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七十九章 【龙?】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天骄无双》更多支持!

    第五百七十九章【龙?】

    雷带着狼骑飞快的脱离战场。

    它手下的狼骑已经损失得太多太多了。

    不过千余狼骑,就突袭敌人的本阵,几十万兽人的本阵……

    这种做法几乎和自杀无异。哪怕是从背后偷袭。

    但是它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它的突袭,反而让铜虎上了当。让铜虎认为背后的偷袭只不过是为了让它分心,反而让铜虎专心致志的往前进攻……

    和雷一起退下来的,还有胡克船长。

    胡克骑着一匹狼……这是雷特许的。这位船长已经累得几乎抬不起胳膊,他的背上还挨了一刀,若不是郁金香家精良的铠甲保护,这一刀就足以砍断它的脊背!

    尽快如此,船长还是吐了血。

    雷带着人一口气撤出了十多里,才终于停歇了下来。

    “看来,你们的计划应该会成功了。”

    雷跳下巨狼,拿起一袋子水,也不拧开皮塞,而是直接用爪子扯裂,嘴巴凑上去就大口灌了起来。

    “但愿吧。”胡克苦笑:“不过我应该不会再上战场了——我今天才忽然现,我真的老了。”

    “你是一个豪杰。”雷很认真的盯着胡克看了两眼:“和你一起的那个魔法师,我很讨厌他,有几次我都差点忍不住想割掉他的脖子。”

    “我也有过这种想法,哈哈哈哈……”胡克笑道。

    “回去告诉你们的领达令陈,我们互相利用的关系,到此为止了。”

    胡克眼珠有些古怪:“其实……今天的这次出战,并不是达令大人的命令。”

    “什么?”

    “前几日我接到的魔法传书,签名并不是达令大人。”胡克笑了笑:“不过,那一位的命令,和达令大人本人的命令其实也差不太多。事实上……我们这些人,早就觉得,那一位迟早和我们的老板会成为两口子。而且,这次作战,明显是有我们无双教参与其中的。”

    “……”雷沉默了会儿,忽然道:“铜虎完了,兽人也就完了。”

    胡克愣了一下,也沉默了下去。

    过了会儿,胡克看着雷,问道:“那么……你呢?你打算怎么做?回兽人王国去,趁着铜虎死掉,去重新夺回你狼族族长的位置?然后……争夺兽人王的宝座?”

    雷笑了。

    它咧嘴,露出獠牙:“就算成功了又怎么样?就算当上了兽人王,又怎样?连铜虎都被你们家老板,还有那个郁金香家一起干掉的……我就算当上了兽人王,将来只怕也难逃被你们割下脑袋挂在书房里当做战利品的命运。我已经看清了……我比所有的兽人都看得清楚,我们……不是人类的对手。你们太聪明,兽人则不太喜欢用脑子,而且,和你们战斗了一百四十年,依然还没有学会用脑子。这就很可怕了,所以……就算兽人被你们亡国了,那也是活该。”

    “那你……”

    “我打算往北走。”雷的眼神看向北方,仿佛一直看到了天尽头:“我很小的时候,听族里的老人说过,我们真正的故乡在很北很北的地方,要越过冰封森林,越过一片冰原,还要走上几万里……然后,哪里有一片很广袤的大6。

    虽然听说那里土地很贫瘠,生存环境很恶劣……但是至少,那里没有人类。

    说实话,我宁愿去那个地方,也不想和你们人类做邻居了。”

    “已经做好决定了?”胡克认真的问道。

    “嗯!很早就做好了决定。”雷淡淡道:“我唯一的目标就是杀死铜虎,为我狼族之中被铜虎害死的长辈报仇。铜虎死了……我可不想成为兽人的领,那样的话,我会立刻被你们的那位老板,还有郁金香公爵列入下一个必杀目标。我虽然骄傲,但也很清楚,我不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还是离开吧。”

    “祝你好运。”胡克沉声道:“有什么我可以为你做的么?”

    “哈哈当然!”雷开心了起来:“临走之前,我怎么也要狠狠的敲你们那位大老板一笔,我需要很多很多东西,食物,装备,补给……有多少我要多少!我可是要走几万里路呢!”

    “我一定会帮你要到这些东西的。”胡克笑道:“我想,达令大人也一定不会吝啬这些东西。”

    ……

    嗤!!!

    鲜血喷洒出来!

    一连串的血花之中,一条粗壮的大腿脱离的身躯,飞了起来!然后落在了地上!!

