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八十章 【落雪的抉择】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五百八十章【落雪的抉择】

    “我没听错吧?它刚才怎么叫的?”

    绿豆糕抓着陈道临的袖子:“你拍拍我……”

    “我……也觉得一定是我们听错了。”

    陈道临哭丧着脸。

    可陈道临话音才落下,这条xiao金龙再次……

    “汪汪!”

    “你到底弄出了一个什么怪物啊!”

    绿豆糕忽然叫嚷起来:“你还我宠物!!!”

    “我还想叫你还我中华巨龙呢!!”陈道临用力抓着头。

    就在这个时候……

    忽然,天空上,那原本被金龙撞得已经出现裂纹的空间壁障忽然同时碎裂消失掉了,一个声音从天空之上传来……

    “出来吧!达令陈!”

    绿豆糕一呆,捅了捅陈道临:“喂……好像是在叫你啊。”

    轰!空间破碎!

    ……

    …………

    陈道临和绿豆糕两人一起同时出现在了战场上,陈道临茫然看天,绿豆糕则是怀抱着一条金龙,一手还扯着陈道临的袖子。

    两人就站在落雪和杜微微的中间!

    “我们……出来了?”

    天空上已经昏暗,太阳西下。余晖渐渐淡去。

    战场上厮杀之声震天,远处郁金香家的骑兵正在那面金色火焰郁金香旗帜的带领之下,一次一次的冲向兽人的阵列。

    那些被割裂在郁金香家本阵之中的虎族战士。抵抗声已经渐渐消失……

    忽然出现在这里,陈道临和绿豆糕都有些茫然。

    但是很快……

    “杜微微!!”陈道临忽然冲了上去:“你把卡门院长弄到哪里去了?”

    杜微微笑看着陈道临:“放心,她没死。”

    陈道临松了口气。

    “不过,她不会再来找我麻烦了。”

    “……”陈道临忽然有些不妙的感觉:“你到底把院长大人怎么了?”

    “……她不是喜欢永葆青春么?我干脆让她的青春更持久了一些……嗯,就是这样。”

    陈道临没有听明白,但是杜微微却不愿意解释了:“好了,放你出来是有事情叫你做的。”

    “我?做什么?”

    “绿豆糕!”杜微微忽然叫了一声。

    绿豆糕似乎有些犹豫:“你……你想怎么样?”

    “你的兄弟已经回大雪山了。你呢?你是打算在这里帮我打架,还是帮着外人来打我?”

    绿豆糕犹豫了一下。摇头:“我打不过你,也不会帮外人打你。可是你要做的事情我不认同,我也不会帮你打架。”

    他看了一眼落雪:“这个家伙……我也打不过,所以。我还是回大雪山去。”

    看了看陈道临:“喂,这个xiao东西怎么办?到底算是你的还是我的?”

    “废话,当然是我的!”陈道临咬牙,可是他也看见了落雪,此刻身在战场,也自然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我和你一起走。”

    “你不能走。”

    杜微微冷冷道。

    “哦?”陈道临皱眉。

    “你应该看见了,我们正在和谁战斗吧。”

    陈道临不説话。

    “你应该也不难现,我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战斗吧。”

    陈道临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当然能认出周围的地形,这里距离新城绝对不会太远。根本就是他的地盘!

    “你看见地上这个家伙了么?它就是铜虎。”

    好吧……陈道临看见了,地上那只已经变成残疾人的白毛老虎。

    “那么,你认得这位么?”杜微微指着落雪。

    “……见过落雪先生。”陈道临叹了口气。躬身行礼。站起身来,陈道临皱眉看着杜微微:“説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这位落雪先生要当这个世界的裁决者,而我则是它认为的这个世界的不安因素,所以……它不远千里来到这里,我猜它接下来要做的。就算不是杀了我,也会想办法把我击败然后找个地方封印起来吧。”杜微微笑着:“所以。我觉得你应该留下来帮我。”

    “……”陈道临冷冷看了杜微微一眼。

    不等陈道临説话,杜微微淡淡道:“你既然看出来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的军队在这里和兽人作战……难么,以你的聪明,你应该不难猜出,你的那些人在什么地方吧?”

