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七十五章 【流尽最后一滴血】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天骄无双》更多支持!第五百七十五章【流尽最后一滴血】

    骨碌碌……

    一个带着血的头颅,从台阶之上滚落,鲜血的印迹拉出了十多米远!

    斯通德尔仿佛死不瞑目一般,双眼翻白,无神的望着天空。

    铜虎站在西北要塞的城墙之上,它的脚下,斯通德尔的无头尸体横在地上,鲜血汩汩流淌,沿着台阶一直流淌到了城墙之下。

    “废物!!”

    铜虎抬起手来,伸出舌头,舔了舔手指上的鲜血,它的一双虎目之中闪烁着愤怒,暴虐的火光。

    “两万精锐的兽人王军,他却被一群人类蛮子打得丢盔弃甲!我们伟大的兽人战士,可以被人类用坚固的城墙挡在门外……那个什么新城,却连城墙都没有,这该死的斯通德尔,却输得如此之惨!一万兽人战士染血战场,它却连那座没有城墙的城市都无法占下来!什么时候,兽人的勇猛沦落到了如此的境地!!”

    就在铜虎的身前,站在城墙的台阶之上,数十名兽人王国的战将,部族首领,被铜虎用暴虐的目光扫过,都低低的垂下了头颅。

    “该死的东西,就自然要死掉的!可杀了我兽人战士的人类。也必须得到惩罚!那座新城……就是我们伟大的兽人军团南下的第一座战利品!”

    “……是!”

    数十名兽人战将高声应和。

    “这一次,我亲征!”

    铜虎冷笑。

    麾下的兽人战将,部落首领。都纷纷退下,只留下了几名铜虎身边的心腹嫡系。

    一个一身棕色容貌的虎人将领,走到了铜虎身边,低声道:“我的王……我觉得,斯通其实……”

    “你觉得,斯通其实不该死,是么?”铜虎眯着眼睛。

    虎人将领吸了口气。咬了咬钢牙,缓缓道:“听逃回来的战士们说了。那些人类的兵力是他们的许多倍,而且擅长骑射,加上没有城墙的遮拦,它们这一仗已经打得尽力了……王。我想了想,这一战,斯通德尔并没有懦弱,只怕换做是我去,也会输的。”

    “所以,我并没有派你去做南下的先锋。”铜虎忽然冷笑。

    “…………”

    “人类之中,高手辈出,虽然那郁金香家这一次表现诡异,但是……人类的帝国。这么多年的文明积累,南下之战,岂能是那么容易。那么简单的?

    在命斯通德尔带着两万王军做南下先锋的时候,我就做好了它迟早会吃败仗的准备了。”

    “那……您……”

    “它是蹄族!既然知道一定会遭遇败绩的话,那么这个败绩,不让它蹄族去背负,难道让我们虎族的将领去背负?

    何况……南下这一仗,它输得太早。哪怕错不在它,为了恢复军心和士气。我也不得不拿它的脑袋来鼓舞士气!若是早先我派了你来替代它的位置……我现在要杀的,就是我们虎族的将军了!

    你还年轻,以后许多事情,遇到了,要多想想!”

    虎族将军目光惊讶,随即垂下了头,不再做声。

    “南下之路,必然伴随着无数的血腥和牺牲!但这是最好的机会了!郁金香家既然让开了南下的道路……我不管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可一旦我们真的走了进去,那么再想拦住我们,就没那么容易了!”

    “可是……王,听说,这次击败斯通德尔的,不是罗兰人的军队,是一些骑马的蛮子?”

    “哈哈哈哈!总都是人类!”铜虎狂笑:“我们兽人的步伐南下,目标自然是尽灭所有的人类!管他罗兰人也好,什么蛮子也好……最后都是要全部灭掉的!先灭谁,后灭谁,有区别么?我只担心郁金香家!可如今郁金香家自毁干城……那么这种机会若是不抓住,神灵都会责罚我们的!”

    铜虎说道这里,忽然眼神一凛:“那些骑马的蛮子不弱!哼……这一次,我便亲征吧!我要带着兽人的军团,踏平那座新城!!”

