,它叫厄难族。

  他们有着独立的空间,独立的世界,厄难族的人们很少踏足与外部,但人类总是贪婪的,厄难族族人体内会形成毒丹,经过炼药师的一番淬炼,就可以练成一枚充斥着巨大能量的丹药,甚至对于斗圣帮助都极其明显。

  得到这样的利益的诱惑,厄难族就此变为了一个拥有巨大能量的"丹药族",对于人类来说,厄难族可以大幅度的提升实力,这样的利益诱惑,对于厄难族来说,将是致命的。

  很快,厄难族便真正的成为了厄难,人类大举进攻,厄难族誓死不屈,另可自爆也不愿让人类得手,厄难族也将世界变为了厄难。

  每一个毒体自爆后,方圆无论是天空大地还是空气,都被毒雾覆盖,毒雾过去一片阴霾,万物生灵皆灭,死亡顿时间覆盖整个斗气大陆。

  这般大事的出现招来了各方实力极强的人类斗帝,厄难族族长同样也为实力极强的斗帝,但人类这边却是数名斗帝,数量上就形成了压制,后来双方展开一场十分激烈的战斗,厄难族这边族人更是如同死士一般,不畏生死爆体为族长创造机会,造成人类这边大量伤亡,就连几名斗帝也十分头疼。

  但毕竟人类这边斗帝数名,而厄难族却只有族长一名,双方的实力差距,使最后厄难族长最终陨落,虽然厄难族族长陨落,但人类这边也陨落了数名斗帝,厄难族的凶悍,顿时间响彻整个斗气大陆。

  这次大战厄难族的实力被重新定位,被人们所正视。

  虽然经历了这样一场大战厄难族这个种族从此在斗气大陆之上消失,但毕竟还有疏漏的厄难族族人,不过厄难族与人类通婚后,原本纯正的血脉延续到至今,厄难毒体早已成为了传说中的体质,又无修炼功法,这体质反倒成为了致命的体质。

  但有一人,却改变了致命的说法,厄难毒体将不再是致命的。

  我拥有厄难毒体,厄难中生,厄难中死,这是我冥冥中的宿命,但他却将其改变……--小医仙。

  站在一处山顶之上,萧炎抬头望着天空上盘旋的蓝鹰,对着鹰背上婷婷玉立的白裙女子扬了扬手,大声笑道:"小医仙,就在这里分别吧,日后有缘再见!”

  "保重,萧炎!”

  低头盯着山坡上的少年,小医仙微微一笑,笑容中有着许些不舍,在最后一次挥手之后,终于是不再停留,驾驭着蓝鹰,调转身形,在一声嘹亮的鹰啼声中,对着西方天空飞掠而去。

  "记住哦。日后若是我们在斗气大陆相遇,你可不能讨厌我,不然,我想我会很伤心。"小医仙并未离去,而是驾驭着蓝鹰停留在了远方的一个大树上,看着渐渐离去少年的背影,抚摸着手指上少年送给自己的纳戒,眼眸中充满了不舍的情感。

  "如果我不是厄难毒体该多好……"美丽的容颜出现了一丝惋惜,微风拂过白皙如凝脂的脸颊,一头如丝缎般的长发遮挡住了她眼眸之中打转的泪水,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难道这就是宿命……"小医仙轻喃道,抽泣了一下,看着远方已经消失无踪的身影,拍拍蓝鹰,飞向了远方。

  眼泪在烈风中,小医仙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子,飞舞在空中。

  心里明白自己与萧炎不会有结果,他注定是天上一个闪耀的繁星,而自己则是一颗转瞬即逝的流星,厄难毒体注定一生孤独,注定生灵涂炭,注定是恶魔。

  一辈子的朋友,真是一个勉强的词语。

  …………

  离开了萧炎之后,小医仙来到了迦南帝国北方的一个不大的村子,她被一对无子无女的老夫妻收留,凭借自己的医术,开了一个药铺为村子里的人们治疗病痛,并且改善了老夫妻们以往那种贫苦的生活。

  二老对小医仙十分疼爱,从小颠沛流离的她,除了当初在青山镇与萧炎有着一份真正的难以忘怀的友情之外,她并没有享受到这种暖到人内心深处的幸福之感。

  二老也对小医仙视如己出,小医仙发誓一定要守护二老,直至他们离开人世。

  黄昏,小医仙忙碌完了所有的事物,药铺也清静了下来,她缓步走了出去,在村子中散步,看着忙忙碌碌干活回来的人们,她那三千动丝随风飘动,白色的长裙也随着风飘了起来,更让人注目的是她那纤细的腰,小医仙的美丽在这个平凡的村子中成为了一个最闪耀的焦点。

