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一起吧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望着那负手立于场中的黑衫少年,场面略微有些寂静。

  高台上,萧战嘴角的笑容缓缓的扩大,到得最后,终于是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听着耳边萧战那得意的大笑声,三位长老互相对视了一眼,心头轻叹了一口气,却是再没有出言阻难,场中少年所表现出来的潜力,让得他们心中有着不小的挫败之感,一年四段,这种速度,足以让任何人感到骇然,他们的子孙,恐怕再没有可能将之追赶而上。

  心情大悦的站起身,萧战拍了拍手,笑吟吟的宣布:“萧克侄儿挑战失败,还望日后努力修炼!”

  场中,脸色苍白的萧克听着这宣判声,顿时黯然了几分,眼神复杂的望着面前不远处的那黑衫少年,这一年前还被嘲笑为废物的人,一年之后,竟然已经再次凌驾在了家族中的所有人头顶之上,这种几乎是翻天覆地的两极变化,让得萧克忽然想起了那日大厅中少年的铮铮冷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面露苦笑的摇了摇头,萧克艰难的爬起身,对着萧炎略微恭身,声音中,以前的那股不屑终于消失得干干净净:“萧炎表弟,你赢了,恭喜你恢复!”

  略微点了点头,萧炎目光在场中缓缓扫视,凡是接触到这对漆黑眸子的人,都是有些胆怯的闪避。

  目光随意的在那一直盯着自己的萧媚身上扫过,萧炎偏头对着对面那群未合格的族人淡淡的笑道:“还有人要挑战吗?”

  瞧着萧炎望过来,那群本来还在惊愕的少年们,嘴巴赶紧闭上,一个个作仰天沉思之状,却是再无一人敢上去做那第二个吃螃蟹的。

  瞧着这些稚嫩少年的装傻模样,萧炎微微耸了耸肩,直接转身对着后面行去。

  望着在身旁坐下的萧炎,薰儿嫣然微笑,目光扫视着了一遍场内,纤细的手指将一缕青丝挽成旋卷,小嘴掀起淡淡的弧度,轻声道:“萧炎哥哥,三年前,他们就是这般看你…”

  “三年前我会因为他们的敬畏而感到兴奋,现在…没啥感觉。”萧炎摸了摸鼻子,平淡的笑道。

  “那是萧炎哥哥成熟了。”薰儿俏皮的眨了眨水灵大眼睛。

  “哪有熏儿你成熟,有时候我都觉得,在这副少女的躯体之下,是不是藏着一个千年老妖怪!”被一个小女孩认真的说成成熟,萧源都替萧炎感到好笑,手掌亲昵的揉了揉薰儿的脑袋,戏谑道。

  闻言,薰儿娇媚的白了萧源一眼,精致的小脸上,有些嗔怪,不管少女再如何豁达,也不愿被人说成是老妖怪。

  少女娇嗔最是动人,薰儿这无意间露出的少女娇态,不仅让得远处那群少年瞪直了双眼,就是连一些少女,也是不由面露羡嫉。

  “这小混蛋,太嚣张了…”同样是被薰儿的娇憨模样吸得眼珠有些凸起,瞧着薰儿对萧源的亲昵模样,萧宁心头的嫉妒火焰,几欲掩盖理智,在这家族中,他自诩唯有自己才能配上薰儿,可却不管他如何讨好,却总是难以博她一笑,而反观最近才出现的小子,却总能让得他心仪的女孩开心娇笑,这种强烈的反差,让得萧宁的牙齿咬得嘎吱作响。

  “小混蛋,你就嚣张吧,等成人仪式那天,我要当着薰儿的面,将你打得满地爬!”拳头紧紧的捏在一起,萧宁森然的盯了一眼远处盘腿而坐的萧炎和一旁喝着可乐的萧源。

  虽然萧宁也很是震撼萧炎这一年的修炼速度,可往日那种习惯性的俯视心态,一时间,总是难以将萧炎的废物名头丢弃,而且作为家族中年轻一辈仅次与薰儿的人,萧炎此次的突飞猛进,已经让萧宁隐隐的察觉到了一股危机感。

  趁他未成长起来,给他惨重的打击,最好再次把他打击得一蹶不振的地步!

  心头转动着阴森的念头,萧宁嘴角缓缓挑起一抹狞笑,虽然萧炎如今是七段斗之气,可他却对着自己的八段斗之气颇有自信,毕竟,七段之后,每一段的升级,那都将是巨大的差距!

  低声与薰儿轻笑交谈着,萧炎和萧源眼角随意的瞟向训练场边缘,刚好看见那萧宁嘴角的一抹狞笑,略微一愣,旋即淡淡一笑,连自己的喜怒都掩藏不住的人,能有多大气候?

  ……

  在萧克挑战萧炎失败之后,再没有一个人敢继续挑战,那群不合格的族人,也只得另寻目标,而在经过几轮的比试之后,也仅有两人,依靠着熟练的斗技和一些运气,将自己的对手击败,成功的步入到合格的区域。

  望着逐渐平静下来的训练场,满脸笑容的萧战这才起身,大声宣布测验的结束,以及一个月后的成人仪式需要注意的一些东西。

  缓缓的站起身来,萧炎对着高台上那春风得意的萧战微微一笑,而萧战,也是毫不吝啬对着自己今日大出风头的儿子竖起了大拇指。

  拍了拍衣衫上的灰尘,一阵香风却是扑面而来。

  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萧炎抬起头望着站在面前的萧媚,淡淡的笑道:“有事?”

