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六百三十五章 夜探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在3o1医院的高干病房里,孟瑶正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胡乱调了几个台之后,终于将电视机给关上了。

“雪姐,我那个同学的探视证办好了没有啊?”

在病房里除了孟瑶之外,还有一个三十二三岁的女人,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的她虽然穿着便装,但笔挺的坐姿显示出,她应该是个军人。

“瑶瑶,你已经问了好几遍了。”雪姐笑着看向孟瑶,说道:“给雪姐说实话,是不是在和那个叫什么秦风的谈恋爱?”

雪姐大名叫做张雪,是国内为数不多女特勤人员,孟林是怕都是男性警卫不方便,这才找了老爷子批条子,将张雪暂时调到了妹妹身边。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张雪和孟瑶倒是挺聊得来,有时候也会相互开个玩笑。

“说什么呢,雪姐,秦风就是我的同学而已······”

听到张雪的话后,孟瑶微微有些不自然,嗔怒道:“我整天都要呆在这病房里,让秦风来是教我练练琴,医生不都说活动下手指对恢复也有好处了吗?”

“看你急的那样,雪姐可是过来人。”

张雪笑着说道:“探视证早就给你办好了,那个人不来拿,我也没办法的,我又不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要不然就找个人给他送去了……”

孟瑶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道:“让晓彤去送,她也认识秦风的。”

“好吧·晓彤那丫头不知道跑哪去了,我一会去值班室找找她···…”

张雪点了点头,虽然看出来了点东西,却是没再继续取消孟瑶了,毕竟对方只是自己的保护对象,她并没有权利干涉孟瑶的私生活的。

“已经九点多了·瑶瑶,你要休息了······”

张雪看了下表·站起身将房间的窗户关了起来·孟瑶睡觉的时候她是不在房间里的,所以要将一切安全隐患都消弭掉。

“嗯,雪姐晚安。”

孟瑶乖巧的点了点头,等张雪出了房间之后,却是从被窝里拿出了个手机,口中嘟囔道:“坏秦风,不是说好每天都打电话来的吗?怎么到现在还不打过来?”

昨天秦风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和孟瑶约定了每天晚上九点半都会给她打个电话·张雪出房间的时间刚好是九点半,所以没接到秦风的电话,孟瑶有些失落。

恋爱中的男女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约定,就会让其牵肠挂肚,现在孟瑶就是这样,接不到秦风的电话·怎么都不会睡安稳的。

“你不打给我,那我就打给你……”孟瑶咬着嘴唇,拨通了秦风的号码。

“我靠,这会是谁打电话来……”

在孟瑶所住的这栋病号楼的五层洗手间里,一个人影正打算推开窗户顺着排水管道爬到六楼的时候,冷不防手机震动了起来,吓得他差点没摔下去。

“喂,瑶瑶·你怎么打电话过来了?”小心的往外看了一眼,秦风将脑袋缩了回去·接通了孟瑶的电话。

“秦风,你在忙什么呢?不是说好了九点半打电话吗?”孟瑶嘟起了小嘴巴,虽然是在质问秦风,但心里却不是真的在生气。

“哎呦,我都忙晕了。”秦风闻言一愣,他这会都来到医院了,哪里还记得打电话的事情?

“瑶瑶,想不想要个惊喜?”秦风抬头往上看了一眼,在自己头顶西侧第五个房间,就是孟瑶所住病房的窗户。

“什么惊喜?”孟瑶好奇的问道。

“你把窗户开开,惊喜马上就会来到的。”

秦风嘿嘿一笑挂断了电话,伸出脑袋向楼下看了一圈之后,身形犹如猿猴一般,快的往上爬去。

作为军队医院,在门口都是有岗哨的,而这栋楼的值班室里也都是军人,但正因为如此,谁都不会想到,半夜三更的居然有人敢爬楼。

“惊喜?他不会在楼下放烟花吧?”

孟瑶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忙音,站起身打开了窗户,正想伸头往外看的时候,冷不防一条人影从窗户外面翻了进来。

“谁……”

孟瑶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嘴里刚想问的时候,就被一只大手给捂住了,紧接着秦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我,小声点说话。”

“你······你怎么爬上来的?那么高,好危险的啊······”听到秦风的声音,孟瑶的心脏“咚咚”直跳,有种喘不过来气的感觉。

“嗯?吓着你了?”

秦风现孟瑶的呼吸有些急促,连忙把她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一只手掌贴在了孟瑶的背后。

“对不起,应该先给你打个电话的。”

用真气帮孟瑶梳理了下气息后,秦风有些自责的说道,他知道孟瑶是心脏位置受伤,平时是不能大喜大悲的。

“我没事,秦风,你····…你这真是惊喜啊······”

孟瑶深呼吸了几口,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秦风,她真的没有想到,一向表现的成熟稳重的秦风,也有如此疯狂的一面。

不过这也让孟瑶心中十分的温暖,爱人肯冒险爬上六楼来见自己,这种行为,比什么甜言蜜语都要管用。

“瑶瑶,我怎么听着你在说话?有什么事吗?”