  无论是谁,看着小医仙都会礼貌的打着招呼,对于他们来说,小医仙是无比神圣的,每日打猎回来的人们,即便是伤势再过严重,小医仙却总是能够妙手回春,这一手医术自然受到了村里的赞赏和尊重,无论过节喜事,常常都有村民送一些好东西给她。

  在村子里面这样平静的生活,是她现在心中最想要的。

  "这样的生活,真是很美妙,如果有你陪伴那该多好,现在的你还在苦修吧,呵呵,可真想你啊,真不知道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了,萧炎~"小医仙看着渐渐落山的太阳,余晖洒满了小医仙精致的近乎完美的脸颊,口中喃喃道。

  萧炎的脸庞浮现在小医仙的心中,她知道,在他遇见萧炎的那一刻,少年的特别吸引了她,而他诚恳的吃自己所做的午餐时,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位充满志气的少年。

  忽然,小医仙捂住胸口,一种剧烈的感觉在她的身上游走,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起来,快步回到了药铺当中。

  小医仙从纳戒之中将一株灵芝取出,这可不是普通的灵芝,这是一株充满的剧毒的帝毒灵芝,它所拥有的毒性,普通人只要皮肤触摸到一点点,皮肤立马溃烂剧毒攻心而死,就连大斗师实力的强者,依然不敢轻易触碰,并且在它生长的周围,别说是草类树木,就连魔兽都要敬而远之。

  小医仙则是一口将帝毒灵芝放入了口中,紫色的毒液从小医仙的口中冒了出来,顿时间小医仙的身上发出七彩的光芒,在她的腹部,七彩毒经,已经出现了第一条。

  服入了剧毒的小医仙,剧毒在她的体内全部化为了毒斗气,一股大斗师的气息从小医仙的身上散发了出来,她的原本黑色的眼眸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抹紫意。

  厄难毒体,一旦开始,若不服毒就会受到钻心般的疼痛,开始了就不会再停下。

  "小医仙……小医仙……"正在此时一名中年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一脸焦急的脸色,一下子扑到小医仙的身上,握住小医仙的手臂,显然是出了什么事情,要请小医仙过去。

  小医仙一惊,急忙退开,但是此时退开已经迟了,握住刚刚服毒的小医仙的手臂,中年人的手掌顿时变成了乌青色,剧毒很快蔓延开来,只是眨眼间,就蔓延到了中年人的脸上。

  中年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刚要说出什么,剧毒已经使他停止了心跳,全身变为了黑色,皮肤上出现了大量的血泡,一个个血泡并相炸裂着,血浆迸出,模样极为骇人。

  死亡就如此快速的发生了!

  "这是……"小医仙目瞪口呆的看着刚刚还活着,一触碰到她就变成这般模样的中年人。

  而此时门口站满村民,每个眼色都充满了惊讶之色和惧怕,刚刚那一幕,村民们都看见了,惊讶渐渐的化作了愤怒……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小医仙!"一声怒斥从人群中炸响。

  "我……不是我……真的……"小医仙挥着手臂,脸上被惊恐布满,就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一幕。

  "大哥……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呜呜~"一名少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恐慌的眼泪慢慢布满了整张脸庞,跪倒在中年人面前。

  "你究竟对大哥做了什么!"少年站起身来,眼眸之中充满了仇恨,看向小医仙,顿时冲了上去。

  "别……别碰我,你走开!"小医仙脸上煞白,踉踉跄跄的向后退着,少年还是触摸到了小医仙,触碰到小医仙的一瞬间,黑色的剧毒快速蔓延,少年也倒了下去,年少的他更是连一丝抵抗能力都没有,就这样死去,被剧毒充斥变成黑色的脸庞上,还留着一副恐惧的神色。

  "大家,她是妖怪,打死她!!"见到少年也如同中年人一般,身体布满了血泡死去,门外村民眼中顿时也充满了恐惧,不知道谁喊了一句,顿时间,村民忘却了小医仙对他们的好,拿起武器朝着小医仙打了过来。