    它一挥袖子,喝道:“吹号吧!”

    城墙上,一拍身材粗壮魁梧的虎人战士,高高举起手里足有一人多高的粗大的号角来,吹响了起来。

    这号角吹响,发出“昂昂昂”的声音,浑厚,而且震人心魄!

    随着昂昂昂的号角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

    那城墙之下,城墙内外,西北要塞内,西北要塞外……

    广阔的狂野之上……

    黑压压密集如潮水一般的影子!

    无数个大大小小不同的兽人战士的方正,那高举的武器,翻动着的寒光,几乎瞬间让天空上的太阳,都黯然失色!

    千千万万的兽人,在号角之后,捶胸高吼起来,声潮如雷鸣!!

    地面之上,那兽人军队……一眼望不到边际!!

    ……

    新城。

    草原王的王庭,已经搬进了那座神庙。

    原本那座关二爷的雕像,也被放倒搬了出来……雕像表面的镀铜鎏金,也被用刀子刮了下来。

    神庙之外,新城之中,已经挤满了草原人。

    王庭直属的精锐骑兵,将神庙以及附近的几条街道划作了禁地。

    而此外,原来的仓库,演兵场,广场,以及城外的那些砖窑……都被大大小小不同的部落占据。

    这两天,越来越多的草原军队聚集在了新城,原本分散的偏师。也都听从草原王的号召,挥军朝着这座新城聚拢而来。

    底下的草原武士并不知道的是,在神庙之中。王庭的大帐里,一场持续了一天的争吵,才刚刚结束。

    和兽人的一场遭遇战,草原人表现的很坚决,并没有任何退缩,而且在战斗的时候,也非常果敢勇猛。

    可那是身为草原狼的天性和骄傲决定的。

    可既然打完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脑子发热随便去做的了。

    兽人?

    这个敌人太过于陌生了。

    草原人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和兽人交战过的经历。他们甚至心中有一种本能,觉得兽人什么的,距离自己实在太过于遥远了。

    而且……也没有什么草原人心中把兽人当做了自己的敌人。

    草原人的敌人,从来就只有一个……罗兰人!

    那么。在一场遭遇战之后,并且已经取胜之后,要不要继续和兽人为敌,就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不是畏惧,而是……大家都觉得没必要。

    我们跑到罗兰帝国来是为了抢罗兰人的地盘,粮食,财宝……

    和兽人有什么关系啊?

    平白无故的让儿郎们流血牺牲,和兽人打得头破血流,对我们而言有什么好处?

    听说……那些兽人比我们还要穷呢。

    反正已经给那些兽人充分的教训了。大家也已经在这座新城里,抢到了丰厚的战利品了。

    那么接下来……就没必要再往北跑,和什么兽人死磕了吧?

    不如掉头往南。再去找罗兰人的麻烦!

    或者……反正已经收获不少了……而且,看来罗兰人摆出的死守的架势,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了。

    不如……回草原去?——这也是一小部分草原人的想法。

    离开草原已经几个月的时间了。大家都已经有了归心,尤其是进展并不顺利,也多少得到了一些收获的情况下,那颗火热的心。也慢慢的冷了下来。

    有建议往南走,再去找罗兰人麻烦的。

    有建议收兵回草原的。

    还有几个脑子发热胆子大的。居然建议去郁金香家的领地看看有没有机会抢劫几票……

    可唯独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去和兽人打生打死——因为没有好处。

    草原王坐在王座之上,目光冷漠的看着这些争吵的各个部落的战将和首领们。

    天气已经渐渐回暖,可是草原王的脖子上却依然系着一条狐尾。

    “既然大家都觉得可以往南……那就往南吧。”

    草原王的语气,带着几分怪异,他冷笑着:“先派一个万人队往南探路,我们来的时候,帕宁把他的防线让了出来,我们才可以通过,如今想回去了,也还得走那条路,上路之前,总要先派人去看看才行。还有……罗瓦城就在我们的归途中,里面还有一些罗兰人的军队,总要去弄清楚,万一他们途中袭击我们的大队也不好。”

    决议既然坐下了,那么,大家也就散了。

    选出了一个部落,派出了一个万人队,分作两部,五千骑南下去帕宁的防线探路,五千骑则直奔罗瓦城而去。

    剩下的草原人的大部队,则继续停留在新城休整。

    而一天之后……去罗瓦城的人回来了。

    去的时候是五千骑。

    回来的是……

    五十骑!

