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六十七章 【清洗】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五百六十七章 【清洗】

    “该你出牌了。※%頂※%点※%小※%说, ”

    陈道临和绿豆糕两人盘膝面对面坐在大树下。

    陈道临手里捏着一把牌,眯着眼睛看着绿豆糕。

    绿豆糕的双目却仿佛没有焦距,他手里捏着牌,却迟迟没有动。

    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了。

    在这个地方,仿佛没有日夜轮回。

    天空上那一轮太阳,就永恒的挂在那儿,虽然也会升起,也会西下。

    但每次太阳一旦从西边落下,那么下一个瞬间,立刻就重新会从东边升起来。

    在这个“领域”之中,是没有“夜晚”这种存在的。

    而这个世界,似乎其实也没有想象之中的大。

    陈道临也尝试着要离开这棵大树,朝着草地的远处走去。

    可每次当他只要离开大树超过一百步左右的时候,就无法继续离开了。

    无论他如何走,看似自己还在往前迈步,无论是用跳也好,跑也好,走也好,甚至是飞也好。

    可只要超过一百步,那么再怎么往前,空间却仿佛出现了诡异的变化,就算往前飞上一个小时,回头一看,大树就依然还在距离自己一百米的地方!

    “空间规则比限制了,或者说是被扭曲了,无论走再远,其实都无法超出这棵大树周围一百步的距离。或许……这个世界就只有这么大也说不定。”

    这里的时间几乎是无限的。

    无限的意思就代表着……无聊!

    两个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的人,陈道临一拍脑袋,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取出了一副扑克牌来。

    他居然忍不住有些感谢那位初代郁金香公爵,教会了绿豆糕如何打牌。

    让陈道临感觉到无语的是……论牌技,绿豆糕居然可以轻易的碾压自己。

    这简直就是不能忍了!!

    打了不知道多久的牌,陈道临几乎要抓狂了。

    看着绿豆糕不屑的表情,陈道临有几次都气的把牌一扔,跳起来指着他大吼:“你很想笑是不是?有什么好得意的?会打牌了不起?你会打实况吗?你会大cs吗?你会打星际吗?你会玩仙剑吗?你会玩山口山吗?靠!!!!!”

    绿豆糕眯着眼睛看陈道临。忽然说了一句:“当年,杜维老师教会我玩这个东西,我学会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赢过我。有一次他也和你一样输急眼了,好像对我也这么叫嚷过,嗯,好像他说的话,都和你今天说的差不多。实况是什么?cs是什么?星际又是什么?”

    陈道临想了想,忽然把牌一收,然后从储物袋里摸了好半天。

    “绿豆糕。我教你玩一种新游戏吧?”

    “什么游戏?”

    “三国杀。”

    ……

    日升日落又不知道几许。

    树下的两个人的对话又出现了变化。

    “打牌你已经不敢再和我玩了,你教我的那个什么三国杀虽然有些古怪,但你好像也输了我一百三十六次了。至于刚才玩儿的这一把大富翁,是你第九十八次破产了,连续九十八次。”

    绿豆糕叹了口气,用怜悯的眼神瞧着陈道临:“你还要玩下去么?”

    “……”陈道临盯着绿豆糕,无言以对。

    绿豆糕:“我记得你说过,既然这里的时间是无限的,所以你要试试领域的境界……可是从你说那句话到现在。我心中算过,这太阳升起和落下,一共轮回了九百四十多次。你难道真的打算这么和我玩游戏消耗时间么?你不是说要试试突破领域么?”

    “谁说我没有尝试?”

    陈道临忽然抬起眼皮来,笑了笑。对着绿豆糕眨了眨左眼:“我一直在尝试,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

    绿豆糕狐疑的看着陈道临。

    陈道临微微一笑:“说到在一个单独开辟出来的小世界里的经验,这种感觉,在这个世界上。只怕再也没有人比我更有这方面经验的了。”

    ……

    陈道临的话并不算是夸大。

    当初在大雪山上的那个神秘的“小世界”里,他可是和赤水断两人,在里面足足待了好几年的时光!

    这样的经历。即便是绿豆糕都不曾有过。

    从一个“基础世界”,转换到一个“特殊世界”,感受世界规则的各种细微的变化,适应,并且慢慢的感悟……这种特殊的经历,绝对对于任何一个修炼者都是做梦都得不到的机会!

