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六十八章 【罗兰人!】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五百六十八章 【罗兰人!】

    “注意了,把绳索都套牢!”

    “该死的,后勤部就派来这点搬运民夫吗?”

    “好了别骂了,现在正在打仗,听说木兰城都被围了好些日子,身强力壮的男丁都被征调去前线了。”

    “情况有那么糟糕么?那些草原蛮子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嘘,小声些,赶紧搬吧。”

    这里是澜沧运河的最上游的一个码头,过了这里若是继续往西,河道就越来越狭窄,越来越湍急,进入山区,没有水运的价值了。

    这个码头的地理位置,距离罗兰帝国西北地区最边缘的地带,距离冷泉关只有不到几十里的路程。

    过了冷泉关,就算是进入了努林行省的边境。

    如今这里还算太平,主要是仰仗于在努林行省,那位帝国新任公爵帕宁组建的军事防线还没有被草原人突破,草原人围攻着由几座城市组成的军事防线重镇,帕宁依然牢牢的将草原人挡在自己的身前。

    几条船都已经靠岸,这里的码头早已经全部被军队征用——事实上,民间的商船已经基本不会来到这里了。

    蓝蓝躲在一个桐油桶里,被上船来的军方的民夫搬运下船,一路上听见外面这些乱七八糟的对话,她却只是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

    岸上,物资已经被临时堆积在了仓库里——说是仓库,其实就是临时搭建的一个棚子,能遮风挡雨就算不错了。

    距离这些物资不远处,古乐正带着他的人下了船。这位内务大臣先伸了个懒腰,然后飞快的带着人离开了码头。他们拿出了内卫的令牌,很容易就从码头上的军需处征调到了一些马匹。

    负责押运这次军需的军官博金斯看见古乐等人离开,悬着的一颗心才终于放下。

    他赶紧跑到了仓库旁,看着周围没人,低声呼唤:“喂?你还在吗?他们已经走了!快出来吧!”

    博金斯喊了好几声,却没有得到回应,他仔细的搜索了一遍,发现有一个桐油桶正歪倒在一旁……空的!

    难道……已经走了?

    博金斯擦了擦冷汗,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接受这种委托了,赚的那一点点钱,实在没必要。

    ……

    蓝蓝是趁乱离开码头的。正巧有一些农妇给码头的民夫们送来饭菜,蓝蓝就混入了这些农妇的人群里,然后悄悄的离开。

    她身上的衣衫原本就特意穿得很破旧,又是多日没有梳洗,蓬头垢面,倒也并不扎眼。

    离开了码头,蓝蓝很快就在一伙民夫的口中问明白了路,之后,用了十几个铜币,她从一个民夫的手里购买到了一些干粮,就朝着西北的方向而去。

    ……

    冷泉关已经开始被改造了。

    这里驻扎了临时从别处抽调来的一个营的步兵。

    临时的军营就驻扎在冷泉关残破的土墙东边。此外还有超过三千的民夫,正在这里劳作。

    他们的任务是负责平整这一路的道路,尽可能的保证一条通往西北的运输补给线。

    而蓝蓝在这里打听到了又一个惊人的消息。

    这个消息据说已经被军队里的人确认为真的了。而这个消息流传在这个最靠近前线的地方,却意外的,让有些混乱的军心和人心,鼓舞了起来。

    这个消息就是:

    郁金香家,出兵了!

    官方的消息并不算太准确,毕竟在战争的时候,很多消息都可能是过时的。

    但是这个消息,却仿佛被所有人都非常重视。

    据说,就在前天,也就是蓝蓝下船的前一天,郁金香家的军队已经开拔出兵。

    原来的郁金香家私军,第二第三步兵团被混编为了一个步兵师,开赴郁金香家和努林行省的边境。

    至于出兵的目的……当然不会有人认为郁金香家的军队是为了对付帕宁。虽然在西北,很多人都隐隐的明白郁金香家似乎是和帝都的那位皇帝有了一些矛盾,但正如所有人想的那样,自家人终究是自家人,郁金香家既然出兵了,肯定是讨伐那些草原蛮子去的。

    虽然一个临时混编的步兵师,而且只有两个团甚至还不到一万人的兵力,相对于草原人十几万铁骑,这点人看似有些可怜。

    但不管怎么说,郁金香家终于是出兵了,这就是最好的消息!

    ……

    古乐抵达木兰城的时候,在木兰城的外围地区已经变成了一片片焦土。

    草原人的铁蹄所到之处,村镇都变成了废墟。帕宁也执行了类似于郁金香家一样的坚壁清野的策略,然而似乎因为过于突然,而且因为毕竟帕宁接手努林行省时间太短,不如郁金香家拥有强大的掌控力,而执行得不够撤离。

    古乐一路所到之处,沿途在那些村镇和野外,偶尔也会看见一些尸体和枯骨,从服饰看来,都是罗兰人。

    这些发现让古乐随行的士兵们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在木兰城外大约三十里的地方,古乐带着人登上 一座山坡,就可以看见远处那密密麻麻的帐篷。

    “这些该死的草原蛮子,那些帐篷就好像在野地上拉下的一坨坨粪便!”

