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三十章 结尾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当永夜来临,太阳的光辉将被尽数遮掩,天空与天地陷入黑暗之中,人们将为之欢欣鼓舞,因为那才是真实地活着。”

叶苏成圣之前,说过这样一段类似于预言的话。

而在无数年之前,佛陀观七卷天书,然后在明字卷上写下一段批注,在他的笔记里也有类似的记载,是这样说的。

“永夜之末法时代,方有月现,自然复生。如此方不寂灭,世界另有出道。既然如此,静侯长夜到来便是,何苦强行逆天行事。莫非这天也在等着夜的到来?还是说它在恐惧夜的到来?它恐惧的是夜本身,还是随夜而至的月?”

正在发生的事情,证明了叶苏的预言,也对佛陀留下的那些疑问做出了完美的回答,有个天在等待夜的到来,有个天在恐惧夜的到来,它恐惧的是夜本身,也是随夜而至的月,因为夜是随月而至的。

世界一片黑暗,太阳被遮住,神国隐于浓重的墨色里,黯淡的极难看见,飘在长安城前的观主,神情异常复杂。

徒有规则,却失去了力量的本源,还如何战斗?那道自神国降落的光柱,早已焕散不知去了何处,人间的酷热早已被清凉取代。

再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宁缺写出来的那个符。

两道深渊在大地的表面上快速蔓延,那个“人”字变得越来越大,地面真的很像一张纸被缚住,然后缓缓隆起。带来轰隆如雷的声音。

这个过程很缓慢,却无可阻挡。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边出现了地平线,海那头的帆舟只能看见帆尖,如果站的足够高,甚至能够看到远处微弯的弧。

“这就是新世界吗?”桑桑问道。

宁缺回答道:“也许。”

那个完美的气泡再次出现在她身前,上面两道微小的裂痕已经变得极深,气泡随时可能破灭,那代表着她的世界即将毁灭。

桑桑平静地看着这个世界,等待着自己的死亡。

宁缺轻轻地抱着她。与她一道等待着。

无数充满渴望的意愿或者说力量。顺着地面那两道越来越深的裂缝,从人间的四面八方涌来,进入长安城的街巷,通过惊神阵进入桑桑的身体里。

桑桑当然接触过这种意愿。她在神国倾听信徒的祈祷无数万年。然而她却是第一次接触到如此真切的渴望。令她都有些动容的渴望。

就在瞬间,她明白了书院、明白了叶苏创建的新教。世人爱与不爱她,其实并不重要。她爱不爱世人,其实也不重要,她与人类,本来就是一体的,她并不是这个世界冰冷的客观规则,而是人类认识的世界的……规则!

一道亮光闪过--规则如果是人类认识世界的产物,那么自然可以改变,她自然可以随着人类的认识一道成长!

桑桑静静看着宁缺说道:“我,似乎可以活着。”

宁缺的手臂微微颤抖,看着她的眼睛说道:“那就永远活着。”

桑桑说道:“但我不想再服侍你了。”

宁缺说道:“我服侍你。”

无数渴望无数意愿,自人间各处而来,被惊神阵化作力量。

长安城的城墙上出现无数道裂缝。

桑桑抬头望向漆黑的夜穹,看着若隐若现的神国。

她轻轻挥了挥手。

无声无息间,一道没有颜色的光柱,从长安城里向着夜穹射出。

那道光柱出于惊神阵,却经过了她的手。

于是,那是透明的光。

她最清楚,如何破开自己的世界。

透明的光柱穿过观主的身体,落到了夜穹上。

桑桑摘下墨镜,仔细地让宁缺戴上。

月亮还在夜穹里。

太阳却仿佛离地面近了些,于是露出了明亮的边缘。

光明重新降临人间,却已不如先前那般炽烈恐怖。

苍白的天空重新变的湛蓝,像她雁鸣湖畔宅院里偷偷藏着的名贵水洗瓷。

湛蓝的天空上出现了三道裂缝。

与大地上的三道裂缝遥遥相对。

都是一个人字。

那道透明的光柱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力量,竟是要直接将天空撕破!

