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漆黑的狮子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随着萧炎手中的铁棍移动着,然而,就在铁棍距离加列奥脑袋仅有半米距离时,暴喝声,却是宛如炸雷一般,在街道之上,突兀响起:“萧家的小子,挑战切磋而已,居然敢下如此狠手?”

  听着这蕴含着暴怒的喝声,萧炎眼睛微眯,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手中铁棍不但未曾停止,反而以更加凶悍的力道,狠狠砸下去。

  “给我滚开!”萧炎的举动,明显惹起了先前大喝之人的怒火,一声怒骂,尖锐的破风劲气,呼啸而出,犹如一抹青色闪电一般,从萧炎铁棍中间横切而过,顿时,坚硬的铁棍,凭空断裂成两截,断口处,光滑如镜。

  铁棍被轻易切成两半,萧炎脸色微变,牙齿一咬,刚欲发狠将手中剩余的半截铁棍插进加列奥的喉咙,那青色劲气,再次袭来,强烈的风压,竟然让得萧炎呼吸有些急促。

  眼瞳微缩,使劲插下的铁棍,却是犹如被一层看不见的风膜隔离了一般,无论如何,都是砸不下去。

  嘴角抽搐了一下,萧炎右手紧握着铁棍,身体微偏,旋即猛然扭过,手中的铁棍,脱手而出,化为一道黑影,狠狠的射向半空之处飞跃而来的人。

  “哼!”见到萧炎居然敢出手攻击自己,人影冷哼了一声,双手曲卷成爪,在身前猛的一阵挥舞,浓郁的青色斗气,形成几道淡青色的能量风刃。

  手指一弹,风刃离手而出,将那一截铁棍,切成十几块碎铁。

  “小小年纪,心肠却是如此狠毒,今天我倒要代萧战好好教训一下!”在击碎铁棍之后,人影冷笑一声,双掌之中,青色斗气急速凝聚,一圈风卷在其脚下成形,然后将之驮负在半空之中,身形犹如一颗炮弹一般,对着萧炎俯冲而下,手掌一挥,一道淡青色斗气风刃再次凭空出现,对着萧炎暴射而去。

  风刃所产生的强烈风压,将地面上的杂物吹得干干净净,纤尘不染。

  “教训我?你算个屁!还是管好你自己的儿子吧。”冷笑着摇了摇头,萧炎已经从斗气的属性中,认出了来人正是加列奥的父亲,加列毕。

  脸庞平静的望着急射而来的风刃,在其即将进入头顶五米距离时,萧炎手掌猛的对着脚下地面一掌击出,无形劲气暴冲而出,在接触到地面之后,顿时将萧炎的身形反冲上半空,身子在半空凌空一翻,然后稳稳的落在十几米开外的空地之上。

  风刃落空,“嗤”的一声,将坚硬的石板之上,留下一道足足寸许多深的深痕。

  “父亲,杀了他!”望着那从半空冲俯冲而下的人影,加列奥脸庞狂喜,旋即怨毒的大喝道。

  落下地来,加列毕脸色阴沉的望了一眼加列奥的手臂,脸皮微微一抽,眼瞳中掠过森寒的杀意,并未答话,脚掌在地面一踏,再次猛冲向萧炎:“让我来试试你这萧家天才究竟有何了不起之处?”

  从加列毕的出现,到萧炎的急退,不过是片刻时间,当众人瞧得加列毕竟然以大斗师的身份偷袭一名少年斗者之后,都不由响起漫天。

  “妈的,加列老狗,你个大西瓜还真有脸出手!”看着竟然不顾双方身份的差距,再次冲过来的加列毕,萧炎脸色终于变得有些难看,大骂道。

  “小子,你打断了我儿子的手,想安然无恙就走,哪这么容易!”加列毕脚掌在地面一踏,身形竟然便是犹如一阵清风一般,诡异的出现在了萧炎头顶之上,面无表情的脸庞上闪过一抹狰狞,拳头猛的紧握,其上汹涌的青色斗气急速凝聚成了巨大的青色漩涡。

  “我草,竟然还用玄阶斗技,加列老狗,加列家族的脸都被你丢光了!”感受到加列毕拳头上所蕴含的狂猛劲道,萧炎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一只手掌,悄悄的抚上了手指上的漆黑戒指。

  “加列先生!若想动手为何不来找我,而来找我这只有斗者实力的哥哥!”萧源一掌挡住加列毕暴怒伸来的一拳。随即,萧源身上喷发出黑色的火焰。进化——黑狮兽。

  “用这种状态对付你就行了!黑狮三叉剑!”

