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招生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慢慢来,将火神兽的斗士精神慢慢融合进身体和灵魂中,达到一种合二为一的完美之境。”白萧源指导着萧源,进行着斗士精神的融合。

  “喂,萧源,你在吗!?”萧玉直接推开门,大喊道。

  “完了,受到打扰,融合受阻,失控了!”说完,萧源身上爆发出火焰。

  “你怎么了!”看到浑身冒火的萧源,萧玉感觉到一阵不妙。

  “哇啊啊啊!”暴起的萧源将萧玉一把抱入怀中,对着那萧玉那可怜的樱唇直接吻了下去。

  “呜呜呜~~~”不过,不到一分钟,萧玉身上的火焰就消失了,双眼也恢复了从前的清澈。

  “对········对不起!”看到怀中的萧玉,明眼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这混蛋!”给了萧源一耳光(女人只能这样了吗?)就哭着跑了出去。

  “女人真可怕,但这滋味真不是一般的好!”舔了舔嘴唇。萧源笑着说道。

  “你干什么了啊!刚才那女人哭着跑了出去。”走进来的萧炎满带一脸好奇的说道。

  “没事,不过那女人来这里干嘛!”

  “刚才迦南学院的招生队伍来了,我刚才恰巧不在,父亲就让萧玉来叫你了!”

  “哦,是这样!”父亲,迟早弄死你。想到父亲曾经猥琐的看着自己和萧玉,萧源心中瞬间了解了一切。

  “对了,三哥,看来你已经达到了斗者的阶段!但是,你这个功法·····”知道剧情的萧源笑着说道。

  “没事没事,我们走吧!”

  一小会后····················

  “这次前来乌坦城招生的负责人,可是我的导师,身为她的得意门生,我自然有办法。”萧玉挺了挺俏鼻,笑吟吟的道,手掌一挥:“跟我来。”

  可是走后门也是有要求的。一个男子横躺在后门之中,萧玉连喊几次他都没醒。

  “看来是睡着了呢!”萧宁正想走过那门槛,突然一股巨大的斗气压力作用在身体上。

  “怎么会,好强大的斗气压力,好吃力!”萧宁在感受到后,寸步难行!

  “这点算什么!”萧炎和熏儿,轻轻一跨就过去了。

  “可恶,我也要跨过去!”萧宁和萧媚在一阵挣扎后也终于垮了过去。

  “你不进去吗!”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萧源,柯学长笑着问道。

  “呵呵,柯学长还真是急啊,不过,就凭你还挡不住我!”说完,将柯学长往外一丢!

  “可恶的臭小子!居然敢扔我!”虽然很愤怒,但不过从两米的空中落下,对自己根本没影响。柯学长也就笑骂了一下。

  走进内院··········

  “咳咳!”被人一脚踢出来的一个人,倒在地上正在吐血!

  “叫你跪你就跪,现在的新生一个比一个嚣张!”一个学长跑出来大笑道。

  “戈剌,你又乱来了!”萧玉说道。

  “没事,这种人,好好教训一下就好!”

  “在家跪父母,在外跪天地!凭什么跪你!”那新生倒也有些骨气!

  “呵呵,就凭这个!”戈剌正欲一脚踩在他的头上。

  “碰!”一个瞬间,戈剌已经被萧炎和萧源联合着给击飞了。

  “我讨厌垃圾,尤其是有了力量就喜欢乱吠的垃圾!”萧源打个响指,一瓶金疮药就出现了。

  “拿去擦伤!”

  “谢········谢谢!”

