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重伤,光系觉醒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成人仪式的举行,其程序的繁琐程度,简直有些让人脑袋发疼。

  坐在台下,萧炎望着台上那被摆纵得犹如木偶一般的少年,不由得揉了揉额头,对着身旁的薰儿苦笑道:“这成人仪式,简直是自找苦吃。”

  看着萧炎无奈的模样,薰儿水灵大眼睛微弯,笑吟吟的道:“没办法,这是一直传下来的规矩,就算是萧叔叔他们,也没办法更改。”

  萧炎叹息了一声,无奈的点了点头,刚欲无聊昏睡,眉尖忽然一挑,微眯着眼睛,缓缓的转移到左边台下。

  在距离两人不远处,萧宁正满脸嫉妒的盯着与薰儿笑谈的萧炎,瞧得后者望过来,顿时挑衅的扬了扬拳头。

  “白痴。”

  轻轻的吐出两字,萧炎目光左偏了一点,望着那站在萧宁身旁的萧玉,视线在那对高挑性感的大腿上肆无忌惮的剐了几眼,最后待得那女人脸颊变得铁青之后,这才冷笑着收回目光。

  一旁,瞧着萧炎如此,薰儿好笑之余,也有些无奈,只要一接触到萧玉,萧炎似乎就会脱去往日的平淡,肆无忌惮的模样,每次都要将后者气得暴跳如雷。

  斜靠在温凉的木椅之上,萧炎轻嗅着身旁少女那清新的体香,有些悠闲的闭目静待。

  台上的成人仪式,在进行了一大半的时候,也终于是轮到了萧炎。

  听着台上的喊声,高台上的贵宾席中,顿时移下了一双双夹杂着好奇与质疑的目光,今天他们参与萧家的成人仪式,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想要确定一下这位最近在乌坦城传得沸沸扬扬的少年究竟是否如同传闻中的那般。

  听着喊声,萧炎缓缓睁开眼眸,周围那一道道夹杂着各色神情,犹如看猴一般的目光让得他在心中无奈的摇了摇头。

  轻吐了一口气,萧炎小脸上保持着古井不波的平淡,然后在满场目光的注视下,一步步的踏上了高台。

  成人仪式的主持人是二长老萧鹰,虽然这位二长老以前一直没给过萧炎什么好脸色,不过自从那日的测验之后,他明显也收敛了许多,至少,以前那股毫不掩饰的不屑,已经没有再出现在那张苍老的面孔之上。

  眼神有些复杂的望着面前这几乎是咸鱼大翻身的少年,萧鹰心中叹了一口气,面庞略微抖了抖,从身后的台上拿去几样仪式所需要的材料,然后对着萧炎和萧源行去。

  瞧着走来的二长老,想起先前仪式的繁琐,萧炎和萧源就不约而同得感到头疼,苦笑了一声,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眸。

  ……

  在全场目光的注视下,萧炎和萧源如同白痴一般的立在原地足足半个小时,那些繁琐的仪式,这才缓缓落幕。

  心头松了一口气,萧炎睁开眼,望着洒满全身的各种香料,郁闷的翻了翻白眼。

  搞完这些繁琐的东西,二长老也是抹了一把汗,转身走到黑石测验碑前,大声道:“仪式复测!”

  仪式复测,也就是再一次的测验斗之气,一月前的那次测验,只是预测,目的是将族中优秀的种子挑选而出,而这些优秀的种子族人,才具备在这高台上举行成人仪式的资格,而那些七段之下的族人,却只能举行一些简略的仪式,颇为寒酸。

  仪式复测也要比预测严格与精细许多,这次的复测,便是实力为两星大斗师的二长老亲自监控检验,由此可见他们对成人仪式的重视程度。

  听着二长老的大喝声,本来还有些无聊的台下,顿时精神抖擞了起来,一双双目光,直接投向了高台上。

  贵宾席之上,那些来自各方势力的目光,也是紧紧的盯着台上的黑衫少年,他们此次前来的目的,便是为了确认这位曾经让得乌坦城为之惊艳的天才少年,是否再次回复了以往的天赋?