光柱是透明的,里面的气息却并不纯净,纷杂到了极点,亿万人便有亿万意愿,如何能够完全一致,但却鲜活到了极点。

宁缺想起湖那边街畔蒸包子铺的热气,青石板上的脚印。

桑桑想起雪海畔那夜,那个温泉。

不知道观主想起了什么。

他看着那道透明的光柱,感受着其间的宏大与微渺,被远胜肃穆的美感动,微微皱眉问道:“这是什么力量?这是什么气息?”

“这就是人间之力。”宁缺说道。

观主沉默片刻,说道:“原来是这样的。”

湛蓝天空深处,若隐若现的神国,在人间之力的冲洗下,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风化腐朽,然后垮塌成最细微的尘埃。

紧接着破裂垮塌的是湛蓝天空本身,天空变成无数轻如鹅毛的薄玉片,纷纷扬扬洒落人间,再也无法遮住人们望向外界的双眼。

天空上面是什么?以前是神国,现在神国毁灭了,那里到底有什么?

那是一片漆黑的宇宙,显得无比寒冷,看上去异常荒芜,没有任何人烟,给人一种极度不安的感觉,仿佛真实的幽冥。

整个世界再次安静下来。

没有人说话。

这是冥界吗?

人们想着。

宁缺和桑桑,很清楚会看到什么,他们并不吃惊。

但不代表别人会不吃惊。

大河国某个山村里。一个孩子拿起先前被太阳烤至半熟的鸡蛋,看着漆黑的天穹发呆,心想为什么太阳忽然间变的那么远?

星星为什么也变远了?

孩子很害怕,咧着嘴便要哭,手里的鸡蛋落到地上,啪的一声破掉。

风吹鸡蛋壳,还有将凝未凝的蛋白,与蛋黄。

桑桑面前的气泡,也破了。

……

……

在广漠无垠的宇宙里,有一个燃烧的火球。

那是一颗恒星。

从恒星表面的颜色看。还很年轻。

有七颗行星围绕恒星旋转。

在距离那颗恒星约一点五亿公里的的轨道上。什么都没有。

那里是空白的,也可以空白,因为系统是稳定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少了些什么似的感觉。

某刻。那里的空间忽然发生了轻微的扭曲。

过了很久很久。扭曲的空间表面出现了两条清晰的裂缝。

又过了很久很久,裂缝蜷曲,然后消失。

一颗蓝色的星球。出现在那里。

那个过程很难形容,这颗星球的出现,似乎用了很长时间,才从那个空间裂缝里出来,又似乎它瞬间便出现在这条轨道上。

那颗星球之所以是蓝色的,是因为海洋覆盖着表面绝大多数面积。

随着蓝色星球的突兀出现,一道无形的引力波,向着四周散播。

围绕着那颗恒星而构成的星系,出现了不稳定的征兆,幸运的是,这个星系里那几颗质量巨大的行星,距离这颗蓝色星球的距离足够遥远。

但它的出现,终究造成了影响,有几颗行星的轨道突然发生变化,或者要过很久很久,才能重新稳定下来。

更不幸的是,距离恒星约三点几亿公里的空间里,密布着无数小行星,突然出现的蓝色星球,就像是块美味的蛋糕一般,吸引着它们前往。

无数小行星甚至是小颗的陨石,离开它们原先定居的空间,向着那颗蓝色星球静静的飞去,自然不可能走直线,但总有相遇的那一刻。

宇宙里死寂一片。

那些小行星与陨石拖出的极淡的曳尾,就像是死神行走的痕迹。

……

……

满天陨石,在漆黑的夜穹里向着地面而来。

片刻后,世界便会毁灭。

天空之上,果然是冥界。

“你就是冥王之子。”

观主看着宁缺说道。

冥界是传说,是昊天的谎言,这是现在已经被接受的说法。

但那是真的吗?