  “你这家伙,要阻拦我吗!”看着眼前实力一度超越自己的萧源,加列毕心中打起了退堂鼓。

  “加列毕,休伤吾儿!”一声狮子的咆哮,萧战出现了。

  “喝,今天的事绝对不会这样结束!”好汉不吃眼前亏。走

  “熏儿小姐,愿意同我一起去玩吗?”某个被作者遗忘的一品炼药师,柳席,正在邀请熏儿去·············

  “嗯?”两双充满残念和怨念的双眼看了过来。

  “你们要干嘛!”看着走过来的萧炎和萧源,柳席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一起上吧!”萧炎捏了捏拳,笑了笑说道。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解除进化后。一脸阴暗的萧源也捏着拳走了过来。

  “哇啊啊啊啊!”

  月黑风高夜···················

  房间虽然宽敞,不过以柳席的速度,从床榻便到达门口,却不过是短短几秒时间罢了,望着那近在咫尺的木门,柳席眼瞳中闪过一抹喜意,只要出了房间,他就能大声吆喝,到时候,听到呼救声的加列毕,就能立刻赶来救援。

  然而,就在柳席即将碰触到门板之时,双脚猛然一痛,快速奔跑的身形顿时倾斜而下,最后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几颗牙齿伴随着鲜血,被柳席一口喷了出来。

  满脸恐惧的低下头,只见那双腿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两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在血洞边缘,一片焦黑,隐隐有着焦糊之味传出。

  “来人啊,有人要刺杀我!”

  腿上的剧痛几乎让得柳席晕过去,不过此时,他却是咬牙抗了下来,张口拼命的嘶声大喊。

  “不用叫了,房间被我的气息包裹了,没人听得见的。”窗缘之上,少女淡淡的道,纤指轻弹,一根金色的火焰利刺,便是在指尖凝聚成形,看来,柳席腿上的创伤,应该便是这东西所伤。

  “你…你究竟想干什么?你要什么?钱?丹药?我什么都给你,只要放过我!”惊恐的望着少女,柳席脸色惨白,死亡的威胁,终于压下了他对美色的垂涎。淡漠的瞟了一眼瘫在地上不断蠕动的柳席,少女轻灵的跃下窗台,莲步微移,缓缓走向后者。

  望着那从窗户下跃下的薰儿,萧炎这才发现,原本薰儿那只是齐及腰间的青丝,现在确是一直垂至了娇臀,显然,这应该便是那所谓的秘法所致。

  宽敞的房间之中,身披象征着高贵的金色裙袍,少女淡漠的对着那在地上不断哀嚎的柳席行去,在行至其面前时,顿住脚步,低下头,忽的轻轻一笑,霎那间的笑容,让得柳席心头狠狠一跳。

  “你不是想让人把我捉过来么?”缓缓蹲下身子,薰儿轻灵的嗓音中,蕴含着淡淡的森冷。

  柳席咽了一口唾沫,脸庞上的冷汗,因为恐惧,几乎打湿了整张脸。

  “我其实很讨厌动手杀人的…”望着满脸恐惧的柳席,薰儿忽然轻叹了一口气。

  闻言,柳席眼瞳中掠过一抹希冀,然而他还来不及出言求饶,少女那骤然寒起来的俏脸,却是将他打进了绝望的深渊。

  “我其实也并不介意一些无谓目光的,可为什么你要出言侮辱他?你有什么资格侮辱他?虽然他或许不会在乎你这种垃圾,可我却不能!真的不能!”随着少女语气的骤然变冷,其纤指之上的金色火焰尖刺,猛然脱手而出,最后化为一抹金色闪电,狠狠的刺进柳席胸膛之处,顿时,血洞迅速浮现。

  遭受致命重击,柳席眼瞳骤然一缩,惨白的脸庞缓缓灰暗,略微凸出的眼球,看上去极为的恐怖。

  淡漠的瞥了一眼生机逐渐丧失的尸体,薰儿站直身子,轻叹了一口气,冷漠的小脸上流露出一抹无奈,低声喃喃道:“若不是怕萧炎哥哥怪我多事,这乌坦城,早就没了加列家族,哪还会有这么多麻烦事…”

  轻摇了摇头,薰儿目光随意的在房间之内扫了扫,身形微动,再次出现之时,便已到了窗户之前,娇躯一跃,最后消失在夜色之中。

  “啧啧,这妮子看起来温婉可人,没想到真要杀起人来,也是这般的干脆利落,嘿嘿,看来你这次捡到宝了。”在薰儿消失之后不久,药老戏谑的声音,在萧炎心中响了起来。

  “但毕竟是经验不足啊!”药老笑着说道。

  “怎么了?”

