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七十四章 【第一次交锋】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天骄无双》更多支持!)第五百七十四章【第一次交锋】

    新城。

    无双武圣教的神庙内外,乌压压拥满了人,站在神庙大殿上往下看去,人头攒动。

    撤离的命令已经布了下来,全体人员将立刻撤往距离这里最近的罗瓦城。

    这个命令,让新城里所有的民众都一片哗然!

    虽然皮埃尔男爵等无双武圣教里的高层竭力试图安抚,但是……

    这里毕竟是新城!

    是无双武圣教的大本营所在!在这里辛苦劳作,没日没夜的奋斗,苦干,建设……好不容易建设下了这片基业。

    那一条条整齐的街道,那一间间明亮的大房子,那城外河边一片片的玉米地,还有那高耸的一排排的小砖窑的烟囱……

    一个新生的,生机勃勃的城市,眼看着就已经从自己的手里诞生了!

    多少人已经在这里安下了家,皈依了新的信仰……每天日暮晨昏之事,在神庙外进行一场祭司,心中晴明而宁静……

    这个时候,却让我们全部都撤离?

    放下那些自己一砖一瓦建造出来的房子?放弃这片家园?放弃那每日都祭拜的神庙???

    谁甘心!!!

    而蒙托亚虽然已经把军事组调集了过来。但是……军事组又怎么能对这些自己的亲人们做出任何弹压的举动?

    依然还是那个问题,作为无双武圣教的最高领袖,具备了绝对威望的大祭司达令陈不在。那么……其他人,无论是洛黛尔,皮埃尔男爵,都不具备在民众中的绝对威望。

    而就在最关键的时候,却有一个人忽然了出来,意外的,带来了惊人的效果。

    这个人是……艾妮塞。

    已经被确立为无双武圣教的艾妮塞。已经正式住在了神庙之中,每日日暮晨昏的祈祷之中。所有的信徒都能看见这位年轻得过分的圣女的身影。

    她近乎纯洁无暇的眸子,以及那吟唱赞歌时优美的嗓音,都让所有见过她样子的信徒,心中无法不生出近乎亲近和热爱的感情。

    更何况。这位圣女,是大祭司达令陈的弟子。

    面对情绪渐渐有些浮躁的信徒们,艾妮塞咬了咬嘴唇,主动走到了大殿台上正重要。

    随后,一曲悠扬的赞歌,从她的口中传扬了出来。

    略微还有些稚嫩的嗓音,却仿佛无瑕白璧一样的纯净,落在人的耳朵里,却仿佛荡涤去了心中所有的怒火和浮躁。

    渐渐的。人群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仰望着艾妮塞。

    然后,开始有人跟随着她的调子。也低声吟唱起赞歌来。

    慢慢的,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

    人群之中开始有人跪下,念着祷文……

    这里忽然就仿佛扭转变成了一场盛大的祭奠仪式,严肃而圣洁。

    在神庙之外不远处。街道上,杜微微眯着眼睛。看着神庙中生的一切。

    “那个小妮子……是就是教会里的圣女?”

    站在杜微微身边的,赫然是费欧娜。

    费欧娜点了点头,低声道:“是……她叫艾妮塞,不但是圣女,还是达令陈收的亲传弟子。甚至比魔法学院里的那几个学员更得达令陈的看重。”

    “草原人?”杜微微一眼就从艾妮塞头的颜色,和脸部的轮廓看出了特征。

    “是的,听说是个孤儿。父母都死于草原王征兵的战乱之中了。”

    “那个家伙,倒是走到哪里都能捡到黄金。运气真好。”杜微微叹了口气:“这个小女孩,天赋很不错。”

    ……

    一场很可能演变成哗变的事件就这么平息了下来。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艾妮塞受到了几乎所有信徒民众的爱戴。

    这种爱戴,仿佛参杂了多种情绪,亲近,宠爱,敬重,以及几分犹如看自家子弟一般的期许。

    艾妮塞,仿佛在所有的信徒心中,都有一个特殊的地位。

    撤离的命令,就这么推广了下来。

    和在西北要塞一样,杜微微的命令是轻装上阵,一切的家当,财物,尽可能的都不要携带。

    她甚至让洛黛尔出面,公开对所有民众做出了保证,所有的财产的损失,事后都会得到补偿。

    这个补偿声明……是以大祭司达令陈的名义布的,而为这个公告站脚的,则是达令陈的亲传弟子艾妮塞。

    所有人心中虽然还有疑虑,但依然还是遵从了。

    如果不携带任何财物,只是轻装上阵的话,那么事情就简单得多了。

    杜微微派人去了粮仓,准备了引火之物。

    而全体的信徒民众,则开始了一场大规模的迁徙……或者说是行军。

    目标,罗瓦城。

    “我们真的都要离开这里么?”