  “你很有骨气,但是记住,在这边大陆上,实力决定一切!想要不在被别人踩得话,努力吧!”萧炎的话才是真理。

  “呵呵,看来我捡到了一个宝呢!”从屋内走出来的女人,笑着说道。

  “若琳导师!玉儿好想你!”看到出来的人影,萧玉就跳过去,抱住就开始卖萌。

  来的人正是这次招生队伍中的导师——若琳。

  “呵呵,玉儿,假期还愉快吧?”拥着怀中的萧玉。被称为若琳导师的温柔女人,笑盈盈的道。

  “还不错。”俏皮的笑了笑,萧玉咬着若琳导师的娇嫩耳垂轻声戏谑道:“导师越来越温柔了,照这样下去,日后被导师看上地男人,恐怕会被这团柔水困得死死的。”

  俏脸飞上一抹浅浅地晕红。若琳导师无奈地摇了摇头。宠溺地拍了拍萧玉地脑袋。旋即对着一旁地萧炎等人扬了扬下巴。柔声道:“是你带来地人么?似乎很不错呢。”

  “嘻嘻。那当然。”骄傲地挺了挺胸。萧玉偏头狠狠地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戈刺。低声告状道:“那家伙现在越来越嚣张了。”

  “好了,没事!”随即走了过来,将手放在了戈刺的身体上,开始治疗。

  “水属性的斗气!”萧源暗暗的记下了这种能力。

  水属性斗气,在斗气的分类之中,属于最温和的一种,若在没有丹药疗伤的情况下,水属性斗气,是最适合用来替人疗伤的选择,所以,水属性斗气,一般也被称之为活动的疗伤药,在很多佣兵队伍中,习有水属性功法的队员,是必不可少的,毕竟,在同伴受重伤之时,也唯有水属性与木属性斗气,能够为伤员争取到足够的疗伤时间。

  治疗完戈刺后,若琳导师眸子抬了抬,意态慵懒的轻笑道:“各位同学,恭喜你们都通过了预测,现在也算是进入了迦南学院的大门,不过因为学院需要区分学员的潜力值。所以我需要知道你们现在的确切实力。”

  “八段斗之气,属于F级潜力值,这是迦南学院的标准。”

  “九段斗之气,属于E级潜力值。”

  “一星斗者,D级,二星斗者,C级。以此类推,最高级别。则是级别地五星斗者,当然,这里的年龄界限,是二十以下。”

  “呵呵,A级潜力的新生,迦南学院这十多年中。可就只遇见过一人噢,现在那小妖女,在学院,可是有些了不得哩。”掩着红唇轻声笑了笑,若琳修长的睫毛轻轻眨动:“我虽然不太奢望自己能遇见一个那种小妖女级别的。不过,能收到B级或者C级,那也算是满足了。

  说到此处,若琳目光却是若有若无的扫向萧炎与薰儿两人,在她的感知中,这帐篷之内,就唯有这两人,给她一种看不清摸不透地感觉,在她的预测内。两人地潜力值,或许至少不会低于C级。

  其实不仅是她,只要帐篷内见识过萧炎先前出手的其他人,也是在心中暗暗猜测,这看上去有些变态的家伙,能算是啥级别的潜力?

  “好了,开始吧,从左边开始,报名字。等级。年龄。”微微一笑,若琳素手执着墨笔。柔声笑道。

  见到登记将要开始,帐篷内的萧玉等人也是饶有兴致的在一旁闲坐了下来。

  “喂,玉儿,你家那个萧源,是什么级别啊?”与萧玉簇拥在一起,几名俏丽地女生,好奇的打听着。

  闻言,萧玉微蹙着柳眉沉吟了一下,她并没有见过萧源去测试过等级,所以也不敢将话说得太满,免得到时候出了差错,反而让得他面子不好看,现在的萧玉,也不知为何,反而有些莫名其妙的替萧源思考了起来,这要放在以前,恐怕后者越丢面子,她才会越高兴。

  略微迟疑了一下,萧玉方才说了一个有些保守的答案:“我想,应该能达到C级或者B级吧。”

  “哇,那也很不错了啊,已经能算是进入迦南学院高端天赋了,我们以前评估潜力值,最好地,也不过才D级呢。”闻言,几名女生顿时有些羡慕的道。

  萧玉轻笑了笑,旋即不再说话,将目光投进那评估已经开始的帐篷中央。

  “黑岩,斗之气九段,年龄二十。”

  位于左面排首的一名皮肤黝黑的青年,脸庞略微发红的率先报出了自己的数据。

  微笑着点了点头,若琳导师迅速的记下了这名学员的资料,红唇微启:“E级。”

