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认亲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你怎么来了啊!”萧炎看着萧源,大声问道。

  “我的灵魂感应很强,你戒指里的家伙一出来就感觉到了。”

  “嗯,你知道这个老家伙到底是谁吗?”

  “喂喂,小娃娃,别太过份了,我是谁你有必要问这个长相这么恐怖的家伙吗?”旁边的药老不满的喊道。

  “嗯,我知道一些,不过他要收你为徒。你就答应啊,他可是个高级炼药师。”

  “你知道炼药师是什么吗?随随便便就来一个高级炼药师。”萧炎看着萧源,略带鄙夷的问道。

  “额,的确是不知道啊。”萧源解除进化,露出自己的本体。

  “炼药师,顾名思义,他们能够炼制出种种提升实力的神奇丹药,任何一名炼药师,都将会被各方势力不惜代价,竭力拉拢,身份地位显赫之极!

  炼药师能够拥有这般待遇,自然与它的稀少,实用有关,想要成为一名炼药师,条件苛刻异常。

  首先,必须自身属性属火,其次,火体之中,还必须夹杂一丝木气,以作炼药催化之效!

  要知道,斗气大陆人体的属性,取决于他们的灵魂,一条灵魂,永远都只具备一种属性,不可能有其他的属性掺杂,所以,一个躯体,拥有两种不同强弱的属性,基本上是不可能。

  当然,事无绝对,亿万人中,总会有一些变异的灵魂,而这些拥有变异灵魂之人,便有潜力成为一名炼药师!

  不过单单拥有火木属性的灵魂,却依然不能称为一名真正的炼药师,因为炼药师的另外一种必要条件,同样是不可缺少,那便是:灵魂的感知力!也称为灵魂塑造力!

  炼制丹药,最重要的三种条件:材料,火种,灵魂感知力!

  材料,自然是各种天材地宝,炼药师毕竟不是神,没有极品的材料,他们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好的材料,非常重要!

  火种,也就是炼药时所需要的火焰,炼制丹药,不可能用普通火,而必须使用由火属性斗气催化而出的斗气火焰,当然,世间充斥着天地异火,一些实力强横的炼药师,也会取而用之,用这些异火来炼药,不仅成功率会高上许多!而且炼出的丹药,也比普通斗气火焰炼出的丹药,药效更浓更强!

  由于炼药是长时间的事,长时间的炼制,极其消耗斗气,因此,每一位杰出的炼药师,其实也都是实力强横的火焰斗者!

  最后一种条件,便是灵魂感知力!

  在炼药之时,火候的轻重是重中之中,有时候只要火候稍稍重点,整炉丹药,都将会化为灰烬,导致前功尽弃,所以,掌控好火候,是炼药师必须学会的,然而想要将火候掌控好,那便必须需要强悍的灵魂感知力,失去了这点,就算你前面两点做得再好,那也不过是无用之功罢了!

  在这种种苛刻的条件之下,有资格成为炼药师的人,当然是凤毛麟角,而炼药师少了,那些神奇的丹药,自然也是少之又少,物以稀为贵,也因此,才造就了炼药师那尊贵得甚至有些畸形的身份。”萧炎娓娓道来。

  “你的基础知识的确很好,但是你知道你面前这道灵魂是谁吗?”萧源说道。

  “这个,我真不知道。”萧炎摸了摸头,尴尬的说道。

  “我来给你解释解释吧。这个灵魂的本名为药尘,号“药尊者”,为星陨阁从未露面的阁主,是斗尊级别的强者,九品初级炼药师,原远古八族中药族被抛弃的族人,当年地位在现中域丹塔三巨头之上。现在的丹王古河在他眼里的确是个屁。”萧源将自己脑中对药尘的资料缓缓道来。

  “小娃娃,你是谁,我的身世你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药老收起笑容,一脸紧绷的说道。

  “没什么的,我只是想拜你为师而已,这些资料如果真的有心收集还是很容易得知的。”

