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退婚?我会让你后悔的!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好痛,这里是哪里啊?”醒来的萧源,摸着自己的头,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大喊道。

  “你醒啦。”旁边的中年人说道。

  “请问,你是谁?”

  “我的名字是萧战。是这乌坦城的萧家族长。”那中年人回答道。

  “额,萧战,乌坦城?等一下,这里该不会是斗气大陆!”萧源大喊一声。

  “的确是。”萧战打量着这个有些神经质的人。

  “完了完了。”萧源再次晕倒。

  “喂喂。”萧战大声喊道。

  在梦中,萧源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你是谁?”萧源看着眼前这个黑暗的自己说道。

  “我就是你,我是你的负面情绪。同时也是真正的你。”

  “不是,你只是个精神上面的病原体而已。”萧源抓着自己的头,痛苦的喊道。

  “随你怎么说,怎么想。但是,我的确是真实的你自己。想想看你的家人和朋友吧,想想看,你心中是多么的厌烦他们,你的父母就算死了也没给你带来什么,只知道不断的强迫你去做你不喜欢的事情,只有无尽的孤单,再想想你的朋友,他们是多么的可恶啊,可以享受父母的爱,而我们只能在一旁暗自哭泣啊,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啊!”那个黑色的萧源接着喊道。

  “没错,他们是多么的可恨,还有我的父母,他们是那么的厌恶我。他们从来没有照顾过我,他们只知道让我去做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萧源放下自己的手,平静的说道。

  “没错,投向黑暗吧,投向我吧,你之所以会来到这个世界都是因为我,因为我知道,你心中已经没有了光明,因为你心中的黑暗已经吞噬了所有的光明。投向我,我会给你无穷的力量,让你拥有颠覆世界的力量。”

  “没错,只有黑暗,只有黑暗,只有黑暗才能满足我。所以将你的力量给我吧。”

  渐渐的,两个人慢慢的走到一起。直到二人重合为一体。

  傍晚,萧源醒了过来。只是,如果有人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他的眼睛散发着红色的光芒。

  萧源走下床,拿出口袋中的武装暴龙机。

  “武装············进化!”房间的窗户散发出黑色的光芒。萧源第一次的进化居然是暗黑兽!

  萧源慢慢的用那勉强还可以称之为手的手推开门。(看过数码宝贝不,看过暗黑兽没,那手就是个骷髅)

  另一边,萧家大堂··········

  “呵呵,纳兰侄女,以前便听说了你被云韵大人收入门下,当时还以为是流言,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侄女真是好天赋啊…”萧战笑着赞叹道。

  “嫣然只是好运罢了…”浅浅一笑,纳兰嫣然有些吃不消萧战的热情,桌下的手掌,轻轻扯了扯身旁的葛叶。

  “呵呵,萧族长,在下今日所请求之事,便与嫣然有关,而且此事,还是宗主大人亲自开口…”葛叶轻笑了一声,在提到宗主二字时,脸庞上的表情,略微郑重。

  脸色微微一变,萧战也是收敛了笑容,云岚宗宗主云韵可是加玛帝国的大人物,他这小小的一族之长,可是半点都遭惹不起,可以她的实力与势力,又有何事需要萧家帮忙?葛叶说是与纳兰侄女有关,难道?

  想到某种可能,萧战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几下,硕大的手掌微微颤抖,不过好在有着袖子的遮掩,所以也未曾被发现,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声音有些发颤的凝声道:“葛叶先生,请说!”

  “咳…”葛叶脸色忽然出现了一抹尴尬,不过想起宗主对纳兰嫣然的疼爱,又只得咬了咬牙,笑道:“萧族长,您也知道,云岚宗门风严厉,而且宗主大人对嫣然的期望也是很高,现在基本上已经是把她当做云岚宗下一任的宗主在培养…而因为一些特殊的规矩,宗主传人在未成为正式宗主之前,都不可与男子有纠葛…”

  “宗主大人在询问过嫣然之后,知道她与萧家还有一门亲事,所以…所以宗主大人想请萧族长,能够…解除了这婚约。”

  “咔!”萧战手中的玉石杯,轰然间化为了一蓬粉末。

  大厅之中,气氛有些寂静,上方的三位长老也是被葛叶的话震了了震,不过片刻之后,他们望向萧战的目光中,已经多出了一抹讥讽与嘲笑。

  “嘿嘿,被人上门强行解除婚约,看你这族长,以后还有什么威望管理家族!”