多年前,卫光明在长安城看到了宁缺,认为他就是冥王之子。

后来,桑桑被认为是冥王的女儿。

隆庆认为自己才是冥王之子。

兜兜转转,循环不断,最后,还是落在了宁缺的身上。

他毁灭了昊天的世界,迎来了新的世界。

然而这个新世界还没有存在很长时间,便迎来了毁灭。

真实的宇宙,是那样的荒凉又危险,而且寒冷,和冥界有什么区别?

他没有把冥界指引到人间,却把人间带进了冥界。

他当然就是冥王的儿子。

“不应该是这样的。”

宁缺的声音有些寒冷。

……

……

小镇里。

君陌挥手破了阵。

他望向那些将要降临人间的死亡使者,说道:“拾起你的刀。”

屠夫拾起那把沉重的刀,走到他身旁,一同抬头望去。

君陌举起铁剑,说道:“想不想去战一场?”

屠夫说道:“很好。”

……

……

西陵神殿。

战斗早已结束,新教的信徒,坐在崖坪间,坐在山道上,看着这远远超出想象的画面,震撼的无法言语。

陈皮皮站起身来,微微蹙眉,说道:“不应该是这样的。”

唐小棠握住铁棍,没有说话。

叶红鱼站在崖畔,血色的裁决神袍在夜风里猎猎作响。

她看着夜空,面无表情说道:“域外天魔?待本座把你斩了。”

……

……

这个世界上的人们不知道那些带着死亡气息的陨石是什么。

但修行者们能够感觉到另一个明确的现实。

天空没有了。

他们的身体变得轻了很多。

轻若羽毛。

只要动念。便似乎可以离开地面。

昊天世界压制修行者无数年的规则,已经不复存在。

修行者们,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不惑境界的修行者,忽然洞玄。

洞玄境界的修行者,看着天上真正的繁星,知了天命。

知命境的大修行者,轻而易举地迈过了那道门槛。

人间,前所未有的强大。

他们没有想到,刚刚获得自由,便要迎来生死立见的一战。

不过。无人畏惧。

因为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值得他们为之而奋斗。

而且他们有信心战胜所有的外敌。

……

……

无数修行者准备着战斗。

但他们没有出手的机会。

就连君陌的铁剑都没有机会出手。

海洋对着恒星,陆地对着宇宙深处,修行者们所在的位置,能够看到满天繁星。也能看到显露出真容的月亮。

以修行者们的眼力。自然能看清楚。那是一个岩石组成的圆球,表面光滑到了极点,反射着大地背后的光线。完美到了极点。

或者不应该称之为月亮,而应该称之为月球。

那轮明月,挡住了所有的陨石。

轰隆隆的巨响,无法传到地面,地面上的人们都感同身受。

如此密集的撞击,如此恐怖的威力。

就算是知命巅峰、甚至是逾过五境的大修行者,都很难存活下来。

那轮明月,替人类承受了所有的攻击,它能顶得住吗?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恐怖的撞击声终于停止。

月亮不再完美,上面到处都是撞击形成的环形山,到处都有岩浆喷涌,形成或高或低的原地,有些地方明亮,有些地方暗沉。

这样的月亮真的不好看,甚至有些丑陋,但在人们的眼里依然完美。

他在人间默默守护了千年,今后,大概也会万年亿年的默默守护下去吧?

……

……

夜晚结束,清晨来临,朝阳从东方缓缓升起。

天空重新出现,还是那般湛蓝,却比以往多了些说不清楚的感觉。

是的,这片天空更加开阔,其后有无尽的空间。

“这感觉……原来确实不错。”观主看着宁缺问道:“但人已经变得不再像是从前的人,人间还是我们在意的人间吗?”