门外忽然传来了张雪的声音,她正准备出门找华晓彤的时候,却是听到里面的房间似乎有什么声音。

“雪姐,没事……”

孟瑶反应十分的快,当下从床上走了下来,把门拉开,说道:“我正准备去洗手间呢,雪姐,你这是要出去?”

“我去找晓彤啊,她估计又去给美国的男朋友打长途电话了……”

看到孟瑶的举动·张雪倒是没起什么疑心,因为孟瑶就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房门又大开着,不可能出什么事情的。

“嗯,雪姐,那我睡了啊……”

孟瑶答应了一声·随手将房门关了起来,不过关上门后·却是用手捂住了胸口·吐了下舌头,对秦风做出一个“吓死我了”的口型。

“没事了,雪姐出去了……”听到门外传来了轻微的关门声响,孟瑶这才松了口气,坐回到了床上。

“秦风,你看什么呢?坏死了你……”孟瑶突然看到秦风盯住了自己的胸口,不由低下头去·却是现自己穿了一件低胸的睡衣。

“咳咳·我看你胸口的那个泰迪熊呢……”被孟瑶揭穿了自己的举动,秦风那张厚脸皮也是红了起来,找了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借口。

“秦风,你想我了没有?”

孟瑶红着脸将身子靠在了秦风的怀里,不知道为何,她总是感觉秦风有些飘忽不定,只有靠在秦风怀里·她才有一种安全感。

“想,当然想了,不然我怎么会跑来啊。”秦风连连点头,不过身子却是有些僵硬。

虽然和孟瑶确定了恋爱关系,但两人基本上就没机会在一起,更没有这种亲密的举动了,一时间秦风的两只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了。

“笨蛋,明天晓彤就能给你送探视证了·你干嘛要冒这风险啊?”孟瑶嘴上责怪着秦风,但心里却是甜丝丝的。

“我想你了嘛……”秦风终于镇定了下来·用手环住了孟瑶的腰,当他抱实了的时候,两个人的身体都是一颤。

爱情无疑是感情中最奇妙-的一种,它和亲情友情都不相同,但却是在两情相悦的同时,肩负着繁衍生息的使命。

“明天上午你要来教我弹琴……”孟瑶抬起头,有些霸道的看向了秦风。

“好,我一定来!”秦风点了点头,嘴唇刚好触及到了孟瑶的额头,这让他心中一动,将嘴唇继续往下移去。

不过就在此时,秦风的耳朵忽然一耸,即使在意乱情迷的时候,秦风也清晰的听到了门外的开门声,还掺杂着华晓彤的说话声。

“华晓彤来了,瑶瑶,我先走了……”

秦风知道那大咧咧的姑娘进房间是绝对不会敲门的,当下松开了孟瑶,一个箭步窜到窗户边,身体一番就消失在了窗外。

“啊?!”

虽然明知道秦风不会有事,但孟瑶还是被秦风给吓了一大跳,正想下床去看的时候,房门却是被人推开了。

“我就说瑶瑶还没睡吧,雪姐,你看她不是坐在床上的?”

华晓彤笑嘻嘻的走到了孟瑶的床边,在孟瑶脸上摸了一记,说道:“在想什么呢?怎么脸色那么红?”

“一边去,你这个女流氓……”孟瑶咬牙切齿的说道,好不容易和秦风有个见面的机会,就被华晓彤给破坏掉了。

“瑶瑶,这窗子怎么又开了?”

跟在孟瑶身后进来的张雪,有些疑惑的看着那扇开着的窗户,她明明记得自己亲手把窗子给关上的。

“呃,雪姐,我刚才觉得有些气闷,就把窗子打开透透风的······”孟瑶脸色通红的说道,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像今儿撒过这么多的慌,自然是有些心虚。

“房间有循环系统啊,怎么会闷?”张雪走到窗边往外看了看,她观察的很仔细,专门往有灰尘的地方去看。

不过秦风做事情向来都是滴水不漏,他翻出窗户的时候直接就顺着排水管溜到了五楼,并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晚上风寒,还是不要开窗子了。”

张雪看了一阵之后,把窗户又给关了起来,回头说道:“探视证已经交给晓彤了,明儿你可别再催我了啊。”

“雪姐,我可没催你···…”孟瑶笑着将两人推出了房间,说道:“正准备睡觉又被你们打扰了……”

“哎,我还有话想对你说呢。”华晓彤没羞没躁的嚷嚷道:“瑶瑶,刘子墨马上就要回国了,到时候我带他来看你啊······”

(未完待续)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