  “好吧。”药老知道自己不能从萧源嘴里套话,一脸沮丧的说道。

  “那你呢?”药老看向旁边的萧炎。

  “我当然也要啊,你好歹也是个九品初级炼药师,我不拜你为师,真是浪费啊。”萧炎揉着双手,两眼冒着金星。

  “冷静下来,你们两个的灵魂都是变异的,而且强度也很不错,收你们做徒弟也可以。行了,拜师吧。”药老盘起双腿,一脸奸笑到。

  “还要拜师礼吗?”萧炎抱怨着。

  “好了,快拜吧,跟着他有肉吃。”萧源已经开始行礼了。(别问我他怎么会的,这一切都是机密)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和萧源,同时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庞一抖,哭笑不得的骂道。

  “老头,既然入了你的门下,你总不能还让我去族中找功法吧?我们家族中最顶尖的火属性功法,我记得也不过才黄阶高级,这也太寒碜人了吧?”萧炎一张小脸,很是郁闷。

  “小崽子,是老师,不是老头!”

  被萧炎的称呼气得翻了翻眼皮,药老没想到这才刚刚拜完师,这小家伙就爬头上来了。

  “哼,既然入我门下,自然不会寒碜到你,天阶功法,我没有!不过我倒是有种比天阶功法还要诡异的功法,你学不学?”轻哼了一声,药老浑浊的老眼中,忽然间阴谋盎然。

  “比天阶功法还要诡异?”

  心头一跳,萧炎咽了口唾沫,黑色的眸子,不经意间,悄悄炽热:“那是什么级别的功法?”

  “黄阶低级。”药老的微笑声,让得萧炎小脸顿时僵硬了下来。

  “老头,你耍我?”

  片刻之后,山顶之上响起了少年愤怒的咆哮。

  望着面前小脸气得扭曲的小家伙,药老得意的笑了起来,能够把这冷静得象小妖怪的萧炎气成这副模样,他还真是挺有成就感的。

  “那功法有什么诡异的?”盯着药老戏谑的脸庞,萧炎忽然静了下来,皱眉询问道。

  “它能进化!”略微沉默,药老微笑道。

  瞳孔猛的一缩,萧炎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面前的药老,半晌之后,方才摇了摇头:“不可能!我可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功法,具有进化的能力!”

  “嘁,你这小家伙知道什么,斗气大陆辽阔无比,奇人异事数不胜数,在你这从未出过加玛帝国的小家伙眼中,不可能的东西,多海里去了。”药老不屑的讽道。

  萧炎一滞,旋即不服的道:“难道你听说过别的功法,能够进化?”

  药老笑容微僵,片刻后干笑着摇了摇头,道:“就是因为没有,才能显出我这功法的独特啊!”

  “真能进化?”瞧着药老认真的面孔,萧炎忍不住的再次开口问道。

  “真能进化!”药老非常肯定的点头。

  “你修炼过?”萧炎再次问道。

  “呃…没有。”药老干笑着摇了摇头。

  “那别人修炼过?”

  “呃…没有。”

  额头之上,青筋鼓动着,萧炎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强忍住想一拳轰过去的冲动,声音中压抑着怒气:“没人修炼过,那你怎么知道它能进化?”

  “功法上,是这么介绍的。”药老讪讪的笑道。

  “竟然真有这种功法?”眉头紧紧的皱起,萧炎踌躇了一下,然后转着漆黑的眼珠子,道:“能让我看看吗?”

  “嘿嘿…”怪笑着扫了一眼满脸好奇的萧炎,药老嘴角一裂,却是忽然话音一转:“算了,现在你看了也没什么用,还是等你成为一名斗者之时,我再传于你吧。”

  伸出的手掌有些僵硬,萧炎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半晌,方才漏风般的从牙齿缝中逼出两字:“你狠!”