  "啊……别打我……别!"小医仙惊恐的眼神,她似乎忘记了自己大斗师的实力,她蹲了下来抱住自己的头,娇躯颤抖着。

  嗤~

  小医仙的身体发出七彩的光芒,毒气在她的身上蔓延出来,那些打闹声、嘶吼声突然间停止了,周围顿时变得无比宁静,死一般的寂静。

  小医仙抱着自己的腿,眼泪夺眶而出,她很痛苦,她虽然知道自己拥有厄难毒体的事实,但是此时的她内心之中还是无法接受,心如刀绞一般的痛。

  "小医仙……你怎么了……这……大家都怎么了?"在小医仙伤心欲绝的时刻,耳边响起了一道慈祥的声音。

  小医仙哭泣声停止了,她慢慢的回过头去,满脸的泪水擦花了脸上的淡妆,美丽的容颜此刻显得是那般无助,此刻出现在小医仙面前的正是二老。

  "云姨……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小医仙哭泣着,周围的毒气也很快将二老笼罩。

  "孩子……这不是你的错……"慈祥的老人,慈祥的面孔,她看着小医仙微笑着说道,但此刻她的脸上也出现了黑色,她也中毒了。

  "老头子,你不会怪孩子吧……"云姨缓缓的坐了下来,对着身后的老头说道。

  佝偻的背影,显得是那么朴素,简单,老头摇了摇头,也随着坐了下来。

  "孩子,我们不怪你……我相信你也有苦衷……能在死前拥有你这么个女儿,就够了。"云姨说着,黑色已经弥漫整个脸庞,当说出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她眼中的光芒彻底消失。

  老头坐着,但头也缓缓的低了下去。

  "云姨!!!"小医仙看着缓缓低下头去的二老,瞳孔收缩,她停止了哭泣,一种剧烈的情感充斥她的脑海,她忘记了周围的一起,看着两位老人,嘶吼着。

  轰隆~

  一声惊雷突然炸响,与小医仙的声音仿佛重叠在了一起。

  她想起了和蔼的村民们对着她挥着手打着招呼,她想起了邻家的五岁的小软,叫她仙女姐姐,她好想轻轻的去抚摸小软的脸庞,她想起……

  "我娘说,我爹再我出生的前一天就死了,连一眼都没有看见过,说我命软,所以我给我取名叫小软"她扎着两个马尾辫,水灵灵的眼睛笑着对小医仙说着,小医仙抚摸着她的头。

  "小软的命怎么会软,只要有姐姐在,姐姐就会保护你。"小医仙说着,这是她对小软的承诺。

  "小医仙姐姐,做我的亲姐姐好不好,你会保护小软对吗?"小医仙看着这双水灵灵的眼睛,亲亲的点点头,抚摸这小软的头。

  "嘻嘻,我也有姐姐啦~"小软高兴的跳起来,水灵灵的大眼睛笑的完成了月牙儿。

  但如今自己却亲手杀死了小软,自己是不是连畜生都不如。

  "小医仙今天出去收成不错,感谢你对村民们的照顾,这些吃的你就手下吧,这里还有一些药材,我们也没有什么好送给你的,这些你就收下吧。"大婶和蔼的声音响彻在她的耳边。

  她想起了当初收留他们的两位老人,慈祥的面容在她的心中划过,这一幕幕,在小医仙的脑海中闪过,变化的太快太快,她还来不及准备。

  "呃……咳咳……小医仙……为什么……会这样"毒气蔓延,村民们都中毒,也跟两个老人一样窒息而死,在他们死前,他们都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小医仙,她拯救过多少生命,而如今为何会变成一个毒物。

  天公不作美,夜慢慢的降临,今夜无月,因为它被乌云所遮挡。

  轰隆!

  天空之中布满闪电,雨滴如簌簌的下起,村子早已被绿色的毒气所覆盖,就连存在周围,只要受到毒气殃及的地方,树木草类都枯黄坏死,周围的一切显现出一副死寂的景象。

  雨水冲刷不了毒气,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毒气才消散而去。

  村子之中早已无声,也无灯,雷鸣炸响,巨大的雷电好似一条红龙划过天空,照亮了整个村落,村落的中间站着一道白影,雨水洗刷着她的脸庞,她早已分不清,脸上的是雨水还是自己的泪水。

  "啊!"身影发出一声悲凉的嘶吼,她的面目扭曲,跪倒在了地上,湿漉漉的泥土将她的白色轻衫染成了黑色,她用手不停的拍打着水面,她不甘。

  "为什么!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她努力的嘶吼着,她的声音很大,却无论如何也大不过雷声,就好像是老天在告诉她,无论你如何强大,你终究敌不过命运。

  雨一直下,冲刷着泥土,也冲刷着小医仙的心灵。

  雨声簌簌,雨滴断断续续,如人心一样,心断了,雨水冰冷,也如人心一样变得冰冷,雨水滴在小医仙的身上,此时的雨水感觉是那样的冰冷。

  沉默不语的世界,绝望的气息却如此强烈!