“人生活的地方就是人间,不是吗?”

宁缺说道:“酒徒认为修行者、尤其是到了某种程度的修行者已经不能算是人,是非人,但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修行者是超人。”

观主问道:“超人?”

宁缺说道:“是的,就像世界需要改变一样,人类最终也需要进化,我不认为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相信猿猴当时也是这样认为的。”

他的话音刚落,天空里忽然出现了一道笔直的白线。

他看的清楚,那道白线的前端,是一名修行者。

那名修行者穿着蓝色长衫,时而被朝阳耀成红色。

观主若有所思道:“那是梁国的一名散修,境界很糟糕。”

宁缺看着那道白线飞出大气层,向着外太空飞去,笑了起来。

紧接着,数千道细细的白线从地面生起,向着大气层外飞去,每道白细的前端,都是一名修行者,画面蔚为壮观。

人类,开始了自己新的旅程。

“有些意思。”

观主平静说道,然后变成无数光点,消散在新世界的第一道晨风里。

宁缺知道,在透明光柱穿过他身体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先前和自己对话的是他以极高境界强行留在这个世界的残留意识,因为他不放心,他想看看新世界是否能够在冥界存在下去,想看看人类是否能够延续下去。

最后他觉得应该可以,于是便死了。

观主有姓无名。他就叫陈某。

陈某里的某,是某某里的某,是人间随处可见的某某。

他代表着人类的一部分。

宁缺望向天空一角,渐要被晨光遮住的月亮。

夫子代表着人类的另一部分。

桃山崖畔,陈皮皮长拜及地,神情平静。

唐小棠随他拜倒。

……

……

没有永夜。人间越来越冷,那是世界外的寒意正在入侵,以此看来,无论有没有夫子,有没有书院。这个世界终究不可能永远地孤单下去。

阳光洒落。雪峰上的雪渐渐融化,变成涓涓细流,然后汇成小溪向南流去,或者在荒原上会泛滥成灾。然而却也会给那里带去灌溉所需的水。

余帘在断崖上抱着大师兄坐了很多天。

很多天后。大师兄的伤好了。

她放下了他。

大师兄变成了普通人。如果要回复当年的境界,不知道还要过多少年。

或者,永远都没有那一天。

老黄牛离开西陵。拖着车厢,在断崖下等着。

大师兄走上牛车,打开老师留在人间的最后一壶酒,很小心翼翼地喝了口,然后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他真的很满足,满足的不能再满足,他甚至想把自己的名字改成李满满。

“师妹,再会。”

他看着余帘神情温和说道。

余帘掀开车帘,坐了上来。

大师兄神情微异,指着天空某处的一道白线,说道:“你难道不想出去看看?”

现在的人间,随时随地都会出现一道白线,那便意味着一名修行者离开人间。

修行,不是昊天赐给人类的礼物,是人类的意愿。

修行者,最想知道更多,体验更多。

余帘这样的大修行者怎会例外,更不会对看似凶险的天外世界有任何畏惧。

余帘不耐烦,说道:“江上没盖盖子,想跳水自杀随时都能跳,现在这天也没盖子,想飞出去就可以飞出去,着什么急?”

大师兄想了想,说道:“也有道理。”

余帘问道:“你要去哪里?”

大师兄说道:“我想先把新世界走一圈,看看能不能走回原地……老师和小师弟都是这样说的,但总要有人走一遍证明一下。”

余帘说道:“那要很长时间。”

大师兄说道:“老黄现在老了,难免慢些。”

老黄牛回头看了二人一眼,懒懒地不想理会。

余帘说道:“很好。”

大师兄问道:“哪里好?”

