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仪式前的的测试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时间快如梭,一晃又过了七个月(从炼药后到距离成人仪式前一个月,估计有个六个月到八个月的时间了,这里写七个月)。

  整洁的小屋中,萧炎双眼愣愣的望着木盆中的青色水液,这已经是最后的筑基灵液了,斗之气越到后面几段,越是难以修炼,自从上次突破到第七段之后,萧炎体内的斗之气已经沉寂接近两个月了,两月中,不管他如何修炼,那种突破的感觉,却始终未能出现。

  傻子一般的盯着木盆好半晌,萧炎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嘀咕道:“不知道依靠这最后一滴筑基灵液,能否突破到第八段斗之气?”

  缓缓的站直有些酸麻的身子,萧炎出乎意外的没有继续修炼斗之气,反而从衣柜中取出一套得体的黑色衣衫…

  在举行成人仪式的前一月,所有人,都需要参加一项预测,预测的作用,自然是剔除那些斗之气不及格的人,斗之气在第七段之上的族人,在成人仪式完毕之后,就能获得进入斗气阁寻找功法的资格,而在第七段之下的族人,却将会丧失这种权利,等成人仪式一过,就将会被分配到家族的各处产业中去,日后若非表现杰出或者在修炼速度赶上其他优秀族人,否则很难再次成为内部家族…

  刚刚换好衣物,门口处,却是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萧炎哥哥,在吗?”

  听着少女清脆的声音,萧炎眉尖挑了挑,扣好衣服,双手抓起木盆,将之藏到隐蔽角落之后,这才慢悠悠的行至房门旁,将之一把拉了开来。

  房门被打开,温暖的阳光顿时扑洒而进,照在那一身黑衫的少年身上,看上去分外精神。

  房门外,少女亭亭玉立,清爽的淡绿衣饰将那初具规模的娇躯完美衬托,衣衫遮掩的小胸脯,虽然有些青涩,不过却依然骄傲的释放着青春的诱惑,不堪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之上,随意的束着一条紫色衣带,微风拂过,紫带飘扬……

  望着门外这娇美的少女,萧炎愣了好片刻,方才缓缓回过神来,上下打量了一下薰儿,啧啧的称奇:“大清早的,我还以为是哪里的女神降临了呢,细看看,原来是我家薰儿啊。”

  听着萧炎这略带几分戏谑的赞美笑语,薰儿水灵的大眼睛眨了眨,只是矜持的抿着小嘴微微一笑,不过,那双悄悄弯成美丽月牙的柳眉,却是道出了少女心头的喜悦。

  秋水眸子带着几分欣喜,薰儿也是轻扬着精致的下巴,打量着开门而出的少年。

  接近一年的苦修,让得萧炎脱了几分稚气,清秀的小脸,多出了几分莫名的韵味,长时间的训练,也使得萧炎的身板结实而健壮,一件黑衫套在身上,整个人看上去,倒也算得上是个俊秀的少年。

  走出房间,反手关上房门,望着眼睛盯着自己眨也不眨的薰儿,萧炎有些愕然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疑惑的问道:“没什么不对的吧?”

  俏美的小脸微微一红,薰儿赶忙移开了目光,抿嘴微笑道:“走吧,萧炎哥哥,今天可是预测的日子哦,你准备好了没?”

  眼眸微眯,萧炎耸了耸肩,嘴角挑起一抹若隐若现的桀骜,平探的手掌缓缓握拢,淡笑道:“废物的名头,从今天开始,就还给那些赋予给我的人吧!”

  望着信心十足的萧炎,薰儿偏着小脑袋,轻笑道:“我相信萧炎哥哥!”

  “你当然相信,你恐怕又已经看透我的实力了吧?”萧炎白了她一眼,撇嘴无奈的道。

  望着似乎有些郁闷的萧炎,薰儿莞尔,微微点了点头,可爱的摊了摊手,笑道:“第三段到第七段斗之气,只用了一年不到的时间,萧炎哥哥的修炼天赋,即使是薰儿,也是望尘莫及啊…”

  “走吧,妮子!”