    主将战死,五个千人队的队首全部战死!

    逃回来的这五十多人,锯他们自己说,根本就是躲在路边装死,次啊逃过一劫!

    逃回新城的时候,对于他们的遭遇,如何遇敌,如何惨败,如何逃回来……

    他们说到最后,答案就一句话,就足以形容了。

    “郁金香!!”

    ……

    …………

    蒙托亚脱下了披风,从披风将手里沾满鲜血和碎肉的短矛擦拭干净。

    纵然是高阶武士,蒙托亚也几乎累得快脱力了。

    此刻,他麾下的军事组,原本经过他几个月努力训练出来的骑兵队,也都已经没有了肃穆整齐的军容。

    骑兵们东倒西歪的下了马。有的坐在地上喘气,有的直接四仰八叉躺在地上,有的还有力气了。掏出干粮来喂马……

    所有人已经累得恨不能立刻躺下睡上三天三夜!

    而只有蒙托亚,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远处……

    那些郁金香家的骑兵,依然保持着完整整齐的队列,在旷野上来回搜索,将一个个漏网之鱼找出来……

    这些家伙都是铁打了吗?!

    一骑呼啸而至,冲到了蒙托亚的身边,杜微微翻身下马。看了看这位神圣骑士。

    “还撑得住吗?”

    杜微微淡淡一笑。

    这个女人一头红色的头发,此刻显得格外鲜艳……那红色。有多少是鲜血染红的?

    蒙托亚吸了口气,勉强点了点头。

    “你是好样的,你手下的人虽然弱了些,但若是再好好的训练上两年。多经历几场战事,也都会变成一等一的精锐。”

    杜微微的话,并不能给蒙托亚半点安慰。

    事实上,他的心,已经深受震撼!!!

    即便蒙托亚自己曾经亲手和圣阶高手交过手!

    即便他曾经在大剑师卡奥的手里毫无反抗的能力!即便他亲眼看见过那个叫绿豆糕的少年是如何痛揍大剑师卡奥!

    即便他曾经亲眼看见过变身之后的达令陈是如何暴虐那条龙……

    但是这所有的一切加起来,都没有这次他所目睹的场面来得惊讶!!

    毕竟,他是战士!毕竟,他是军中武人!!

    生平第一次,他亲眼目睹了。一个绝顶的强者,在战场上是如何的强大!那如天神降临一般的恐怖力量!!

    ……

    当五千余的草原骑兵跑来罗瓦城下试图攻城的时候……

    罗瓦城上,第一时间竖起了一面旗帜!

    那火焰郁金香旗竖起来的时候。明显城外的这些草原奇兵有些混乱和迟疑了。

    随后,杜微微下令,出城迎敌!

    郁金香家的那个亲卫骑兵团,全副武装,列队出城。而杜微微也让蒙托亚可以带着他的军事组骑兵队助战。

    “你跟着我出去吧,能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

    这话说的很狂傲——然而后来。蒙托亚才明白,自己真的……能做的并不多!

    出城之后。短短的时间内,郁金香家的骑兵就已经列好了一个标准得几乎像教科书一般的骑兵冲阵的锋矢阵列!

    然后,号角响起,郁金香家的骑兵就开始冲锋了!

    那个女公爵,冲在队伍的最前列!!

    甚至就连她身后的旗手,都被她拉下的十多米!!

    草原人并没有放弃,他们很强硬的反击了!

    草原人的铁骑冲锋,看上去势头并不比郁金香家差。

    但是很快……

    那一幕……恐怕蒙托亚一辈子都会记得!!