余帘不说。

时间很长四字,极好。

牛车吱呀吱呀西行。

某日,路过名为函谷的某地。

牛车被一名道门遗老拦了下来。

那道门遗老跪在车前,痛哭流涕,说道门妙义随观主之死、西陵神殿之乱消失殆尽,书院崖洞里的书又毁于一朝,恳求大先生为道门留些法门。

他所求的那些道义,非陈皮皮、叶红鱼所能传,只能求诸大先生。

大师兄沉默片刻,准备应其所求著书。

余帘问道:“师兄准备写多少卷?”

大师兄认真说道:“大道三千,三千卷为宜。”

余帘说道:“那要写多长时间?前些天听闻泥塘里出现了牡丹鱼,再不去只怕要被那头老黑驴吃光,师兄交给我便是。”

她乃是魔宗宗主,乃是道门大敌,在书院学习的二十三年间,不知精读过多少道门典籍,大师兄深知其才,并未反对。

“我说,你记。”余帘说道。

那名道门遗老不敢反对,赶紧拿起笔墨在旁认真听着。

“道可道,非常道……”

过了会儿。

“完了?”

“完了。”

“这才五千字!”

“难道不够?”

“玄之又玄……三先生,这太过玄妙……晚生愚钝,实在看不懂啊。”

“看不懂就慢慢看。”

牛车继续西行。

听闻前方有牡丹鱼可以吃,老黄牛终于打起了些精神。

大师兄看着余帘微笑不语。

余帘神情平静。

大师兄笑了起来。

余帘也笑了起来。

“其实。我一直有件事情想不明白。”大师兄问道。

余帘面无表情,却有些不安。

大师兄有些茫然,问道:“为什么小师弟一直要我找一个叫阿瞒的人当关门弟子?还说他一定能学会无距?”

余帘微感羞恼,决定切牡丹鱼的时候,自己绝对不动手。

……

……

世界上切牡丹鱼最好的是两个人,大师兄和桑桑。

夫子不算。

而且关键在于蘸料。

所以嘎嘎非常不满意,它一面像嚼柴一样嚼着生鱼片,一面斜乜着眼,打量着正在和那头神骏雌马打的火热的大黑,心想呆会儿老黄来了。得栽赃到那头憨货身上。就说塘子里那些牡丹鱼,全部是丫吃了。

……

……

新世界和旧世界其实真的没有太大差别。

喜欢吃牡丹鱼的依然喜欢吃,喜欢到处发情的依然到处发情。

五师兄和八师兄还是习惯在后山里呆着下棋,西门和北宫还是喜欢在镜湖畔操琴吹箫。因为他们觉得世间根本无人有资格听自己的音律。知音依然还是彼此。王持去了月轮国。听说遇见了花痴,至于有没有发生什么故事,谁都不知道。

陈皮皮和唐小棠留在了西陵神殿。

君陌和七师姐去了很远的地方。日渐肥沃的荒原上还流传着他的传说,谁也不知道他的铁剑正在哪里说着他的道理。

书院还是那个书院,长安还是那座长安,红袖招现在是小草在管,唐帝正式登基,李渔深居清宫,极少见人,上官扬羽做着史上最丑陋的宰相,曾静夫妇喝过那杯茶,自然长命百岁,万雁塔寺的钟声还是那样悠远。

春风亭朝宅里欢声笑语没有断过,朝老太爷今日收张三李四为义子,长安城著名的老少三棒槌正式成为了一家人,帮里的兄弟坐在偏厅听着戏,妇人们在花厅里嗑着瓜子,朝小树则在花园里看着夜空沉默不语。

这两个月,又有十余名修行者走了,听说现在有个专门的说法,叫做飞升?朝小树想着自己此生很难看到彼岸的风景,神情微黯。

是的,现在这个世界有月了,按照月亮的阴晴圆缺。

朝宅外的街道上,有辆马车正在缓缓向着临四十七巷的方向前进。

“好不容易让皮皮重新炼了颗通天丸,为什么你要偷偷扔进他茶杯里?你就不担心他把杯子里的茶给倒了?”