  无视于周围那些火热的目光,萧炎小脸平静的走上前去,在黑石碑前顿下了脚步。

  眯着老眼望着面前的少年,二长老干枯的手掌触摸着黑石碑,一丝斗之气灌输而进,然后面无表情竖立一旁,然而当目光在闪过萧炎身上时,依旧是忍不住的掠过一抹质疑:“这小家伙,真的到第七段了?”

  看来萧炎此次所造成的震撼给予了这位二长老颇大的打击,即使他心中明知道测验碑极难出错,可他依然有些顽固的不愿相信,所以,他此次自动请缨,亲自监控萧炎的测验!

  没有在意他目光中的质疑,萧炎手掌缓缓摸上石碑…

  望着高台上摸着石碑的萧炎,台下,萧玉柳眉忍不住的微微一皱,偏头对着萧宁低声问道:“那家伙真到第七段了?”

  由于萧玉最近两天才从学院请假回到家族,所以,她并没有亲眼见到那日的预测。

  被姐姐询问,萧宁有些苦涩的点了点,闷声道:“嗯,不晓得那家伙吃了什么东西,一年内,真的蹦了四段斗之气。”

  被再一次证实这传言的真实性,萧玉红唇紧抿,有些恼怒的跺了跺性感的长腿,怒瞪着场中的黑衫青年,俏丽的脸颊扬起一抹倔强:“没有亲眼看见,我很难相信那废柴能翻身!”

  深吐了一口气,萧玉冷笑着盯着场中:“上次一定是这家伙做了什么手脚,这次由二长老亲自监控,我看你如……”

  冷笑的低语还未说话,萧玉俏丽的脸颊,便是骤然僵硬,剩下的话,也是被凝固在了喉咙之处。

  高高的木台之上,巨大的黑石碑光芒乍放,金色的大字,龙飞凤舞的出现在石碑表面。

  “斗之气:八段!”

  “呵呵,一个月又提升了一段吗?”萧源笑着说道。

  “呵呵,四弟,不妨让大家看看你的实力啊。”

  “你自己想看吧,算了,就让你看看吧。”说完,萧源就将手放上石碑。

  “斗师:一星。”二长老说道。

  “天哪,在一个月里,从斗者九星蹦到斗师一星。源哥哥真是不简单!”熏儿在台下惊讶道。

  “按这修炼进度,或许…说不定几十年后,萧家会出现一个斗皇级别的超级强者。”贵宾席上的众人对望了一眼,心头都是不约而同的闪过一道有些骇然的念头。

  斗皇,只要加玛帝国任何一个小家族出了一名斗皇级别的强者,那这家族,不管它本身有何种局限性,其地位也将会利马随之攀升,到时,就算是加玛帝国三大家族,也不敢对之采取打压的姿态,毕竟,斗皇级别的强者,在这泱泱大帝国之中,也唯有那屈指可数的寥寥两三位而已,而且每一位,都拥有翻天倒海,以一敌万之能,没有任何一个有理智的帝国,会轻易选择得罪一名斗皇强者!

  三百多年前,当时加玛帝国唯一的斗皇强者,因为临国发动战争,导致其亲人惨遭池鱼,暴怒之下,单枪匹马屠杀了对方一支精锐的万人铁骑军团,那次屠杀,血流成河,赫赫凶名,令得该国举国震撼。

  自此以后,斗气大陆上的帝国,很少再有人选择得罪一名斗皇强者!由此可见,斗皇级别的强者,在这片大陆之上,究竟有多凶悍。

  “呵呵,没想到萧家人才济济,居然有这么多天才。”雅妃笑道。

  “呵呵,哪里哪里。”萧战回答道。

  冷笑了一声,萧宁挣脱萧玉的手掌,爬上高台,高声喝道:“我来!”