  …………

  清晨,村子的旁边出现了十几座墓碑,一道白色的身影跪倒在其中,她抚摸着眼前的墓碑,墓碑上有两个字,小软,她还抱着另外两块墓碑,这是收留她的两位老人。

  她还记得自己发誓要为守护二老,而如今自己却亲手断送了他们。她没有哭,她的眼泪似乎早已哭干,惨白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血色,她原本那一绺如丝缎般的黑发,变为了银发,原本还对生活充满希望的眼睛,变为了灰紫色的双眸。

  银色的发丝,冰冷的身体,渐冷的心脏,被我的毒体所禁锢。

  这个座落在迦南帝国北方的一个村子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房屋没有一点损坏,更是没有一点打斗痕迹,但所有的村民都化作了后山的一片坟墓,至于这个村子究竟如何消失,没有人知道,唯一知道的只有小医仙。

  厄难毒体可以在短短的时间内让一个村落在无声无息之中化作乌有,但这只是厄难毒体的一个开始……

  在远处的山峰之上此时站着一个白色的身影,正是小医仙,她的目光看着村子,灰紫色的双眸之间看不到任何一丝情感的波动,被冰冻的心,还会有波动吗。

  呜~

  一声长啸,蓝鹰掠过天空,小医仙最后看了一眼村子,脚尖轻轻一点,腾空起来坐在了蓝鹰的背上向远处飞去,这是她最后一次与普通人生活,她害死了所有的村民,她亲眼看见了自己杀死了平时善良勇敢的人们,她明白这一切都是她所为。

  命运便是如此,人力如何能与天命对抗,在天命之下,人只不过是任由摆布的蝼蚁。

  小医仙没有再去寻找村子,这样的悲剧她不愿在看到了,她隐居在了山林当中,独自生活在了这里。

  ……………

  哗啦哗啦~

  瀑布声大的刺耳,从远处可以隐隐约约看得见,在水中有着一道倩影,凹凸有致的身材,三千银丝在身后律动,遮挡住了大部分的春光,随后一头扎入了水中,不一会才露出了头来,用白皙的手掌将眼前的银发挽到身后,精致的脸庞,挺秀的琼鼻,桃腮含嗔,小巧的两瓣樱唇,晶莹的雪肌肤色奇美,这正是离开了村子后,独自在山谷中生活的小医仙。

  经历了这一事件的小医仙,心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的内心接受了自己是厄难毒体的事实,也接受不能像正常人一样与他人生活,从此对于她来说,没有朋友。

  或许有,但不知到时,他是否还会承认自己与她还是朋友,小医仙现在唯一记得一个名字,萧炎!

  小医仙将全身浸入了水中,在碧蓝的水下闭上了双眼,凹凸有致的身体在碧蓝色潭水的映照下先得无比诱人,纤细的腰肢,精致的脸庞,三千银丝在水中飘摇,让人看之恐怕都要陷入迷离。

  但在小医仙闭上眼睛不久周围碧蓝色的潭水顿时间变为了绿色,剧毒从小医仙身上蔓延开来,周围的潭水顿时间如同煮沸了一般,翻滚不停,剧烈的毒性就连水也不能将其稀释。

  毒水过处,水底的生物瞬间枯黄死掉,这潭水之中似乎早已没有了生物。

  厄难毒体,每次小医仙服毒之后,身体就会散发出剧烈的毒雾,这些毒雾若让它飘散在空气当中,恐怕周围百里都会变成荒凉的一片。

  所以小医仙才想出了每次服毒之后潜入水中,希望水可以稀释掉毒雾,这样方法虽然不能完全稀释,不过却有着很大的作用,周围的树木只受到了不大的伤害。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小医仙才从水中冒出了头来。

