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百零六章 问心殿的机会(4)三更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药族族长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说道:"那地方,说白了就是一个强者历练的地方,不过仅限于五星斗帝之下。幻境开启,斗帝大陆无数青年才俊涌入其中,除了要面对魔兽,还要面对相互之间无尽的杀戳。在血与火的磨练中迅速成长,最终能够存活下来获得丰厚的奖励,成长为同阶中的巅峰强者,这就是此幻境存在的最重要目的。”

  药族族长讲得风轻云淡,萧炎却听得惊心动魄--整个斗帝大陆的青年才俊?我的天,斗帝大陆藏龙卧虎,强者无数,这幻境可不是闹着玩的。

  萧炎忍不住瀑汗阵阵。早就觉得师祖的话不靠谱,但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不靠谱。

  所谓江山代有人才出,萧炎对斗帝大陆各族了解不深,并不知道各族所长,做不到知己知彼。而且,与整个斗帝大陆各地各族的无数天才生死厮杀,混战之中稍有不慎就身首异处,萧炎怎么想也想不通,让自己进这么凶险的幻境,师祖怎么就能做到轻描淡写,似乎是往羊群中丢进了一只狼一样的自信。

  "那幻境,听说稍微弱一点的人进去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南尔明和紫影他们都知道这个幻境,上一次幻境开启时他们才四星后期的实力,根本不敢进去送死。现在听药族族长鼓励萧炎等这次这个幻境开启时进去,手心里都捏了一把汗。

  就连甄妮的心也越拔越高,就快顶到嗓子眼了。她很清楚那个幻境有多凶险,虽然她没有进去过,但以她的身份对这个幻境还是很了解的,纯粹就是给四星巅峰斗帝为了晋升五星斗帝开启的拼命场所,万人厮杀的血腥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得出来,即便强如萧炎也不能保证力战群雄而没有意外。更何况萧炎并不需要为晋升五星斗帝担半分心,去那个幻境搏命实在是没有必要。

  "真不知道这幻境是人为还是天然,完全就是一个淘汰斗帝数量的存在。"紫影忍不住发了一句牢骚。

  "据说是当年的斗仙所布置,无人知晓其真正来源,只知道远古浩劫以后就存在至今。"药族族长皱了下眉头,似乎不满几人的表情,瞪了萧炎一眼,冒出一句--"怕死的话当然可以不去。"然后接着说道,"想当年,老夫进去,一根木棍打得众多强者落花流水,一举奠定了我绝世天才的威名。你是老夫的徒孙,也不应该差到哪里去,你小子要是怕死不敢去,老夫我打心里瞧不起你,只当自己瞎了眼,收了你这么个徒孙。那和梦草你就慢慢找吧。"大有让萧炎重振自己当年威风的打算。

  "我说师祖,您当年意气风发,岂是萧炎可以比的。"萧炎一听就头皮发麻,敢情这师祖是将自己看成了他当年的影子了,顿时哭笑不得,这可是玩命的事情啊。而且明明说的是进去找和梦草,怎么到了这个师祖嘴中就变成是去扬名了?

  听着萧炎那没底气的话,望着甄妮几人那快担心得挤出水的表情,药族族长似笑非笑地盯着萧炎:"嘿嘿,虎祖无犬孙嘛。老夫之前试过你的实力,如果我刚才把实力压制到也是四星后期,凭你那一身不知道从哪搞来的那么好的斗技,老夫绝对不是你的对手,所以老夫对你有极大的信心。”

  不待萧炎回话,药族族长又说道:"而且这关系到你的先祖能否复活,莫非你小子还能躲得了不成。”

  药族族长的话可谓把萧炎的前后路都堵死了,萧炎除了无奈苦笑接受别无他法,只是药族族长的评价让萧炎心安了不少,甚至隐隐升起了一丝好战之心。

  一战成名,哪个男人不心动啊?何况同阶之中,萧炎自信没有几个人单打独斗是他的对手。或许这正是证明自我的一次机会,数十年的苦练终于要派上用场了,萧炎甚至在这一刻产生了期待的情绪。