  听着有人应答,全场的目光顿时汇聚在了萧宁身上,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让得他脸上的得意,更是甚了一分。

  望着走过来的萧宁,二长老眉头一皱,将目光投向贵宾席上,果然是见到大长老那有些难看的脸色,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心头骂道:“不识好歹的笨蛋!你还当现在的萧炎是以前的废物么?”

  萧宁并未注意到二长老难看的脸色,大步走来,得意的笑道:“萧炎,就让我来试试你的战斗实力究竟有多强吧。”

  “萧宁,挑战萧炎,萧炎,你可接受?”瞧得萧宁已经来到了场中央,

  二长老只得无奈的大声道。

  “你不会不接受吧?薰儿可在看着呢,你不会让她失望吧…”摸了摸袖中的那枚丹药,萧宁心头自信心高度膨胀,看了一眼台下那犹如青莲般的淡雅少女,冷笑道。

  “白痴…”心头吐出两字,萧炎摸了摸鼻子,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微微点头,淡淡的道:“接受。”

  见到萧炎点头,二长老再次无奈一叹,挥了挥手,在退后的时候,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低喝道:“给我记住,点到为止!”

  萧宁撇嘴。

  萧炎同样是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随着二长老的退开,高台之上,气氛顿时紧绷!望着高台上对恃的两位少年,在场的所有目光,都是饶有兴致的移了过来,他们也非常的想知道,这位在间隔三年之后,再次创造奇迹的少年,是否在斗技的修炼之上,也拥有如此恐怖的进度?

  贵宾席上,萧战皱着眉头望着上台挑战的萧宁,脸色略微有些难看,虽然萧炎的斗之气出乎了他的意料,不过对于斗技,他却是从未见到后者什么时候去斗技堂找专门的家族斗技师学习过。

  要知道,斗技不同于初阶的斗之气修炼,黄阶低级的斗技,倒还能依靠自己的摸索而修炼,可有一些黄阶中级以及高级的斗技,却必须找家族的斗技师专门教导才行,然而,这几年来,萧战一直未听家族的几位斗技师说萧炎曾经找他们学习过斗技,反而,萧宁倒是常客。

  据萧战的了解,今年实力在斗之气八段的萧宁,已经起码掌握了三种黄阶中级,以及一种黄阶高级的斗技,这几种斗技,足以让他在同等级的强者中难觅对手,此次的比试,萧炎似乎是处在下风。

  “呵呵,萧族长,你说,萧炎小少爷能赢吗?”在萧战身旁,目光紧紧盯着场中的雅妃轻笑着问道。

  萧战缓缓压下心中一些因为萧宁而产生的怒意,淡淡的笑道:“炎儿不太精通斗技,而且最近才踏入八段斗之气的境地,对上踏足这个层次足足一年之久的萧宁,胜算恐怕并不是太大。”

  “哦,是吗?”诱人眼波微微流转,雅妃眨了眨修长的睫毛,美眸略微带着些慵懒的望着场中气定神闲的黑衫少年,红润的小嘴忽然一掀,笑意盈盈的美丽脸颊有着一分成熟的妩媚:“不知为何,我对萧炎小少爷却是信心十足,我想,他一定能取得胜利。”

  萧战一愣,似乎有些诧异她哪来的这么大的信心,笑着摇了摇头:“那就借雅妃小姐吉言了。”

  ……

  望着面前随意站立的萧炎,萧宁冷笑了一声,双拳缓缓紧握,淡淡的斗之气,在体内迅速流转,带来一**强横的力量之感。

  略微沉寂,萧宁脚掌猛的一踏地面,身形径直冲向近在咫尺的萧炎,急冲之时,萧宁双掌略微曲拢,十指上有些尖锐的指甲泛着许些寒芒。

  在距离萧炎仅有半米之时,萧宁身形骤然顿住,右爪划起一条刁钻的弧线,直取萧炎喉咙:“黄阶中级斗技:裂爪击!”