  "嗯?是谁!"小医仙从水中出来的一瞬间,就感受到了周围有一股陌生的气息,眉间微微皱起,看向周围。

  小医仙一下从水中跃起,从纳戒中取出一套轻衫遮住了白皙的身体,一股杀意在小医仙的身上蔓延出来,灰紫色的双眸更是给人一种心忌的感觉。

  "厄难毒体,我道最近怎么感觉这附近有如此强的毒性,没有想到这山脉之中竟然还隐藏着这等人物。"一道声音从林间缓缓的响起,一个杵着拐杖的老者缓缓的走了出来。

  听见厄难毒体这几个字,小医仙娇躯一震,竟然知道自己毒体的事情,灰紫色的眸子变得更加冰冷了。

  "你是谁?"小医仙冰冷的问道,她可不敢小瞧眼前这个杵着拐杖,背部已经佝偻的老者,能如此就看出她体质的人,恐怕斗气大陆只是也没有几人。

  "哈哈,老夫不过是一名寻常的毒师而已,不过对厄难毒体却很感兴趣,今生能再见到厄难毒体,足以~"老者笑道,小医仙在老者的身上并没有感觉到杀意,眼神渐渐缓和了一些。

  "那你知道吗,厄难毒体被世人所厌弃,并且如果传出去,我不会安宁的站在这里,虽然你不是唯一知道我的人,不过,你却是唯一知道我体质的,陌生人。"小医仙说着,越说道后面,语气越加冰冷,杀意再次弥漫。

  她很快意识到,若是自己的体质一旦被传出,面对她的将是一场无尽的追杀,凭借自己如今的大斗师的实力,只是一个未成型的厄难毒体,只要出现斗灵、斗王的强者,自己定然没有任何机会。

  所以,凡是知道她体质的人,都得死,当然,除了萧炎。

  "哈哈,老夫也都是半只脚跨入坟墓的人了,若我有心害你,你觉得我会在这里和你相谈,还允许你来杀我?"老者笑着说道,对于小医仙的敌意似乎并没有放在眼里。

  小医仙听闻老者的话,心中也一震,老者的话句句属实。

  "那你想要干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冒险看我一次?"小医仙冷冷的道。

  "若你相信我,穿好衣服,跟我走,这里已经暴露了,这样的毒性自然会引起周围小镇佣兵团的注意,恐怕再过不久,就会被人察觉,到时候,可不就只是老夫一人发现了。"老者缓缓的说道。

  小医仙一惊,此时她才发现,周围的树木都出现了枯萎,而且顺着河流下去的树木竟然大片的坏死。毒,并没有被水所稀释,只是不像飘荡在空气中那么易见,这样做,只能是暂时的掩人耳目。

  听老者这么一说,小医仙才发现自己大部分春光都暴露在空气当中,顿时脸上出现了一抹绯红,转身进入了山洞之中。

  "红颜命薄啊~"老者看着小医仙赤裸的背影,也苦笑着摇摇头。

  片刻之后,小医仙穿着一身青绿色的轻纱出来,腰带的束缚下,柳腰展现的淋漓尽致,诺娜的身姿看起来给人一种三千弱水的感觉。

  "好了走吧。最后,不要骗我。"小医仙冷冷的说道。

  跟随老者消失在了这树林当中。

  …………

  "没想到这瘴气之下竟然还有这番天地~"小医仙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不由得感叹道。

  这是一片毒瘴,位于一处峡谷之中,周围百里都被毒瘴所笼盖,毒雾弥漫在空气之中,形成了一个天然的防护罩,即便是空中,一般的飞行魔兽都要绕开,小医仙也曾经过这里,原本还以为这毒瘴后面存在着某种凶兽,不敢试探,没有想到这毒瘴内还有这番天地。

  紫色的毒瘴内,仰头看天,紫色一片,就连这里的土地都化作了紫色,树木草类都是紫色,这里已然变成了紫色的海洋,自然,这里也成了各种毒物的天堂。

  "呱~"一只紫色背部带有蓝色星点的青蛙停留在了小医仙身旁。

  "紫蓝星蛙,没有想到能见到这种奇毒生物。"小医仙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紫蓝星蛙,这种毒蛙在这大陆之上都不会超过万只,物种十分稀有,据说是自生自衍。