    古乐听见随员之中有人这么嘟囔,他轻轻叹了口气。

    “大人,我们怎么进木兰城?看这样子,草原人已经把木兰城围住了,我们这点人马,想冲破草原人的营地,恐怕有些困难……”

    这话说的已经有些委婉。

    就凭借这里的几十骑,要想冲破草原人的营地……可以说没有任何可能!草原人最擅长的就是骑射,想靠着几十骑冲阵……圣阶高手或许可以做到,但是古乐却绝没有这种本事,至于他手下的这些人,绝对是死路一条。

    明知道送死的事情,只怕很少有人会愿意去做。

    古乐看了一眼说话的手下,忽然笑了笑:“谁说我们要进木兰城?”

    “呃?大人?”

    听见古乐的话之后,身边的手下内卫官兵都愣住了。

    从帝都接到命令奔赴西北,古乐虽然并没有告诉手下人这次来西北的任务,而且因为严格的纪律,也没有人会问——内卫的规矩,只要执行命令就好。

    但是大家大体上还是有一个共识的,这次来西北,应该是要去木兰城见那位西北最大的军事统帅帕宁将军,至于到底是执行什么任务,到时候长官怎么说,大伙儿怎么就好了。

    可现在,来到了木兰城外,古乐大人却忽然说,不是要紧木兰城?

    不进木兰城?那来西北做什么?

    去郁金香家?别开玩笑了,郁金香家已经和皇帝决裂,这一点普通老百姓不知道,但是内卫却清清楚楚。这次西北的战况,就是郁金香家引狼入室。这种时候跑去郁金香家做什么?

    那么去哪里?去西北要塞?嗯,那个达令陈倒是被封了罗瓦城男爵……但是,那个家伙有什么可见的?就他手里那千把人的军队在这种大战之中能起到什么作用?

    除此之外……自己这些内卫,来西北还有什么作用?

    古乐看着手下人疑惑的眼神,淡淡道:“把人都集中一下,我有话说。”

    人员很快都集中在了山坡上,就连在不远处警备的人也都被叫了过来。

    古乐用很平静的眼神看了一眼自己的这帮手下。可以说,这些都是他在内卫之中最精锐也是最心腹的班底。是他接手内政大臣之后,这一年多时间来培养出的最得力的一帮精锐。很多人甚至是在希洛蛰伏的那些年中,古乐就一直在暗中培养的心腹班底。

    他可以叫出每个人的名字,每个人的,履历,每个人的优点,弱点,甚至是每个人的嗜好……

    “现在,大家听好了,我有事情宣布。”

    “我们这一次来西北的任务,是前往草原王军中,以罗兰帝国皇帝特使的身份,求见草原王。”

    “我带有皇帝陛下的亲笔国书,并且带来了停战的意愿,国书之中有皇帝陛下对草原人做出的一些让步条件,以及……妥协的策略。”

    众人一片惊诧!

    堂堂的罗兰帝国,居然要对草原蛮子低头了?

    “大人!!”

    古乐的副官第一个忍不住叫了出来。

    古乐对他一摆手,冷冷道:“都先听我说完!”

    所有人立刻噤声。

    “你们都是内卫,按理说,对于各种消息和局势,你们是知道得最清楚的人。那些普通民众不了解的情况,难道你们不知道么?如今郁金香家几乎等同于谋逆,加上草原人的入侵,帝国不可能在同一个是时间同时应对两个强敌。帕宁将军如今在西北支撑得也很辛苦,如今郁金香家已经出兵,这个消息我们在路上就已经得知了,可是……却迟迟没有得到郁金香家与草原人军队交战的消息,这意味着什么,我想大家应该可以猜想到。”

    没有人说话!

    “求和,我本人并不赞同。”古乐终于叹了口气,他苍白的脸色上,浮现出一丝病态的红晕,轻轻咳嗽一声:“身为罗兰帝国的臣子,我的命早已经不属于我自己了。所以……皇帝陛下,给我的密令是,想办法和草原人达成停战协议,并授我全权。甚至必要的时候,我有权以陛下的全权代表,和草原人签署契约。

    我们的任务,就是求和签署停战协议成功,就可以返回帝都述职了……

    ……但是!!!!”

    说到最后的时候,古乐忽然提高了嗓门。

    他的眼神阴沉了下来,一字一字道:“我们也准备了备用计划,这个计划,也是陛下首肯的。备用计划就是,若是求和停战的要求被草原王拒绝……,那么,为了挽回危局,我们将执行一项极度危险,甚至可以说是必死无疑的任务。”

    古乐长长吐了口气,阴沉的眼神,扫过所有的内卫官兵:“在谈判桌上,刺杀草原王!!草原人是部落制,一旦草原王被杀,他们就必定会陷入内乱!那么西北一地,帕宁将军的压力就会大大减轻!没有草原王的草原部落,是一盘散沙!但是……执行这个任务的危险程度,我想不用多解释,你们都很清楚。

    在草原人的王庭大帐里,且不说草原王身边必定会有高手护卫……想要得手非常困难。

    即便我们成功得手了……在十多万草原军队的营中,杀死了草原王,我们这些人也必定不可能活着逃出来!