  脸色平静的望着疾袭而来的手爪,萧炎不急不缓的抬起手掌,略微曲卷的手掌,猛的撑开,强横的推力,暴冲而出…

  在这股毫无预兆的巨大推力之下,萧宁脸色一变,身形犹如被重锤击中一般,双脚急退了十多步后,方才有些狼狈的止住身形。

  高台上,望着这一幕,萧战脸色略微诧异,一旁的雅妃,却是嫣然一笑,优雅的端起身前的白玉茶杯,红唇微启,轻轻的抿了一小口。

  “这小家伙,还真是深藏不露啊…”唇角扬起妩媚的笑意,雅妃心中喃喃道。

  “你…你这是什么斗技?”摸了摸有些胸闷的胸口,萧宁脸色微变,色厉内茬的喝问道。

  萧炎淡淡的瞟了他一眼,旋即垂下眼线望着自己的手掌,这“吹火掌”虽然名字固然难听,可所造出来的这股强横推力,却的确很让萧炎满意。

  望着没有理会自己的萧炎,萧宁脸皮微微一抖,牙齿一咬,夹杂着怒气,再次对着萧炎急冲而去。

  平伸而出的手掌并未收拢,萧炎微眯着眼睛,望着那越来越近的萧宁,嘴角缓缓的拉起一抹清冷的弧度。

  摊开的右手,骤然一握,一股凶猛的吸力,自掌心中激射而出:“玄阶斗技:吸掌!”

  瞧见萧炎再次握手,萧宁双脚下意识的抓紧地面,然而还未等到推力的到来,一股吸力,却是将之扯得猛的朝前一抛。

  身体在半空中划起一道弧线,直直的撞向那嘴角噙着一抹莫名笑意的萧炎。

  虽然被吸力拉扯起了身形,不过当萧宁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萧炎之后,却是忍不住的喜笑颜开,森然一笑,斗之气飞快的在拳头上凝聚。

  “铁山拳!”一声暴喝,萧宁拳头猛的紧握,一股尖锐的破风劲气,在半空中低沉的响起,旋即对着萧炎肩膀落去,看这架势,若是被打中,恐怕萧炎的手臂,定要受到重创,看来,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有留手的打算。

  铁山拳,黄阶高级斗技,威力不俗,需要斗之气七段以上,方才有资格修习。

  微眯着眼睛感受到那股尖锐的劲气,萧炎缓缓的吐了一口气,体内斗之气的运转路线,骤然变更:“玄阶斗技:吹火掌!”

  随着心中的喝声落下,狂猛的推力,再次自萧炎掌心中喷射而出。

  “砰!”空气略微波荡,一股无形的反推力,狠狠的击在了急射而来的萧宁身体之上,两股反向之力的夹击,顿时让得其脸色一片苍白。

  “噗嗤。”

  两股反向之力,最后还是推力占了上分,在僵持瞬间之后,萧宁直接被那股推力震得落下地面,最后在地板上划出十多米后,方才缓缓止住身形,而与此同时,一口鲜血,也是凄惨的喷了出来。

  望着远处地上软瘫的萧宁,再瞟了一眼略微安静的场面,萧炎手掌缓缓移下,淡淡的吐了一口气:“你输了…”

  望着场中败得干脆利落的萧宁,台下在略微寂静之后,迅速骚乱了起来,先前还未完全消散的震撼,又是自心中缓缓的翻腾而起。

  萧家的年轻一辈,都是目瞪口呆的望着那吐血软到在地的萧宁,作为同辈人,他们自然非常清楚萧宁的战力,在萧家年轻一辈中,除了薰儿能够压之一筹之外,可以说是难有对手,然而现在,却仅仅是在与萧炎的两个碰面之中,便被打得落花流水,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简直让得所有人有些措手不及。

  台下,望着那迅速落败的萧宁,萧玉一张俏丽的脸颊,同样是布满着不可置信,微微张开的红润小口,宣示着其内心的震惊。

  半晌后,缓缓回过神来,萧玉修长白皙的玉颈泛上点点红润的颜色,轻声喃喃道:“这小混蛋,怎么变得这么强了?难道在苦修斗之气的时候,他还有空闲时间去修炼斗技吗?”