  萧炎摸了摸鼻子,手掌亲昵的拍了拍薰儿的脑袋,然后一挥手,对着家族后面的训练场大步行去。

  望着少年那与以前的落寞黯然截然不同的背影,薰儿欣慰一笑,低声呢喃道:“萧炎哥哥,薰儿早就说过呢,你会寻回属于自己的尊严与荣耀…”

  “三哥,等等我啊!”萧源也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四哥真慢。”薰儿撇了撇嘴,不满的说道。

  “今天测试吗。所以啊,昨天拼命训练了。”萧源摸了下头,笑了笑。

  “你昨天有拼命训练吗?”萧炎想到昨晚萧源躺下就睡,所以怀疑道。

  “不说话你会死啊。”萧源掐着萧炎的脖子,怒吼着。

  “好了好了,快走吧。”熏儿笑了下,轻快的声音随之而出。

  二十分钟后··········

  望着那和薰儿并排行来的萧炎和萧源,场中的少年们,脸庞上无一不是流露出许些嫉妒,在这萧家中,能和薰儿走这么近的唯一两人,恐怕便只有这出名的废柴和那新来的家伙了吧…

  广场边缘处,周围簇拥着大群同龄人的萧宁,盯着萧炎和萧源的眼瞳中,怒意盎然。

  “小混蛋,看你过了今天后,还有什么脸和薰儿在一起。”低骂了一声,萧宁幸灾乐祸的冷笑道。

  无视于那一道道充斥着嫉妒与怒火的目光,萧炎领着薰儿和萧源,直接行到队伍的最后方,然后互相低声笑谈。

  瞧着萧炎这幅轻松惬意的模样,高台上的家族高层人士不由得有些惊异,这家伙难道不知道今天的测试,将会改变他日后的道路吗?

  “嘿嘿,恐怕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吧。”二长老冷笑着低讽道。

  本来以为说出这话之后,身旁的萧战又要大发雷霆,可二长老等了半晌,却并未察觉到半点动静,当下不由得有些愕然的望着身旁的萧战。

  “二长老,凡事还是等到最后再下结论吧,否则,到头来,只会自己扇自己的脸…”萧战深深的看了一眼场中那垂首闭目的少年,淡淡的道。

  嘴角一抽,二长老冷哼道:“希望吧,我也期盼他能给我带来点惊讶。”

  “好了,时间到了,都别磨蹭了。”大长老沉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轰。

  萧战微微点了点头,站起身来,环顾了一圈安静下来的训练场,凝声喝道:“你们都是家族的新鲜血液,应该知道今天的测验对你们来说有多重要,测验规矩,第七段斗之气以及其上判为合格,反之,则为不合格,不过,按照以往的额外规定,在测验完毕之后,斗之气七段以下的,有权利向七段以上的同伴发出一次挑战,如果挑战胜利,那也能进入合格区域!

  “既然大家都已经清楚,那么,测验开始!”

  随着萧战的沉喝落下,训练场之上的少年少女们,顿时紧张了起来。

  黑石碑之旁,冷漠的测验员踏前一步,从怀中取出名单册,冰冷的声音,让得被叫上名的人浑身发粟。

  盘腿坐在干净的青石地板之上,萧炎平静的望着那些因为斗之气不及格而黯然哭丧的同龄人,淡漠的撇了撇嘴,心头并未因此而有什么怜悯,这些喜欢嘲笑比自己更低级的人,并不值得同情。

  他们在比自己更低级的族人身上寻找快感之时,或许并未想到,自己迟早也会有这一天。

  辱人者,人恒辱之。

  看着上面的一大堆废柴被淘汰后,萧源都闲的无聊了。打了个响指,一瓶可乐和三个杯子凭空出现。随即,盖子打开,可乐慢慢的倒进杯子中。

  “可乐,你小子行啊,有好东西也不给我喝!”萧炎看到了以后,笑着骂道。

  “怎么会不给你呢?来,自己选吧。”萧源笑了下,随口说道。这是萧源在拍卖会时发现的能力,打个响指,自己想要的东西就来了。

  三个人一人一杯可乐,喝了第一口,熏儿就吐了出来。而其他两人则喝的高兴。

  “这东西喝起来怪怪的,真让人难受。”熏儿哭丧着说道。

  “看来,薰儿妹妹不适合喝这个东西啊。这样吧。”萧源在打了个响指,一瓶橙汁和一个杯子凭空出现了。

  “喝喝看,这个应该很适合你的。”萧源将杯子递过去。

  “甜甜的,真好喝。”薰儿喝了一口,笑着说道。

  “好了,继续看戏吧。”

  “萧媚!”