  一些年轻一辈的少年少女并不知晓萧炎与纳兰嫣然的婚约,不过在向身旁的父母打听了一下之后,他们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了起来,讥诮的嘲讽目光,投向了角落处的萧炎…

  望着萧战那阴沉至极的脸色,纳兰嫣然也是不敢抬头,将头埋下,手指紧张的绞在了一起。

  “萧族长,我知道这要求有些强人所难,不过还请看在宗主大人的面上,解除了婚约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葛叶淡淡的道。

  萧战拳头紧握,淡淡的青色斗气,逐渐的覆盖了身躯,最后竟然隐隐约约的在脸庞处汇聚成了一个虚幻的狮头。

  萧家顶级功法:狂狮怒罡!等级:玄阶中级!

  望着萧战的反映,葛叶脸庞也顿时凝重了起来,身体挡在纳兰嫣然身前,鹰爪般的双手猛的曲拢,青色斗气在鹰爪中汇聚而起,散发着细小而凌厉的剑气。

  云岚宗高深功法,青木剑诀!等级:玄阶低级!

  随着两人气息的喷发,大厅之中,实力较弱的少年们,脸色猛的一白,旋即胸口有些发闷。

  就在萧战的呼吸越加急促之声,三位长老的厉喝声,却是宛如惊雷般的在大厅中响起:“萧战,还不住手!你可不要忘记,你是萧家的族长!”

  身子猛的一僵,萧战身体上的斗气缓缓的收敛,最后完全消失。

  一屁股坐回椅子上,萧战脸色淡漠的望着低头不言的纳兰嫣然,声音有些嘶哑的道:“纳兰侄女呐,好魄力啊,纳兰肃有你这女儿,真是很让人羡慕啊!”

  娇躯微微一颤,纳兰嫣然呐呐的道:“萧叔叔…”

  “呵呵,叫我萧族长就好,叔叔这称谓,我担不起,你是未来云岚宗的宗主,日后也是斗气大陆的风云人物,我家炎儿不过是资质平庸之辈,也的确是配不上你…”淡淡的挥了挥手,萧战语气冷漠的道。

  “多谢萧族长体谅了。”闻言,一旁的葛叶大喜,对着萧战赔笑道:“萧族长,宗主大人知道今天这要求很是有些不礼貌,所以特地让在下带来一物,就当做是赔礼!”

  说着,葛叶伸手抹了抹手指上的一枚戒指,一只通体泛绿的古玉盒子在手中凭空出现…

  小心的打开盒子,一股异香顿时弥漫了大厅,闻者皆都是精神为之一畅。

  三位长老好奇的伸过头,望着玉匣子内,身体猛的一震,惊声道:“聚气散?”

  古匣子之内,一枚通体碧绿,龙眼大小的药丸,正静静的躺卧,而那股诱人的异香,便是从中所发。

  在斗气大陆,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斗者,前提便是必须在体内凝聚斗之气旋,而凝聚斗之气旋,却是有着不小的失败率,失败之后,九段斗之气,便将会降回八段,有些运气不好之人,说不定需要凝聚十多次,方才有可能成功,而如此重复的凝聚,却让得人失去了最好的修炼时间段,导致前途大损。

  聚气散,它的作用,便是能够让一位九段斗之气,百分之百的成功凝聚斗之气旋!