  ……

  “呵呵,萧炎小少爷不仅斗之气强横,而且连斗技,也是掌握得如此炉火纯青,想必萧族长费了不少心吧?”贵宾席上,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雅妃依然是被萧炎的手段震了一震,略微沉默之后,诱人的美眸中闪烁着点点异芒,对着身旁的萧战嫣然微笑道。

  想要学习高深斗技,就必须有人亲自教导一些斗技的诀窍,看来,雅妃是把萧战当成给萧炎开小灶的人了。

  闻言,萧战哑然,苦笑着摇了摇头,别说他根本没教过萧炎斗技,就是他想教,也根本教不了萧炎先前所使用出来的那种奇异斗技,以他对家族中斗技的认识,似乎还从听说过有这种斗技。

  既然从未见过,那么便只有一个原因:萧炎所使用的斗技,根本不是萧家所有!

  “不是萧家的斗技,那炎儿是从哪学到的?”心头有些疑惑,萧战将目光对着家族的高层方向移了移,却是见到他们正将有些怪异的目光投射过来。

  望着他们的目光,萧战一愣,旋即愕然,原来他们也以为是自己给炎儿开的小灶不成?

  无奈的撇了撇嘴,萧战也懒得解释,再次将目光投向场中的黑衫少年,心中喃喃道:“这小家伙,还真是有不少的秘密呢。”

  ……

  场中,望着软倒在地的萧宁,从震惊从回复过来的二长老无奈的摇了摇头,眼光复杂的看着萧炎。

  少年垂首而立,略微清秀稚嫩的小脸上,只有着平静,并无一丝胜利之后的得意与骄狂。

  轻叹了一口气,二长老高高的举起干枯的手掌,刚欲大声喊出比试结束,其脸色,却是猛然一变。

  远处,软倒再地的萧宁,忽然犹如一头匍匐的猎豹一般弹起了身子,原本淡淡的斗之气,忽然在此刻骤然暴涨,脚掌在木板之上狠狠一踏,身形暴冲而出,踏脚处,木屑四射。

  双眼有些森然的盯着那越来越近的萧炎,萧宁嘴角的血迹,将那张脸庞渲染得有些狰狞:“小混蛋,去死吧!”

  “萧宁,住手!”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二长老一愣,紧接一声暴喝,然而此时被怒火与嫉妒充斥着头脑的萧宁却是充耳不闻,趁着服下“增气散”的药力,咬牙切齿的对着萧炎攻击而去。

  场中的忽然变化,也是惊起满场骚动,贵宾席上的萧战等人,更是脸色猛变,他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此刻的萧宁,已经具备了斗者的实力!

  “他服用了“增气散”!”见多识广的雅妃在望着实力忽然暴升的萧宁之后,俏脸微变,沉声道。

  “混蛋!”闻言,萧战脸色更是阴沉,一拳砸在面前的桌上,蜘蛛网般的裂缝顿时连绵而出,转过头,恶狠狠的盯着脸色同样有些变化的大长老:“老东西,我儿子要出了什么事,你那孙子,赔命都不够!”

  现在的萧炎具备的潜力,远非一个萧宁能够比喻,如果真的在比试中,因为萧宁的违规而受了不可挽救的重伤,那即使萧宁的后台是大长老,家族也不可能轻易放过他。

  被萧战犹如恶狼一般瞪住,大长老干枯的脸皮也是微微抖动,嘴中略微有些苦涩,如果萧炎还是以前的萧炎,那重伤也就重伤了,可现在…家族就算是把他这大长老放弃了,也不可能将这位将来有可能成为斗皇的小家伙放弃!

  场中,二长老的喝声并未起到丝毫作用,近在咫尺的距离,让得萧宁迅速扑身到了萧炎身旁,双拳中斗之气急速凝结,狞声大喝:“铁山拳!”