    陈道临説不出话了。

    “蒙托亚带着你的千余人马已经和我的军队混编,从侧翼去包抄兽人的后路了。你在兽人那儿设的棋子,那个叫雷的家伙,我也已经请来参战了。

    你的女人,巴罗莎,洛黛尔她们,还有你的弟子艾妮塞。你的部下皮埃尔男爵……所有人此刻都在罗瓦城。“

    杜微微冷笑道:“我就站在这里,兽人就在面前,如果我今天输了,那么郁金香家就输了!蒙托亚会战死!那些为你效力的士兵会战死!我知道你或许有本事一个人逃脱,你甚至可以带着你的女人一起跑掉,但是罗瓦城里有数万民众!有上万人都是信奉你的无双教,一腔赤诚的跟随你,信任你……你忍心看着这些人死?你忍心看着我输掉这场战争之后,兽人如潮水般南下,然后淹没罗瓦城,寸草不生?

    你应该知道,兽人是可以拿我们人类当粮食的。

    陈道临,你如何抉择?

    走,还是留?”

    陈道临説不出话了。

    旁边传来一声叹息。

    落雪忽然轻轻道:“我会让兽人退兵。铜虎已经重伤,我只希望把它带回去,然后留下它的命。战况可以到此结束……达令陈吗。我落雪可以保证,她説的那些悲剧,是可以避免的。

    这不该是你的战争。

    不,这是一场本就不该有的战争。”

    “虚伪!!!!!!”

    杜微微忽然用尽全力,大声吼了出来!

    她怒目圆瞪,看着落雪,忽然脸上充满了怒气!

    “落雪!!!你虚伪!!!!!何其虚伪!!!何其无耻!!!何其自以为是!!!”

    杜微微挥舞手里的隆奇努斯长矛。指着远处:“睁大眼睛看着吧!!它们是什么!它们是兽人!!一个可以把人类当做食物的种族!!!这世界上,或许有许多仇恨都可以化解。我甚至相信就算是再大的仇恨,只要有足够的时间都可以淡化下来!

    但是……一个以人类为食物的种族,怎么可能和人类永葆和平!!

    落雪!你何其虚伪!!”

    杜微微胸膛起伏,对着陈道临大声咆哮着:“达令陈!睁大你的眼睛看着!!它们是兽人!!它们是羊。人类便是草!!它们是狼,人类便是羊!!!人类和兽人之间,无所谓仇!无所谓恨!!但种族的本能,就决定了我们两个种族永远不可能共处在同一片大地上!!

    这种战争,无论是迟还是早,总要爆的!

    今天我们不战,明天也会战!明天不战!十年,二十年,一百年。两百后,还是要战!!

    落雪!你以为你这是仁慈?你以为你是圣人!你以为你这是无私高贵?!

    错!你是这可笑的试图以一己之力,约束两个种族的天性!!

    你现在説可以约束兽人不南下……你死后呢!

    也许你一百年后才死。也许你明天便死呢!

    总有一天,这涛涛洪水,再无堤坝阻拦的时候,它会泛滥天下!!

    今日我耗费心血弄出来的局势,绝不会放弃!!!

    达令陈,你助不助我!”

    你助不助我!!

    这个问题。犹如凿子一般,一字一字凿在陈道临的心头!

    陈道临心中瞬间万念交错。终于深深吸了口气。

    “对不起,落雪先生。”

    陈道临挺直了腰杆:“若是在一年前,半年前,甚至是一个月前,或者是这场战争打响的前一天,我都愿意阻止这个女人疯。因为我也一直和你所想的一样,我觉得这不是我的战争。

    但是……现在我已经站在战场上了,现在两个种族已经在血腥的厮杀了。

    这种时候,再谈论什么崇高,怜悯,仁慈,在我看来,都已经是空话。

    我是人类。那么,我此刻就算不站在郁金香家的立场上,我也必须站在人类的立场上。

    局面既然如此,与其……为了心中那dian怜悯和仁慈,故作圣人的放弃……还不如顺势而下,解决掉这件大事!否则的话,来日若这种事情无法避免还会生的话……后人问起,当日我们的先人为何错事良机……我恐怕会无颜面对的。

    何况……我的私心告诉我哦,此刻和兽人拼杀的,也有我的部下,我忠诚的信徒……哪怕是为了他们的生命,我也只能选择……

    一战!”