“别人倒的茶他可能会倒,你这个做弟妹的给他斟茶,他怎么会不喝?这世上有几个人有资格让昊天给他斟茶?虽说那家伙向来喜欢装酷扮潇洒,但别忘了他那句名言:天若容我,我便能活……听着没,那对你叫一个客气!”

“也有道理……只是为什么今天专门要我给他斟茶?”

“因为那碗煎蛋面,算我欠他的。”

“还是有道理。”

“你男人我什么时候没有道理?”

“你又不是二师兄。”

“喂,能不能不要提那个冷血无情的断臂男子?”

车里的对话一直持续,直到停到老笔斋门前。

宁缺和桑桑走了下来。

桑桑还是像从前那般丰腴,怀里抱着只……青毛狗。

站在老笔斋门前,桑桑望向夜空,轻声问道:“这就是你来的那个世界吗?”

宁缺说道:“应该就是。”

桑桑看着他问道:“为什么这么确定。”

宁缺指着夜空里那轮明月说道:“因为有月亮啊。”

这句话其实很没有道理,不过书院弟子不就是这样吗?

桑桑问道:“这个世界的天地元气正在向外面逃逸散失,将来总有一天会流失干净,你有没有想过,到那天后该怎么办?”

宁缺说道:“我想那时候,人们或者都已经离开了这里。”

桑桑沉默片刻,说道:“舍得吗?这里是我们的家。”

宁缺将她搂进怀里,看着夜空说道:“人类的征途。本来就应该是星辰大海。”

“可是,那么多人在这里生活过,一点痕迹都留不下来,不觉得可惜?”

“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再坚固的建筑、即便是刻在石上的字迹,都会被时间风化,但我想,总会有些精神方面的东西留下来。”

宁缺说道:“或者无数年后,这里再次出现新的文明,在那个文明。老师、观主还有大师兄他们都会成为传说。甚至是神话。”

桑桑很认真地问道:“会有什么留下来?”

宁缺微微一笑,说道:“比如……子曰?”

……

……

推开老笔斋的门,里面有个客人。

那女子穿着血色的裁决神袍,不是叶红鱼还是谁?

叶红鱼对桑桑直接说道:“我有些话要和他说。你不要吃醋。”

桑桑说道:“我吃饺子都只就酱油。”

叶红鱼面无表情说道:“听说街头那家酸辣面片汤的老板被你赏过一块金砖?”

桑桑抱着青毛狗。向后院走去。

“这就是你恨不得让全世界灭亡都要娶的女人?”

叶红鱼看着宁缺嘲讽说道:“把一对子女扔进大学士府。自己天天抱个青皮狗到处闲逛,这么位贵妇,夫子以前知道吗?”

宁缺无可奈何地摊开手。因为这事儿没法解释。

叶红鱼说道:“说正事儿,我要走了。”

宁缺沉默,虽然知道这是必然的事情,心情依然有些复杂。

叶红鱼从怀里取出一封信,递给他说道:“我和她一起走,这是她给你的信。”

这里的她,自然是莫山山。

宁缺接过信,向后院看了一眼,然后塞进袖子里。

“你真没出息。”叶红鱼嘲讽道。

宁缺大怒,说道:“你再这样,我和你翻脸啊!”

叶红鱼伸手揪住他的脸,说道:“我来帮你翻。”

宁缺使出天下溪神指,便要戳她的胸部。

叶红鱼忽然上前抱住他。

他的手落在了她的胸上。

她的唇落在他的唇上。

很软,很弹,很湿,很想再亲。

宁缺这样想的时候,叶红鱼已经重新站回原地。

她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这是帮山山带的。”

宁缺看着她的唇,冷笑说道:“那除非她先亲过你。”

叶红鱼微怒,说道:“带的是心意,不懂吗?”

