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六十九章 【你找错人了】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五百六十九章【你找错人了】

    帕宁将手里的一截短矛用力拄在地上,身子依靠在城墙上歇了会儿气。

    城墙之下,草原人正在如潮水般的后退。野地之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尸体。

    而一些穿着破旧皮袄的人,也被成群结队的被驱赶上了战场来,收拢尸体。

    城墙上的守军并没有放箭。

    这些清理战场的人,都是被俘虏的罗兰平民,草原人一贯的策略,他们留下了部分被俘的平民,作为民夫和苦力。一场战役之后,这些平民就会被驱赶着走上战场清理。将受伤未死的草原人搬运下来。

    远处有草原人的弓箭手瞄着。

    开始的时候,还有几次,这些清理战场的人会试图趁机逃向城门。

    然而,为了应对围城战,城门早已经被关闭,即便这些罗兰人跑到了城门口,在这种大军压境的时候,守军也绝不可能打开城门!

    造成的结果就是,跑到城墙下的人,哀嚎着,哭叫着,被草原人的弓箭手一个个射死!

    而城墙上的守军,却无法放这些人进城,只能徒劳的试图用弓箭还击远处的草原人。

    几次之后,清理战场的队伍里,再也没有人试图逃跑了。

    这些被俘虏的罗兰人渐渐变得麻木。

    而没当清理的队伍被派上来的时候,城墙上的守军。也都会变得情绪低落。

    帕宁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战场上那些清理的人,看着他们清理出受伤未死的草原人。然后一个个抬了下去。

    帕宁也知道这种场面会打击军心,但是他无能为力。

    而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远处有一骑飞驰而来。

    一个草原骑兵,手里的弯道上挑着一块白布,冲到了城墙之下。

    在军官的示意下,守军并没有放箭。

    “我们的王,有一件东西要送给你们的将军!”

    ……

    …………

    古乐走进草原人军帐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死掉的准备。

    这座最大的帐篷显然就是草原王的王庭了,以古乐的眼光。可以看出守护在王庭外的那些战士,都是最精锐的草原武士。

    其中有几个将领,身上散发出的杀气,以及隐隐的感应。实力未必就比自己差多少。

    这些古乐都并没有放在心上。

    而偏偏当他走进帐篷里的时候,忽然心中就泛出了一丝冰冷!

    这一丝冰冷,就仿佛……

    就仿佛昔年自己站在卡奥老师面前一样!

    仿佛是一头凶猛的野兽,一头占据了绝对优势的野兽,用冷漠的眼神盯着自己!

    这大帐之中……难道有一位强者?

    古乐看见了那个草原王。

    他并不认识草原王,但是却从对方的穿着上辨认了出来。

    最重要的是……他看见了更惊人的一幕!

    穿着金色铠甲的那位草原王王者,却居然仿佛一条狗一样,蹲在了那属于王者的王座旁!

    更让古乐惊奇的是,这个草原王。面色麻木,蹲在那儿,脖子上居然还套着……一只皮质的绳圈!

    他真的就如同一条狗一样。蹲在那儿,扭头看了古乐一眼,便重新回过了头去,继续看着坐在王座上的那个男人。

    坐在属于草原王王座上的那个男人……却偏偏是古乐认识的!

    “你?你是……”

    盯着王座上的那个紫衣年轻人,古乐瞪大了眼睛。

    “我记得我们应该见过面。”

    白王笑着看了一眼古乐:“我相信我也是一个很容易给人留下印象的人。所以……你应该不是没认出我,而只是很惊讶你眼前的这个场面?”

    他笑着说着。随意将面前盘子里的一块羊骨头扔了出去。

    蹲在地上的草原王立刻扑了上去,双手抓过羊骨头。然后就如同一条狗一样,疯狂的啃了起来。

    古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我记得,我们在皇宫里见过,当时你就在你们的那位希洛陛下的身边。”白王轻轻笑了笑:“对了,还有那位阿克尔将军。”

    “白王……殿下。”

    古乐面色复杂,深深吸了口气,弯腰欠身。

    “你是来谈判的?停战?求和?”白王笑得很无聊的样子:“当初你们的希洛陛下和我达成了协议,我们一起瓜分郁金香家,好的很啊,如今我成功让草原人出兵了,现在,希洛是让你来兑现条件的吗?”

    古乐不说话。

    白王眯起眼睛,盯着古乐看了两眼。

    忽然,这个紫衣年轻人笑了。

    他缓缓站了起来。

    “看来,你不是为了兑现条件来的,你也不是为了停战来的。”

    白王轻轻叹了口气:“虽然你把你的手下留在了外面,但是你身上的杀气却还在。你赤手空拳?不……你腰间的皮带里,应该是藏着软剑吧?”