  实力的狂涨,让得此次的铁山拳,竟然带来了一股强烈的压迫风压。

  风压吹起萧炎额前的发丝,露出一双清冷的黑色眸子。

  突然,一道身影迅速出现在了萧炎身前,替他当下了这一下。随即倒飞了出去。

  此人正是萧源!

  “四弟。”萧炎喊道。

  “咳····咳咳。”萧源大口咳着血,晕倒过去了。

  “老东西,原本只是炎儿的,现在连同着源儿也受了重伤,要是真有什么事,你那孙子就等着吧。”萧战跳下看台,大声说道。

  “醒醒啊,醒醒啊,源哥哥。”熏儿喊道。

  另外一边············

  “这里是哪里?”萧源睁开眼看着周围的黑暗。

  “这里是你的心,是你心中的黑暗之地。”黑色的萧源出现了,低声说道。

  “我已经第二次来这里。我就是在这里觉醒了暗黑系斗士精神的。”萧源感慨道。

  “不错,第一次是我让你进来的,可现在却是因为你的身体伤的过于严重,你才进来的。”

  “伤的严重?”

  “不错,你的肋骨断了三根,其中一根还刺到了你的肝脏。你现在每秒都在失血,已经损失了百分之六十的血液了。相信,再过一会,你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了。”

  “不,我不要死,我还没亲眼看着萧炎成功的迎娶熏儿呢,我怎么可以就这么死呢。”(靠,生死攸关你想这个!)

  “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不死,但是这要看你的毅力。”

  “毅力?”

  “在你重伤的时候去领悟光系斗士,如果成功的话,你就会浴火重生。”

  “真的吗?”

  “没错,但是现在的你可以说已经死了,因为在我们交谈的这段时间里,外面的时间并没有冻结。也就是说,在外面的你已经失血达到百分之八十了。”

  “我不要死,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活下去才能有爱,友情和正义啊。”

  另外一边··········

  “源哥哥快醒醒,快醒醒啊!”熏儿流下了眼泪,大声喊道。眼泪滴在了萧炎的胸口,化作了一道光出现在萧源的面前。

  “这光是········”萧源伸出双手,追逐向那光。

  “哇啊啊啊啊啊啊!”萧源喊道,同时黑色的萧源身上的黑色气体慢慢消失了,变成了白色的萧源。

  光系斗士精神觉醒!

  萧源口袋中的武装暴龙机飞了出来,而萧源也漂浮起来。

  萧源睁开眼睛,随即进化成了银狼兽。

  “我,我复活了。”萧源看着自己的双手说道。

  “你醒了,太好了,源哥哥。”熏儿搂住了萧源说道。

  “太好了,四弟,你醒了。”萧炎拂去眼角的眼泪,激动的说道。

  “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在说完后,萧源拿起自己的武装暴龙机,看着自己的斗士精神。黑暗系斗士从暗黑兽和黑鹰兽变成了黑狮兽和凯撒狮子兽。

  “真正的黑暗觉醒了。”萧源喃喃的说道。

  “什么?”萧战说道。

  “没事。”说完,随即看着远处躺在地上的萧宁。

  “三哥真是威武,在你被打伤后,一击打倒了萧宁。”熏儿笑道。

  萧炎偏过头对着一旁目瞪口呆的二长老淡淡道:“比试结束了吧?”

  咽了一口唾沫,回复清醒的二长老连忙点头,刚欲大喝出比试的结局,一声愤怒的娇叱,却是将之打断。

  “慢着!”台下的萧玉,望着那满身鲜血,不知死活的萧宁,贝齿愤怒的咬着红唇,恨声喝道。

  二长老眉头一皱,沉声喝道:“萧玉,你要做什么?”

  萧玉小心的将昏迷的萧宁交给身后的一名族人,矫健的跃上台,怨恨的盯着萧炎,怒道:“萧宁如何说也是你是表哥,你怎下手如此狠毒?”