    因为……那是一个人的战争!

    一个人的!!

    只属于一个人的!!

    ……

    坐在马背上,正在全力往前冲刺的蒙托亚,亲眼看见了杜微微一个一马当先,冲在了所有队列的最前面!

    她甚至已经脱离了大队!这按照骑兵冲锋的守则是绝对错误的!

    然而……规矩被打破了。

    杜微微一马当先,她一个人,最先和对方的骑兵队列撞在了一起!

    然后……蒙托亚看见了一道金光。

    仿佛天空之中打了一个响雷!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草原人密集的冲锋马队,一大片被笼罩在了一团金色的光芒之中。

    那只是一个瞬间而已。

    接下来,就是人仰马翻!

    杜微微一马当先……不,准确的说是一骑当千!!

    她就这么硬生生的冲进了草原人的大队之中,金光之下……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草原人那原本密集的冲锋队列,就消失了一小半!

    是的,直接就仿佛被扫去了一小半!!

    杜微微所在的地方,她的正前方几乎出现了有几百米方圆的空白!

    那些冲刺的草原人,都变成了地上的……尸体!!

    碎裂的尸体!

    人,马,武器……几乎没有一块是完整的!

    这只是一道光芒闪过发生的事情!

    蒙托亚毫不怀疑,即便没有身后那一支亲卫骑兵团,杜微微也绝对有足够的能力,一个人把这支草原人的骑兵队伍击溃!

    生平第一次,蒙托亚终于亲眼目的了,一个圣阶强者,在战争之中到底能发挥出何等的威力!!

    杜微微手里的长矛,只挥出了一击,那一击落下的金色光芒,就收去了至少千余草原人的生命!

    没有伤,只有死!

    她的马蹄如狂风一般卷入了草原人的本阵之中!

    她所到之处,没有任何有效的抵抗!

    无论是刀剑,铠甲,或者是血肉之躯!

    杜微微几乎化身成为了一把无锋的重锤,狠狠的砸在了一块脆弱的玻璃上!

    然后,草原人的队伍就崩溃了。

    只有郁金香家的亲我骑兵团……所需要做的就是冲上去,追上去,然后把四散奔逃的草原人一一捕杀而已。

    只有蒙托亚的人……

    他们做的最多就是打扫战场的工作罢了。

    圣阶高手的威力……在正面的野战之中,强如斯!!

    接下来,漫山遍野的追杀成为了全部需要做的工作。

    郁金香家的亲卫骑兵开始化整为零,追杀着奔逃的草原人。

    这一场追击战持续了几个时辰,最终结束,带回来的是累累人头!

    而蒙托亚的骑兵队,跟在后面,大部分时间都只是如无头苍蝇一般追着郁金香家亲卫骑兵团的屁股跑,后面才有幸得到了一些漏网之鱼,总算是没有空手而归。

    至于杜微微……

    蒙托亚认为,死在这个女人手里的草原人,数量不会低于两千。

    尤其是最开始接触的时候,她那一击,仿佛是从天空召唤下了一个雷!

    直接就收去了上千的草原人的命。

    (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圣阶?)

    这是蒙托亚心中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

    ……

    仿佛看出了蒙托亚的郁闷,杜微微拍了拍蒙托亚的肩膀。

    “放心,今天之后,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的。”杜微微笑了笑,她看着远方>

    “我猜,也许……现在北边已经发生了我希望发生的事情。那么接下来,我们在这里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像钉子一样牢牢钉死在这里!不让草原人有往南回归的机会!让他们不得不被我们顶在前面……和那些兽人去拼杀,去死战……直到流进最后一滴鲜血!”

    “我大概能明白您的计划了。”

    蒙托亚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可是……您就不怕草原人会放弃么?您不担心草原人万一打不过兽人,会投降?”

    “别忘记了……兽人是吃人的。”杜微微淡淡一笑:“换做是你,你会放心丢下武器,然后向一个会把你当做食物的种族投降吗?”

    答案是……当然不会!(我的《天骄无双》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oo%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