    随着白王的眼神落在了古乐的腰间,古乐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一僵!

    “希洛的主意?”白王想了想,摇头笑道:“不会,他不会这么蠢。现在做这种冒险的事情得罪我,不值得。那么……是你自己的主意?”

    说到这里,他拍了拍手,笑道:“啊,我明白了……你一定是那种人……那种所谓的爱国者。是么?让我猜猜?你一定是违背了希洛的命令,然后……用一种近乎殉道的想法,跑来这里……哈,你是想刺杀我?嗯,不对……你的目标应该是……他?”

    说着。白王手指着蹲在地上如狗一样啃骨头的草原王。

    古乐已经彻底呆住了!

    他纵然再怎么想,也想不到这王庭大帐之中,居然是这样的场面!

    那位白王。坐在王座上,而真正的草原王,如狗一眼蹲在地上?!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混乱。不过不要紧,这里的事情,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白王不屑的笑了笑,指着地上的那条如狗一般的草原王:“他,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傀儡而已。在这里。我说了算。所以,如果你要刺杀的话。最好是把刺杀目标改变成我。不过……你好像实力还差得太远。”

    刷!!

    就在古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白王手指轻轻一点,古乐腰间的皮带陡然断裂!一柄软剑就飞了出去,飞到了白王的手里!

    “不错的武器。”白王看了看手里的剑:“你的老师应该是那个叫卡奥的家伙吧?可惜了……”

    他手指一捏。那柄软剑就寸寸断裂!

    “可惜了……若是你的那个老师来刺杀,或许还有一两成希望,至于你……在帐篷外五百米,我就嗅到你身上的杀气了。”

    白王无聊的摇了摇头。

    古乐看见自己的武器这么轻易的落入了敌人的手里,这么轻易的被毁,他一时间已经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本能的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可是……这种时候要说什么才好?

    为国杀敌?

    灭尽敌酋?

    可是……

    这场面气氛,却让古乐忽然觉得有些无措起来。

    尤其是这个紫衣男人……他随手而为,展现出的实力,却让古乐有一种比当初面对自己老师的时候。更加深不可测的感觉!

    “还不动手么?”

    白王忽然笑了笑:“快点做决定吧,我还要吃饭呢。”

    古乐的手指开始颤抖。

    他忽然发现……自己所想的一切,原先所盘算的一切。在这里……全部都不是那么回事?

    “犹豫了?恐惧?畏惧?还是……无措?”

    紫衣年轻人冷冷一笑:“人类的情绪,可真有意思。”

    古乐就看见这个紫衣年轻人,对着自己挥舞了一下衣袖。

    他如同身子被重锤击中,腾空而起……穿过了帐篷,撕裂了帐篷,重重落在了外面的地上!

    周围呼和。叫嚷,惊呼……

    他看见自己的部下在外面。拿起了武器,朝着自己跑来,他看见了那些王庭精锐武士,也亮出了弯刀……

    然后,古乐吐了一口血,晕了过去。

    ……

    …………

    帕宁盯着送来的东西,站在城墙上,忽然感觉到身子有些发软。

    这是一柄软剑,断成了好几截的软剑!

    软剑的主人,帕宁当人知道是谁!

    那是他的同门!是古乐!

    ……

    …………

    “你是圣阶。”

    古乐醒来看见了紫衣年轻人,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这不是问句,而是……肯定!

    “当然是。”紫衣年轻人站在古乐的面前,皱眉笑了笑:“圣阶有什么稀奇?难道你不会真的认为,只有你们罗兰帝国的那个什么大剑师才是圣阶吧?”

    “你是……圣阶!!”

    古乐忽然咬紧了牙关,一字一字迸出这句话。

    他被绑在一根柱子上,无力的看着紫衣年轻人:“你是圣阶!一个圣阶高手,再加上十多万草原铁骑……有圣阶高手坐镇,你们应该早就有攻破木兰城的实力!!!!你是圣阶!!但是你……你为什么……”

    “为什不直接冲到城门前,一拳轰开城墙,然后十几万铁骑长驱直入?”

    白王笑了。

    他笑了好一会儿,然后很认真的看了看古乐>

    “我当然很想那么做呢。可惜……那个女人不让啊。虽然不喜欢她,但是……还是很害怕那个女人呢。她比当年的老师,要可怕多了。”

    ……

    “送东西来的人,还说了什么?”

    帕宁闭目,将手里的软剑重新包了起来。

    “对方的信使说,有一句话交待给将军您,只是……”

    “只是什么?”

    “他说,这句话是……是……”

    “是什么!快说!”

    “是郁金香公爵转达的。”

    砰!帕宁一掌之下,将桌子拍得粉碎!!(未完待续)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