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七十章 【救你们的命】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五百七十章【救你们的命】

    天亮的时候,草原军队的各个部落就接到了草原王的命令。

    放弃木兰城,全军开拔,往北而去。

    而木兰城上的守军,几乎是亲眼看着草原人庞大如铁流般的队伍,浩浩荡荡的从城外开拔离去。

    帕宁也站在城墙上,冷冷的看着这一起 ” 。

    “将军……他们好像是……朝着北边去了!”

    斯潘拖着受伤的身子,咬牙看着城外:“一定是去北边防线了!我们应该……”

    “让他们去。”

    帕宁冷冷的回答。

    “……北边的兵力有些薄弱。”斯潘摇头:“我可以带两千人去增援,我只需要一个步兵团就好,让后勤准备一些车马……”

    “斯潘将军,不用这么做了。”

    帕宁的回答冷冰冰的。

    “……什么?”斯潘愣了一下。

    “会有人……解决他们的。”

    帕宁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但是笑容……很苦涩。

    “也许……最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帕宁的脸上表情有些茫然:“可惜……我们却只能无能为力的看着这一切……这还真叫人心痛啊!”

    ……

    …………

    当郁金香家的骑兵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时候,罗瓦城内城外的人都惊呆了!

    那火焰郁金香旗帜,在阳光下显得那么招摇。

    可是这里……已经是……罗瓦男爵的领地了呀?

    郁金香家的骑兵行军速度非常快!

    一个骑兵团的骑兵,如狂风一般卷过,他们并没有试图进入罗瓦城,只是远远的看着罗瓦城上那点可怜的守军。

    事实上,达令陈这位新晋男爵的私军,连统一的制服都还没有,目前穿着的。还是郁金香家之前赞助的那些军械军服和郁金香家私军很像,只是没有军衔肩章而已。

    “他们……好像是朝着被边去了!是……西北要塞!!”

    皮埃尔男爵站在城墙上,倒吸了一口凉气!

    郁金香家……出兵了?

    可是……为什么却是朝着我们来了?!

    而就在皮埃尔男爵盯着那支骑兵跑过的时候……忽然,他眼睛里猛的一亮!!

    他看见了一面特殊的旗帜。

    那面……用火焰之中绽放的,是……金色的郁金香!

    金色郁金香!

    这样的旗帜,只有……

    ……

    杜微微轻轻挥了挥手,雪白的手套,一尘不染。

    “告诉大家,天黑之前,我要在西北要塞饮马。”

    马蹄如雷!!

    ……

    西北要塞这里。并没有预料到郁金香家会忽然如从天而降般出现在这里!

    蒙托亚虽然是军事组头号将领,但是他手里的兵力实在太少了!!

    南边因为一直有帕宁的军队防线挡着,所以蒙托亚从来不曾把注意力放在南边。

    可偏偏……这个时候,郁金香家的一支骑兵队伍,忽然如天兵天将一般出现了!

    蒙托亚的反应很快,他得知了有打着郁金香家旗帜的骑兵队伍出现,第一时间,蒙托亚就把骑兵队拉了出来!

    虽然只有几百人,但是蒙托亚却勇敢的拉着自己的骑兵队伍正面迎了上去!

    已经宣誓效忠过达令陈的蒙托亚。很清楚自己的职责!

    这里是罗瓦男爵的领地!

    就算你是郁金香家,你们的军队也无权再践踏在这片土地上!!

    可是,当蒙托亚带着骑兵冲到面前的时候……

    他很明智的选择了沉默,也约束了手下。从攻击性的队列,换成了防御性的队列。

    不是因为他发现对方是一整支骑兵团!数量远远高出自己的人马几倍。

    不是因为他发现了对方是郁金香家最精锐的那支亲卫骑兵团!

    而是因为……

    蒙托亚看见了那个骑马在队伍最前列的年轻女子!

    那个一头红色头发飘扬的年轻女公爵!!