    然而,陈道临不但得到了,而且还曾经一待就是好多年。

    就好像人学游泳,在岸上的时候,正常人都可以自由行走,自由奔跑活动。可是在最初刚下水的时候,每个人都会不适应,显得非常笨拙。

    可若是下水的时间长了,自然也就变得适应和灵活了。

    只不过,对于罗兰世界的绝大多数修炼者来说,他们根本没有机会体验“下水”的感觉。

    而陈道临则是曾经在“水中”待了数年的时间!

    他早已经习惯了,失去在“陆地”上的自如,灵巧,活动……等等等等。

    什么叫做圣阶?

    圣阶就是可以利用世界的规则。

    但这有一个前提。就是“基础世界”为基准。

    也就是说,当一个高手,在罗兰世界是圣阶,可如果骤然给他换一个世界,全部的世界规则都改变了,那么他就无从利用新的规则,那么在新的世界里,他就不是圣阶了!

    那么,领域和圣阶到底差在哪里?

    圣阶只在自己的“基础世界”是圣阶。

    可领域,则因为拥有创造空间规则的能力,即便给他换一个新的世界,他也一样能拥有超凡的能力。

    这就是领域和圣阶最明显也是最根本的差别。

    而在一个新的世界要想也可以拥有超凡的能力,那么第一步,就是要适应新的规则。

    对于这个第一步,可以毫不客气的说,陈道临已经领先于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其他圣阶了——哪怕他在圣阶境界中并不是最强的一个。

    ……

    “我们在这里坐着的时候。太阳升起落下,一共是九百四十八次。”陈道临的声音很沉稳:“我一共尝试了一千六百次,我用了不同的魔法感应力去感应这个世界的力量元素,和这里的规则。这个过程我重复了六次。如果我没有遗漏的话,按照我的统计,这个小世界的力量规则,和外面的世界,一共有九十一种不同的变化——或许是因为这个世界是杜微微自己创造出来的小空间,而杜微微毕竟是生活在外面世界的人,所以她在创造小空间的时候。即便是已经故意修改了许多规则,但大体上的架构,还是以外面的世界为模板的。我可以说,这个小空间,和外面的世界,至少有八分相似,至于那两成不同的差异,我也差不多都摸清和熟悉了。”

    “那……那你还一直坐在这里和我浪费时间?”绿豆糕瞪着眼睛。

    “就是因为之前还有一些没有感悟清楚明白。”陈道临想了想:“在太阳升起落下第六百多次的时候,我就已经基本摸清了情况。但是有一个规则差异,我没有彻底的掌握,这个世界的力量元素其实都很齐全,只是在感应和召唤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偏差,这种偏差应该是杜微微故意弄出来的。”

    “偏差在哪里?”绿豆糕的眼神也严肃了起来。

    “火元素和土元素的召唤操控规则。”陈道临微笑:“相对于外面的世界而言,在这个小空间里,要召唤土元素。必须用七成的火元素感应,再加上三成的生命元素的感应,柔和在一起。才能感觉得土元素的存在。这或许是杜微微故意弄出的玄虚。而火元素则真的险些把我骗了。她在火元素的规则之上,故意加入了一点风元素的催化,我尝试了很多次才尝试出来。这个家伙,其实……也没有多少想象力嘛。”

    腾!

    绿豆糕已经直接站了起来,瞪大眼睛:“你……你真的已经彻底掌握了?这个小空间的规则?!”

    绿豆糕这一惊可非同小可!!

    对于任何一个圣阶而言,一旦换了一个世界,换了一套规则,那么就等于是明眼人忽然变成了瞎子!根本再发挥出圣阶的力量!

    在这里,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修炼者而已。

    其实陈道临在做的这些尝试,绿豆糕自己也一直在做!

    绿豆糕自问他自己的实力,其实是要超过陈道临的,尤其是对圣阶境界的感悟和熟悉的程度,一个活了这么久的龙族,自然要远远超过一个刚刚进阶圣阶还没多少天的人类。

    可偏偏……陈道临却做到了他没做到的事情!

    “那么……也就是说……你已经……”

    “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我已经可以破解这个小空间,从这里出去了。”

    陈道临微微一笑。

    从这里出去,破解这个小空间的规则,并不代表陈道临就立刻进阶成领域了,但至少,他已经拥有了在不同的世界规则之下,都可以自如掌控规则的“经验”。

    这宝贵的经验,就会成为他未来晋级领域境界的最大的资本!