  “看着吧!”(好简短的对话。。。。。)

  大门之处,那原本已经失去了生机的柳席,手掌却是不可察觉的细微一动,片刻之后,那紧闭的眼睛竟然是缓缓的睁开,脸庞上的灰暗,居然也退去了许多。

  “嘶…”望着胸口上的血洞,柳席轻吸了一口凉气,眼睛中充斥着怨毒:“该死的女人,要不是我在出来的时候从老师那里偷来一枚“龟息丹”,今天就真的要栽到这里了。”

  艰难的伸出手掌,柳席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玉瓶,小心翼翼的从中倒出一些白色粉末在伤口之上,然后再次掏出一枚淡青丹药,毫不迟疑的咽进肚中,做完这些轻微的动作,柳席的脸色,却是再次惨白了几分。

  “这次的重伤,恐怕需要半年时间才能痊愈,明天便让加列家族送我回去,然后把老师请过来,只要有老师帮忙,萧家绝对没好日子过,到时候,我要把那女人玩死为止!”狰狞的咬着牙,柳席惨白的脸庞上,充斥着怨毒。

  “抱歉了,虽然我也不是很喜欢杀人,但还是请你在这里留下吧!”窗户正对的屋檐之上,一头黑色的狮子慢慢的走了出来。(萧源心中的话:“为毛我第一次兽型进化要对付这种垃圾!”)(去掉白萧源操纵的那一次黑鹰兽)

  “马虎大意的小丫头,最后居然要我来善后处理!”说完,凯撒狮子兽张开口,一发漆黑的炮弹已经射出。

  “GAMEOVER!”转移进化成银狼兽,打个响指,高喊一声,表示自己愉快的心情。

  随即,野狼兽快速的跳开,因为,一团金色的火焰已经砸向了刚才的位置。

  在对面不远处的一处楼阁边缘之上,身着金色裙袍的少女,随意的摇晃着一双圆润雪白的小腿,蕴含着淡淡金焰的秋水眸子,正慵懒的盯着那停顿在房顶之上的野狼兽。

  “你究竟是何人?”

  纤指锊过额前被夜风拂起的青丝,少女抬了抬精致的下巴,轻灵的嗓音,在这片小天地缓缓回荡。

  “呵呵,你就这么急着知道吗!”说完,萧源的进化就解除了。

  “是萧源哥哥!你的实力居然在刚才达到了斗皇!”熏儿对眼前的这个家伙哦充满了好奇。

  “你不也一样用了秘法将自己的实力提升了上去吗?”知道剧情的萧源自然也可以随便还口。

  “小子,将身体交给我,接下来由我来搞定!”白萧源的话出现了在萧源的耳边。

  “哦,我知道了!”

  “这个给你!”在白萧源的控制下,萧源将纳戒中的药扔了出去。(别问我药哪里来)

  “你和我不同,我想你现在的身体应该不像刚才一样了吧,应该是虚弱至极了吧!所以我想你需要这个!不然,明天那白痴应该会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虚弱的!”(萧炎吐槽:你才是白痴!你全家都白痴。萧源:我和你是一个家族的···········)

  “那么我就先走了!”留下个回眸一笑!熏儿就走了。

  “咳咳!”擦了擦鼻血,身体的掌控权再次变回了萧源。

  “漂亮的女人真可怕!话说,三哥,现在人都走了,你还不出来?”萧源对着某个被无视了很久的家伙说道。

  “你这家伙,把我要干的事情都干了啊!”互锤了一下胸口,萧炎笑着说道。

  “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弟弟,帮你搞定也很正常吧!不过,你这家伙,劝你还是快点提升实力吧,连我都打不过,你怎么去像熏儿求婚啊!”

  “额,没事没事,实力可以慢慢来!”提到熏儿就脑子发烫的萧炎,随随意意的回答了一句。

  “好了,我们该走了,那柳席被我烧成了灰,没了动静,估计很快就有人来了!”

  “哦!”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