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百零五章 药族族长收徒(3)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一百零五章药族族长收徒(3)

  "唉。"药族族长眼眸微烁,撑着木杖,眼光投向遥远的天际,缓缓说道,"丹药一脉,源远流长,虽可逆天,但不可逆命。天道循环,命数无常,如果丹药能逆命,远古浩劫中能存活下来的高阶斗帝又怎会如此之少?”

  药族族长的话中带着一丝缅怀,但落在萧炎耳中,却如一盆来自极寒之地凝聚了千万年寒意的水当头淋下,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灰白之色,身躯中蕴含的不屈意志在被连番的追杀中没有被击溃,在深不可测的药族族长掌下没有被击溃,但却在这个绝望的消息下彻底崩溃了。

  轻柔但是很坚定地推开南尔明搀扶着的双手,萧炎的身躯就那么无力地滑坐在地,双手抱着膝盖,眼神悲哀地望着自己手中的纳戒--先祖萧玄的残魂就在里面。

  "先祖啊先祖,萧炎尽管再努力,再功成名就,也换不回先祖的一笑,萧炎愧对先祖的厚爱,这一生如何能心安哪!"极为看重恩情的萧炎轻轻抚摸着纳戒,有些喃喃有些茫然,意志尽失的萧炎第一次对前景感到迷茫,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去拼搏。

  望着萧炎的颓废,周围安静得鸦雀无声。正因为太了解萧炎,所以连善解人意如甄妮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才好。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更何况是寄托在心中这么多年的夙愿呢,就让他好好静一下吧,这个时候只有他自己才能开解自己。"甄妮贝齿轻咬着红唇,低声阻止了要上前劝慰的南尔明与紫影。

  药族族长也深深地凝视着萧炎。这个让他又恨又爱的年轻人如此重情重义,让他心中升起了拉拢之意,只是对萧炎提的这个要求药族实在爱莫能助。

  就那么呆呆地坐着,一直过了半晌,萧炎嘴角拉起一抹自嘲,才缓缓地站起了身,衣衫上的泥泞与那苍白的脸色让他看起来有些失魂落魄,但眼神却渐渐清澈,透着一股坚定。

  微微躬身向药族族长行了个礼,萧炎开口道:"谢过族长,萧某打扰了,就此别过。先祖一事萧炎会另想办法,或许有一天,当萧炎站在巅峰之上的时候,不但可以逆天,更可以逆命,萧某相信事在人为!”

  萧炎静静地说着,但那单薄的躯体内却突然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意,那是不屈于天不服于地的战意,就连周围的气流也忍不住颤栗起来,仿佛要臣服在萧炎脚下。

  口气如此之大的一番话,一个四星后期的斗帝就这么当着众位高阶斗帝说了出来!但是,却没有让人感觉到丝毫狂妄,就如同面临苍穹的宣言,看似虚无,但可以让人感受到其中无尽的可能。

  萧炎无视众人的眼光,说完这番话后,就缓缓转身向前走去。

  众人追随萧炎的眼光有些伤感,但很快就僵化在了原地。

  只见萧炎的脚步很随意,甚至有些沉重,但每一步似乎都与天地的某种玄妙相互呼应;身躯就在众人眼前,但又似乎远不可及,仿佛与苍穹融为了一体,不分彼此。

  心之所至,则苍穹就是我,我就是苍穹。就连萧炎自己都没有发现他陷入了一种玄妙之境,甚至没有留意到身后所有人每一个毛孔的细微变化都在他的心神明察之中,他就那么漫无目的地走着。

  众人越发震撼了。萧炎此刻不过才走了十几步,但众人根本就捕捉不到萧炎的脚步轨迹,似乎眼前的萧炎不过是苍穹的一个投影,虚幻得那么不真实。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