    落雪已经叹气了。

    而杜微微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绿豆糕,带着它离开。我若不死,便去大雪山上找你要回来。”

    陈道临一摆手。

    绿豆糕哼了一声:“我不是人类,你们的战争我不插手。”

    説完这个少年怀抱金龙,飞身跃起,几起几落,在战场之上就消失在了天际尽头。

    落雪立在那儿,衣衫无风自动,淡淡道:“那么,就动手吧。杜微微,让我看看你到底为什么如此有信心能对付得了我。”

    杜微微古怪一笑。

    然后,她忽然对着陈道临叹了口气:“达令陈……对不起了,可能会有dian疼。”

    “呃?你説什么?”

    “看枪!”

    两人原本站的就极近。而且陈道临自从决定留下助战之后,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放在了落雪的身上。

    他万万没想到……

    杜微微忽然举起隆奇努斯之枪,长矛从后面狠狠的捅向了自己!

    如此近的距离。而且杜微微的实力又是如此强大!陈道临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长矛直接从他的腰部扎了进去,将他的身体贯穿!!

    陈道临愣住了。

    他甚至没有来得及惨叫,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只是这么呆呆的看着杜微微。

    “……你?”

    “战后我会向你赔罪的。”杜微微苦笑,她手腕一转……一道金色的光芒顺着长矛而下,在陈道临的身体上爆裂开来!

    砰!

    陈道临身子顿时血花绽放,腰间鲜血喷洒。整个人就被挑得飞了起来!!

    ……可也就是在这一刻!陈道临的脚踝上,忽然有一条金色的光环闪现!

    金色的光芒很快变成了五色光彩!

    随即这五色光彩瞬间将他全身裹在了里面!

    精妙的铠甲。华丽无匹的魔法纹路……还有那隐隐的,让人窒息的神力气息!

    仿佛流淌出的鲜血,瞬间就倒流了回去,悉数被一股力量压制之下。流淌回了他的身体之中!而那腰间的已经被一团五色光芒护住,五色的光芒很快就幻化成了一片华丽的铠甲……

    当陈道临带着五色光芒缓缓落在地上的时候……

    落雪的眸子里,忽然出现了一丝无法抹去的迷离之色。

    它低声喃喃道:“缺月五光铠……缺月五光铠……”

    杜微微的脸上,已经绽放出了一丝笑容来。

    她忽然摊开手,轻轻一抛……

    “接弓!”

    一道五色光芒,落在了陈道临的手中!

    那光芒闪现之后,陈道临的双手之中,边多出了一样东西!

    狭长的弓身,带着如弯月一般倒刃的弓角。以及那仿佛流淌着月光的弓弦……

    “计都罗喉瞬狱弓!”

    落雪再次失神了。

    眼前看着面前的一个人,身穿缺月五光铠,手持计都罗喉瞬狱弓……

    这个场面。怎能不叫他心驰神飞?

    怎能不让他百感交集?

    ……

    陈道临此刻的感觉,却绝不好受!

    以往每次召唤出缺月五光铠,他都是昏迷濒死状态!而且,赤水断也告诉过他,因为缺月五光铠里蕴藏着残留的神力,所以这么强大的力量。以当初陈道临的承受能力是绝对掌控不了的,若是在清醒状态下召唤这件神器。那么唯一的下场,就是因为以凡人的力量去操控神力,最终自己粉身碎骨,神智碎裂!

    所以之前每次,他都是昏迷过去,然后把身体交给缺月五光铠这件神器去操控……所以以前每次,与其説是陈道临穿着神器在战斗,倒不如説,是他只是被动的躲藏在神器里,然后神器靠着自我的战斗本能意识在战斗。

    然而这一次……他却是清醒的!!

    那充沛的神力,仿佛如潮水一般,不停的在他的身体里冲刷!原本重伤身躯,几乎瞬间就被神力修补完毕!

    与此同时,他的脑海深处,仿佛有百万千万人在呐喊,在祈祷,仿佛无数的念力都在涌入他的意识之中……

    这些只是神器之中残留的神力,残留的神力本身带来的信仰之力的痕迹而已。

    陈道临却只感觉到自己的意识空间快要爆裂开了!

    虽然已经是圣阶的境界,但是他却忽然现,一切圣阶的规则利用,在神力的面前,却无所适从。

    就仿佛要把千百万人同时走过一条独木桥!

    区区圣阶规则,无法承受!