    纵然蒙托亚再如何自负,再如何恪守职责。

    但至少……他很清楚在罗兰帝国公认的一个事实!

    当一个郁金香家的公爵带领着一支郁金香家军队的时候……那么与这支军队为敌,都是找死。

    正面带着劣势的人马。去和一位郁金香公爵带领的精锐骑兵抗衡,而且数量还是自己的几倍?

    就算蒙托亚再怎么疯狂,也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蒙托亚?”

    杜微微坐在马上。轻轻摘下了自己的手套。

    “公爵……大人。”

    蒙托亚虽然没有下马,也依然在马背上弯腰垂首行礼。

    然后,他抬起头来:“不知道公爵大人带着您的军队来到这里,有何贵干?”

    不等杜微微说话,蒙托亚就已经咬着牙,缓缓道:“……您应该知道,这里已经是罗瓦男爵的领地!按照贵族法令……”

    “按照贵族法令,我带兵来到这里,就已经可以算作是入侵了。”杜微微淡淡回答道。

    蒙托亚却反而说不出话了。

    “好了蒙托亚,我比你这个神圣骑士更了解贵族法案。”杜微微懒洋洋的摆了摆手:“我既然来到这里,就不会在乎什么贵族法案。”

    “那么……您的来意?”蒙托亚咬了咬牙。

    “很简单……收回我之前馈赠的礼物。或者说……我的嫁妆。”

    “嫁,嫁妆?”神圣骑士呆了一下。

    “就是嫁妆啊。”

    坐在马上的杜微微笑得很灿烂:“我原本是打算嫁给你们的那个主人的。当然……我现在也没有改变主意。只是呢,因为有一些特殊的原因,我和他的婚礼只怕要推迟很长一段时间了。既然婚礼推迟了,我打算把我之前送来的嫁妆,先收回去。我想……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这个……不过……”

    蒙托亚忽然言拙了。

    这种事情,他哪里好做什么决定?

    “别的嫁妆也就罢了,有一个嫁妆,却是一定要先收回来的。”

    “不。不知道是,是哪一件……”

    “就是西北要塞啊。”

    杜微微笑得很动人。

    ……

    当一位郁金香公爵,亲自带领着郁金香家最精锐的骑兵团到来的时候……

    蒙托亚手里全部兵力凑在一起也不过就只有千把人……

    这个时候,若是能挡住杜微微,那蒙托亚也不是蒙托亚了!

    幸好,蒙托亚也不是鲁莽之人,他并没有真的头脑发热要和杜微微硬拼。

    他很清楚,自己手里这点骑兵……若是真打起来……面对郁金香家的精锐骑兵团……

    只怕一顿饭的功夫,就会被杀得干干净净!!

    至于自己的那点武力……

    蒙托亚不认为自己可以牛逼到对付一个郁金香公爵。

    他可是听说过了很多消息。

    这位女公爵,亲手独自一对一。弄残了西尔维斯特!

    而且……似乎这位女公爵,传言已经是圣阶!!

    再考虑到这位女公爵似乎和达令陈大人有那么复杂古怪的关系……

    嫁妆?

    那还打什么打?

    蒙托亚很明智的选择拉着军队让到一旁,先让开了道路。

    然后,带着人马,一路跟着郁金香家的骑兵朝着西北要塞进发。

    与其说是监视,不如说是……跟随护送。

    杜微微的心情似乎很不错。

    她甚至在西北要塞的城下,指指点点,对于之前达令陈这里,把西北要塞的修缮工作完成的不错。而表示满意。

    皮埃尔男爵已经带人朝着这里赶。

    洛黛尔在赶来,巴罗莎在赶来……

    而当她们全部都赶到的时候……

    看到的场面,则是郁金香家的士兵,正在城墙上忙碌着搬运和拆卸什么东西!

    而蒙托亚。则一脸苦涩的站在一旁,站在杜微微的不远处,无奈的看着。

    他的军队已经被郁金香家的骑兵驱赶到了很远的地方。

    “住手!!!!”

