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萧源大暴走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望着那满脸欣喜的英俊青年,薰儿纤细的柳眉微微皱了皱,也不理会他的叫喊,转身就走。

  “薰儿小姐!”

  瞧着薰儿转身,那名英俊青年苍白的脸上顿时急了,当下脚步加快几分,最后横身挡在了薰儿面前。

  被青年拦住,薰儿只得停下脚步,一双狭长的秋水眸子,带着点点懒意的微眯着,淡淡的望着他,却是不言不语。

  “薰儿小姐…”被少女那双秋水吟吟的眸子盯住,常年游走于美人丛中的青年,呼吸竟然有些急促了起来,平日的伶牙俐齿,似乎也在此刻失去了作用。

  “加列奥少爷,如果没事,便请让开吧,我还有事。”

  望着脸色有些涨红的青年,薰儿终于是开口了,少女娇嫩软腻的嗓音,让得对面的青年苍白脸庞上,顿时涌上一股有些病态的红潮。

  “呵呵,薰儿小姐,你到坊市可是想购买点什么?在下刚好闲着,不如一起逛逛吧?”心中深吸了一口气,加列奥脸上的笑容,灿烂而温和,这种笑容,配合着他的身份与模样,曾让得他几度成功抱得美人归。

  “加列奥少爷,我已经说过,我有事!能请你让开吗?”薰儿小嘴微微抿起,嗓音平淡得没有丝毫波动。

  被薰儿一口回绝,加列奥嘴角抽了抽,不过脸庞上的笑容,却依旧保持,伸出手在怀中掏了掏,最后摸出一条手链,手链呈淡蓝金色,链条材质是由金蓝铁所铸,在手链的连接处,吊坠着一枚被磨成了圆珠形状的绿色魔晶,淡淡的绿芒从中透出,将链子渲染得美轮美奂,很是漂亮,看来,这小巧的手链,价格定然不菲。

  “呵呵,薰儿小姐有事,加列奥再阻拦倒是有些强人所难了。”加列奥小心的握住手链,殷勤的笑道:“这是刚刚在坊市中特意购买的木灵手链,虽然算不上什么贵重之物,不过其上面也陪衬了一颗一级的木属性魔晶,对斗之气的回复,有很好的增幅作用,薰儿小姐现在还未成为斗者,这对你来说,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首饰,一点小小心意,薰儿小姐可千万不要拒绝,不然,加列奥在自己属下面前,可真有点丢人了…”话到最后,加列奥还故意小小的幽默了一把,而他周围的属下,也是极为配合的哄笑了几声。

  望着加列奥的举动,薰儿秀眉再次一皱,心中对这牛皮糖实在有些无奈。

  刚想回绝,目光却忽然停在手链连接处的那枚绿色魔晶之上,想起先前萧炎辛苦寻找木系魔晶的模样,薰儿修长的睫毛,不由得轻轻眨了眨,清冷的小脸,似乎也是柔和了一些…

  “滚,给你三秒钟。”萧源的声音冷冷的在加列奥身后响起。

  “你小子算个什么东西,我家少爷送给熏儿小姐东西,你能管的着吗?”加列奥手下的一个护卫叫嚣着。

  “烦人的东西!”萧源一跃而起,将那护卫头朝下,猛的一按。便按的那护卫鲜血直流。

  “你!”加列奥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毕竟送个东西不行,家里护卫还被打了。

  “给我上。”一堆加列家族的人跑了出来。

  “渣滓加起来还是渣滓!”萧源放开那个护卫,从口袋里拿出武装暴龙机,只不过这一细微的动作都被熏儿看在眼里。

  “武装进化。”一圈圈的数码密码包围住萧源,第二次的进化,暗黑兽。

  “来吧!”萧源将自己手中的野蛮进化取了出来,摆在面前,朝着一堆手拿刀剑的斗者垃圾说道。

  “刷!”一剑砍伤一个护卫,萧源就感觉到痛苦,因为周围都是人,打的不好就会死人,到时候萧家就麻烦了,于是···········

  “灵魂怨曲。”萧源跳起来,释放了必杀技。

  “三哥,熏儿,我们走。转移进化——黑鹰兽!”萧源变成黑鹰兽,庞大的体积不得不飞翔与天空上,对着旁边的买完东西的萧源和在一旁发呆的熏儿喊道。

  “好。”两人同时跳上屋顶然后又跳上黑鹰兽的背。

  黑鹰兽振翅高飞,只留下加列奥在原地发呆,这家伙到底是能化形的魔兽还是人类啊。

  与此同时,黑鹰兽的背上··········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啊?”萧炎喘了一口气,大声喊道。

  “就是刚才,我打了加列奥的护卫。”黑色的萧源从黑鹰兽的背上慢慢浮现出来。

  “你是四弟吗?”萧炎问道。

  “不,他不是。”熏儿正色道。

  “小妮子,洞察力不错。不错,我是这家伙的第二人格,同时也是他力量的来源。”黑色的萧源笑了一声,随口说道。

  “力量的来源,这话怎么说?”萧炎摸了一下头,迷惑的问道。

  “他现在所变成的形态正是来源于我,这种力量也是源于我,至于为什么?呵呵,等第一人格醒来,你再去问他吧。好了,我得走了,第一人格快醒了。”黑色的萧源又回到了黑鹰兽的身体内。

  “自己问吗,好吧。”萧炎苦恼了,自己长这么大,很少自己主动的问过别人什么啊?