    然而,就在此刻,一丝意识空间深处的漩涡开始转动了!

    他那原本纯粹如白纸一样的意识空间,忽然疯狂的壮大了起来!

    只是在一个瞬间,白纸之上,就变化万千,无数的规则,无数不同的元素,交相辉映,在神力的信仰之力带来的千百万复杂的各种规则的引导之下。做出万般变化!

    已经熟悉到了骨子里的“五行微义”疯狂的自我运转了起来。

    金!木!水!火!土!

    几乎每一种不同的世界本质,都因为这强的神力灌输,强的境界灌输。而瞬间冲到了ding峰!

    五行微义,大成!!

    陈道临就感觉到脑子里,仿佛瞬间有无数的意识,无数的感悟充斥进来。他陡然大吼一声!

    ……

    落雪已经抢先出手了!

    它本能的感觉到了陈道临穿上了缺月五光铠,得到了计都罗喉瞬狱弓之后,仿佛整个人的气势就不同了!

    落雪实在是太熟悉这一幕了!!

    这一幕,在一百多年前。它就不知道看到过多少次!

    更何况,它本就是精灵族!对于精灵族的这两件神器。它如何不熟悉?

    手腕上的那根丝线忽然笔直的刺了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丝线就刺到了陈道临的面前!

    丝线的一头,dian在陈道临的胸铠上,砰的一声。胸铠轻轻破裂了一dian!

    落雪手腕上的丝线亦是神器,神器对神器的碰撞,顿时出了惊天的灿烂光芒!

    这一瞬间,整个天地,整个战场上,不论人类还是兽人,都看见了那璀璨的一幕!

    一团光芒,从地面上腾空而起,仿佛爆炸的云雾。四散开来!

    ……

    缺月五光铠不愧是能自我修复的神器,那一dian破裂很快就自我恢复了起来,而落雪的心却已经沉了下去!

    它刚才这一击。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对方的力量!

    不是圣阶!

    而似是领域!!

    ……

    五行微义大成!

    天地宇宙万物变化,无论如何,却总逃不过金木水火土这些元素。

    一旦五行微义大成,天下规则,也就再无迹可寻!

    既然已经脱了原有的规则,那么……

    也就是所谓的。领域!

    ……

    陈道临,睁开了眼睛。

    落雪已经再次动作。这一次。落雪手里的丝线,忽然犹如温柔的头一般缠绕过来,可是其中蕴藏的力量,却所到之处,那一丝一丝的空间那裂缝,便是证明!

    陈道临,动了。

    仿佛本能一般,计都罗喉瞬狱弓在他的手中,以一个最最不可思议,却又最最妙不可言的方向,轻轻一划……

    弓月舞!

    随着陈道临的身形移动,落雪的丝线一层层,一层层的裹上了计都罗喉瞬狱弓之上!

    然后,嗡的一声,被全数荡开!

    领域对领域的碰撞!

    这一次,陈道临哼了一声,他往后退了几步,感觉到脑海意识空间里那个已经被五行元素力量规则所盛满的漩涡,狠狠的震荡了一下!

    力量,还是稍微弱了一些。

    杜微微冲了上去!

    长矛挥舞,隆奇努斯之枪绽放出了惊人的光芒!

    尤其是此刻,仿佛天空之上,那一颗悬挂着的扫帚星,陡然大亮!

    长矛仿佛裹着灿烂的星光,刺向了落雪!

    落雪回身,丝线缠绕过来,可是这一刻,意外的事情生了!

    它手里那堪称神器的丝线,刚刚缠绕上了隆奇努斯之枪,忽然就出了一声仿佛恐惧的尖叫!

    神器本身蕴含的意识,忽然出现了极度的抗拒!

    这分明是神器本身出了悲鸣哀嚎,是恐惧!!

    落雪脸色一变!

    它立刻用手指重重dian在了枪身上,然后飞后退!

    当它站在地上的时候……

    “落雪先生,最强神器的威力如何?”

    杜微微嘴角流出一丝鲜血,她无所谓的擦去,冷冷道:“我选择用这把隆奇努斯之枪对付您,可是我费尽心思才想到的法子。”

    “这枪已经毁掉了,早不是万年前的那柄无敌神器。现在在你手里的,这是一个残留一dian神念的空架子,若轮真实的威力,它连计都罗喉瞬狱弓的十分之一都没有。你想必用了很多的心血淬炼和修复它吧?可惜,如今的它,只能算是一件还算不错的兵器而已。”

    “説的没错。它如今已经不是神器了。但是……上面至少却残存着一丝神念!这一丝神念,原本也没多大用处了,但是用来对付您手里的丝线。却是最好不过!”