    临别新城之前,巴罗莎的眼中流淌出了泪水。

    对于她来说,在这里居住了这么久,几乎是亲眼看着这个地方一砖一瓦的建设起来的。

    “很可惜,这里的城墙并没有弄出来,否则的话……我们其实可以选择在这里拒城固守,坐在城墙上看好戏的。”

    新城的确没有完善的城防体系。因为建造的时间还太短。只完成了城区之中的一些主体街区。

    ……

    罗瓦城一下接收了接近两万人民众的到来,把这座原本就不大的小城顿时几乎挤满了。

    为了安顿民众。洛黛尔和巴罗莎做主,将城守执政官的府邸都让了出来,给民众居住。

    而就在大家安顿下来。才过去第二天都没结束的时候……

    地平线上,乌央乌央如黑云一般影子,就席卷而来!

    成千上万的草原骑兵,漫天遍地的蜂拥而来,旌旗,尘土。那弯刀泛出的寒光……

    城中的守军已经换成了郁金香家的那支精锐,杜微微特意邀请了达令陈的一干班底上城来观看。

    草原骑兵似乎并没有打算围困罗瓦城——他们似乎只是做了一些试探。

    两个骑兵队冲到了距离城墙不算太远的地方停下。然后。绕着城跑了两圈。

    “他们不会攻城的。”杜微微的话语很自信。

    “为什么?”洛黛尔皱眉。

    “很简单,你看罗瓦城的城下周围……”

    罗瓦城的周围。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是光秃秃的,哪怕是那些土山包上,都不见绿树。只剩下一小片一小片被砍伐掉的树桩。

    因为达令陈名下的黄土砖的极其畅销,所以这生意早就被拓展到了罗瓦城附近来了。毕竟这里也有黄土。

    烧砖的生意越来越红火,直接造成的后果就是,城外周围原本的树林,几乎被砍伐殆尽!因为烧砖需要大量的燃料。

    草原骑兵远道而来,他们没有也不可能携带多少重型攻城器械。

    要想临时建造……可周围的树林都被砍光了,连块像样成型的木头都找不到。

    什么攻城撞车之类的都无法建造,自然也就只能看着城墙兴叹了。

    “看,烧砖的生意也是有很多好处的。”

    杜微微笑着。

    “帕宁的防线……已经被突破了么?”

    说话的是蒙托亚。

    蒙托亚的军事组被编入了预备队,让这位猛将心中颇有几分不满。

    “不是突破……应该是故意放开的。”

    杜微微忽然笑得很灿烂:“各位。请记住今天吧。因为,从今天开始,你们将会目睹一场伟大的历史事件!其实……很早的时候。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听父亲说起过草原弯刀骑兵的厉害,和兽人狂战士的勇猛,我就好奇过……如果草原人的铁骑和弯刀,遇到了兽人的嗜血和勇猛,将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场面呢?”

    “…………”

    身边的人。用畏惧的目光看着这个女人。

    ……

    …………

    草原人并没有在罗瓦城周围待得太久。

    他们很快就仿佛有了新的目标,大队大队的草原骑兵。就如同情的野兽一样,调转了方向,朝着北边驰骋而去。

    “看来他们一定是找到了‘向导’。”

    杜微微站在城墙上哈哈大笑。

    “向导?”

    “当然,他们一路过来,在野外肯定也会俘获一些没有来得及逃跑的罗兰。人,整个努林行省,谁不知道,最富得流油的,就是你们的那位达令陈男爵,而且,偏偏好死不死的,他建造的那个新城,却连城墙都没有造好!

    你们说,天地下还有什么比一座没有城墙的富裕城市,更能吸引这些以骑兵而著称的草原强盗?

    他们现在已经该是朝着新城去了吧。”

    “你,你是说……草原人……和兽人……”

    “你看,这会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情啊。”

    ……

    …………

    杜微微的预言,毫无意外的实现了!

    一个是称雄于大6西北草原的民族。

    一个是一百多年前曾经掀起狂潮,险些灭亡人类的异族。

    在这个时代,这个地点,这个一个特殊的时间点,第一次……碰撞在了一起!

    没有人知道,当草原骑兵遇到兽人军团的第一战是如何的战况。

    因为无论是草原人还是兽人之中都不会有罗兰帝国的史学家的眼睛存在。草原人没有记录自己历史的习惯,兽人……也同样没有记录战争的习惯。

    只是从后世的一些蛛丝马迹,复推局面的时候,才能得到一个大体上的答案。

    这第一战。异常惨烈!

