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拍卖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米特尔拍卖场,鉴宝室内。

  米特尔拍卖场的首席拍卖师雅妃,现在正惊讶的微张着性感红润的小嘴,双眼愣愣的望着摆在面前的七瓶筑基灵液,颇具视觉冲击的丰满胸脯,轻轻的划起惊心动魄的弧度。

  “咳…”坐在雅妃不远处的火神兽(咱不是萧炎,但也怕暴露),干干的咳嗽了一声,将她惊醒了过来。

  玉手轻轻的抚摸着温凉的白玉瓶,雅妃端起来轻嗅了嗅,然后递给身旁的谷尼。

  接过白玉瓶,谷尼细细的检查了一番,略微有些吃惊的道:“真的全是筑基灵液…”

  听着谷尼确认,雅妃黛眉轻挑了挑,流转的迷人眼波在面前的火神兽身上扫过,笑意盈盈的俏脸上,充斥着诱人的妩媚:“没想到半年不见,先生竟然给我们拍卖会带来这么一单大生意。”

  “什么时候能够拍卖?”铠甲下,传出的是火神血气方刚兽的声音。

  “先生是急着需要用钱么?如果不是太急,雅妃建议能稍等一两天,市面上很难见到七瓶筑基灵液同时出现,如果让我们拍卖会将之宣传一下,那样,您所得到的利润,将会更大…”雅妃嫣然轻笑,试探的轻声问道。

  闻言,红衣下略微沉默,片刻后,方才传出轻轻的嗯声。

  瞧着他答应,雅妃俏脸上的笑容顿时更浓了几分,玉手端过身旁的茶杯,亲自送了过来,她现在基本已经能够确定,面前的这位红衣人,绝对是一名二品,甚至三品的炼药师!

  端着茶杯抿了一口,红衣人站了起来,年轻的声音传出:“不知道你们拍卖会,能帮我弄到一些药材么?”

  美眸微微一亮,雅妃坐在一旁的椅上,迷人的曲线凸显而出,笑盈盈的道:“先生需要什么药材?”

  “四株五十年份的墨叶莲,两粒成熟的蛇涎果,一颗二十年份左右的聚灵草,一枚水属性的二级魔核…”

  一旁的谷尼,听着这几种药材,脸庞顿时一变,目光中掺杂着惊疑的打量着黑袍人。

  “呵呵,雅妃会帮先生注意这几种药材,一有消息,会及时通知老先生,不知道先生所住何处?如何联系?”雅妃眼角瞟着脸色有些变化的谷尼,心头也是一跳,不着痕迹的笑着问道。

  “不用联系我,如果有这几种材料,便直接从筑基灵液中扣除吧,我会随时过来取。”黑袍下,苍老的声音淡淡的道。

  “我还有事,便不久待了,两天后我会再过来。”随意的说着,红衣人站起身来,行出了这所鉴宝室。

  望着那消失在转角处的背影,雅妃狭长的美眸微眯,轻声道:“刚才那些药材,有什么不对吗?谷尼叔叔。”

  谷尼微微点头,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炼制聚气散的材料。

  闻言,雅妃俏脸也是一变,失声道:“聚气散不是至少需要四品炼药师才能炼制吗?”

  点了点头,谷尼叹道:“这次似乎还真看走眼了啊,不过加玛帝国四品炼药师不过那么区区二十几位,这黑袍人,以前怎么从未听说过?”

  雅妃轻摇了摇头,美眸中流动着异彩,轻声喃喃道:“四品炼药师…若有机会,一定要拉拢他!”

  另一边,走出拍卖室的萧源··········

  “呕·········”萧源在一个小巷子里呕吐起来。

  “怎么了,还因为早上基米拉兽把那只三级魔兽轰成渣渣而吐吗!”白萧源出来,问道。

  “太恶心了!我杀人没那么变态的!”萧源怒吼道。

  “等以后你就知道了,如果不那样,真是一种大意。肯定可以引来其他魔兽,看看能不能有魔核呢。”

  “的确,所以我现在手里又有那么三颗二级水属性魔核了。赶快回去交给老师。”

  “你小心些,你现在的状态太差了。”

  “不怕,恢复力不错。”

  三天后··········

  不得不说,米特尔拍卖场的宣传效果的确非常强大,在萧炎将筑基灵液交给拍卖会仅仅一天之后,几乎乌坦城大大小小所有势力,都知晓了这一消息,顿时,所有人,都是心血沸腾了起来。

  与上次拍卖会所拍卖的玄阶高级功法不同,那种天价物品,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大势力够资格拍买,其他实力较弱的势力,都只得望洋兴叹。

  而筑基灵液,对很多人来说,却是要显得更加现实一些,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子孙尽快的成为一名斗者,很多长辈,都愿意花钱购买这种实惠却又不是特别昂贵的东西。

  当筑基灵液在乌坦城中传得沸沸扬扬之时,深居家族中的萧炎,也是逐渐听到一些风声,看着区区七瓶并不纯净的筑基灵液被闹得这般隆重,他在惊愕的同时,也是再次感受到了丹药在这块大陆上的独特魅力。

  在第二天的时候,萧家也是收到了米特尔拍卖场的邀请函,或许是因为上次萧战给萧炎购买了筑基灵液的缘故吧,对于这再次出现的筑基灵液,家族中的几位长老也是颇感兴趣,特别是几位还有子孙未能到达斗者级别的长老,更是热切之极。