    杜微微冷笑着:“万年前的历史隐秘,对我郁金香传人来説根本不是秘密。万年前,什么精灵神兽人神……全部都在这把枪的面前大败亏输!你手里的丝线来自于精灵神的遗物,但是这丝线神器拥有自我意识,它的意识之中牢牢的记住了曾经在这把枪上遭遇过的悲惨!它认识这枪上的那一丝神念!是它最最畏惧的神念!

    所以,一旦遇到这把枪,你的神器。就不是神器了!落雪先生。”

    落雪哼了一声,面色凛然。

    “可惜。你如果舍弃丝线不用……用别的武器,倒也可以胜过我这把枪……但是,别的武器面对计都罗喉瞬狱弓,却是不行了!落雪先生。不知道您会如何抉择呢?”

    落雪抿嘴不雅言,却忽然拧身再上!

    这一次他冲向了杜微微!

    一旁的陈道临已经施展出了弓月舞,但是落雪却瞬间忽然从他的身边游离而过!一丝隐隐的领域力量,硬生生的将陈道临阻拦了那么一瞬的功夫。

    而落雪已经冲到了杜微微的面前!

    丝线笔直的射了出去!杜微微长矛翻转,丝线立刻退缩!

    但是这一次,落雪却没有退缩!

    它反而拧身而上!

    长矛重重的抽在了落雪的腰间!

    落雪身子猛的一震,它一双眼睛里,却瞬间放射出金光!

    砰!

    落雪的手掌拍在了杜微微的长矛上!杜微微口中喷出鲜血来!

    天空之上仿佛落下了一个惊雷!

    杜微微连人带枪直接就飞了出去!

    仿佛流星一般,这一跌。就跌出去了足足千米!

    而落雪却已经身形一闪,就追了上去!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了杜微微的身侧!

    杜微微咬牙。长矛再次横扫,落雪却轻盈的多闪开,冷冷道:“弓月舞,这是精灵族的绝学,以为我不会么!”

    连续三击,都被杜微微的长矛挡下。杜微微的隆奇努斯之矛,已经出了难以支撑的悲鸣!

    虽然是最最坚固的上古神器。但是此刻,毕竟已经是残破了万年的身躯!

    可是等到落雪第四掌要拍下来的时候……

    忽然,天空上出现了一朵流星!!

    仿佛是从天而降的光芒,那一道星光闪过!

    落雪愤怒的一声吼,身子被星光击中,立刻就朝着地面坠落下去!

    落地的时候,它才勉强站稳,只是口中已经喷出了鲜血来!

    抬起头来,落雪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远处!

    天空之上,陈道临手持瞬狱弓,用冰冷无情的眼神盯着落雪。

    计!都!罗!喉!瞬!狱!箭!

    落雪忽然心中生出了一股荒唐的感觉。

    没想到……一百四十年了,自己居然又挨了这一招。

    噗!

    再次一口鲜血吐在了衣衫上!

    落雪并非不强,他击退陈道临,重创杜微微。

    以一敌二,而且还是在它被杜微微算计,自己的神器无法使用,面对两个拿着神器,境界已经勉强算是领域,境界只比自己略微差了一线的对手!

    杜微微也已经落在了地上,她已经连续吐了好几口血,几乎连腰都快要站不直了。

    陈道临的情况烧好,他比杜微微多了一件神器,缺月五光铠是拥有自我修复能力的神器,当年杜维穿着它,甚至敢越级挑战半神级别的龙神。

    落雪吐完了血,身子却重新站了起来,它的脸色一片冷酷:“xiao丫头,你还有多少血可以吐?”

    杜微微脸色苍白,却目光平静:“绝对比你的血多。”

    説着,她忽然伸手探入胸前,然后捏出一个xiaoxiao的东西来,丢进了嘴巴里……

    瞬间,杜微微的气势就不同了!

    她分明已经衰弱下去的生命力,陡然之间就旺盛了起来!

    只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就仿佛恢复到了她最巅峰的状态!