  “还有啊,熏儿,刚才那个混蛋家伙的东西,你干嘛要拿啊?”萧炎又转过头去询问熏儿。

  “你现在很需要一级的木系魔核,所以我就········”熏儿带着点苦恼的说道。

  “好了,好了,诺,这个给你。”萧炎从怀中拿出一条手链。

  原本有些发愣的少女被萧炎的举动惊醒了过来,双手几乎是在潜意识的支配下,迅速抢过了手链,手链到手之后,薰儿这才回过神来,自己表现的似乎有点太急切了…

  白皙的精致小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绯红,不过薰儿也非常人,在略微羞涩之后,便是落落大方的将将手链套在了光洁白皙的皓腕之上,抬头对着萧炎露出清雅的娇笑:“谢谢萧炎哥哥。”

  “以后离那个家伙远点。”仗着自己年龄大的优势,萧炎又对着薰儿老气横秋的教训道。

  “哦。”

  薰儿灵动的眸子轻眨了眨,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加列奥对她来说,不过是个有过几面之缘的陌生人而已,而萧炎对她来说,却是无人可替代,既然他说远离,那就远离吧。

  这种选择题,对薰儿来说,并不困难。

  “好了,我都看半天戏了,我要降落了。”黑鹰兽说道,同时开始慢慢的下降。

  “哇!!!!”由于萧源的快速下降,萧炎大叫道。

  “好了,赶快回房休息吧,这里是家族中的演武堂。”萧源停在了家族中的后山,原因别无其他,现在能高调就高调,而且基本上是没多少地方够自己降落的了。

  “嗯,走吧。”萧炎就直接向自己的屋子处跑走。

  “真是的,又丢下薰儿妹妹一个人············”熏儿在原处说道。

  “好了,乖,你三哥要回复以前的光辉了,放心吧。”萧源拍了下熏儿的头,说道。

  “嗯。”熏儿点了点头,就离去了。

  “好了,三哥,能帮的都帮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由于打加列奥的护卫时是第二人格,现在的萧源根本不知道有这事情)

  晚上··············

  安静的房间之中,药老左手拿起紫叶兰草,眼睛微微眯起,片刻之后,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左掌之上,有些显白的火焰,忽然猛的腾了出来…

  火升腾起来的一瞬间,萧源口袋中的武装暴龙机也飞了出来。

  “怎么,难道这里有斗士精神。”萧源失口说道。

  只见两个斗士精神从药老的骨灵冷火中飞了出来。同时飞进了萧源的武装暴龙机内。

  “这个是,冰系冰熊兽和巴撒兽。”萧源激动的大喊道。

  “可以解释这是什么吗?我的好四弟。”萧炎揉了一下双手,笑嘻嘻的问道。

  “暂时不可以,不过等以后就知道了。”

  “好吧。”萧炎失落到。

  “好了,我要开始炼药了,准备好了。”磨蹭了一会,药老正色道。

  药老手中的白色火焰略微扑腾,将那株紫叶兰草吞噬其中…火焰在翻腾,紫叶兰草几乎是在瞬间,便是被烧成了一小团绿色的液体…

  右手再次抓起一株紫叶兰草,直接丢进白色火焰之中…

  将三株紫叶兰草全部丢进之后,那团绿色液体,明显变得大了许多。

  绿色液体,在火焰之中不断蠕动,炽热的温度,一刻不停的煅烧着其中的杂质…

  随着火焰的煅烧,绿色液体越来越来小,片刻后,竟然便只剩下了拇指大小左右…

  接下来,药老又将两株洗骨花,投进了火焰之中,将它们在煅烧之后,融进了绿色液体之中…

  再接下来,便是炼化魔晶…

  三个步骤,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而药老的脸色,却依旧精神抖擞,没有半点疲累之感。

  一个小时之后,坚硬的魔晶,已经被煅烧成了一团淡绿液体,魔晶中所蕴含的狂暴能量,也被药老以神奇的药性配合,洗刷而去…

  手掌中,白色火焰逐渐消退,最后完全的消失。

  望着药老手心处悬浮的一滴宛如翡翠般颜色的液体,萧炎搓了搓手,过人的灵魂感知力,让得他清楚的感应到这液体拥有多么充沛的能量…

  “老师,就这么服下它么?”萧炎眨了眨眼,有些迫不及待。

  “想死就直接服下吧,凭你那副脉络,马上就得变成真正的废物。”白了萧炎一眼,药老屈指轻弹,翡翠液体落进了房中的那盆清水之中,顿时,刚才萧炎打来的一盆清澈的水,便是化成了青色。

  “以后,就在这里面修炼,以你的修炼天赋,一年之内,达到七段,不是什么难事。”药老拍了拍手,微笑道。

  萧炎满心欢喜,急忙点头。

  “哦,差点忘记了,这种药水,只能持续两个月,也就是说,你每隔两个月,就还要去购买一次今天的这些东西。”药老笑吟吟的道。

  小脸一僵,萧炎有点哭丧的点了点头。

  “奶奶的,这东西果然只有有钱人才用得起…”

  “好了好了,你算是幸运的了,又是炼药又是吸掌。不妨告诉你个方法,买点差的材料,再配个一瓶,然后我去拍卖场拍卖。这样的话,你不就有钱了吗?”萧源在旁边说道。

  “为什么不是我去,而是你去啊。”萧炎问了一句。

  “你好好修炼就行,我去就万事OK。懂了吧。”

  “哦。”

  午夜··········

  “冰系斗士精神到手了,现在我还差炎,风,光,电,钢,土,木和水。这要到什么时候才到头啊。”萧源抱怨道。

  “好了好了。别啰嗦了,这已经很快了。”黑色的萧源说道。

  “对了,我白天是不是昏倒过啊。我怎么感觉我有一段时间没感觉呢。”

  “哈,哈哈,没事没事,忘记把。”随即,黑色萧源消失在了萧源体内。

  “怎么老是感觉怪怪的呢?”萧源摸了下头,发出了一声感慨。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