    铜虎出了一声痛苦的吼叫!它的身体跌倒在地上!

    鲜血染红了它身体上的白毛!

    这只老虎痛苦的在血泊之中翻滚着。

    杜微微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她飞快的贴了上去,然后一剑再次斩落!

    铜虎只来得及用长矛挡了一下,但是这一次,长矛被切断,连着它握长矛的手臂,也被齐肘切了下来!!

    一腿,一臂!!

    这位兽人三巨头唯一的遗老,兽人的擎天之柱,兽人之中唯一的强者,终于……彻底倒下了!

    铜虎在哀嚎!

    它的哀嚎,除了痛苦之外,更多的是惊怒,还有不甘!!

    它无法相信,无法相信自己会输的这么惨!!

    一百四十多年前,自己看见那个红头的家伙,就望风而逃,那也就罢了……

    可如今面对他的不知道第几代的子孙后代,自己却依然输得这么惨?!!

    仅仅是八剑!

    对方只出八剑!

    就斩断了自己的一腿一臂!!

    对于一个纯粹的武者来说,这几乎就是彻底废掉了自己!!

    “若是说目的的话……看见你此刻的样子,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杜微微的声音居然很温柔:“但是很抱歉……我不能留下你的命……因为我需要你的头颅。”

    说着,她侧了侧耳,笑道:“你听……你的兽人战士们还在奋力厮杀……我的骑兵还在勇猛的冲阵……这场战斗还没有停止……所以,我需要你的头颅。只要我提着你的头颅冲到阵前去的话,你的兽人大军,就会彻底丧失最后对勇气。

    所以……铜虎先生,很抱歉。

    我,需要你的头颅。”

    剑锋落下!

    ……

    …………

    铿!!!

    一道金光从远而来!

    精准的击在了杜微微的剑锋之上!

    杜微微的剑锋一斜,贴着铜虎的脸颊刺进了泥土之中。

    杜微微轻轻一笑,她抬起头来,看着天空的方向:“您来的……比我预料的要晚一些啊。落雪先生。”

    天空上,一个身影飞的落下,然后落在了地面上!

    落雪苍白的脸庞上满是阴霾,静静的凝视着杜微微。

    它甚至都没有去看血泊之中的铜虎。

    “杜微微,这是你自己撕毁了那份约定!”

    杜微微笑着,笑得仿佛小女孩一般的纯真:“落雪先生……你真的认为,这世界上有永远都不会过期的约定吗?”

    落雪金色的头飞舞,它凝视着杜微微:“你想过后果么?”

    后果?

    杜微微笑了。

    她笑望着落雪:“落雪先生的意思是……您?”

    落雪不说话。

    杜微微忽然轻轻叹了口气:“其实……或许说这些话出来,您会认为是一种冒犯,但是我还是很想说。”

    顿了顿,杜微微轻轻道:“像您这样的前辈高人,居然真的认为,这天下,这世界上的大事,可以靠着自己一己之力,永远维持下去……靠着自己的力量,嗯,即便是很强大的力量,是圣阶,是领域……只靠着这些东西,就真的可以当一个维持世界局势平衡的裁决者了?

    一己之力而决天下……

    这到底是伟大,还是……

    狂妄和愚蠢呢?”

    落雪居然被这话说得愣了一愣。

    “从第一次开始……”杜微微的声音变得阴沉了下来:“第一次,我北上去冰封森林,去大圆湖畔见您。您考验我,试图我,然后最后判定我这个郁金香公爵的学识,能力,智慧,都是让您满意的……然后,您告诉我,那份约定可以继续下去……”

    杜微微轻轻说着:“可你知道,那个时候,我心中是怎么想的么?”

    “……你说。”落雪摇头。

    “我想的是:凭什么这个世界的事情要由你来裁决?凭什么我继承郁金香家的公爵之位,却要跑到万里之外的大圆湖畔去见你,见你一个精灵?凭什么你可以当裁判来质问我,质询我,考验我?你高高在上,仿佛一个凡世外的神灵一样?虽然你看似淡然,但是却仿佛一切都要被你掌握在手?

    可笑!

    一百年前的约定,就让一百年前的人去遵守好了!

    我告诉你,就算是我郁金香家之中,世代相传的,我的先祖杜维,在离开之前,从来就没有要求他的后人一定要按照他定下的什么制度去做事情!我的祖父,父亲……都同样没有!

    郁金香家的传统就是:后代的事情让后代自己去解决!折腾的好了,那是后代的本事,折腾得不好了,那是后代无能愚蠢,完蛋了也是活该!