  “林顿,斗之气八段,年龄十九。”

  “F级。”

  “岢立,斗之气九段,年龄十七。”

  “E级。”据的同时,外面也偶尔会进来几个刚刚从外围广场通过预测的新生,这些新生在被一些学长严厉告诫了之后,也是赶紧乖乖的站在队伍之后,等待着报自身数据。

  在报过去的将近二十来人中,大多数都是在斗者之下,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本来是九段斗之气,可却因为冲击斗者失败,最后降成了八段斗之气的新生。

  在临至萧炎的时候,前面所有人当中,最出色的成绩,也不过是一名年龄十七的一星斗者,按照潜力值计算,应该只算是D级,然而即使是这样,也让得若琳略微有些喜悦,毕竟十七岁就成为一星斗者,这种潜力,已经算是不错了。

  当站在萧炎和萧源面前地那位新生报完数据之后,帐篷内地目光,顿时汇聚在了那因为长久等待,而即将要昏昏入睡的少年身体上。

  “萧炎哥哥,萧源四哥,该你们了。”望着萧源身旁萧炎那朦胧地眼睛,一旁的薰儿,无奈的将他拉回过了神来。

  “哦。”回过神的萧炎,连忙摸了一把嘴角本就不存在的口水,目光对着上面移了移,只见那位美丽的若琳导师,正笑吟吟的盯着自己,讪讪一笑,萧炎自己瓣了瓣手指,旋即露出洁白的牙齿:“我可比不上导师口中所说的那位小妖女,我满打满算,并且把自己反复掂量了一下…似乎也只能勉强算是,A级吧。”

  “我不知道自己的级别到底是什么,因为我的实力上下起伏太大了。”

  “呃…”两人有些惋惜的话刚刚脱口,窃窃私语的帐篷内,便是骤然寂静。

  戈剌则是脸庞略微发白,旋即满脸苦涩,难怪自己败得那么凄惨,原来这两个家伙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玉儿…你,你不是说他顶多C级或B级吗?怎么现在又变成了不知道了?迦南学院每次招生,这种学生都是很难看见的!”微张着嘴望着萧源,几名女生喃喃道。

  目光紧紧的盯着少年清秀的脸庞,萧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嘟囔道:“我怎么知道这家伙越来越变态了啊。”

  “A级和不知道?”惊愕的眨了眨修长的睫毛,片刻后,若琳导师展颜一笑,柔水般的轻笑,让人心动。

  “我就说这次捡到宝了,看来…果然不假。”犹如少女一般,若琳导师俏皮的眨了眨眼,这般风情,让得帐篷内的一些男子,顿时直了眼。

  萧炎摸了摸鼻子,萧源喝了口可乐,身旁却是忽然传来薰儿的低笑声:“你们两又出风头了哦。”

  “管我神马事情?”喝完冰可乐,大呼痛快的萧源说道。

  “嘁,我知道你比我还强,那最高的一级,恐怕该你吧。”萧炎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道。

  “呃…那我虚报好不好啊?”借着众人还未从震惊中回复的空挡,薰儿拉住萧炎的衣角,偷偷问道。

  “还是报真实的吧,我难道还会吃你这妮子的醋不成?让学院知道一些潜力值,对你日后的发展也好,虽然,你或许并不会在意这些。”萧炎耸了耸肩,笑道。

  抿了抿小嘴,薰儿点了点小脑袋,娇笑道:“那就听萧炎哥哥的。”说着,莲步微移,上前一步,少女轻灵动听的嗓音,在帐篷内轻轻回荡着。

  “萧薰儿,六星斗者,年龄…十六吧…”

  座位之上,刚刚举笔准备记录下若琳,手腕一僵,温柔的俏脸,终于是浮现一片震惊!六星斗者…十六岁…这种潜力值,似乎已经超过了S级的界限,这天赋,简直比学院中那妖女还要强横上一分!