  望着俨然一副兴师问罪模样的萧玉,萧炎嗤笑了一声,偏头冷笑道:“不过是一场没有丝毫意义的挑战,可他却违规服用丹药,先前他那副攻击态势,你认为他对我留情了?如果我不反击,现在躺下去的,就是我加上萧源,而到时候,你是否又会因为我和萧源,而如此怒叱他?他萧宁是人,我萧炎和萧源就不是人?你萧玉除了会刁蛮的偏袒人之外,还能做什么?”

  被萧炎这一连串犹如鞭炮的斥责,萧玉心头一滞,红润的俏丽脸颊白了又红,以她的骄傲性子,何时被一名比自己还小的人当众如此教训,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喷薄的怒气,冷冷的道:“我不管你如何狡辩,我只知晓你伤了我弟弟,现在我向你挑战,如果有本事,就接下来!”

  “萧玉,下去,这里岂容你胡来!比试的规矩是斗者之下,你没有权限!”一旁,二长老怒声喝斥道。

  萧玉倔强的咬着嘴唇,怨恨的盯着萧炎,冷冷的道:“你难道不敢接受?”

  “这个白痴女人。”

  心头咬牙切齿的一番怒骂,先前与萧宁战斗,萧炎已经消耗了不少斗之气,现在再让他与实力为斗者三星的萧玉战斗,明显很是不利。

  “你不会连一名女子的挑战都不敢接下吧?”望着目光有些阴冷的萧炎,萧玉却是心头大畅,冷笑道。

  摸了摸鼻子,萧炎嘴角略微抽搐,漆黑的眼瞳中,骤然间凶光毕露。

  就在萧炎准备拼了命的给这长腿女人打一架的时候,少女犹如银铃般的淡雅笑声,却是悄悄地飘上了高台。

  “萧玉表姐,萧炎哥哥现在已经力疲,你此时挑战他,可是有些趁人之危了,萧玉表姐如果真要挑战的话,不如薰儿陪你试试,可行?”

  “呵呵,如果要打的话,我正好试试看自己的光系斗士精神。”萧源从身后抽出两把光剑。喊道:“镭射剑击。”

  闻言,萧玉俏脸微沉,皱着柳眉,狠狠的剐着萧炎,冷笑道:“你难道就只会躲在别人身后?”

  萧炎眉尖微挑,眼中凶光闪掠,现在的他,简直有种把这女人按在地上强X了的冲动。

  “好了!”就在四人纠缠不休之时,不远处的二长老,脸色阴沉的一声怒喝,将三人震得闭了口。

  阴沉着老脸,二长老怒气冲冲的走过来,对着萧玉怒喝道:“现在的台上,你没有挑战的权限,立刻回去,如果再破坏仪式的举行,就直接关一个月紧闭!”

  对着萧玉撒了一通怒火之后,二长老这才舒了一口气,回转过头,无奈的望着微垂着头,纤指把玩着一缕青丝的薰儿,苦笑道:“薰儿小姐,萧源少爷,你们也先下去吧,你们的挑战,都不合规矩。”

  薰儿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微微点了点精致的下巴,转身下台时,还对着萧炎悄悄扮了一个鬼脸,让得后者哭笑不得。

  被二长老一通怒斥,萧玉俏脸略微有些委屈,贝齿咬了咬红唇,片刻后,方才恨恨的跺了跺小脚,转身离开时,留下一句冷笑:“小混蛋,你给我等着!”

  望着这终于收场的滑稽一幕,二长老终于松了一口气,侧头望着那正一脸无辜的当事人,苦笑了一声,旋即板起老脸,对着台下冷冷的喝道:“萧宁比试违规服用丹药,从今天开始,关禁闭三个月!”说完之后,也不管台下的略微骚乱,再次喝道:“挑战完毕,萧炎胜!”

  对于这可有可无的结局,萧炎倒是不置可否,在听得宣布成人仪式完毕之后,直接行下高台。

  在全场的注目中回到自己的位置,望着周围族人那些敬畏的目光,萧炎摸了摸鼻子,心中淡淡一笑。

  (这一章,我疯了,终于解锁光系了,呼呼)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