  这种特效,让得无数想要尽早成为斗者的人,都对其垂涎不已,日思夜想而不可得。

  “呵呵,这是本宗名誉长老古河大人亲自所炼,想必各位也听过他老人家的名讳吧?”望着三位长老的失态模样,葛叶得意的说道。

  “这丹药竟然还是丹王古河亲手炼制!”三位长老再次震惊了。

  丹王古河,在加玛帝国中影响力极其庞大,一手炼药之术,神奇莫测,无数强者想对其巴结逢迎,都是无路可寻。

  古河不仅炼药术神奇,而且本身实力,早已晋入斗王之阶,名列加玛帝国十大强者之一。

  如此一位人物,从他手中传出来的聚气散,恐怕其价值,将会翻上好几倍。

  三位长老喜笑颜开的望着玉匣子中的聚气散,如果家族有了这枚聚气散,恐怕就又能创造一名少年斗者了。

  就在三位长老在心中寻思着如何给自己孙子把丹药弄到手之时,少年那压抑着怒气的淡淡声音,却是在大厅中突兀响了起来。

  “葛叶老先生,你还是把丹药收回去吧,今日之事,我们或许不会答应!”

  大厅噶然一静,所有目光都是豁然转移到了角落中那扬起清秀脸庞的萧炎身上。

  “萧炎,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给我闭嘴!”脸色一沉,一位长老怒喝道。

  “萧炎,退下去吧,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不过这里我们自会做主!”另外一位年龄偏大的老者,也是淡淡的道。

  “三位长老,如果今天他们悔婚的对象是你们的儿子或者孙子,你们还会这么说么?”萧炎缓缓站起身子,嘴角噙着嘲讽,笑问道,三位长老对他的不屑是显而易见,所以他也不必在他们面前装怂。

  “你…”闻言,三位长老一滞,脾气暴躁的三长老,更是眼睛一瞪,斗气缓缓附体。

  “三位长老,萧炎哥哥说得并没有错,这事,他是当事人,你们还是不要跟着参合吧。”少女轻灵的嗓音,在厅中淡然的响起。

  “没错,萧炎才是当事人,你们没有任何的资格插手这件事。”从门外缓缓的走进一个人。

  “你是谁?”萧战问道。

  “萧叔叔怎么这般健忘,我们早上才见过面,现在就忘记了吗?”来人正是萧源。

  “原来是你,你这套铠甲看着怪吓人的。”萧炎说道。

  “呵呵,都一样。我来帮你解决一些麻烦吧。”

  “阁下是谁,这是云岚宗和萧家的事,请阁下还是速速退去把。”葛叶阴沉着脸,低声说道。

  “呵呵,葛叶,我的名字叫萧源,如果按照关系,那我应该是萧炎的弟弟吧。”

  “额,这人还真敢托大啊。”所有人心中都这么想到。

  “纳兰嫣然,你不用做出如此强势的姿态,你想退婚,无非便是认为我萧炎一届废物配不上你这天之骄女,说句刻薄的,你除了你的美貌之外,其他的本少爷根本瞧不上半点!云岚宗的确很强,可我还年轻,我还有的是时间,我十二岁便已经成为一名斗者,而你,纳兰嫣然,你十二岁的时候,是几段斗之气?没错,现在的我的确是废物,可我既然能够在三年前创造奇迹,那么日后的岁月里,你凭什么认为我不能再次翻身?”面对着少女咄咄逼人的态势,沉默的萧炎终于犹如火山般的爆发了起来,小脸冷肃,一腔话语,将大厅之中的所有人都是震得发愣,谁能想到,平日那沉默寡言的少年,竟然如此利害。

  纳兰嫣然蠕动着小嘴,虽然被萧炎对她的评价气得俏脸铁青,不过却是无法申辩,萧炎所说的确是事实,不管他现在再如何废物,当初十二岁成为一名斗者,却是真真切切,而当时的纳兰嫣然,方才不过八段斗之气而已…

  “纳兰小姐,看在纳兰老爷子的面上,萧炎奉劝你几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萧炎铮铮冷语,让得纳兰嫣然娇躯轻颤了颤。

  “好,好一句莫欺少年穷!我萧战的儿子,就是不凡!”首位之上,萧战双目一亮,双掌重砸在桌面之上,溅起茶水洒落。

  咬牙切齿的盯着面前冷笑的少年,纳兰嫣然常年被人娇惯,哪曾被同龄人如此教训,当下气得脑袋发昏,略带着稚气的声音也是有些尖锐:“你凭什么教训我?就算你以前的天赋无人能及,可现在的你,就是一个废物!好,我纳兰嫣然就等着你再次超越我的那天,今天解除婚约之事,我可以不再提,不过三年之后,我在云岚宗等你,有本事,你就让我看看你能翻身到何种地步!如果到时候你能打败我,我纳兰嫣然今生为奴为婢,全都你说了算!”