  “我不学。这功法只能让萧炎学。”被冷落了一会的萧源抱起双手,随意的说道。

  “为什么啊?”萧炎急切的问道。

  “你今天看到我那套斗气铠甲了吧,我的斗气铠甲会随着使用的不同而发生改变,今天我使用的是黑暗属性的,一共十种属性,其中就包括火属性的,所以,我不需要功法。但是这功法却非常的适合你。”

  “为什么啊?”这是萧炎的第二问。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以后你就知道了,现在的你知道了也没有什么用。”萧源朝着萧炎的头猛猛的打了一拳。

  “四少爷,老爷叫你过去。”旁边跑出来了一个杂役,朝着萧源大喊道。

  “哼,四少爷,萧炎,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萧炎了,以后我就得叫你三哥了。”萧源朝着杂役走去了。

  “呵呵,小子,刚才那个小家伙如果真心愿意帮你,那么你前方的道路将会轻松一些的。”药老看着萧炎,正经到。

  “是吗?看起来他绝对会帮我呢。”萧炎拍起胸脯,大声喊道。

  另一边萧家大堂···················

  “萧族长,你是不是能给我们解释下我们这莫名其妙的四少爷呢?”萧家二长老看着萧战不怀好意的说道。

  “这··········”萧战说不话来。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我的确是萧战的儿子,当年家母在外生下三哥时,本就是一胎双生,我便是那四子,只不过,父亲当时抵挡不住,只得带着家母逃走,而只是带走了三哥,并未带着我,而我却因为当时棉被的包裹并未被发现。后来一位住在附近的人救了我,我跟着他生活了十年,五年前他病死了,而我则是在上次被野狼追赶,从悬崖上跌落下来。恰巧被父亲所救。”从门外走进来的萧源解释道。

  “呵呵,死无对证,你能确定吗?你能确定你是我萧族之人吗?别以为你满口胡话就能蒙骗我们,证据呢?证据何在?”大长老说道。

  “糟了,原本以为他们会因为我的实力而不在追究,编个故事就能过,这下麻烦了。”

  “这样吧,我们滴血认亲。”三长老提议到。

  20分钟后,萧家祠堂···················

  萧家祠堂中,萧族长和三位长老,一些在族中比较有名望的都聚集在一个木桌旁,奇异的是,平时不怎么出现的萧熏儿也在这里。

  “现在,萧族长将和这位公子滴血认亲。”一位青衣老者说道。

  萧战拿起一根银针,往手指上一刺,一滴鲜血进入了木桌中央的大碗内。

  而萧源也拿起银针,刺了下去,一滴鲜血也进入了木桌中央的大碗内。

  两滴血液相融了!

  “恭喜四少爷返回萧家,恭喜四少爷返回萧家啊!”青衣老者激动的大喊道。“我现在就去在族谱中写上四少爷的名字。”原来这位老者专门掌管萧家的祠堂和族谱。

  不一会,所有人都离去了,有的回去告诉其他人这件事,也有的回去继续修炼,而萧源则是累倒在座椅上,因为刚才对每一位家族中有名望的人都行了礼而气喘吁吁。

  “呵呵,小子,感谢我吧,在来这个世界之前,我就料定你会这样做,所以将你身体里的血脉完全按照萧炎的塑造了一遍。”黑色的萧源说道。

  “嗯,谢了。”

  “呵呵,恭喜萧源哥哥返回萧家。”旁边走出一个妙龄少女,对着萧源行了一个礼。

  “嗯,你难不成就是萧熏儿?”萧源看到美女后,满状态复活。

  “呵呵,在下正是熏儿。”

  “果然也是个天才,虽然比萧炎差些,但明面上好歹也是个九段斗之气,身体里还有异火榜上排名第四的金帝焚天炎,呵呵,真不错。”萧源看着萧熏儿,口中道出一段连熏儿都不敢相信的话。

  “你怎么会知道我身体里有金帝焚天炎?”熏儿警戒起来。

  “好了,问这么多干什么么。”萧源捏了一下熏儿的脸,随即朝着萧战的房间走去。

  “可恶,真是个坏哥哥。”熏儿俏脸微红,在后面大喊道。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