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玩玩就好了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萧炎!”

  黑石碑之下,测验员眼神有些复杂的喊出了这最后一个名额。

  “萧炎哥哥,该你了…”娇嫩的小手轻轻的覆上萧炎的手掌,少女轻声道。

  “哥,上吧,我看好你。”萧源露出牙齿,竖起大拇指,笑道。

  微微抬头,萧炎睁开微闭的眼眸,目光在训练场上环视了一圈,那一道道幸灾乐祸的目光,让得他忍不住的轻声冷笑。

  缓缓的站起身子,萧炎扭了扭头颅,将视线投向高台上的萧战,微微一笑。

  望着自己儿子射来的微笑目光,萧战欣慰的点了点头,一手端起茶杯,轻轻的靠在椅背之上。

  深吸了一口气,萧炎大踏步的对着黑石碑行去,眉宇间忽然腾起的那股飞扬神采,让得一些想要出声嘲笑的族人尴尬的住了嘴。

  在满场那复杂的目光注视下,萧炎来到了黑石碑之下。

  望着面前的黑衫少年,测验员心中轻叹了一口气,当年,萧炎创造奇迹之时,是他第一个见证,而三年中,天才一步步的陨落,也是他亲眼见证,今日过后,如果没有奇迹发生的话,这应该便是少年最后一次在家族中进行测验了…

  在满场那紧紧注视的目光中,萧炎胸膛缓缓起伏,手掌平探而出,轻抵在了冰凉的黑石碑之上。

  所有目光,此刻,全部眨也不眨的死盯在石碑之上,他们也很清楚,这次的测试,或许将会是这位曾经让得整个乌坦城为之惊艳的天才少年最后一次测试。

  石碑略微平静,片刻之后,强光乍放!

  石碑之上,硕大的金色字体,让得在场所有人的心脏都是在霎那间停止了跳动。

  “斗之力……七段!”

  满场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场中的所有人,震惊的望着石碑之上的五个大字,脸庞之上的表情,极为精彩,片刻之后,急促的呼吸,犹如风车一般,在训练场上响了起来。

  “喀嚓!”

  高台之上,萧战手中的茶杯,直接被一巴掌捏成了粉末,茶水混杂着粉末,顺着手掌滴滴答答的掉落而下。

  “七段…炎儿,你…真的做到了!”双眼望着黑石碑下的黑衫少年,萧战的眼睛,略微有些湿润,他心中知道,为了能够走到这一步,少年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坐于萧战身旁的三位长老,同样是满脸的不可置信,这一年之前还是三段斗之气,现在就变成第七段了?这种速度…骇人!

  “咕,呵呵…族长购买的那筑基灵液…还,还真是强啊,呵呵。”二长老咽了一口唾沫,先前还未完全散去的讥讽与呆滞混合在一起,极为的精彩,干笑了一声,讪讪的道。

  萧战眉宇间的兴奋,并没有丝毫的掩饰,斜瞥了一眼二长老,淡淡的笑道:“二长老,你难道认为二品阶级的筑基灵液,能有这种奇效?”

  二长老一滞,尴尬摇了摇头,他又不是傻子,筑基灵液的确能够提升修炼速度,可想靠这东西在一年时间内提升四段斗之气,基本没有丝毫可能!

  ……

  黑石碑旁,测验员愣愣的望着石碑上的大字,脸庞上的那股冷漠,也早已经被震撼所取代。

  “萧炎:斗之气,第七段,高级!”

  深吐了一口气,似乎是想将心中的震撼随之吐出来一般,测验员那努力想要维持镇定的声音,却依旧有着几分难以掩饰的颤抖。

  听着测验员的公布,本来便是寂静的训练场,更是显得鸦雀无声。

  “咕噜。”不知是谁狂吞口水的声音,突兀的在训练场中响了起来。

  站在人群中央,萧媚小手捂着红润的嘴唇,小脸之上,满是震撼。

  一年时间,提升整整四段斗之气,这种修炼速度…简直骇人听闻!

  这般速度,即使是三年之前处于最巅峰状态的萧炎,也不可能办到!

  然而,这种有些让人心脏紧缩的现实,却是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注视之下。

  目光带着复杂的情绪,盯着那站在黑石碑之下的少年,萧媚心头忽然的冒出一个让她满脑子糨糊的念头:他那令人惊艳的修炼天赋,似乎又回来了!

  训练场的边缘处,正准备看萧炎笑话的萧宁也是呆滞的瞪着石碑上的大字,失声喃喃道:“这…怎么可能?”