  “当然,三年后如果你依旧是这般废物,那纸解除婚约的契约,你也给我乖乖的交出来!”

  望着小脸铁青的少女,萧炎笑着嘲讽出了声:“不用三年之后,我对你,实在是提不起半点兴趣!”说完,也不理会那俏脸冰寒的纳兰嫣然,豁然转身,快步行到桌前,奋笔疾书!

  墨落,笔停!

  萧炎右手骤然抽出桌上的短剑,锋利的剑刃,在左手掌之上,猛然划出一道血口…

  沾染鲜血的手掌,在白纸之上,留下刺眼的血印!

  轻轻拈起这份契约,萧炎发出一声冷笑,在路过纳兰嫣然面前之时,手掌将之重重的砸在了桌面之上。

  “不要以为我萧炎多在乎你这什么天才老婆,这张契约,不是解除婚约的契约,而是本少爷把你逐出萧家的休证!从此以后,你,纳兰嫣然,与我萧家,再无半点瓜葛!”

  “你…你敢休我?”望着桌上的血手契约,纳兰嫣然美丽的大眼睛瞪得老大,有些不敢置信的道,以她的美貌,天赋以及背景,竟然会被一个小家族中的废物,给直接休了?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况,让得她觉得太不真实了。

  冷冷的望着纳兰嫣然错愕的模样,萧炎忽然的转过身,对着萧战曲腿跪下,重重的磕了一头,紧咬着嘴唇,却是倔强的不言不语…

  虽然在家族之中,名义上是他把纳兰嫣然逐出了家族,可这事传出去之后,别人可不会这么认为,不清楚状况的他们,只会认为,是纳兰嫣然以强横的背景,强行让得萧家退婚,毕竟,以纳兰嫣然的天赋,美貌,以及背景,配萧家一废柴少爷,那是绝对的绰绰有余,没有人会认为,萧炎会有魄力休掉一位未来云岚宗的掌舵人…而如此,作为萧炎的父亲,萧战定然会受到无数讥讽…

  望着跪伏的萧炎,明白他心中极为歉疚的萧战淡然一笑,笑吟吟的道:“我相信我儿子不会是一辈子的废物,区区流言蜚语,日后在现实面前,自会不攻而破。”

  “父亲,三年之后,炎儿会去云岚宗,为您亲自洗刷今日之辱!”眼角有些湿润,萧炎重重的磕了一头,然后径直起身,毫不犹豫的对着大厅之外行去。

  “你以为你真的可以吗?废物永远是废物,再努力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成就的。”葛叶说道。

  “道歉,不然你别以为你可以安然无恙的走出这个门。”萧源冷冷的说了一句。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不过就是外表吓人而已。”葛叶不知死活的说道。

  “切,对你,我只用一剑。”萧源右手中的妖刀「野蛮进化」弹射了出来。同时,向前挥了一剑。只是,这一道剑气却快速的冲向葛叶。周围实力较差的都因为承受不了,而当场吐血了。

  “不好!”葛叶大惊,使出自己的青木剑诀抵挡。但是,仅仅只是碰上,葛叶的青木剑诀就被打散了。

  “废物,离开这里,哪怕是云韵来了,我也不惧,你太弱了。”萧源站在门口,冷冷的说道。

  “哼!我迟早会向你复仇的。”葛叶虽然吐着血,可仍然倔强的喊道。

  “我等着那一天,废物。”

  “我们走!”葛叶带起身边的人,快速的离去。可还没走到大门口,就听见萧源的话从后面传来。

  “切,三年后,我会和萧炎一起来云岚宗的,不妨告诉你,我现在的实力是斗灵九星!”

  (开始这几章掺了不少水,请各位原谅,不过向大家做出保障,开头的章节会有些掺水,但是到后面绝对都是我自己的原作)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