    洛黛尔冲了过来:“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住手!!”

    城防上的箭塔里,装备好的是潮汐式魔力发动机!!

    还有……魔导炮!!

    洛黛尔很清楚为了这些东西。达令陈花费了多少精力!!

    多少心血!!

    可如今,这些郁金香家却要把这些东西……拆下来搬运走?!

    “我如果是你,就不会去阻拦他们。”

    杜微微的声音冷冷的从身后传来。

    洛黛尔转身。咬牙:“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很简单。”杜微微笑了笑:“为了……救你们的命。”

    洛黛尔怒道:“救我们的命?杜微微!你……”

    “你叫我什么?”杜微微的眼睛眯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公……公爵大人!”洛黛尔咬牙。

    一旁的巴罗莎拉了拉洛黛尔的手,精灵走了过来,站在了杜微微的面前。

    “您是郁金香公爵,是这个帝国之中最尊贵的人类。”巴罗莎的声音有些清冷:“如此尊贵的您,我们自然是无力抗衡……但是无论如何,您不认为做出这样的强盗行径,有违您的荣誉么?”

    杜微微看着面前这个面色苍白,却面对自己强行支撑的小精灵。

    “巴罗莎……”杜微微轻轻一笑:“难怪他那么喜欢你。”

    她这才仿佛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眼神:“我没有打算当强盗……就算是抢,我也是抢自己的东西。这里原本就是我的地方。至于你们……我在救你们的命。为了这一点,我不惜带着人马奔驰了两天两夜哼,还真是不识好人心啊。”

    巴罗莎身子一颤:“我们……虽然卑微,但也有自己的荣誉。还请您把话说明白一些。”

    “……”杜微微看了一眼精灵,又看了一眼洛黛尔:“兽人已经出动了……我的空中骑士团传回来的消息。最迟三天后,最快的话,或许是后天一早……会有超过一万人的兽人兵团,出现在西北要塞的城北!而且这一次……可不是什么部落里的杂牌。这一次来的,是隶属兽人王的王军!你们……觉得你们可以自己抵挡么?”

    “我们……”洛黛尔咬牙。

    “就算你们觉得自己可以,我也不会允许你们这么做!”

    杜微微斩钉截铁的打断了洛黛尔的话。

    她笑眯眯的看着几个郁金香家的战士从城墙上拆卸下来的东西:“魔导炮么?哼,那个家伙,还真是弄了不少好东西。若不是我亲自来走一趟,还真的不知道会让他弄出多少麻烦呢!好了,我明告诉你们吧!就算你们有魔导炮,我也不会允许你们使用它的……我是说,不允许你们使用它,在这里抵挡兽人!”

    “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洛黛尔大声道。

    “是达令陈的地盘。”杜微微笑了笑,看着洛黛尔:“你还没和他结婚吧?你似乎没有权力和立场说这种话。”

    “我……”洛黛尔毕竟是畏惧杜微微,终于闭上了嘴巴。

    “那么我应该有权力吧。”巴罗莎勇敢的迎着杜微微的目光:“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是达令的女人!”

    “……唉。”杜微微忽然叹了口气:“今后我恐怕要有许多头疼的事情了。”

    她居然不再看巴罗莎,而是摆了摆手,对自己身后的护卫说:“加快速度,继续搬!运输的马车都准备好了没有?明天天亮之前必须装车完毕!

    见鬼!那个达令陈,我以为到这里,带了人走就行,却没想到他居然弄出这么一个大惊喜来!哼!”

    “公爵大人!!”巴罗莎涨红了脸,大声叫道。

    “够了!”

    杜微微忽然脸色一沉,她伸手,忽然就捏住了巴罗莎的下巴。

    “不要把我的耐心当做无底线的忍让。”杜微微淡淡道:“你若是再阻拦,我不介意代替达令陈先教你一点家法!别刺激我,我最近的情绪可不太好。”(未完待续……)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