  "这里也是老夫无意间发现的,这毒瘴寻常人不敢进来,做为毒师的我却试探的闯了进来,才发现了这片奇特之地,在这里修炼,对你的厄难毒体更有帮助吧,我曾经看过一卷书中写到,厄难结丹,可以汇集天下毒物与一身。"老者缓缓的说道,很显然老者对厄难毒体好像十分了解,甚至比身为厄难毒体的小医仙知道的还多。

  说着老者朝着前方走去,这里最引人注目的是,处于毒瘴中心地带的一株大树,光直径就有五十米,高度近百米,仿佛是它撑起了整个毒瘴。

  "结丹?这厄难毒体还能修炼吗?"小医仙惊讶的问到,在七彩毒经上,厄难毒体到达七条毒线的时候就会爆发,毒体攻心而亡。

  小医仙第一次听见这厄难毒体还有修炼之法。

  "哦,差点忘记了,关于厄难毒体的记录在外界早已消失,随我来吧,毕竟你也是厄难的后人。"老者缓缓的说道,朝着大树走去。

  这株巨大的树木根部更是无比庞大,树根从泥土中拱出,参差不齐的树根好像一座迷宫一样搭建在表面,当人站在树根之下,觉得是那么渺小。

  老者带着小医仙来到了树根处,进入了树根组建的迷宫之中,随手拿出一个月光石,照亮了周围,在幽暗的树根洞中行走,黑暗笼罩,不一会远方就传来了光亮。

  展现在小医仙眼前的是一个巨大树屋,树屋里面挂满了月光石,将树屋照得透亮,更让小医仙惊讶的是这树屋周围全是满满的书籍古卷。

  "你究竟在这里生活了多久?"小医仙打量着周围,惊叹道。

  老者向树屋中间走去,身体悬空而起,翻查着什么,半晌才淡淡的道:"或许几百年吧~”

  "几百年!?不知前辈尊名?"小医仙惊讶的道,在斗气大陆上,几百年并不是个小数字。

  "名字吗?有点记不清了,好像叫赫丘还是什么来着。"老者一副目露沉思,随后才淡淡说道,说完之后继续翻看手中的书籍。

  "毒王赫丘!?"小医仙瞳孔一缩,没有想到这个消失已久的名字竟在这里再次听见。

  "咦?竟然还有人记得老夫的名讳。"老者轻轻一笑。

  "找到了找到了,诺,你看了之后你就明白了。"老者目光一闪,将手中的书本抛向小医仙。

  小医仙疑惑的看着自己手中厚重的纸张泛黄的古书,缓缓打开,第一页的三个字就让小医仙一惊。

  "厄难族!”

  小医仙惊讶的看着这本书,看着书中的记载。

  "厄难竟然是一个种族,如果这样来说,我也是这厄难族的后裔?"小医仙惊讶道。

  这本书记录了厄难族的事情,包括厄难族如何灭亡,所经历的种种事情,而且记录的十分详细。

  "厄难毒体竟然可以结丹,那前辈你可否有结丹的方法?"如果说能够结出毒丹,厄难毒体将可以控制,就不在那样恐怖,也不会再伤害到身边的朋友,这是小医仙做梦都想要的。

  "如果说有结丹之法,我的母亲就不会死去了,不过很庆幸,我并不是厄难毒体,但同时也很失望。"赫丘说道,听闻之后小医仙心中燃起的希望又重现破灭。

  "前辈的母亲也是厄难毒体吗?"小医仙略敢失望的闻到。

  "对,正因为我母亲是厄难毒体,我千方百计的想要寻找出厄难毒体结丹或化解的方法,但是始终没有找到,不过经过了几百年,我一直对厄难毒体的研究,还是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赫丘缓缓的说道,眼眸也变得明亮起来。

  "前辈找到了结丹之法?"小医仙十分激动,遇见毒王并且对厄难毒体有如此深的研究,自己的厄难毒体还是有希望的。

  "那到没有。"老者摇了摇头,小医仙表情又暗淡了下去,见到小医仙这副模样,赫丘微微一笑,说道:"虽然没有找到结丹的方法,但我却知道,厄难毒体,并非无解。”

  "世间有一种奇物,异火,你应该也不陌生,如果说能用这种狂暴的能力压过你体内毒气,将所有的毒气集中在一起,强行结成毒丹,或许这方法行得通,我仿佛记得当年有个老头对我说过,不过我忘记了他的名字。"赫丘缓缓的说道。