    落雪先生,我一直很尊敬你,从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听说过您的故事,听说过您和我先祖的故事。

    可是,当我真的到了大圆湖畔,见到您的时候,您知道我是什么感觉么?

    我觉得您……很可怜!”

    落雪冷笑:“可怜?”

    “是的,可怜。”杜微微毫不犹豫道:“一个明明内心已经老去,却偏偏仿佛要把自己摆上伟大神圣的位置上,费尽心思却守护这个世界的平衡——其实这个世界根本早就已经不需要你了,你明白么?

    你这么继续坚守着,看似很无私伟大……但是你能坚守多久?一百年?两百年?五百年?

    你总有老去,死去的那一天!

    是,你很强大。但是别忘记了,这是世界上曾经有过比你更强大的存在!

    连他们都不曾把自己变成神,你却把自己高高的端在神位上了?

    岂非可笑?”

    “放肆!”

    落雪面色一寒,它的手腕之上,一缕细细的丝线陡然笔直的射了过来!

    杜微微根本连躲都没躲,她直直的站着,冷笑着。

    任凭她清丽的脸庞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这算是我还给你的。”杜微微淡淡道:“我听说过,您脸上的一道伤痕,是昔年在大雪山留下的。现在,我也学过大雪山的绝学,也算是大雪山的后人,所以,我替我的前辈,把这一道伤痕还给您。”

    顿了顿,杜微微缓缓道:“至于您所说的后果……

    哈哈!好了,不用故作这般姿态了。您的意思,不就是想质问我:我就没有想到过,会引来您的裁决么?

    呵呵……裁决!?

    我若是没把您这么一位强者计算在其中,我怎么会动如此一个计划?

    很抱歉的告诉您……我早就想到的。而且……您这位高手,我也早就有了非常恰当的安排。

    落雪先生,你非要充当这个世界的裁决者,那么你最好就拥有真正的能压倒一切的力量。

    可惜……你其实,并没有。”

    落雪笑了。

    它认真的看着杜微微:“杜维的后代果然都是伶牙俐齿。我很好奇,您准备用什么力量对付我呢?”

    “和你一样的力量。”

    杜微微平静的回答:“落雪大人,因为,我已经确定了你到底有多强大。”

    “……”

    “还记得,我第一次去大圆湖畔见您的时候,是赤水断先生陪着我一起去的吗?”

    杜微微笑了,笑得非常开心:“其实他根本没必要去的。是我在动身之前,亲自跑去大雪山上,求见了赤水断先生,我请求他陪同我一起去一趟北方。

    哦,我其实并不是请他去给我当保镖的。因为我了解您的性子,您太骄傲,太高贵了,您绝对不会做出伤害我的举动,您认为那非常卑劣。

    所以……难道您就一点不奇怪,我为什么会带着赤水断先生一起去找您呢?”

    落雪一字一字道:“……为了试探我的实力?”

    “对,就是这样。”杜微微点头:“我需要一把尺子!能准确的丈量出您如今真正的实力和境界。我需要确定一点,当我推行这个计划,到了最后的,引出您这个最大的障碍的时候,我有没有也足够的力量解决掉这个障碍。

    要想测量出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到底有多深……那么这把尺子,就只能选则一个同样深不可测的高手。

    幸好,那个时代一直活到现在的高人,并不止您一个。

    所以,我去求了赤水断先生。”

    杜微微看着落雪的眼睛:“在大圆湖畔,赤水断先生和您交过手了!然后……他告诉了我答案,您如今到底还在一个什么样的境界。这个答案,实在是让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赤水断先生只对我说了两个字:领域。”

    杜微微撇撇嘴:“如果您已经高于领域,假如您已经达到的半神,甚至是神的级别……那么从大圆湖畔回来之后,我会立刻彻底的放弃掉这个计划!然后乖乖的嫁给一个男人,生儿育女。然后慢慢培养我的后代,挑选一个最聪明最天才的继承我的家业,我会把我全盘的计划告诉我的后代,至于是否执行,是否这么做……那是他们的事情了,我不会干涉太多。

    但是很好,非常好。

    赤水断先生判断了出来,您的实力,在这一百多年来,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增长,您依然还是领域境界。

    那么……事情就好办了。”

    “你打算怎么对付我?”落雪冷笑,审视着杜微微:“你自己的力量?嗯,你的力量我看到了,能把铜虎弄的这么惨,你已经是领域了?不,……或许还差了一点点。你可知道,就算是领域和领域,也是有差别的。”