  测验员突然出现的冰冷声音,让得萧炎眉尖轻挑了挑,微垂的眼皮的也是慵懒的抬了起来。

  一旁一直关注着萧炎的薰儿,瞧着他这模样,不由得轻皱了皱俏鼻。

  “呵呵,当初她可是对我这萧炎哥哥黏得很紧啊…”微眯着眼望着那从容上前的红衣少女,萧炎淡淡的轻笑道。

  薰儿眨了眨水灵大眼睛,偏头望着萧炎嘴角那隐隐的嘲讽,微笑道:“我很好奇今天过后,她会用何种态度对萧炎哥哥?”

  萧炎微微耸了耸肩,轻声道:“一些东西,被毁了,就是被毁了,不管如何弥补,那也有着刺眼的裂缝,这家族,能让我认同的人,不多,几人而已…”

  “我算吗?”萧源和熏儿同时说道。

  萧炎笑意温醇,伸出手掌,双指夹着薰儿一缕青丝,缓缓滑下,微笑道:“当然!”

  水灵的大眼睛弯成美丽的月牙,薰儿目光微微迷离,那副几乎深入灵魂的画面,又是带着几分暖意,缓缓出现…

  小时候半夜摸进自己房间的小男孩,用着那笨拙得让人忍不住有些想发笑的手法温养着自己看似弱小的身体,虽然明知道并未有多大效果,可小男孩却足足坚持了两年时间……

  精致的小脸上浮现可爱动人的小酒窝,薰儿略微偏着头,心中轻声笑道:“这家族,能让薰儿真心认同的人,也不多,唯你一人而已…”(萧源:打击!打击!我的心碎了,熏儿的心里没有我的一席之地吗?)

  远处,望着萧炎对薰儿的亲昵举动,萧宁脸皮一抽,心头的嫉妒火焰,让得他恨不得冲过去对着那张可怜的脸狠狠的踩上几脚。

  “斗之力:八段!”

  黑石碑之上,强光迸发,端正的硕大字体,悬浮在石碑表面。

  “萧媚:斗之力,八段,高级!”望了一眼黑石碑,冷漠的测验员微微点头,沉声公布。

  听着测验员的声音,萧媚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小脸上扬上了骄傲,一年时间,从第七段提升至第八段,这种进度,在家族中足以排上前五,如此斐然的成绩,也难怪少女会大感满意。

  测验员声音传出之后,便是在训练场中引起一阵骚动,一道道羡慕的目光,直射向萧媚。

  “一年提升了一段斗之气,勉强吧…”摸了摸鼻子,萧炎淡淡的评价道。

  “嗯。”薰儿把玩着青丝,目光只是随意的扫了扫那被众人犹如公主一般被围绕在中间的萧媚。

  经过萧媚这一个天才之后,后面的十几位,也仅有一人到达了七段斗之气,其他的,都是被淘汰而出。

  “萧熏儿!萧源!”

  测验员冷漠的声音,在这个名字之下,竟然略微带上了点点情感。

  全场目光,随音而动,豁然转移到那纤尘不染的俏美少女身上。

  “萧炎哥哥,待会可不要吃惊喔…”站直身子,薰儿俯身对着萧炎俏皮的笑道。

  挑了挑眉,萧炎望着少女美丽诱人的背影,喃喃道:“难道晋入斗者了?”