    打个比方说,你知道一加一等于二,或许还不能说你已经掌控了“加法”。

    可是当别人都只知道一加一等于二的时候,你却通过自己的努力和计算,知道了二加二等于四,四加四等于八……等等等等其他的东西。

    那么,至少在掌握和学会“加法”的可能性上,你就已经远远的领先于其他人了。

    道理就是这个道理。

    “……”绿豆糕眯着眼睛,深吸了口气:“虽然真有些打击人的自信心,不过……看来你已经可以从这里出去了?”

    “是的。”陈道临点了点头。

    “……”绿豆糕皱眉,想了一下,却缓缓的坐了下来,盘膝坐在这里:“好,你走吧。”

    “其实……我可以带你一起离开。”

    “不必了!”

    绿豆糕斩钉截铁的拒绝!

    “呃?”

    “这里很好。”绿豆糕忽然开怀大笑起来:“我忽然明白了,这里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好地方!!你能做到在这里感悟不同的规则,为什么我就不能做到?而且。若是离开了之里,我上哪里去再找到一个不同规则的世界去?这里对我或许是牢笼,但也是一个天赐的良机!达令陈,要走你就走吧!我会自己留在这里!靠着我自己的能力,当我自己参悟这里的规则的时候,我会靠自己的力量离开的!”

    陈道临深深的看了绿豆糕一眼,脸上渐渐露出的敬意:“好……那么,我就告辞了。”

    说着,陈道临已经站直了身子,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他的脸上带着凛然的味道:“再见了,绿豆糕!”

    “再见!”

    两人用深沉的眼神互相看了一眼。

    陈道临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三分钟……

    “我说,你是在积攒力量,寻求突破空间壁障吗?”绿豆糕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陈道临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无比,他的脸上忽然就红了起来,然后变得铁青。

    猛然开口大骂一句:“妈的!还是算错了一个东西!!好你个杜微微!!!老子漏算了一个东西!算你很!你居然把水元素中加入了黑暗……”

    “黑暗?”

    “……是的!!”陈道临用罗兰语暴了一句粗口:“杜微微,太狡猾太卑鄙了吧!!”

    “……到底,怎么了?”

    “是水元素!!我开始没有察觉到。原来这里的水元素也被她修改了!要驱动水元素,需要加入一些黑暗的元素……”

    “黑暗元素……难道是……”

    “是亡灵力量!!”

    陈道临忽然跳脚起来,大骂道:“见鬼!这个小世界是她创造出来的!这里除了我们俩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这里更是没有死过人,也没死过任何的生物……我上哪里去找亡灵力量去?!我总不能把自己杀了。然后用自己的亡灵力量吧?”

    说着,陈道临忽然住口,眼神瞄向了绿豆糕。

    绿豆糕失笑:“你不会是想杀了我,然后用我的亡灵力量吧?”

    “我没那么蠢。”陈道临摇头:“再说了……真打起来。我未必是你的对手……不过嘛……”

    随着陈道临的眼神扫过去,绿豆糕怀里的那只小土狗忽然就缩了缩脑袋,畏惧的躲了进去。

    “你不需打它的主意!”绿豆糕立刻跳了起来:“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它,我就和你拼了!!”

    “哦?是养出感情来了么?”陈道临嘿嘿笑了笑:“一条龙居然养了条小土狗当宠物,还养出感情来了,你这龙也真够奇葩的。”

    “反正不许你动它!”绿豆糕握紧拳头。

    “……罢了,不动它就不动它。”

    陈道临眼珠转了转,想了好一会儿,忽然哈哈一笑:“哈哈哈哈!有了!幸好,我身上带了一件东西,亡灵力量倒是绝对不少!!”

    说着,他从自己的腰间袍子下面,解下了一个小小的布囊,从里面取出一件东西来。

    方方正正的,正是那枚……

    传国玉玺!

    这件东西自从异变之后,就再也无法装进储物戒指里了,而陈道临又知道这东西的重要,所以到哪里都会随身携带在身上。

    以他圣阶的实力而言,把东西带在身上,也远比留在家里要安全得多。

    “亡灵的力量?哼!要多少有多少!!就不知道你这个小世界,能不能装得下了!”

    ……

    …………

    啪!

    靴子践踏在血泊之上!

    杜微微面色冷酷的从大厅之中走了出来。

    身后的大厅里……

    一场血腥的清洗已经结束!

    大厅里,正中间的地上,躺着两具尸体,看身上的服侍,都是郁金香家私军的将领装束。

    这两具尸体上,仰面倒在地上,身上有一柄长剑插入胸膛!