    就连脸色的苍白。也都恢复了过来!

    落雪的眼神越的难看了:“泪光晶坠!哼,你郁金香家的神器果然很多!”

    泪光晶坠,蕴藏了无数的生命力。专门可以用来补充生命力的损耗!

    若是把这东西含在嘴巴里的话,面对同级别的对手,只要不是一击秒杀,那么几乎就可以保持不死之身!!

    昔年杜微微就是靠着:缺月五光铠,瞬狱弓,泪光晶坠……这三件宝物,以领域级的实力。越级挑战半神的龙级!

    有泪光晶坠,杜微微可以算是化身成为了一个人形的血牛肉盾了!

    而这个时候……

    陈道临已经将瞬狱弓挽起!

    弓弦被他拉扯开来。在手腕上反复缠绕了三层!

    三倍?计都罗喉瞬狱箭!

    那一道星光击中落雪的时候,落雪的身子直接飞了出去,被这流星射得远遁数千米!

    可是它手中丝线,却反而被它丢了过来!一下就缠绕上了陈道临的身体!

    丝线从铠甲的缝隙之中勒了进去。然后忽然一扯!

    嗤!

    陈道临全身上下,出现了无数道血痕!鲜血喷洒而出!

    他站立不住,砰的一下单膝跪在了地上。

    丝线立刻飞上天空,然后落在了远处的落雪手里。

    落雪已经披头散,面色呈现出了淡金色。

    杜微微飞身跃到了陈道临的身边,从口中掏出泪光晶坠,就塞进了陈道临的嘴巴里。

    落雪的眼神越的阴霾了!

    而此刻……

    忽然之间,落雪满头的乱,从梢上。那金色的头,既然慢慢的……蜕变成了白色!

    而落雪原本的脸庞上,那白皙如玉的肌肤。忽然就隐隐的闪现出了一丝淡淡的衰败!

    一丝一丝细细的皱纹,出现在了它的额头和眼角!

    “它…好像在瞬间老去?”陈道临吐了口血,将泪光晶坠还给了杜微微。

    他的神色有些古怪,这东西毕竟是从杜微微嘴巴里取出来的。

    杜微微却并没有在意这些,只是凝神看着落雪……然后,她轻轻叹了口气。

    “果然如此。看来我猜得一dian都没错。”

    “什么果然如此?”陈道临问道。

    杜微微忽然往前走了一步,望着天空上的落雪。一字一字缓缓道:“落雪先生……果然如此!”

    杜微微把手里的长矛拄在地上,喘了口气,苦笑道:“……当初在大圆湖畔,你和赤水断先生一战,不分胜负。可赤水断先生后来曾经对我有言,説他心中并不开怀。只因为,以昔年诸位前辈的天赋和实力,赤水断先生虽然骄傲,但是他却亲口自承,他的天赋是不如落雪前辈您的。

    而一百四十年前,赤水断先生实力就要弱于落雪先生您,可过了一百四十年后的,赤水断先生却能在大圆湖畔和您分庭抗礼,这个结果,赤水断先生也心中并不认同的。所以……到了现在,我才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

    落雪在天空之上,冷冷道。

    “你居然将自己的力量太多太多浪费在了维持生命力上!也就是説,您把太多的力量,用来压制生命的衰老!您是想试图尽量演唱自己的生命,好能争取更多的时间,守护这个世界的平衡?维持那个可笑的和平契约么?”

    落雪的脸盘仿佛已经苍老了二十岁。

    它冷冷道:“你认为可笑的事情,在我看来却并非可笑!昔年我也曾经想过,如你一般的心思,毕其功于一役!可惜……我却明白了,这种事情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生灵涂炭,死掉数十万,数百万的生灵,却为了争夺那一片土地……人若是死光了,争下的土地却如何?为何不能共处在一片天空之下!”

    “我认同您的观dian。”杜微微笑道:“若这个世界上没有兽人,只有精灵族和矮人族以及人类的话……我绝对愿意看着人类与精灵矮人共处。但是我方才説了……兽人是不同的!!人类永远不可能和一个视自己为食物的种族长期和平相处下去!一百多年的和平已经够久的了!”