    “我当然知道。同样会游泳,同样会跑步,也有水性好水性差,跑得快跑得慢的差别,我虽然得到先祖留下的财富,侥幸进入了领域,但是我自问,若是单打独斗的话,我自然不是您的对手。

    所以,我最开始的打算,是到了万一的时候,找赤水断先生帮忙。

    不过赤水断先生很遗憾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很失望。

    幸好……他给我留下了一个备选的人选。

    这个家伙被赤水断先生带上了大雪山,然后在山上做了些什么,我不得而知。

    不过那座山很神奇,总有人上山之后,能达到一些奇怪的力量。

    至少,我就知道,那个家伙从山上下来之后,就出现了许多变化。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居然有一件东西,有那件东西的存在,我觉得,我加上他一起,若是联手对付您的话,纵然未必能取胜,但是想来也可不太可能输了。”

    说着,杜微微忽然将手里的剑,轻轻丢在了地上。

    她的掌心,飞快的幻化出了一柄长矛!

    黑色的长矛!

    隆奇努斯之枪!!

    “达令陈,出来吧!”

    ……

    …………

    陈道临的身影一闪一闪的出现在了地上。

    他盘膝坐着,双目紧闭,似乎正在冥思苦想什么。

    在他的右手里,捧着那枚传国玉玺。

    一团一团的黑色的亡灵气息,正在弥漫而出。

    绿豆糕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个家伙,怀里的那只小土狗,却正在用好奇的目光看着陈道临。

    “我说……你到底在弄什么玄虚?”

    绿豆糕叹气:“你这么坐着已经有多长时间了?”

    陈道临睁开眼睛:“在这个地方,时间有意义么?没准我们出去的时候,外面已经过了几百年了。”

    说着……

    咔!!

    忽然之间,陈道临脸色一变!

    他手里的传国玉玺上,忽然出现了几条裂缝!

    陈道临脸色有些难看:“糟糕!不对劲!这世界的规则怎么变了!”

    “什么?”

    “那个女人要开门了!!”陈道临陡然站了起来,他双手用力捏着传国玉玺:“不好!我控制不住这该死的亡灵气息了!!妈的!那个女人要害死我啊!!这个时候忽然开门?!!规则变化了!!”

    疯狂的黑色气焰蓬勃而出!!

    弥漫开来之后,凝聚在头顶上,变成了一团黑色的乌云!!

    可随后,那传国玉玺再次开裂!噼噼啪啪的声音响个不停。

    终于……

    砰!

    碎了!

    陈道临大惊,看着手中的传国玉玺……

    他清楚的感应到,传国玉玺里的变化!

    原本只打算抽出一点点亡灵之气的。

    可没想到自己抽取的过程里,这个小世界的规则忽然生了变化……陈道临分明感觉到这里的规则变化,渐渐的和外面的世界原有的规则开始接轨……

    这个变化的寓意很明确:杜微微那个女人,在外面打开门,准备放自己出去了!

    可是……别挑这个时候啊!!

    规则忽然变化,就如同一个正在玩陀螺的高手,忽然失去了平衡!

    亡灵之气的抽取,陡然就无法控制,蓬勃而出!犹如开坝泄洪!

    传国玉玺里的那混沌一片的力量,因为亡灵气息的大量外泄,原本里面的阴阳两个不同的力量平衡被打破了!

    亡灵气息的随着外泄而减弱,立刻的,占据了上风的生命力量开始疯狂的吞噬亡灵气息!吞噬的度瞬间就变得疯狂了起来!

    到了最后,砰的一声,传国玉玺彻底粉碎的时候……

    陈道临清晰的感觉到,有一个强大的生命力,仿佛挣脱了枷锁,呼啸而出!

    一团半透明的不规则的影子,在天空上悬浮着。

    很快,它找到了目标!

    就是那一团凝聚在那儿的乌云,那一大片亡灵气息!

    就仿佛是本能的吸引,这个半透明的影子欢呼着扑了上去!

    纠缠,吞噬,融合……

    渐渐的,出现了许都眼色,赤!橙!黄!绿!青!蓝!紫!

    这个过程非常快!

    无论是陈道临还是绿豆糕,都清楚的感觉到了,这个影子的变得越来越强大……

    这个强大并不是所谓的境界,而是生命力!

    从直观的生命力的感应上,这个“家伙”开始的时候只是反复一头雄壮的野兽,然后变成了一片森林……最后又变成了一片海洋……

    这生命力之强,前所未见!