    ……

    当第一支草原骑兵冲进新城的时候,草原人的狂欢几乎要把天都捅破了。

    这么一座崭新的城市,那么多仿佛。建筑,都无不显示了这里的富足!

    而他们的收获,也的确不虚此行!

    甚至可以说,这是草原人这次入侵罗兰帝国以来,最激动人心的一次收获!

    因为郁金香家的避而不粘,帕宁的坚壁清野,草原人虽然在西北肆虐。但其实收获并不很多。若不是郁金香家故意放水,丢出了几个囤积粮食的军事据点。故意吐了出来丢给草原人,只怕草原人连饭都快吃不饱了。

    强盗,天生就是要劫掠的!!!

    而达令陈一手经营的新城,毫无疑问。这里的财富惊人!

    仓库里还有一些军械,这就不提了。

    且不说因为撤离得太匆忙,几乎每家每户里,都能多少搜出点财物。

    而更让草原人眼红的是,当他们打开了一座位于神庙后的教会公共财产的仓库之后……

    里面的现,几乎让在场的每个草原人都屏住了呼吸,然后……眼珠子红!

    金币,满满十多箱金币!还有无数的铜钱!绸缎,各色货物!!

    珍贵的药材!!上好的生铁!!有一桶一桶的油。有一箱一箱的各色器皿……

    这些东西,原本都是当初西北要塞阻断之后,洛黛尔吃下了那些商队里的囤积的货物。

    吃穿用度。从日用品到价值高昂的珍宝,应有尽有。

    这些东西,都是原本要贩卖到北边的兽人王国去的。

    从穷困的程度来说,草原人几乎和兽人王国半斤八两,那么看到这些东西,自然也就心热眼红了!

    当场就有一些草原人险些为了分赃而打起来。

    而随后。一位地位尊贵的,大约是某个部落族长身份的领。来到了这里。

    他看到第一眼的时候,也是险些双腿软!

    可随后,他下令,让人封存了这几间库房。

    否则的话,他可不敢保证那些已经红了眼珠子的手下们会不会哗变。

    草原人被分成了无数个小队,开始挨家挨户的搜罗自己的收获。铜器,铁器,甚至是劈柴用的刀子,都被草原人搜罗了回来。

    甚至有人把一些富裕人家的被子床单都扛了回来。

    门上镶嵌的铜扣,也被用刀子狠狠剜了下来塞进了怀里。

    这第一批进入新城的草原人大约有五六千,是属于某一个实力比较强的部落。

    而就在他们占领了这个新城之后,半夜的时候,意外生了。

    北边的兽人……南下的步伐,来到了新城。

    可想而知了,半夜的时候,两伙强盗意外的撞在了一起,撞在了同一个地点。

    对于兽人而言,刚刚“攻克”下了西北要塞的强大的骄傲感,让它们信心爆棚。

    而对于草原人来说……手里的这座新城,到处都充满了财富……而且这是它们入侵罗兰帝国以来最丰厚的一笔收入……吃到嘴里的肉,如何肯让出来?

    又是夜晚时候,黑灯瞎火的,兽人几乎没有停歇,立刻就对新城起了一场突袭。

    一场夜间的混战!

    有一种猜测认为:或许在刚刚交手的时候,双方都并不知道敌人是谁。

    但是战况却很容易从事后的一些蛛丝马迹推测出来。

    草原人并不擅长在城市中的巷战,他们更习惯坐在站马上驰骋。

    而兽人在这一方面,要比草原人擅长得多。

    更何况,第一波来到新城兽人,数量上并不少。后世据说足足有过五千名兽人。

    以五千对五千,再加上夜袭,以及草原人不善巷战的特点。

    第一次交锋,草原霸主在兽人的手里输得很惨!

    有推算出来的数据,那第一批占领新城的草原部落,五千余铁骑,几乎损失殆尽!

    就连那位部落领,也丧命在夜间混战之中。

    ……事后根本无法找到他的尸体,也无法找到其他战死的草原人的尸体。

    因为,兽人有一个非常让人类惊悚和恐惧的习惯:

    这些家伙。可以吃人肉!

    从新城里败出来的草原人不足五百。

    而兽人哪里也没有留俘虏的传统。

    夜战之中的草原人,丢下的尸体,几乎在第二天就有一小部分变成了兽人的行军粮食!

    而第二天天亮的时候。草原人的后续部队开到,双方才开始正式的审视眼前的这个对手。

    兽人倒是无所谓。

    草原人也好,罗兰人也好……反正都是人类!