  ……

  抬头望着石碑上的金色大字,萧炎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周围那些忽然间变得复杂起来的目光,让得他回想起了三年之前那意气风华的少年。

  “没错,就是这样,当年他们看我的眼神就是这样,充满了敬畏。那个时候,我的确高兴,但现在,我一点感觉都没有。”萧炎心中想到。

  轻吐了一口气,萧炎在满场目光的注视下,缓缓的行至人群最后,与薰儿和萧源那笑吟吟的目光接触了一下,然后走到他俩中间,盘腿坐了下来。

  随着萧炎的退下,场中依旧是长时间的寂静。

  “咳…”高台之上,满脸春风得意的萧战站起身来,咳嗽了一声,将场中的目光拉了过来。

  “测验已经完毕,下面,举行下一项吧,未合格之人,有权利向合格的同伴发出一次挑战,记住,机会只有一次!”萧战朗笑道。

  闻言,训练场中略微有些骚乱起来,那些差之一线就能合格的人,顿时将火热的目光投向了那群合格的同伴。

  而面对着对面那一道道充斥着挑衅性的目光,那些优秀的族人们则是不屑的扬了扬头,六段与七段,根本是两个境地的级别,若是没有特殊意外的话,一名拥有六段斗之气的人,很难正面打败七段斗之气的对手。

  对于这,那些实力在六段斗之气的人同样十分清楚,可这已经是他们最后的机会,如论成与不成,都得拼命的试一试。

  一时间,场中气氛有些怪异,一道道火热的视线,从那些合格的同伴身上扫过,所有人都是在暗暗的挑选着最好应付的对手。

  盘坐在地,萧炎忽然挑了挑眉,他愕然的发现,那些人的目光,竟然是有一大半落在自己的身上。

  “我很象软柿子么?”略微惊愕,萧炎心头有些好笑。

  “三哥一年连跳四段斗之气虽然很是让人震撼,不过也正因为这股震撼,导致很多人心底深处有种不愿意相信的错觉,所以,他们很自然的,将三哥当成了最好的挑战之人。”一旁,萧源笑道。

  无奈的耸了耸肩,萧炎轻拍了拍衣衫上的灰尘,淡笑道:“因为不愿相信,所以选择自欺欺人么…”

  薰儿浅浅一笑,微微点头。

  此时,平静了片刻的场中,终于有人忍不住的站了出来。

  身材壮硕的少年,在众目睽睽之下,快步行到萧炎面前,微微弯身,大声道:“萧炎表弟,请!”

  少年虽然面容看似恭敬,不过双眼在望向萧炎之时,总会闪过一抹质疑,脸庞上噙着隐隐的不屑,看来,他还并没有从萧炎以前废柴的名头中回过神来。

  “萧克,这人好像是大长老的人?”萧战心中想到。

  “三哥,上去玩玩,别玩出事情,打个半残,然后扔下去!”萧源拍了下萧炎的肩膀,轻声说道。

  “嗯。”说完,萧炎就大踏步走上擂台。

  “呵呵,从前的三哥,终于回来了。”萧源笑了下,打了个响指,一边喝一边吟出了《侠客行》。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呵呵,四哥真是好文采,这般诗文都能随口吟出。”熏儿笑了声,随即说道。

  “呵呵,都是一些往事了,现在我已经很少吟诗了。”萧源摸了下头,笑着说道。

  “哦,往事?”熏儿追问了下去。

  “呵呵,小事而已,忘了吧,三哥开打了!”

  只见台上的萧克双掌微竖,淡淡的斗之气萦绕其上,深吐了一口气,脚掌在地面上一踏,身形直冲冲的对着萧炎撞击而去。

  低级的战斗并没有什么眼花缭乱的感觉,一切都是最简单的对碰。

  “劈山掌!”

  身形迅速欺进萧炎身旁,萧克右掌之上,斗之气略微凝聚,右掌一挥,狠狠的对着萧炎胸膛斜砍而去。

  劈山掌,黄阶中级斗技,五段斗之气以上的族人,才有资格学习!

  迎面而来的一阵轻风吹起萧炎额前的发丝,露出其下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瞳,眼皮眨了眨,萧炎微眯的目光淡淡的盯着那越来越近的手掌。

  在手掌即将到达肩膀之上时,萧炎这才不急不缓的向左轻移了一步,一年的地狱锻炼,让得他的反应神经极为出色。

  不多不少的一步,正好躲开了萧克的攻击,身子略微一侧,萧炎手掌犹如穿花摘叶一般,透过萧克的手臂,随意的印在了其肩膀之上。

  “碎石掌!”

  碎石掌,黄阶低级斗技,只需三段斗之气就能学习!

  “砰!”一声闷响,被萧炎击中的萧克红润的脸色顿时苍白。一声闷哼,脚步踉跄后退,最后终于是一个立脚不稳,软了下去,摔了个四脚朝天。

  全场寂静,萧克的落败,很好的证实了某些事实。

  一掌击败对手,萧炎有些无聊的摇了摇头,这种对手,实在很没挑战性,别说动用底牌,自己连本身真实实力,都未曾动用一半。

  当然,与萧炎自己的无聊不同,此时的场外,所有人,都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既然萧炎能够如此轻易的打败一名六段斗之气的族人,那么他的实力,定然在七段之上。

  如此说来,那么先前萧炎所表现出来的那恐怖成绩…是真的了!

  一年提升四段斗之气,这种成绩,堪称奇迹中奇迹!

  高台上,萧战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心中,也终于放下了那块悬着的巨石。

  “…真的,第七段了…”

  望着那被击败的萧克,萧媚小手缓缓的掩着红唇,震撼的失声喃喃。

  “呵呵,这就是萧炎使人畏惧的天赋!”萧源喝完手中的啤酒,大声说道。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