    即便是绿豆糕,身为纯正的而高贵的龙族,它的生命力已经是极为雄厚的了,但是在这个“家伙”身旁,却仿佛变得如同萤火虫站在熊熊的大火旁!黯淡无光!

    陈道临感觉到了这个灵魂力量强大,它仿佛还在涌动,在试图变化形状……

    “真的会变出一条龙么?”陈道临忍不住喃喃自语。

    “龙?”绿豆糕听见了陈道临的话,忽然就叫道:“你说什么?龙?!”

    “不是说你们这种长着翅膀的大壁虎。”陈道临摆摆手。

    这话把绿豆糕激怒了,他丢下手里的小土狗,一巴掌拍了过来:“你敢再说一遍吗!”

    “别胡闹!这家伙很危险的!!妈的,我可能闯了一个大祸!!”

    而就在陈道临话音刚落的时候,忽然天空上,这一团七彩光团,就呼啸着朝着陈道临扑了过来!

    “我去!!”

    陈道临立刻飞身往后退,双手张开,身前瞬间就出现了一道无形的空间壁障!

    砰!

    那个七彩光团撞击在了上面,后退了一下,然后猛然朝着绿豆糕而去!

    “小心!!”陈道临急忙叫道:“快躲开!”

    绿豆糕躲闪得很狼狈,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跳开,然后陈道临及时的丢过去了一个魔法光壁。

    砰的一声,那光团再次被弹开。

    可这个时候……光团现了第三个目标……

    呼啸声之下,光团就吞噬了趴在地上的那条……

    小土狗。

    仿佛找到了最好的食物一样,光团带着欢快的呼啸,化作一条光芒,直接就投入了小土狗的身体之中……

    那生命力的磅礴程度,越来越强,越来越强!

    陈道临和绿豆糕都下意识的在后退,两人如临大敌,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终于,当光芒全部没入之后……

    那只小狗忽然身子猛的一震,弹了起来,然后蜷缩成一团,砰的一声……

    砸在了那棵大树上!

    这一砸,顿时陈道临和绿豆糕感觉到这个小世界的天地都狠狠的震荡了一下!

    轰!

    天空上,居然出现了仿佛玻璃碎裂一般的几条裂痕!!

    “空间……好像被打破了?”绿豆糕目瞪口呆:“你,你这到底,到底是什么怪物……”

    “我告诉你了,是龙……”陈道临哭笑不得。

    两人再低头去看那条小狗……

    这狗儿不知道何时已经爬了起来。

    它的一双眼睛,已经赫然变成了七彩之色!!

    全身的毛,闪烁着金光!很快,一片一片的纯金色的鳞片,出现在了它身体上,然后毛开始脱落!!

    它的身形也生了变化!

    身体越来越长,越来越长,四肢也在古怪的扭曲变化着……

    陈道临已经彻底无语了。

    无论怎么看……它都在变身成为……

    一条龙!!

    一条标准意义上的……汉文化里的龙!!

    虽然……体积小了一点,看上去也就是一条狗那么大。

    最终……

    砰!

    一团金色的光芒闪过,然后消失。

    一条金色的龙,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如此近的距离,陈道临分明的感觉到了这条龙身体之中传来那旺盛得近恐怖的生命力!

    这生命元素雄厚得简直令人指!!

    然后,这条龙动了!

    龙头顶着陈道临和绿豆糕看了几眼,然后,金光一闪,它的身影就飞到了两人的面前!

    绿豆糕和陈道临严阵以待!

    可接下来……

    这条龙,忽然咻的一下,窜进了绿豆糕的怀里!用脑袋在绿豆糕的胸膛上蹭了一下!

    砰!

    绿豆糕直接飞了出去!落地的时候,口吐鲜血!

    陈道临下意识的一个魔法就要砸过去。

    “等,等下!”

    绿豆糕翻身起来,连连摆手:“好像不对!它,它不是要伤害我……”

    “呃?”

    陈道临低头,看那条龙。

    那条龙看着绿豆糕,眼神里居然有些……茫然?

    然后,它张口,叫出了声。

    “汪!汪汪!”

    ……

    【为我的新书《天启之门》求一下人气吧。新书已经上传连载了,请大家能去支持一下。

    虽然天骄的确很让你们失望。我很对不起大家。

    但依然能奢望大家去支持一下我的新书《天启之门》

    一些推荐票什么,也请能投在新书上吧。

    感激不尽】

    ——跳舞

    ……………………………………

    ……………………………………(小说《天骄无双》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oo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度抓紧啦!)r1152

    ...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