    既然是人类,那就都杀光就是了,也没太大的差别。

    而相比之下,草原人的震惊则更为强烈一些。

    他们没有想到过,在这里会遭遇兽人……更没想到过自己会有朝一日和兽人交战。

    罗兰人真的软弱到连自己的北方防线都守不住了么?

    这样的场面和遭遇。已经远远出所有人草原人站前的预想。

    然而,不管草原人如何想……一场大战。已经不可避免的开启了!

    损失掉一个实力出众的部落的全部精锐战士……这对于草原人来说,是无法无视的耻辱!

    更何况,兽人吃人肉的事实,深深的刺激了草原人!!

    哪怕草原人自己也很野蛮。但是他们确实不吃人的!

    而且……当他们看见,自己的同胞,自己的同族的战士,不但在夜晚被偷袭之中被杀害,就连尸体,都要被大卸八块,丢进炉子里煮熟了啃掉……

    凡是知道了这个事实的草原人,顿时就愤怒了!!

    雪山神灵在上!这些兽人都该死!!!!

    没有人想要克制,也没有人觉得自己应该克制。

    反正我们从草原而来。就上来了劫掠的!就是来抢劫的!

    现在,我们的同伴被杀死了,我们好不容于抢到的财富。被人又抢走了?

    这他妈的还有什么好想的?这他妈的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是好汉子的,冲上去,弄死那帮长毛怪!!!

    第二场战斗,兽人吃了大亏。

    因为夜袭的过分顺利,让兽人滋生了人类不过如此的心态。

    看见草原人的敌意,这些兽人居然选择了列队。然后从城中走了出来,在野地上摆开了架势。和草原人来了一场堂堂正正的野战。

    这就……悲剧了。

    兽人的个体战斗力的确强悍,甚至有的兽人步兵可以抗衡骑兵的少数例子。

    但是……在开阔的平原地带,本身兵力就居于若是,面对数量过自己的草原骑兵……兽人就死得很惨了。

    草原人用一场漂亮的平原骑兵战,狠狠的教训了一下兽人。

    他们娴熟的马术,出色的射术,以及强的机动灵活作战能力,让兽人愤怒咆哮着流干净了自己的血。

    草原人用了双侧迂回的骑兵战术,先用两侧骑兵迂回,用骑射进行骚扰,等到兽人的队列开始混乱的时候,一场正面的掩杀……基本就等于是清扫战场了。

    兽人丢下了一大半的尸体,跑回了新城里。

    随即草原人组织了兵力,下马,组成步队,徒步进新城,试图彻底吃掉这支兽人……

    惨烈的巷战之中,兽人抵抗得很顽强。

    但是,这场战争,也正式越陷越深了。

    当天晚上的时候,斯通?德尔,这位兽人王铜虎信用的爱将,带着其余的一万五千名兽人战士来到了新城。

    它们已经完成了对西北要塞最后的摧残。

    而来到这里的时候,这支刚刚自命“攻克了人类最坚固的城关”的胜利之军,居然看着自己的同胞们,被一支奇怪的人类军队围在新城里虐。

    那还了得?!

    草原人的反应也不满,当兽人的援军抵达的第一时刻,草原人充分的挥了他们所谓的“狼”性!

    若是换做了罗兰帝国的将领指挥官,在这种场景下,一定会选择立刻退兵,整顿一下自己的军队,然后再图再战。

    可是草原人不!!

    当斯通德尔带着兽人战士疯狂的冲上来的时候……草原人立刻毫不示弱的来了一个反冲锋!

    而且,他们的兵力更占优!

    这一战,就持续了很久。

    而且,结果终于是以兽人的战败而结束。

    斯通德尔,最后带着不足一万的兽人战士,往北撤离。

    而草原人……他们自信的草原铁骑,却终于踢到了钢板!

    在平原的骑兵战之中,面对号称能正面抗衡骑兵冲锋的兽人的方阵,草原人的确流了太多的血。

    一战之后,当兽人选择后退的时候,有两个小部落的领战死,一个中等部落的全部精锐被打残!

    双方一共在新城这里,丢下了过两万具尸体。

    这一个血仇,彻底结下了。

    【新书《天启之门》已经上传了,了一个3章的开头在上面,大家可以去看看。可以直接搜索书名。

    天骄写完结束后,新书的更新度就会提升。

    大家不妨现在去看看开头怎么样,对不对口味,对口味的话,可以先收藏起来。

    新书的题材是都市。

    嗯,这几年一直都有人问我什么时候会再写一本都市。

    那么,就是现在了。】

    (我的小说《天骄无双》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oo%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

    ...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