  "经过我这些年的研究发现,厄难毒体和斗气修炼是一样的,只不过当两种血脉结合之后,两者就会产生一些阻碍,导致毒体内的毒力不能完全转化为毒丹,当体内的毒斗气膨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爆体而亡,所以只有把毒斗气压缩,才能根本解决办法。"赫丘解释道。

  "异火这等奇物即便是拥有,肯定也不会冒险为我结丹吧。"小医仙自嘲着摇摇头,这样的可能性实在很小。

  "老夫这里倒是有个提议,不知你愿不愿意听听?"赫丘轻轻的说道。

  "前辈但说无妨。"小医仙随口说道。

  "厄难毒体,这种特殊的体质它有个特点,就是能依靠剧毒来快速提升自己的实力,我想如果有足够的实力,请一名拥有异火的强者,应该不会很难。这毒瘴之内的毒物足够你提升到一个恐怖的层次了,但这样将会加快你爆体的速度,你自己考虑吧。"赫丘说道,他所说的确实是一个办法,但是这样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在死亡的道路上加快步伐,同时也在死亡的同时出现了一丝希望。

  如果让我选择,能够拥有一次爱你的机会,即便是死又如何,萧炎……

  小医仙低着头,在她的心中浮现出了少年稚嫩的脸庞,对着她笑,即便知道了她是多么的危险,但他却没有一丝抵抗拒绝,那种信任的眼神小医仙永远都不会忘记,这是她看过最真实的眼神。

  "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我愿意试试,为了他,死又何妨……"小医仙握紧了拳头,此时她已经下了决心,一定要让自己变强,让自己足够强大,只有这样才能有一丝希望。

  "妮子,你要明白,一旦你没有在爆体之前找到能够压制你体内毒力的人,你将爆体而亡,你需不需要再考虑一下?"赫丘沉重的问道,这个方法的确有些偏激。

  "我要变强!"小医仙冷冷的说道,灰紫色的眸子中泛起一种坚毅的光芒。

  "好,既然你决定了,老夫助你一臂之力,老夫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看见,厄难毒体并非无可救治!"赫丘坚定的说道,他已经将小医仙看成了自己的心愿,用来缅怀自己也拥有厄难毒体的母亲。

  "跟我来!"赫丘向树屋的一旁飞去,袖袍一挥,一根巨大的树根缓缓的挪开,露出了一间密室,里面放慢了各种天下奇毒,打开的一瞬间,密室之中的毒气丝毫不亚于小医仙毒体爆发时的毒气。

  "这是……"小医仙目瞪口呆的看着密室里各种毒物。

  "这是老夫毕生所藏,现在全部赠与你,老夫可是将心愿都托付给你了,我能够感觉到,我的大限已经不远了……希望能够在死前圆了这个愿望……"赫丘缓缓的说道,语气中有些悲凉。

  "前辈,你如此帮助小辈,小辈无以回报,请受小辈一拜……"小医仙说着,便要跪下,赫丘袖袍一挥,一股力量将小医仙扶了起来。

  "这一拜老夫受不起,我这不是帮你,而只是想完成自己的心愿罢了,不用行此大礼……进去吧,接下来的日子你,你需要将这些毒物全部吞噬,很期待到时候你的实力究竟会成长到何种恐怖的层次。"赫丘缓缓的说道,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波澜,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小医仙也只好点点头,不再多说,对眼前的这位毒王充满了感激,她知道,若没有赫丘,自己或许早就被佣兵发现,或许还在被四处追杀,不会知晓厄难毒体背后的故事,也更不会有这一丝微小的希望……

  小医仙走进了密室,她出来的时候,等到她出来的时候,将会改变迦南帝国……

  我希望有也有化茧成蝶的那一天,不再灰色,不再痛苦,不会再让我丑陋的外表吓到美丽的你,不会让我的身体伤害到你。

  小医仙进入密室之后,赫丘袖袍一挥,树根缓缓的合拢,小医仙看着赫丘,目光充满了坚毅。

  "我一定会成功的!完成前辈的心愿……”

  "我相信你!”

  ………………

  灰暗的空间中,一道白色的身影盘坐在其中,七彩光芒在她的身上闪烁着。

  这正是进入了密室之后的小医仙,数月晃眼逝去,此时在小医仙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与先前早已截然不同,一种强大之感弥漫开来。

  "就在此刻,突破!"小医仙紧闭的双眸赫然睁开,喝道。

  顿时间,小医仙身体泛其了七彩的光芒,巨大的能量游走全身,所有的剧毒都化为了毒斗气。

  "砰!”

