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终究比不上萧炎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走进火道,又是出现五条小道,在小道之中,还能依稀的看见一些族人的身影。

  “火道第三条路。”目光转了转,萧炎带着薰儿,径直进入了第三条小道。

  进入小通道,却是别有一番天地,在通道的两侧,每隔几米距离,就有着一扇火红色的厚实木门,而此时的所有木门,皆都已经全部开启,大开的木门中,有着淡淡的红色光幕浮现。

  红色光幕是一种防卫设置,同时也是对年轻族人的最后一种考验,想要取得其中的功法,就得需要打破光幕。

  小道中已有不少的族人,此时,他们正在一些木门面前,脸色涨红的狠狠击打着红色光幕,偶尔有着光幕的破碎声伴随着欢喝在小道中响起,而每当此时,那些还在奋力攻击的族人,都不由得脸露羡慕。

  萧炎和薰儿缓步行在小道中,饶有兴致的望着两边那些干得热火朝天的族人。

  再次转过路角,萧炎望了望旁边木门上的号码:三十七。

  摸着鼻子笑了笑,萧炎快步走了一段距离,然后在号码为四十三的木门前停下了身形,轻笑道:“就是这里了吧。”

  此时的小道中,也还有十多名族人,当他们瞧着萧炎停在四十三房间时,都不由一愣,这房间具有此条小道上防御最坚固的光罩,先前有着不少实力不错的族人想要破门而进,可却都在这里吃了大鳖。

  无视于周围那些诧异的目光,萧炎手掌缓缓的摸上了光罩。

  “萧炎哥哥,萧叔叔这样做,算不算以权谋私啊?”见到萧炎的举动,薰儿俏皮的眨了眨美眸,似笑非笑的低声道。

  测量了一下光罩的厚实程度,萧炎回过头,佯作恶狠狠的道:“小妮子,最好给我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不然…。”

  被萧炎的表情逗得莞尔一笑,薰儿皱了皱精致的小脸,少女娇嗔的风情,让得附近正在攻击护罩的其他族人眼睛顿时有些发直。

  戏谑了笑了笑,萧炎退后了两步,双脚略微分开,双掌缓缓握拢,眼眸微闭,体内淡淡的斗之气,顺着特定的脉络,开始了迅速的运转。

  薰儿懒懒的斜靠在墙壁边,美妙的曲线被紧身的衣装完美包裹,极为诱人,一双秋水眸子紧紧的盯着蓄力中的萧炎,眸中,俏皮的跳动中淡金色的火焰。

  “喝!”微闭的眼眸乍然睁开,萧炎脚掌猛的在地面狠狠一踏,身形诡异的一个急旋,身子反对着光幕,右手肘尖,带着略微有些尖锐的破风之声,最后重重的轰向红色光幕。

  “八极崩!”

  心头一声冷喝,萧炎的拳头,猛的砸在了光幕之上,顿时,一圈圈涟漪从光幕中心位置犹如波浪一般,急速扩散。

  “破!”小脸肃然的一声冷喝,红色光幕在周围十几道震撼的目光中,犹如玻璃一般,轰然破碎!

  缓缓的吐了一口气,萧炎手臂骤然一抖,衣衫袖袍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片刻后,悄悄的软了下来。

  身旁,望着破碎的红色光罩,薰儿轻轻的拍了拍小手,抿着红润的小嘴点了点头,微笑道:“很不错的斗技,攻击力,非常强!”

  扭了扭脖子,萧炎舒展了一下手臂,淡淡的笑道:“还勉强凑合吧。”

  听着萧炎此话,小道中的十几位族人顿时有些感到胸闷,如此变态的斗技,还只是凑合?成心打击人不是…

  “呵呵,走吧,进去看看是什么斗技。”对着略微泛红的房间扬了扬下巴,萧炎率先进入其中。

  进入小房间,光线明亮了几分,房间内并不宽敞,在小小的房间中央位置,有着一方石台,在石台之上,静静的放着一卷暗红色的卷轴。

  走上前来,饶有兴趣的拿起暗红色卷轴,萧炎看了一眼卷轴背面,轻声道:“黄阶高级功法:炼火焚!”