宁缺忽然沉默,说道:“保重。”

叶红鱼也沉默了。

过了很长时间,她说道:“以前修行界有句话,两个世界的悲欢离合无法相通,若能相能这,便是圣贤……宁缺,你是圣人。”

宁缺静静看着她,说道:“你是圣女。”

叶红鱼微笑说道:“你还是像当年那样无耻。”

宁缺揖手相谢。

“你说过,宇宙很大,相见很难。”

叶红鱼说道:“但希望,能在别的世界再见面。”

宁缺说道:“等孩子大些,然后老大老三那点破事儿解决了,我们就来。”

叶红鱼叹道:“你们两公婆又不会带孩子,何必拿这做借口。”

宁缺很惭愧,说道:“替我多亲两口山山,或者,我再亲你一口?”

……

……

不该走的人都走了,该走的人却还留着。

宁缺坐在床边,看着匣子里厚厚的一叠书信,默然想着。

桑桑看着他,神情漠然说道:“谁是不该走的人?谁是该走的人?我?”

宁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想什么她都知道。他忽然觉得这种日子过的实在是毫无意思,主要是太没有**,而且太容易误会。

果不其然。

“今天在朝府,你看着戏台上那小姑娘想啥,你以为我不知道?啧啧,那腰身细的,嫩的,软的……你要喜欢你去摸啊!”

“现在红袖招是小草当家,简大家当年的禁令已经失效,你要喜欢,你可以随便去摸,我让小草给你挑最红的。”

桑桑抱着青皮狗,不停地说着。

“够了!”

宁缺拍案而起:“我就默默赞了声腰细,又哪里惹着你了!”

桑桑眼眶微湿,说道:“你就嫌我腰粗。”

宁缺很苦闷,不知如何解释,将心一横,干脆破罐子破摔,大声说道:“这和腰有关系吗?我就是嫌你现在不肯做饭!不肯抹桌子!不肯给我倒洗脚水!不肯攒钱!天天花钱!天天抱着只狗到处遛!动不动摆出个神情漠然的样儿!你得弄清楚,你现在是我老婆!可不是什么昊天大老爷!”

桑桑哭着说道:“宁缺,你骗人。”

宁缺有些微慌,说道:“哪里骗了?”

她伤心说道:“那天我说我再也不服侍你,你说以后都是你服侍我。”

是的,这是在长安城头,新旧世界相交的时候,她最先想到的一句话,想来对她真的很重要。

神奇的是,从那天之后,桑桑真的忘记了所有家务事的做法,

宁缺暗中观察了很长时间,发现居然是真的,而不是在骗自己。

桑桑变成了只会抱狗到处遛的夫人。

所以先前,他真不好怎么对叶红鱼解释。

他叹气说道:“总得学着做点儿吧?

桑桑什么都没有听进去,伤心说道:“你就是嫌我腰粗。”

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低声说道:“……好吧,我承认确实有点,你说这孩子都已经生了这么长时间,我本以为你以瘦下来,结果……”

桑桑转身向老笔斋外走去。

宁缺站起身来,很是紧张,问道:“你去干嘛?”

桑桑头也不回:“我去学士府。”

宁缺大怒,捞过天井里的晾衣竿,便要起义。

“你再敢离家出走,我打不死你!”

桑桑却没有理他,直接走了出去。

片刻后,前铺传来关门的声音。

宁缺怔在原地,好生担心,赶紧去换衣裳,准备去把她拦住,只是因为太过紧张不安,竟是半天也没办法把鞋套好。

待他穿好鞋,抬头一看,桑桑就在门边。

她一面擦着眼泪,一面说道:“宁缺,你饿不饿?我下面给你吃啊。”

她根本就没有离开,她从来没有离开过。

宁缺走上前去,牵着她的手走进厨房。

他开始重新教她怎么煮饭,怎么切葱,怎么剪鸡蛋。

就像很多年前那样。

这并不难,对吧?

这很幸福,是吧?

明月照着新世界,照着老笔斋。

院墙上,有只老猫懒懒地躺着。

……

……

(全文完)

……

……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