    大厅之中,还有几名将领。则是面色各异,有的用敬畏的眼神看着杜微微,有的用一种复杂而悲伤的眼神,看着地上的尸体。

    杜微微走过尸体,站在大厅的门口,她用力推开大厅的门,外面的阳光洒落进来,照耀在她的脸庞上。

    杜微微仿佛眯起眼睛,感受了一下阳光的温暖,然后缓缓转过身来。看着大厅里的诸位将领。

    她的脚下,鲜血流淌到了大厅门口,沿着台阶,一滴一滴的滚落下去。

    “这是第一次,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

    杜微微的声音,冷酷得近乎残忍。

    “我继位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知道有人不服,有人不屑,有人看不起我。郁金香家一向对自己人太过优厚。而这种优厚,已经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渐渐的被人当做是一种软弱!

    平日里,把持着自己手里的那一点军权。对我这个公爵阳奉阴违也就罢了,背后里看不起我,指指点点,我也都能忍耐。即便是西尔维斯特公然叛乱。我亲自去平叛杀了那个家伙……有人背后却反而同情那个逆贼,我也都当做没听见!可是如今……在家族重大的决议上,公然以下犯上……”

    杜微微说到这里。冷冷一笑:“我只想问,若是我先祖初代公爵在位的时候,哪一个家族将领敢这么做?二代公爵……不,即便是我父亲在的时候,谁敢这么做?可偏偏到了我这里,却有人就真的变成了白眼狼?哼……郁金香家这架战车已经开启,车轮所到之处,若是敌人也就罢了,若是有自己人,仗着自己的身份,却要阻挡家族的战车,那就是家族的敌人,是我的敌人!”

    她眯着眼睛,但是凡事接触到她眼神的家族将领,都纷纷垂下了头来。

    “我的剑已经沾染了鲜血,那就不会再仁慈和柔弱下去。”杜微微冷冷道:“我是郁金香家公爵,那就会不折不扣的行使郁金香公爵的权力!身为家臣,就应该不折不扣的执行家主的命令!若是做不到这一点,要么就脱下郁金香家这层皮,离开家族!要么……就死吧!”

    ……

    哗啦!

    费欧娜用力将手里的纸卷狠狠的攥紧,她的脸色忽晴忽暗,然后吐了口气,把纸卷送到火烛旁,烧成了灰烬。

    一旁的洛维看着费欧娜,发现费欧娜的手指在颤抖!

    洛维,这位曾经担任过杜微微的军事副官,郁金香公认的做事情沉稳一丝不苟的年轻军事人才,被派到陈道临这里来之后,在费欧娜到来后,却意外的,和费欧娜总有一些意见不合。两人的关系也渐渐有些微妙。

    可此刻,洛维看见费欧娜的神色有些可怕,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是家族送来的消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清洗!”费欧娜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几乎是从牙齿缝隙里迸出来的!

    “清洗?!”

    洛维的神色也阴沉了下来。

    清洗!这个词语本身就是血腥的代名词!

    可郁金香家……这种事情,也居然终于发生在郁金香家了?!

    “公爵大人,终于动手了。”费欧娜仿佛泄气了一样,软软的坐在了椅子上。

    洛维眼神变幻了一下,却并没有如费欧娜那般失色,沉吟了一下,淡淡道:“……倒也差不多是动手的时候了。”

    “你说什么!!”

    费欧娜跳了起来,攥着拳头,吼道:“洛维!你是军中之人,难道你也是这种想法吗?我们可是郁金香家!!内部清洗这种事情,或许会发生在别的地方,别的家族,甚至皇族……但是一百四十多年来,郁金香家的刀,从来没有落在自己人身上的时候!!”

    “那西尔维斯特呢?”洛维冷冷道。

    “这……”费欧娜身子一颤,她勉强道:“西尔维斯特公然叛乱,当他叛乱的那一刻,就已经不是郁金香家人了,杀了他,不算杀自己人。”

    “那阳奉阴违,对家族族长的命令故意不尊从,而且背后处处使绊子。又算什么?”洛维冷冷道:“费欧娜小姐,你一向负责的是家族的生意,你根本不知道,家族内部的军队之中,情况已经严重到了什么地步!”