  “果然还不错哩,这可是家族中最顶尖的火属性功法了,呵呵,看来萧叔叔为萧炎哥哥还真是费了不少心。”身后,传来薰儿的微笑声。

  笑着点了点头,萧炎心头有着淡淡的暖意。

  一只白皙的纤手忽然从身后伸出,从萧炎手中取走了暗红卷轴,薰儿微偏着小脑袋,把玩着卷轴,柔声道:“萧炎哥哥,虽然以后你或许能够得到更高级的功法,不过,刚开始修炼斗气的时候,功法等级越高,对日后的好处也越大,黄阶高级功法…却是有些低了。”

  萧炎淡淡一笑,微微点头。

  望着脸色平静的萧炎,薰儿浅浅柳眉轻轻一蹙,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纤指轻弹,一卷通体呈火玉之色的古朴卷轴出现在手中。

  “这是火属性的玄阶高级功法:弄炎决!”

  薰儿抚摸着卷轴,轻声道:“萧炎哥哥不用觉得脸面问题而不好接受,薰儿也知道你不是那种迂腐的人,高级功法对你日后有大好处,所以…”

  望着一手抓一个卷轴的薰儿,萧炎苦笑了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伸出手掌亲昵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在薰儿略微有些受伤的水灵眸子中取回了那卷黄阶高级的功法。

  “萧炎哥哥…”薰儿委屈的翘着小嘴,水灵眸子中,水气盈盈,看上去楚楚动人。

  “呵呵,谢谢薰儿了,我并不是因为面子问题不接受你的东西。”萧炎温柔一笑,低头在薰儿娇嫩的耳边轻声道。

  “萧炎哥哥能弄到更好的功法…”

  “为什么没有我的功法,为什么,难道我现在都还不能在熏儿的心中站到一定的位置吗。”萧源在心中想着。看着眼前亲密的二人,自己的心感觉有点难受,好像有块巨石塞着,一点气都透不过来。(别说你不会嫉妒,如果你也喜欢熏儿,你就会和萧宁一样,一样的不爽,萧炎再强,现在也只是个斗之气,主角弹他一下,就能弹死他。)

  “好了,快走吧。”萧源随意敲碎一块防护罩,拿了本功法就走。

  因为距离两个小时还有不少的时间,所以萧源三人也并不急着出去,斗气阁平日属于禁地,今日难得有机会进来,四处看看也好满足一下好奇心。

  在即将出火道之时,薰儿随便进入了所小房间,取了一卷黄阶低级的斗气功法,然后陪着萧炎,走进另外几条属性道。

  今天的斗气阁,无疑是它几年来最热闹的日子,每条属性道之中,都是人头密布,一个个脸色激动得涨红的族人奋力的攻击着光幕,少年的欢喝声,伴随着光幕的破碎,不断响起。

  在这般的氛围感染之下,萧炎的小脸上,也是一直挂着淡淡的笑意。而反之,萧源的脸上尽是不愉快。

  再次走出一条小道之后,萧炎算了算时间,伸了一个懒腰,对着身旁的薰儿和萧源笑道:“走吧,时间快到了。”

  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薰儿跟着萧炎转过一条小道的转角,然后径直对着斗气阁之外行去。

  转过小道,萧炎眉尖忽然一挑,在两人不远处,身着红裙的萧媚,正急得俏脸涨红的在一道光幕面前不断转悠,看她的模样,似乎是想得到里面的功法,却又没能力打破光幕…

  今日的萧媚,身着一件娇艳的红衣裙,略微紧收的裙带,将那盈盈一握的柳腰完美的勒现而出,前凸后翘的动人曲线,极为诱人。

  此时,那张清纯与妩媚交集的俏脸,正被焦急所覆盖,柳眉紧蹙的可爱模样,让得周围的少年几乎有种为之献身的冲动。

  ……

  萧媚现在的心情很糟糕,简直可以用心急火燎来形容,今天在进入斗气阁之前,她的父亲就暗地里偷偷告诉了她一个房间号码,特别叮嘱一定要得到其中的功法,要知道,这可是他费尽心机与口舌,才从斗气布置人员那里得到的消息,他相信,只要萧媚能得到这黄阶高级的风属性功法,一定能够在斗气修炼的起跑线上领先别人。