  望了望鸦雀无声的帐篷,萧炎苦笑着摇了摇头,薰儿的所报出来的实数据,也同样出乎了他的意料,他原本预测,薰儿应该在五星级别左右,可却没想到,这妮子竟如此恐怖,潜力值居然生生的超越过了S级,这种变态的修炼速度,就是连他,也是有些感到惊愕。

  帐篷中,听得薰儿之话,萧玉同样是目瞪口呆,在家族中,她从未见过薰儿出手,所以也并不清楚她的实力,而且关于薰儿的神秘身份,也从没人告诉过她,在她的眼中,薰儿只是在萧家中年轻一辈,天赋绝佳,可却从未想到过,这个绝佳,竟然绝到了这一地步…

  “…这下学院里那妖女,总算是遇到对手了。”苦笑着摇了摇头,萧玉忽然嘀咕道。

  帐篷角落中,戈剌满脸惊惧的盯着那青衣少女,想起先前自己等人的刁难举动,顿时不由得有些冒冷汗,心头暗自庆幸,还好,刚才并没有真的把这位美丽少女给得罪。

  然而,庆幸的他们,却并不知道,在挑衅萧炎之时,他们的印象,已经在薰儿心中,骤然将至了最低。

  寂静在帐篷之内持续了许久,众人方才缓缓回过神来。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是有些感到心悸。

  “啧啧,没想到,竟然会被我遇见一位超越S级潜力值的新生,呵呵,看来我还真是好运。”脸颊上的震惊缓缓收敛,若琳导师眸子泛着异彩的盯着薰儿。片刻后,嫣然笑道:“此次迦南学院中。新生最杰出之人,恐怕非薰儿莫属了。”

  听得若琳导师如此评价,薰儿微微一笑。

  “导师,该我了吧!”因为想尽快搞定走人,所以萧源直接跑出来说话了。

  “额,这位同学,你是什么级别的?”若琳导师扶了扶眼镜,笑着问道。

  “萧源,实力,斗师四星!十六岁!”说完,萧源就想走了。

  “等一下,同学,你什么实力!”怀疑自己听错了的若琳再次问了一遍。

  “斗师四星!”回头不屑的说了一声。

  “超过一切了,这个年龄,怎么可能啊?”萧玉站起来,一脸惊讶。

  “要不是你早上来打扰我,我就进大斗师阶段了!被你害得我走火入魔了!”萧源怒吼一声,继续找阴凉的地方睡觉。

  “别拦着我,让我劈了那王八蛋,有点实力就了不起啊!”一想起早上的事情,萧玉心头就一阵怒火,直接手中的皮鞭抽了出来,要不是被众人拦住,现在估计已经冲上去和萧源拼命了。

  “女人真可怕,漂亮的女人更可怕!”

  “你说我什么!?”萧玉摆脱众人的束缚,怒喊道。

  “我说你漂亮?怎么,难道说你丑?”说完,萧源就躲在一棵树下,一个响指。桌子,椅子,咖啡,泡芙,蛋糕,应有尽有。

  “三哥,赶快结束,然后喝下午茶了。”说完,萧源就坐下来,慢慢的喝起咖啡来了。

  “熏儿,你先过去坐!我马上就来!”

  “老师,该我了!”萧炎说道。

  “额,恩恩!”从震惊中复苏过来的若琳导师开始接着记录信息。

  “萧炎,斗者四星,十六岁!”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跑了,跑了干嘛?当然是去吃蛋糕跟喝咖啡了!

  “嗯,A级,虽然比不上前面这两个家伙,但也很不错了。”若琳扶了扶眼镜,笑着说道。

  “三哥,你被人看扁了诶!”萧源喝了口咖啡,闭上眼睛说道。

  “算了,没必要去解释什么,我那段历史,这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一口吃下一块蛋糕,萧炎很是满足的吐露了一句话。

  “呵呵,低调做人啊!”吃完了的几人,擦了擦嘴,异口同声的说道。

  “好了,该消失了!”打个响指,桌子和众人用的餐具一并消失了。

  “好了,该说正事了,三哥!”

  “嗯!”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