  第一百零六章问心殿的机会(5)

  甄妮几人却满脸的不可思议,尽管他们都知道萧炎的实力近乎变态,但似乎还是低看了萧炎。要知道,这药族族长具有七星中期实力,当年也曾是名震斗帝大陆的天才人物,据说从没服过谁,竟然坦承同级别下绝对不是萧炎的对手,这也太令人不敢相信了,几人望向萧炎的眼光中闪烁着一种叫做崇拜的光芒。

  甄妮几人的表情落在药族族长眼中,药族族长更加得意了几分,拍了拍萧炎的肩膀说道:"数千年来,各族确实也出了不少真正有点实力的天才,不过我倒觉得这是好事,对你来说就该有点压力才行。好好干,别给师祖丢脸,师祖到时等你的好消息。”

  "萧炎定不会辱没师祖威名。"萧炎眼中坚毅之色迸发,祖孙俩相视而笑。

  但两人都过于仰仗独自的战力,忽略了一个致命的事实,那就是今天的萧炎与当年的药族族长完全没有可比性,这点不是指战力方面,而是当年的药族鼎盛至极,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幻境中其他族的人不敢拉帮结派,以多欺少对其下毒手。萧炎则不其然,萧炎在斗帝大陆上并没有太多的人脉交情,自身的声望也不具备足够的震慑力,而在幻境中生死存亡的压力下,强强联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将对萧炎极为不利。

  "药族长,甄妮有一事相求。"并没有被两人的喜悦所感染的甄妮扫了萧炎一眼,来自心底的担忧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挥之不去,"既然萧炎现在已是药族长的徒孙,药族长是否该教他两手绝招,好让他多几分压箱底的保命手段,为药族长争气呢?”

  "好你个甄妮,这喊明了就是想套老夫的底子嘛。"药族族长哈哈大笑,说道,"老夫岂是小气之人,只不过萧炎以四星后期就能胜药族小统领等数十人,而且能在老夫手下走过几回合,还有帝境巅峰灵魂之力,他的斗技肯定不简单。”

  "老夫所习所练均是药族历任族长之秘笈,遵从祖训不能外传,而一般的斗技想必他也不放在眼里,这可如何是好?”

  听闻药族族长此言,甄妮与萧炎几人都未免有些失望。不过,仔细想想,萧炎的斗技的确都是些逆天之技,这方面倒也真的不缺。

  "不如这样吧。这逆天续魂丹保管在族中三大长老之手,乃药族至宝之一,若要他们拿出这丹药给我徒孙,他们肯定心痛得不行,定会百般阻挠。老夫如果以族长之命强硬索要,虽然没有太大问题,但如此一来,萧炎倒是错失了一次良机。"药族族长沉思了下说道。

  "?"萧炎众人皆是不解。

  "你们不知道,在药族有一圣殿,名叫问心殿,非药族之人不可进入。里面乃药族历代先祖修炼之地,留下了不少灵魂印记,凡进殿能解答先祖流传下的问题者,便可得到其中的感悟和残余的灵魂之力,这对萧炎来说可是相当不错的。"药族族长解释道,"萧炎虽为帝境巅峰灵魂之力,但尚未饱和,若要突破帝境,则一需饱和,二要感悟。”

  第一百零六章问心殿的机会(6)

  什么?萧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从自己晋升帝境巅峰灵魂之力以来,就再难寸进,没想到在这可以得到这么天大的好处,如能突破帝境或者哪怕是帝境灵魂之力达到饱满......这,萧炎都不敢往下想了。