  小医仙身上的衣衫全部被这狂暴的能量化作了飞灰,整个身体腾飞了起来,诱人的娇体在这浓浓的毒气中若隐若现,灰紫色眼眸泛其紫色光芒。

  "这便是斗灵强者吗?果然与大斗师无法相提并论。"小医仙淡淡的开口,感受着全身所带来的力量。

  "还不够,斗灵的实力还不够!"小医仙说道,一挥手,几株毒物向她飞来。

  毒物放入口中,剧毒弥漫与口中,但对于小医仙来说却是最好吃的美味,此时小医仙的小腹上不知何时,出现了第二条彩线。

  毒雾缭绕,小医仙再度盘坐起来,毒雾将大部分的春光遮挡,就是这样的若隐若现看上去更加诱人。

  密室外,赫丘坐在桌子旁翻看着书籍,守候着小医仙,一股气息突然从传出,带起一阵风,吹的满屋的书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三个月,竟然边从大斗师突破到了斗灵,这等速度,啧啧,真让人羡慕。"赫丘也有些惊讶,这等提升速度,恐怕大陆上能及之人,都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厄难毒体,这种体质便是妖孽般的存在,完全可以想象,远古时期的厄难族要是毒物足够,恐怕如今称霸的将不再是人族。

  密室之内,赫丘存储了世间各种剧毒之物,这样给小医仙提供剧毒,厄难毒体特殊的体质疯狂的分解剧毒,化作体内的斗气,这样的提升速度,恐怕短短的时间内就能成为迦南帝国顶尖的强者。

  她要变强,唯有变强,才有机会寻找到解除着厄难毒体的方法。

  这是小医仙的一次蜕变,这一次蜕变将影响到她的后来,无论如何,在这大陆上,实力才是自己能依靠的一个凭证,只有强者才能在这世界上为所欲为,才能在这苍生中生存。

  岁月飞快的流逝,数年之后……

  "碰!”

  一道剧烈的响声打破了周遭的平静,那挡住密室的树根化作的碎屑漫天飞舞。

  "终于出关了吗?"在密室外,赫丘轻轻的一笑,目光盯着那密室之内。

  黑暗中,身影若隐若现,缓缓的走了出来,银色的发丝长到了脚踝,灰紫色的眸子变得更加冰冷,小医仙一丝不挂的走了出来,凹凸有致的身体,纤细如柳的腰肢暴露在了空气当中。

  "咳咳,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赫丘见到这一幕老脸一红,微微将头偏开说道。

  小医仙一看自己,身上一丝不挂,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绯红,在密室中待了几年,衣服这件事早就忘却了,被赫丘这么一说顿时十分尴尬,急忙从纳戒中取出一套衣服穿上。

  "斗宗的实力……老夫毕生的所藏都给你了,能够提升到这等实力也是极限了,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接下来得看你自己了。"赫丘眼睛微眯,缓缓的说道。

  "多谢前辈,小辈一定会完成前辈的心愿。"小医仙抱拳恭敬道。

  "你去吧,我便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千万别等老夫入土了才来……"赫丘轻轻一笑,说道,说完之后继续拿起手中厚重的书籍,翻看着,不知道在研究着什么。

  小医仙不舍的看着目不转睛盯着书看的赫丘,微微点点头,不再停留,对于她来说,如今的时间十分宝贵,她耽误不起!

  "给!还送你一件礼物。"赫丘说道,手中射出了两道红光,小医仙接住。

  小医仙手中出现了两样物品,一件是古老的卷轴,一件是一根像棍子一样的物品,泛起淡淡的绿光,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成。

  "一卷是毒体掌,我自创,至于发挥出什么威力看你自己领悟,另一件名为夺天棍,当年陪我一起走过了不少岁月,至于它的用处,看它是否认可你……希望你能成功,你去吧。"赫丘解释道,说完最后一句挥了挥袖袍,示意小医仙离去。

  小医仙将两件物品收入了纳戒之中,感激的看着赫丘,深深的抱拳恭敬的鞠了一个躬,便迈动步伐走出了树屋。

  离开了毒瘴,小医仙回头看了一眼漫天的紫色毒瘴,这里是她蜕变的地方,她将永生难忘。

  回过头,小医仙不再留恋,朝着迦南帝国的方位急速而去。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