    “可这是你的先祖杜维和我共同缔造的约定!!”落雪愤怒的低吼。

    “这世界上的事情。此一时,彼一时!哪有什么事情是永恒注定的!就算是去年生的事情,今年出现变化都是寻常。何况是一百四十年前?几代人都过去了,偏偏您却要守着您那一代的约定……岂非可笑。落雪先生,放弃吧,纵然您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让羊不吃草,不可能让狼不吃羊!

    纵然您今天能侥幸压制下我们两人……逼迫郁金香家放弃这个计划。

    但是……您总有一天会死的!”

    “可你是杜维的后代!难道你不该遵从你先祖的契约吗?”落雪质问。

    杜微微掩嘴笑道:“您大概没有真正了解过我先祖的性子,对于先祖而言。是根本不管什么身后事的。他就曾经有一句名言;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

    一旁的陈道临听得直咧嘴……

    这句话是杜维的名言?妈的穿越者抄袭可耻啊好不好!

    落雪依然还在继续衰老。

    他的容貌仿佛再老十岁!

    头已经变得有一xiao半都花白!

    尤其是它的容貌。看上去就如同四五十岁的人类一般!

    “落雪先生,您已经压抑不住生命代谢的反噬了吧?”杜微微叹了口气:“若只是面对圣阶的敌人,您以境界碾压,自然轻松至极。但是……如今面对两个境界只比您低了一线的敌人……的确。我们两人之中任何一个,若是单打独头,只能被你痛宰的份儿,但合力在一起……纵然胜不过您,但是靠着我们手里的这么几件神器,把您拖到油尽灯枯的地步,还是很有可能的。”

    “我也可以在死前拼着杀了你们。”落雪冷冷道。

    “我们死了……您也元气大伤,生命力的代谢再也无法压制,您的寿命还剩下多少?

    两年?三年?

    那个时候……这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杜微微继续笑道:“人类可以没有我。没有达令陈!我们还有数千万人口,还有无数魔法师!以如此庞大的人口,再涌现出几个豪杰来。绝不难吧?别的不説,只説现在人类之中,那西北的帝国统帅帕宁,便已经是圣阶了!

    可您若是死了……请问,北方还有谁?

    精灵族之中,还有人可以代替您。抗衡人类么?

    兽人呢?铜虎已经半残之躯!

    矮人族?早已经堕落了百年!

    若是您死了……只怕人类倒是再次大举进攻,三族就是王族灭种之日了!

    落雪先生。您一定要在今天,耗尽您的生命么?

    您……迟早会死的。”

    落雪无言。

    他已经压制住了生命力的反噬……

    多年来,强行用自己的力量压制生命力的衰退,实在耗费了它太多的力量。

    所以它才会被昔年的手下败将赤水断追上!所以它今天面对两个xiao辈,居然有了几分力不从心的感觉。”

    落雪沉默了下来,它仿佛在静静的思索着什么问题。

    仿佛过了许久,落雪忽然笑了。

    “昔年杜维找我停战的时候,我就已经很清楚……我这辈子没有可能晋级神级了,我的天赋终究是差了一筹。我们那一代对手,赤水断惊才绝艳,你先祖杜维也是天赋过人……但实际上,若论天赋,他们两人都不如我。可偏偏,杜维最后修炼到了比我更高的境界……那只能説是他得有奇遇。

    我们定下了契约,我觉得这个契约很好……我便愿意守护这个约定。

    而当你的先祖杜维,忽然有一天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就明白,守护这个契约的担子,便在我一人肩上了。

    我既然没有可能晋身神级,那么,我剩下的生命力,唯一要做的,大概就是……尽量让自己活得长一些。

    为此,我耗费了许多力量,逆转了自己的生命衰弱规则。

    若不是因为如此,今天我若要击败你们两人,也不至于如此棘手。

    我不否认,如今我骑虎难下。

    若想现在收拾掉你们两个。我还有办法。只需要放弃压抑生命力衰退就好……可生命力衰退的规则一旦逆转,这么多年来被压抑着,我若是一朝放手的话……反噬的力量则是以成倍增长了。

    所有的事情都有代价。逆转生命便是如此。压制得越厉害,反噬的就越强。

    我若是现在放手的话,反噬的度会是我压制的十倍。

    我一年,便要耗费十年之寿。

    也许今天杀了你们,我最多就只剩下数年寿数了。

    这些,你都算计到了?”