  在下午之时,本来打算独自溜出去的萧源,却是被萧战派人抢先通知了一声,无奈,他也只得跟在报信人身后,对着家族大门处走去。

  来到大门处,不仅萧战在此处,就是连几位长老,也是涌在这里,看上去极为热闹。

  抬头望着慢吞吞过来的萧炎和萧源,萧战咧嘴一笑,扬手催促了一声。

  看着父亲催促,萧炎叹了一口气,走得近了,眼角却是瞟见了萧战身旁的两人,眉头不由得微皱。

  “磨磨蹭蹭的跟个女人一样…”望着皱眉的萧炎,等了半天的萧玉心头也是略微有些火气,冷冷的出言嘲讽道。

  “你忙着赶丧啊。”萧炎斜瞥了萧玉,淡淡的声音让得后者差点将一口银牙蹦碎。

  “噗嗤。”人群中,少女轻笑声,宛如银铃般的传来。

  微偏过头,望着人群中间的薰儿,萧炎冲着她耸了耸肩,笑道:“你也去拍卖会?”

  “待在家族中很无聊,去看看也好…”薰儿挤出人群,与萧炎并排着,嫣然笑道。

  “有什么好看的,一些筑基灵液而已,对你可没什么作用了。”萧炎随意的笑道。

  “哼,有什么好看的?要不是你靠了那东西,能这么快就与我平级?”那被萧炎打得休养了两个月才康复的萧宁,望着两人笑谈的亲昵模样,脸皮一抽,又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出言讽道。

  “骨头又痒了?”抬了抬眼皮,萧炎似笑非笑的道。

  “喂,三哥,你有点过分了。”萧源及时说道。

  “你…”脸庞一怒,萧宁紧了紧拳头,旋即又慢慢的松了下来,冷笑道:“你别得意,这次你把我打伤,我还真得感谢你,要不是这段时间的静养,我恐怕也碰触不到第九段斗之气,顶多再有七天时间,我便能进入第九段斗之气!到时,是谁骨头痒,那还不一定!”

  听着萧宁此话,围拢在周围的长辈族人,不由得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而一旁的大长老,老脸也是略微有些得色,想必是认为这孙子给自己涨了不少脸。

  “呵呵,九段而已,我手下随便一只魔兽都能干掉你。”萧源皱了皱眉,随口说道。

  萧战眉头微皱,有些不悦的瞪了大长老一眼,刚欲挥手让众人动身,却是忽然瞧得萧炎小脸上的一抹戏谑笑意,当下不由得一愣,到嘴的话也是咽了下去。

  望着一脸冷笑与得意的萧宁,萧炎抿了抿嘴,沉默了一会,方才捎了捎头,无奈的轻声道:“那个…不好意思,前几天一不小心…到第九段了,看来,你恐怕又比我慢了。”

  “呃…”

  萧炎此话出口,周围的族人顿时一静,惊愕的目光瞬间转移到表情有些无奈的萧炎身上,不小心…突破了?

  哭笑不得摇了摇头,众人心头暗道,这小家伙真是存心打击人呐,可怜的萧宁…

  听着萧炎这话,萧宁脸庞上的得意骤然僵硬,嘴角一阵抽搐,喉咙滚了滚,死死的瞪着萧炎,片刻之后,终于颓丧的软了下去,本以为此次的触摸瓶颈能让自己取回一些脸面,没想到,却是换来了更大的打击。

  玉手拉着颇受打击的萧宁,萧玉狠狠的剐了萧炎一眼,不过却少见的没有出言讽刺,只在心头嘀咕道:“这小混蛋到底怎么修炼的?这才两个多月时间啊…怎么就到第九段了?”

  即使是平日和萧炎非常不对路子,可萧玉心头,依然是对萧炎的修炼速度,感到有些震撼。

  “哈哈…”望着周围脸露惊诧的族人,萧战皱起的眉头顿时舒展了开去,开怀的大笑了几声,瞟了一眼老脸无奈的大长老,大笑道:“走吧,走吧,拍卖会快开始了,大家别再拖延了,不然去晚了被人家抢了就不好了。”

  目视着几位长老走出大门,萧战忍不住的回头开心的揉了揉萧炎的脑袋,畅快的笑道:“不错,不错,又给父亲我长脸面了,那老家伙今天在我面前说了不下十遍他孙子如何如何的了,听着我都快烦死了,不就是想让家族出钱给他孙子买一瓶筑基灵液嘛,拐弯抹角的,真烦人,老吝啬鬼。”

  被揉乱了头发,萧炎苦笑了一声,无辜的摊了摊手,抬腿走出大门,无奈的道:“本不想说的,可那家伙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刚刚出门不远的萧宁,听着萧炎此话,嘴角一抽,心中实在有些郁闷与哭丧。

  “好了,表哥,不要随便胡来,以后再努力就好了!”萧源说道。(在萧宁受伤时,送过丹药,增进了关系)

  “嗯。”萧宁回头答道。

  “至于熏儿,我想你还是不要乱来的好,我想就算是我乱来,我也不能压制住她。”

  “那小家伙,有这么恐怖吗?你可是斗师实力啊。”萧宁想了想熏儿平时的样子,疑惑的问道。

  “没办法啊!我实在害怕啊!算了,走吧。拍卖要开始了。”

  “嗯!走吧!”萧宁说完就奔跑起来。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