  看着萧炎清秀小脸上的那抹隐匿的冷淡,萧媚心中一滞,脸颊上露出勉强的笑容,轻声道:“萧炎表哥,恭喜你了。”

  “多谢。”微微点了点头,萧炎目光对着一旁的薰儿瞟去。

  “萧炎表哥,明天斗技堂,由我父亲教导黄阶高级斗技,你一起去吗?”萧媚微笑道,脸颊上妩媚与清纯的矛盾集合,实在让人心动。

  闻言,萧炎眉尖悄悄的挑了挑。

  就当萧炎正在想借口回绝之时,一双修长白皙的娇嫩皓腕却是从一旁探出,然后挽住他的手臂。

  微微一愣,萧炎转过头,却是见到一张布满盈盈笑意的清雅小脸。

  “实在抱歉,萧媚表姐,薰儿已经请了萧炎哥哥明天陪我逛乌坦城,可能不能陪萧媚表姐去斗技堂了。”在周围一双双呆滞的目光中,薰儿亲昵的挽着萧炎的手臂,精致的小脸上,略微噙着一些歉意。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被少女挽着手臂,行走之间,手肘总会碰触到一些温润柔软的东西,那股美妙的触感,让得某人心中有些无耻的产生了心猿意马。

  再次转过一条小道,薰儿忽然小脸羞红的放开了萧炎的手臂,腮帮微鼓,娇嗔的瞪着他。

  失去了那股柔软的美妙触感,萧炎心中一空,有些怅然若失的轻叹了一口气,一双目光几乎是不受控制向旁边少女身上移了移,那对遮掩在淡绿衣衫之下,略微挺翘的小胸脯,虽然青涩,可却已初具规模,别有一番青涩果子的诱惑。

  感受到萧炎那不经意间略微火热的眸子,薰儿清雅的小脸,顿时被绯红取代,小手条件反射的上抬许多,羞嗔道:“萧炎哥哥,你…”

  “咳…咳…”被薰儿的嗔声惊醒,萧炎剧烈的干咳了两声,脸皮有些发红,讪讪的笑了笑,心头暗暗哀嚎:“真是个孽畜啊,竟然对自己妹妹有感觉?”

  虽然实质上薰儿与萧炎并没有血缘关系,不过两人毕竟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那种情感,不比亲兄妹差上多少,而现在萧炎竟然吃自己名义上的妹妹的豆腐,也难怪他会觉得有些罪恶感…

  被这忽然的插曲打乱了两人间的气氛,一时间,氛围沉默而旖旎。

  薰儿小脸绯红的低着头,以往的那股淡雅,已经在少女禁地被触碰的羞涩中消失得干干净净,目光偶尔瞟闪,却是见到萧炎那目不斜视的面孔。

  在这古怪的氛围间,一条并不算太长的小道,却硬是宛如长征一般,总是走不到尽头。

  当然,长征再长,也有终点,当走到小路的分岔口时,萧炎在讪讪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欲落荒而逃。

  “萧炎哥哥。”

  望着那狼狈而窜的萧炎,薰儿略微愕然,旋即噗嗤失笑,轻声唤道。

  “呃?”脚步顿住,萧炎回头望向那俏生生立在柳树下的少女,本来就不安分的心,更是跳了一跳。

  少女一身淡绿,在青翠柳树的衬托下,更是清雅动人,微风拂过,吹动少女垂腰青丝,小蛮腰之上的一条紫色衣带,牵绕出曼妙身姿。

  “明天…陪薰儿么?”

  “陪,怎么不陪啊。”萧源跳了出来。吼道。

  “你从哪冒出来的啊?”萧炎惊讶的说道。

  “看地上!”萧源指着地面说着。

  “这个是?”萧炎看着一个洞说道。

  “出来,钻地兽!”萧源笑着说道。

  “你就是坐着这家伙来的啊!”

  “嗯,有意见啊?”萧源拖着双手喊道。

  “好了好了,我走了,你说要陪熏儿那你就去陪吧。”随即,萧炎快速的消失了。

  “这混蛋。”萧源走到熏儿旁边说道。“怎么,男主角换成我了,还去吗?”

  “这个········”熏儿犹豫着。

  “好了好了,就知道想着你的萧炎哥哥,我走了。”萧源拿出笛子正想吹。

  “一起去吧,源哥哥。”熏儿说道。

  “你刚才叫我什么·····”萧源转过头。

  “源哥哥啊!”

  “好啊,明天一起吧,稍微气气那个白痴家伙也好呢。”萧源吹起笛子,远处一只亚古拉兽飞来。

  “好了。带你到附近飞一会吧。我想你还没出过乌坦城吧。”

  “嗯。”

  “好了,抓紧了,走吧。亚古拉兽。”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