    也就是说,执行这个备用方案的话,不论成功失败,我们……都会死!”

    古乐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眼神一个一个扫过自己的部下。

    让他心中欣慰的是,虽然有些人的眼神动摇了一下,但是很快,每一个人的眼神就重新坚定了起来!

    内卫,是皇帝最最心腹的班底,是最最忠诚的嫡系,更是古乐多年培养的心血所在。

    “以上,是这次我们前来西北的任务……或者说是,我得到的官方的授权任务是这样的。而接下来,我还有几句话要对大家说,而这,只是我个人的决定。”

    随着古乐语气一转,众人的眼神重新变得疑惑起来。

    “我是忠诚于陛下的臣子,身为内卫,也理所应当是陛下最忠诚的爪牙,是鹰犬!”古乐说完了这一句,却忽然用力咬了咬嘴唇,他甚至的将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

    “但是……我更是一个罗兰人!”

    所有人身子一震!!

    这句话的意义,仿佛带着某一些更深的含义!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希洛陛下蛰伏的时候就追随他了!我们曾经忍耐过很长的时间,蛰伏在暗中,为陛下效力,即便是最严酷的局面,我们都挺了过来!

    因为,我,我们,我们每一个人都坚信希洛陛下才是统治这个帝国最好的人选,我们相信在他的统治之下,这个帝国会走向辉煌!罗兰人会成为这个世界的霸主,伟大的罗兰帝国,会……”

    说到这里,古乐忽然眼中流淌出了眼泪。

    “为了这个信念,我甚至不惜用自己的剑,刺死了马尔希陛下唯一的骨血!我是罪人,我心中清楚的明白这一点。但一直是有着这个信念,才让我支撑着做完了这所有的一切!陛下和我结交于微末之时候,我只能用我的一生来为他效死。我只能选择相信他会是统治这个帝国的最出色最优秀的伟大君主。

    可是,就在许多天前,当我在一个夜晚,从皇宫里走出来,怀里揣着这份陛下亲笔签署的国书以及全权授权我为求和停战使者的手令的时候……那天晚上,我走出皇宫,回到家中,嚎啕大哭!”

    古乐忽然从怀中拿出了一份被油布层层包好的东西,很显然,这里面就是那份求和停战的国书了。

    “我是罗兰人!罗兰人!!我们每个人都很清楚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代表着荣光,荣誉,骄傲,尊严!!罗兰人,在一百四十年前,面对残暴的兽人,精灵,矮人,面对百万异族的入侵大军,都不曾低下过头颅!

    初代郁金香公爵不曾求和过!摄政王辰殿下不曾求和过!卡琳娜女皇不曾求和国!哪怕是被誉为昏君的查理陛下……也不曾求和过!

    而如今,我们面对那满身腥臊的草原蛮子,却要跑去他们那肮脏的帐篷里,向那些蛮子,低下我们骄傲的头颅!!

    代表全体罗兰人,低下我们的头颅!!

    我,古乐,做不到!!”

    说到这里,古乐忽然双手一用力,一道银色的斗气光芒之后,手里那一份国书,就已经被他扯成粉碎!!

    所有人都呆住了,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这位长官。

    “我不想评价希洛陛下的这项决定。或许在这个时候,陛下做出这样的妥协是逼不得已,或许这个妥协的决定是明智的,是在这种恶劣环境下最好的选择。我也明白暂时的忍耐委屈,都可以在未来等壮大自己后,再讨回来……

    这些道理,我都明白!

    我不怪希洛陛下做出这样的决定。

    但是!

    我古乐依然做不到!!

    我依然做不到,拿着国书去,代表全体罗兰人,代表全体高贵的罗兰人,向那些草原蛮子低头求和!!

    我的荣誉,身为一个罗兰人的荣誉,不允许我这么做!!

    所以,我个人决定……我将不执行希洛陛下的第一条任务,而是……

    直接执行第二条!

    刺杀,草原王!”

    所有人都用吃惊的眼神瞪着古乐。

    古乐的声音依然那么冷酷:“求和停战的谈判,将作为一个幌子!也就是说,无论草原王是否同意停战,我都会执行刺杀计划!这是我,身为一个罗兰人身份的决定!!”

    说到这里,古乐沉默了一会儿,眼神扫过全场:“现在,我给你们所有人一个选择,愿意跟着我一起去执行这项必死任务的,往前一步!若是对我的决定有异议的人,就站在原地——我也绝不会责备他!选择在原地的,可以在这里等待我的消息,然后,当我们去草原人那里做了该做的事情,那么就请留下的人,负责把消息送回帝都,禀告皇帝陛下!现在,我给你们时间做出决定!”

    沉默,长长的沉默!

    然而,就在两分钟之后,或许并不是整齐划一的,或许有人先有人后……

    但是,这一群内卫的精锐,全部选择的往前一步。

    无人站在原地!

    “大人,我们,也是罗兰人!我们也有罗兰人的尊严和骄傲!”

    那位副官红着眼睛瞪着古乐,咬牙狠狠道。R1152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