  甄妮等人也惊呆了,灵魂之力的提升有多难众人非常清楚,若萧炎能得此机缘,乃是大幸矣。

  "但是师祖先前也说这乃药族圣殿,萧炎又如何得进?"萧炎醒悟过来之后觉得不解,发声询问,甄妮众人也很是困惑。

  "药族中也有天才存在,尤其是那三长老之子孙药灵子。此人天赋倒是不错,只是生性过傲,眼高于界,这对炼药一道是种障碍。我若提出赠一颗逆天续魂丹予萧炎,三位长老断然不肯,相持之下,说不得药灵子会提出比试炼药。我借徒孙之手,挫挫这年轻后辈的锐气,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倒也不错。"药族族长缓缓说道,"若你能在炼药上赢他,以他的性子绝然不会服气,那么老夫便提出让你们再进行问心殿之比,那些后辈包括众长老在傲气之下想必不会反对,这对药族后辈和我徒孙来说,都是皆大欢喜。”

  "但前提是你要赢了他才行,否则连逆天续魂丹我也给不了你,更别说进问心殿了。"药族族长颇有些期待地说道,"萧炎,你虽身为六品炼药师,但刚晋升不久,又身处药族,那药灵子可是占着地利,而且药灵子在五品炼药师这个品阶上已经沉淀了很久,甚至已经窥见了六品的门槛,随时都有可能突破,你可别大意了。”

  "原来如此,萧炎自当谨遵师祖之言。"萧炎恍然大悟点点头,但并没有将药灵子放在心上,想了一下又问道,"问心殿之比?莫非问心殿也极有难度?”

  "问心殿,凝聚了不知多少药族先祖困惑一生或者一时的问题。以先祖们的强大实力留下的灵魂印记,纵然不是刻意攻击,但对灵魂的强大冲击也不是你现在所能承受的,一个不慎便会灵魂受损,更何况其中混杂了大量苦思不得的负面情绪,会动摇修炼之人的本心,倘若抵御不住而深陷其中,便会在无尽的质问中迷失自我,轻者成为白痴,重者一世无法挣脱。"药族族长话语一顿,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语气中带有一丝提醒,"所以,就算再绝世天才,也切不可一次面对多个质问,否则随时都有灵魂崩溃的可能。”

  "问心殿这么恐怖?药族领地竟然存在一个这样的试练险境!"众人狂翻白眼,为萧炎捏了一把汗。

  身体受创,疗养一段时间便可慢慢康复。但灵魂则不同,受创之后,轻者,经过漫长的岁月才可以调养过来,重者,除非绝世灵丹,否则极难复原,而且,如果灵魂崩溃,更会身消神殒。

  而治疗灵魂创伤的药无论品阶如何,在斗帝大陆都是万金难求,而且极少在市面上出现。如今要让萧炎独自一人去面对这不知其强度如何的灵魂印记,甄妮等人的担忧比刚才所说的幻境更盛。

  "若无风险何来机缘,求安逸者只能止步高山之下与浩海之侧!"药族族长不屑地撇嘴道,然后望着小嘴还微张着合不拢的萧炎说道,"徒孙,你乃心性坚毅之人,牢记老夫以上的话,以你那强悍的灵魂之力应当无妨。”

  "多谢师祖提醒,萧炎并非惧怕挑战,只是好奇这世界无奇不有而已。"在药族族长那期盼的目光下,萧炎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脸庞上多了几分笑意。

  "哈哈,这才像样嘛。不过还得先过了他们的挑战再说。走吧,老夫带你们进去。"药族族长笑着点了点头,大袖一甩,走在了前面,众人紧跟其后。

  踏进药族大门,萧炎回头看看那门外的一地狼藉,忆起与药族族长交手的惊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就那么轻易地进了药族领地。

  望着药族族长意气风发的背影,感受着药族族长那发自内心的喜悦,萧炎已经完全否决了刺杀自己的白衣人是药族之人的可能性,只是这事要不要与师祖明说呢?萧炎有些犹豫不决。

  "我对药族的了解如今也仅限于师祖一人,若与师祖一说,他老人家肯定大发雷霆,下令追查。但一族之中良莠不齐,此事未有眉目之前还是先别说出去为好,否则反而容易打草惊蛇,断了怀疑的线索。"萧炎心念急转间暂时放下了被刺杀之事,打量起药族的风光来。

  而甄妮几人也闭口不提萧炎被刺之事,至少在药族的领地没有这个打算,也跟随着萧炎游览着这传说中种族的风景。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