  然而,萧媚的父亲虽然得到了确切的房间号码,可却是忽略了房间护罩的强悍程度,自从先前萧媚找到此处时,已经努力了将近一个小时,可依旧未能将之打破,虽然也有着别的族人因为垂涎自己的美貌而想要帮忙,可这种护罩,只能一人单独击破,如果人数一旦超过了两人,护罩也会随之变强,到头来,依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现在两个小时的时间即将完毕,如果再不能将护罩打破,那萧媚就真的什么都得不到了,一想到没有斗气功法的后果,萧媚那妩媚的大眼睛中,就是忍不住的浮现点点水气,楚楚动人的模样,惹人爱怜。

  略微带着雾气的目光在周围的少年身上扫过,萧媚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美眸却是骤然一顿。

  不远处,双手抱着后脑勺的黑衫少年,正淡然的行来。

  抽了抽挺翘的玉鼻,萧媚刚刚绝望的心,又是悄悄的活络了起来,抹去即将掉落的泪珠,贝齿轻咬着红唇,可怜巴巴的望着那走过来的萧炎,希望他能够帮自己一把。

  周围少年望着萧媚这模样,都是顺势移动目光,最后停在了缓缓走来的萧炎身上,嘴上的窃窃私语,逐渐的弱了下来,视线中略微掺杂着敬畏。

  一时间,原本喧闹的小路,顿时安静得鸦雀无声。

  在小路上几十道目光的注视下,萧炎小脸平淡,径直走来,然后目不斜视的与欲言欲止的萧媚,搽肩而过…

  微微张着红唇,萧媚望着那没有理会自己的萧炎,在愣了一会之后,美丽的小脸上拉起一抹自嘲,轻轻的摇了摇头,想起自己这几年对待萧炎的态度,刚刚那升起的一抹怨气,也是逐渐的消散。

  “呵呵,这也算是报应吧,我还真是个讨厌的人,自作自受…”缓缓的蹲下身子,萧媚香肩轻轻的抽动着,有些压抑的轻泣声,在安静的小路中呜咽响起。

  望着犹如被抛弃的小猫一般蹲在地上的萧媚,周围的少年,都是黯然的叹了一口气,微微摇头。

  蹲在地上,正在轻泣中的萧媚,忽然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缓缓的抬起哭得梨花带雨的俏脸,却是一怔。

  面前,那本来已经远去的两位少年,一个是反抱着后脑勺,另一个是吹着笛子,慢吞吞的走了回来。

  “让开。”瞥了一眼楚楚动人的萧媚,萧炎淡淡的道。

  “啊?哦…”又是一怔,旋即萧媚终于回过神来,俏脸浮现喜悦,乖乖的让了开来。

  在众人那好奇与欣慰的注视中,萧炎走到光幕前,伸下手掌,轻吐了一口气。

  身子略微寂静,瞬间后,犹如奔雷一般乍然而动,萧炎身子一个急旋,右脚猛的鞭甩而出,裤腿都在此刻,发出咔咔的破风声响。

  “嘭!”一脚狠踢在光幕之上,涟漪急速扩散,最后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只是那防护罩有些碎裂,并没有完全破开。

  “还是我来吧。”萧源放下笛子,弹了一下手指,防护罩瞬间破碎。

  两人击碎防护罩后,一个扭了扭脖子,一个把笛子放回口袋,平淡的转身,走向远处的薰儿。

  “表哥…谢谢你…对不起。”萧炎从身旁走过,萧媚声音怯怯的道。

  “嗯。”

  瞥了一眼这终于失去了傲气的少女,萧炎这才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在一干少年那崇拜的目光中,消失在小路的尽头。

  “算了,什么都不说吧。我毕竟是个外来人。”萧源叹了口气,打个响指,回到后山,吹起了忧伤的旋律。

  </a>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