  “喂喂,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啦!”萧源放下可乐和手中的图鉴,也冲了上去。

  “熏儿,和你打个赌,我的实力只要超过你,你就要亲三哥一下,随你亲哪。”萧源笑着说道。

  望着那缓缓行上的绿衣少女和白衣银发少年,训练场上有些寂静,一双双炽热的目光,牢牢的盯着少女,眨也不眨。

  高台之上,所有家族高层都是停止了低声交谈,目光汇聚在这颗萧家最璀璨的明珠之上。

  萧战以及三位长老,脸庞在凝重之余,也有着一抹好奇,他们同样很想知道,一年的修炼,这位家族中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此时,又走到了何种地步?

  ……

  在场中所有目光的注视之下,少女步伐不急不缓的行至黑石碑前,小手伸出,袖口滑下,露出一截雪白修长的皓腕。

  玉手轻轻触着冰凉的黑石碑,薰儿眼眸缓缓闭上,体内斗之力,急速涌动。

  随着斗之力的输入,黑石碑在沉寂瞬间之后,强芒猛的乍放…

  斗者一星!

  望着黑石碑之上那金光闪闪的四个大字,训练场中,略微沉寂,旋即大片大片的倒吸凉气的声音犹如抽风版的响了起来,所有人的表情,都凝固在了此刻。

  “薰儿小姐,一星斗者!”

  有些震撼于那金光灿灿的四个大字,测验员忍不住惊叹的摇了摇头,大声喝道。

  “啧啧…十五岁的斗者…真不愧是…”

  听着测验员的公布声,高台上的萧战轻吸了一口气,话到最后的时候,却是忽然的模糊了起来。

  三位长老微微点头,同样是满脸震撼,虽然这距离当年萧炎十二岁的成就还有一些差距,不过,这种修炼速度,也的确称得上是怪胎了。

  训练场中,那被众人簇拥的萧媚,也是被黑石碑上那金光灿灿的四个大字刺得有些眼花,目光下移,望着那站立在石碑处的清雅少女,心头不由升起许些颓败,十五岁成为一名一星斗者,这样的耀眼光环,她根本没可能将之超越。

  人群最后,萧炎惊叹的咂了咂嘴,没想到这妮子不仅真的在一年之内晋入了斗者,而且还在斗者的级别之上,提升了一星之级,这种修炼速度,简直都可以和使用了筑基灵液的他相提并论了。

  “切,看我的。”萧源也将手放到石碑上,运转起斗气。

  光芒再度绽放了,比前一次更为耀眼。石碑上浮现出四个字:斗者三星。

  熏儿好似不服气的再次将手放上去,这一次居然是斗者五星。

  “切,一举打败你。”萧源释放全部斗气,石碑上浮现出了四个字:斗者九星!

  “呵呵,这下你不行了吧!”萧源朝着旁边的熏儿笑道。

  “也许吧!”熏儿正想再将手放上去时,楼台上传来了萧战的声音:“你们两个都给我停一停!”

  萧源往父亲处一看,赫然看到了发呆的几人和雅妃。萧源笑了笑,打了个响指,一朵玫瑰再次凭空出现在萧源手上。然后再打一个响指,瞬移在雅妃旁边,笑了笑,将花递了上去。

  雅妃看到突然出现的萧源,也颇为惊奇。但是,笑了笑就将花收了下去。

  见到此举,三大长老都惊呆了。这小子的实力这么好,而且雅妃对他好像还·········

  萧源不管众人,一个响指瞬移回到了萧炎身边。

  “四弟,你现在可是出尽风头啊!”萧炎笑了笑说道。

  “三哥,你比我天才好不好,我九岁习武,十二岁才成斗者。和你差不多啦。”萧源随便编了个谎话。

  “呵呵,四哥的实力我都看不清呢。”熏儿从一旁跑了出来,笑着说道。

  过了一会···········

  “萧炎!”

  黑石碑之下,测验员眼神有些复杂的喊出了这最后一个名额。

  “萧炎哥哥,该你了…”娇嫩的小手轻轻的覆上萧炎的手掌,熏儿轻声道。

  “三哥,上吧,我看好你!”萧源竖起大拇指,露出闪亮的牙齿。(阿凯还是什么来的)

  (各位,我现在真的很需要收藏,推荐最好,我还只是个初中生,写这书,纯属是试试)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