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漠铁佣兵团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那个,请问漠铁佣兵团的驻地怎么走?”看着眼前的青年,萧源问道。

  “小兄弟,你是来加入我们佣兵团的吗?我是这漠铁佣兵团的副团长萧历。”那青年看着萧源,随即开口说道。

  “二哥!”萧源看着面前的萧历,开口大喊道。

  “你,莫不成是父亲的私生子?那个萧源?”萧历看着面前身着炼药师长袍的萧源,疑惑道。

  “正是啊,二哥!小弟可是想死你了。”

  “这里不是个说话的地方,快快随我来!”说完,萧历拉着萧源就往驻地跑。

  “大哥,你看我给你把谁带来了!”萧历还没踏进大门,就朝着里面大喊道。

  “二弟,是谁啊?莫不成是小炎子?还是不久前认祖归宗的小源子?”萧鼎放下书,从屋里走出来。

  “是小源子,大哥!”萧历此时脸上的兴奋劲是挡不住的。(此刻碧蛇三花瞳的青鳞还没被墨家知道,沙之佣兵团则是不可能知道萧源的存在,所以假冒是不大可能的)

  “哦?小源子来了,快点进来!”

  “去准备点好酒好肉,今天定要与小源子一醉方休。”此刻正是下午,临近傍晚,萧鼎随机招呼人准备晚宴。

  “那我就与两位哥哥一起,痛快的喝上一场!”说完,萧源将背上的剑卸下,大声喊道。

  一小会的酒宴中··············

  “小源子,我听说纳兰嫣然真的上我们萧家悔婚了!此事可是当真?”萧鼎放下碗,沉声说道。

  “不仅悔了婚,她还答应与三哥三年后在云岚宗决一胜负。唉,如今时间只剩下一年,却不知三哥修行的如何。”萧源面露苦色,自己也和萧炎有一段时间没见了。

  “那三弟那奇怪的体质是不是已经解除了?”萧历关心的是这个,从天才变成杂碎,全因这体质。

  “二哥放心,三哥不仅是解除了那体质,实力更是在成人礼之前一蹦蹦到八段斗之气。将那大长老的孙子萧宁杀得个片甲不留啊!”说到这里,萧源不禁眉飞色舞。

  “那可真是太好了,二弟,猜猜看现在小炎子的实力如何?”萧鼎喝完碗中的酒,随口说道。

  “我猜啊,三弟此时估计已经步入斗师,可这几星斗师我就猜不准了。”萧历也是喝了口酒,任谁都看得出他此时的兴奋。

  “哈哈,二哥,我猜啊,三哥此时已经要斗师五星了。估摸着现在正在冲击斗师六星呢?”萧源夹起一筷子的菜,大笑着说道。

  “若是真如你们所说,那便是最好,诶。离那三年之期也不剩多少时间了。”萧鼎叹了口气,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啊。

  “大哥不必担心,我相信三哥到时定能战胜那纳兰嫣然。”拿起一条鸡腿,萧源立刻说道。打不过才怪,身怀异火,打不过个普通人就可以去死了!

  “而且,大哥,你知道吗?三哥可是个炼丹师!”

  “什么,炼丹师!?”这倒是让萧鼎萧厉二人惊讶了一番,自己家里居然还有一个炼丹师。

  “那时节,萧家因为没有丹药,被那加列家族欺压的不成样子,可一位能练出聚气散的炼药师不仅给予了我们萧家大量的疗伤药,而且还对三哥赞不绝口,想必是要收三哥为徒!”

  “这,这真是说不出的好啊!”

  萧源抬头看了看夜色,思索着什么,站起身来说到:“大哥,我估计接下来三哥也会来这里,我过了今晚便要进入大漠了。而且,我喝得差不多了。便先行休息了!”

  “来人,替我四弟准备房间。”萧鼎随即叫人准备房间。

  “说不出的疲倦,也许今天真的喝高了吧。”被人领去房间的路上,萧源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走。

  大早上,某个色胚起床了·········

  “真是舒服的一觉!”伸个懒腰,萧源感叹道。(你哪一觉不舒服!)

  “萧源少爷,您醒了吗?”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旁传来。

  萧源猛地抬头一看,只看见个女孩正站在门口,想必也是刚进来。

  不过那面容,一张可爱的精致瓜子脸,犹如一个美丽的瓷娃娃一般,怯生生的模样,如同那担惊受怕的小兔子,让得人心中不免有些怜惜的感觉,着实让萧源心动了一把。很软的有木有。

  “少爷,我来帮您洗漱吧。”看那女孩手中的水盆,便是知道是进房来给萧源洗漱的。

  “你放下吧,我自己来,还有你叫什么?”萧源穿上挂在一旁的衣袍,随口问道。(上半身赤裸状态)

  “我叫······青鳞。”青鳞一边收拾床铺,一边说道。

  “等一下,你的手!”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在青鳞的袖管收缩的一瞬,萧源看到了那青色的鳞片。

  “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紧紧抓住袖管,青鳞就想往外走。

  萧源转身拉住她,立刻开口说道:“没事没事,我一个斗皇还怕了你一个鳞片?”(主角估计要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停留在斗皇了)

  “其实你不用怕的,因为有点定力的人看见蛇鳞都不会怕,虽然是长在人身上。”萧源表示,看见这种蛇人混血,自己还是很同情的,毕竟同时拥有双方的血脉,却又同时遭受双方的歧视和压迫。

  “少爷,您真的不怕?”青鳞抬起头来,眼泪虽然还在,但害怕却消失了。

  “呵呵,我可是斗皇。怕你做什么,这鳞片我看啊,不仅不难看,反而挺漂亮的呢。”萧源看了看那鳞片,倒也说不上丑,有些妖艳的感觉。

  当萧源抬起头时,却看见了青鳞瞳孔中那三个青色圆点。

  “这应该就是碧蛇三花瞳,记得那时萧炎看见了也是受了影响,不过对现在的我应该没什么了。”

  一小会后,洗漱完毕,萧源走出房间···········

  “大哥,二哥,你们还特地来为我送行啊。”看着门口的两人,萧源也惊讶了。

  “小源子,你接下来便要进入大漠了!这是水和干粮,省着点,这里还有份地图。你自己多加小心啊。”萧鼎从萧历手中取过干粮和水交给萧源,嘱咐道。

  “那我在这里便是多谢哥哥了!”接过水和干粮,萧源摸了摸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倒是潇洒的很,我倒是紧张。”白萧源的话在萧源耳边响起,这使得萧源不解。紧张个毛线啊。

  “我感觉到了,这里有斗士精神,而且还有三个。”

  “三,三个。一个沙漠里,哪来这么多斗士精神!”萧源不解了。

  “谁知道,不过,你懂得。”

  “我知道,我会去搜寻的,只要他们寄生在什么身上,我想就非常好找了。”萧源笑了笑,找斗士精神可是很简单的,只要他们附身在什么上,那强大的力量就是一盏明灯。

  “那么,快点把重剑背上。”

  “还背!背着它我都不能斗气化翼了!”

  “不想因为扛不住那强大的斗气量就给我背着,放心,等你在过一段时间,完完全全适应了斗皇的力量,那这剑估计就可以随心所欲的用了!”

  “不过,这剑到底是什么,削铁如泥不假,可是真的好重啊!”

  “别废话,快背!”

  “哦!”说完,萧源将重剑背上,慢吞吞的往沙漠里走去。

  ——————————————————————————————————————————————老样子,接着求推荐收藏,晚上如果有时间,再来一章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