    杜微微轻轻dian头:“不错,我在大圆湖畔见到您的时候……您的相貌风采。我便心中留下了疑问,我问过赤水断先生。

    他只回答了我一句话: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非常巧的。就在前些日子,我遇到了一位和您一样,用了特殊的手段来留住青春的人,她……也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我曾经也把这句话转告给了她。”

    落雪沉默。

    那句“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这句话,让落雪心中若有所思。

    一个残酷的抉择,摆在了落雪的面前!

    拼着自己承受生命规则的反噬,今日在这里击杀这两人!

    落雪当然能做到!

    但是……杀了他们之后……落雪自问最多也就剩下几年的寿命了,几年后自己死了……那么,兽人也好,精灵族也好……那就真的彻底完蛋了!!

    以人类的人口基数,文明程度……加上人类还有圣阶高手的存在……

    到时候,三个种族。当真是死无葬身之地!

    只怕会比今日的局面更凄惨十倍!

    不杀这两人……今日选择退却……那就等于是……接受和平契约彻底撕毁,而且……接受今日的彻底失败!

    这对于骄傲的落雪而言,是何等的残酷!

    它不惜耗费力量。换取生命,原本打算用一生来把当这个世界的裁决者作为毕生事业的落雪而言,这是何等的一个讽刺?!

    沉默了会儿,落雪忽然开口了。

    “你的要求?”

    杜微微身子一震,她立刻飞快道:“兽人立刻北上,兽人王国的土地归于罗兰所有!冰封森林也归还人类!至于各位……”

    “我们如何?”

    “落雪大人。精灵族兽人族矮人族,原本就是一百四十年前来到这个大6的……既然你们能来。为何就不能回去?”

    落雪身子一震!

    “新的时代已经来临了。”

    杜微微轻轻道:“人类的文明,将会在未来的十年或者数十年内,迎来一个爆式的展!您根本想象不到,我的先祖给我们留下了何等宝贵的财富!郁金香家储备了大量惊人的力量,这些东西一旦推广到外界来,在十年内,人类文明的力量总数,就能翻出几倍!

    到那个时候,战争的形式也会生巨大的变化的,,落雪大人。与其等着人类变得强大无比之后,驱赶你们离开大6,或者是灭绝你们的种族,不如趁着现在,离开吧。

    我听説那个地方虽然贫瘠,但终究是平安的,那个地方……你们不用和人类这个强大的种族为邻。

    相信我,落雪先生,你们消失在这个大6上,只是迟早的问题。只是方式不同的问题,是体面的离去,还是……在未来被血腥屠杀灭绝。”

    落雪面色苍白。

    “我真的……很想现在杀了你。”

    落雪盯着杜微微,一字一字:“你远比你的先祖杜维,更加恶毒!更加残忍!”

    “我会认为这是对我最大的赞美。”杜微微弯腰行礼。

    “……三年!我们需要三年时间做迁徙的准备。”

    “当然可以。”杜微微立刻道:“作为诚意,我愿意代表郁金香家承诺,我们愿意为三个种族的迁徙回归,提供部分需要的物资,粮食,衣装……当然了,军事类的物资,是不会有的。”

    “铜虎……让它活着回去吧。”

    “一个残疾的家伙,我可以留下它的命。除非它一夜之间变成了神级,否则的话,它断掉的手臂和腿,不会长回来。”杜微微笑道:“我甚至可以把这次战败的兽人军队放回去。你们的迁徙准备,肯定需要大量的劳力。”

    “很好,三年时间,这是一个约定!三年内,人类不得趁机向我们动任何形式的进攻……如果你违约的话……郁金香家的xiao姑娘,我或许无法永远守护我的种族,但是我可以拼着生命力反噬,先杀了你,再杀光郁金香家全族!”

    “我不会给您这种机会的。”杜微微笑道:“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会遵守这个契约。”

    “三年后,我们会迁徙,人类不得派军队以任何监视活着护送的名义追随。”

    “当然,我没有喜欢送客的习惯。”

    落雪长叹一口气,它忽然看了看北方……

    “这是一个新的契约,但愿……我此生不要再见到任何一个郁金香了!”

    説完,这个精灵族的绝世强者,身形飞了起来,消失在了天边。

    ……

    【新书天启之门已经开坑了啊,大家去看看吧~~推荐票也请转移到新书上去吧。

    嗯,天骄明天还会继续更新的。】

    ……天骄无双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oo%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dian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