    他淡淡道:“就在去年的春季,家族私军第三步兵团,抗令不尊,对于公爵大人定下的操演行军路线公然否决,再没有得到公爵大人的确认之前,就私自将军队拉到了另外一处进行拉练操演!而那个地方。距离公爵大人在楼兰城外的别院只有不到三十里!年底的后勤对军需装备换装,第二步兵团强行从后勤处索取超过编制一倍的装备物资,指挥官将领甚至胆大包天,驱逐了公爵大人派去的军需官!而那名军需官,前往楼兰城述职控诉,途中却意外落马而死!”

    砰!

    费欧娜的手一抖,碰翻了桌上的茶杯:“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那个死掉的军需官,是我的堂兄。”洛维冷冷道:“否则的话。我是公爵大人身边的军事副官,却怎么会被派到这里来?公爵大人为了安抚那些胆大包天的家伙,让他们松懈,才不得不把我外派。家族自从公爵大人以女子的身份继承家业之后。内部的漩涡就一直不为外人所知!甚至这些军队之中的消息,都被强行压了下去!费欧娜小姐,你不是军中之人,自然是不知道的!

    哼……不然的话。你以为,当帝都政变消息传来,先皇被谋害。哥特,罗小狗卡曼他们都身死在帝都……公爵大人为什么按兵不动?!”

    费欧娜目光骤然收缩:“第二步兵团……第三步兵团……指挥官分别是卡塞尔和拉德利!”

    “不错。”洛维眉毛一挑:“怎么?”

    “这次清洗,死的就是他们两!”费欧娜忽然惨然一笑:“公爵大人一定是隐忍了许久,而且布局已经完毕,这一次出手……当真是果决之极!”

    果决!

    这是后来所有人对这一次郁金香家内部军事将领清洗事件的普遍的评价!

    杜微微这位女公爵清洗的行动,果决得近乎叫人瞠目结舌!

    ……

    三月二十七日,楼兰城公爵城堡,家族军事将领主官述职会议。

    郁金香公爵弥赛亚?罗林?鲁道夫主持会议。

    会议过半,公爵言:有议题调第三第二师团换防东南,移师努林行省边界。

    与会有第二师团第三师团主官卡塞尔将军、拉德利将军,分别进言:冬季放过,冰雪融解,道路泥泞,求缓行。

    公爵言:军令岂可商议?

    卡塞尔拉德利抗言:非敢抗令,唯忧强行开拔,军心不稳。

    公爵言:身为主将,岂不能掌军?

    卡塞尔拉德利辩:非不能掌军,然军心不可违。

    公爵笑言:军心耶?私心耶?

    卡塞尔拉德利两人抗言:公爵此言寒家臣之心。

    公爵言:不臣之人,岂有心?

    两人愤而欲离席。

    郁金香公爵遂离位,阻二人,夺剑斩之。

    一堂皆缄!

    ……这是官方文献对这次事件的记载。

    而不为人知的事实是,当这次清洗发生在楼兰城郁金香城堡的时候……就在楼兰城外三十里的地方,郁金香家的第一骑兵团,已经和第二第三步兵团武装对峙超过了一个时辰!

    第二第三步兵团的士兵被军中副将告知,有人欲在楼兰城行篡逆之事,号召士兵随时拿起武器,进军楼兰城,护卫家族,诛杀逆贼。

    双方士兵全副武装对峙,战事几乎一触即发!

    而随后,杜微微亲自带着随从护卫,从楼兰城飞驰而来,将卡塞尔和拉德利两人的头颅掷于军前!并亲自下令第二第三步兵团全军就地解除武装!

    有第二步兵团副将试图引人哗变,被杜微微亲手斩杀于军中,随全军皆服。

    三天内,第二第三步兵团全部营级以上军官,全部被调离出军营,并由郁金香公爵亲自签发军令,全体一共三十九名军官,强制退伍,立即执行!其中十三人被送进家族军事法庭。

    抽调第一骑兵团军官四十八人调职,并由郁金香公爵亲自签发军令,第二第三步兵团就地整编,混编为家族第五步兵师,并即可签发委任令,由原任家族公爵军事副官洛维,担任师团长!

    次日,洛维离开罗瓦城,返回郁金香家族领地首府楼兰城就任。

    而就在洛维抵达楼兰城就任的第二天……

    被送进郁金香家军事法庭的十三名原第二第三步兵团的军官,全部以叛逆罪被处死!所在家庭所有亲属,被剥夺郁金香家子民身份,没收所有家产,驱逐出郁金香家领地!(未完待续。。)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