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六十五章 【敌人】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show_read);

    第五百六十五章

    我们生存在这个世界上——这里的我们,包括了一切的生灵,人类,动物,植物……一切拥有生命的存在——都需要遵循这个世界的规则。

    生老病死,代谢轮回。所需要的条件,阳光也好,氧气也好,养分也好,温度也好。

    所有的外在的这些条件,就被统称为“规则”。

    当缺乏水分的时候,植物会枯死,而植物枯死之后,就法制造出氧气。那么需要氧气才能存活的动物,人类,就会死亡……

    一切的一切,都有一个类似于循环的规则。

    就仿佛是一个链条。

    基本上来说,没有什么可以独立于这个链条之外。偶尔或许会有一些特例,这些特例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将自己隐瞒了起来,隐瞒在了这天地间规则掌控之外……

    而这种特例,几乎是所有高等生物的追求,似乎所有的种族都希望追求到一些可以违背“规则”的效果。

    女人希望能永葆青春,帝王希望能永生不老,战士希望能不死之身……

    这是一种美好的希望,但对于个别有能力的人来说,有了可以追求这种希望的条件,可以将这种希望,变成现实。

    《这个时候,就出现了“特例”。

    譬如……卡门院长。

    ……

    “院长大人的年纪和我父亲差不多,可若是只瞧您的外貌,却仿佛和我是姐妹一样。若是再过几年,等我的年华老去,恐怕有人说您是我的妹妹,都会有人相信。”

    杜微微抿嘴一笑,看着卡门,淡淡道:“这等逆转时光的魔法。想来一定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吧。虽然我不确定到底是什么,但是从小父亲就告诉我,要想打破规则,总要付出代价的,打破的程度越大,付出的代价就越沉重!”

    卡门已经力再说话了。

    此刻的卡门,虽然站在原地,却仿佛正在和什么力量做着顽强的斗争,她全身有一团一团隐隐的金色光芒不停的涌现出来。但是,就在卡门身体之外。却仿佛笼罩了一层犹如鸡蛋壳一般的黑色的罩子,将她身上涌现而出的金色气息,一点一点的吞噬掉!

    卡门似乎已经竭尽全力的催发自己的金色光芒……那是圣阶的力量。

    可被吞噬的速度,却越来越,越来越,很,这种吞噬的速度就已经超过了卡门催发力量的速度。

    而那个鸡蛋壳,似乎渐渐的在缩小,一点一点的“压”了下去。距离卡门的身体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杜微微的话语声依然不紧不慢的传来:“永葆青春似乎是每个女人都梦寐以求的梦想。我一直都很好奇您为什么可以做到这一点。如果您是圣阶的话,那么做到这一点似乎并不算太奇怪。可我知道的是,您晋级圣阶不过是近期的事情。而您的青春容貌,却已经保存了数十年。我一直好奇,一个实力没有达到圣阶的人,是用了什么法子拥抱青春的?”

    卡门的额头冒出一粒一粒的冷汗。

    杜微微轻轻松松的迈步。走向了卡门,走到距离卡门身前不足三步的地方才站住。

    她的眼神,此刻看起来居然有些让人惊悚!

    “真的让人羡慕。尤其是身为女人的我。”杜微微仿佛伸出手指来,隔着数米的距离,仿佛在描绘卡门脸部的轮廓:“如此美丽的容貌,我相信我父亲年轻的时候对您的迷恋,果然是有理由的。这样美丽的容貌,就连同样身为女子的我,都会忍不住赞叹。而不但能拥有这样的美貌,还能将她长期的保存下来,这样的事情,恐怕全天下的女人都会嫉妒发疯的吧。”

    卡门已经在咬牙,她似乎张嘴想说话,但是却力再发出声音,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圣阶之下,是法长期做到逆转时间规则的。这一点我很清楚。

    若是二十岁的人却是六十岁的容颜,这倒并不难,或许是因为某种魔法过分的耗费掉了生命力,是的容颜提前衰老。可是这样的情况若是反过来,六十岁的人,却有二十岁的容颜,就只能是用了某种手段逆转了时光规则才能做到的了。一般的魔法,或许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但维持的时间都不会太长。而您的容颜,却已经维持了几十年啊……”

    杜微微说到这里:“我遍思了所有的魔法,都法找到一个可以解答这个问题的答案。我虽然不是什么魔法学院的院长,也不是什么魔法大宗师,但郁金香家立族数百年,家族对于魔法领域研究的成就,也绝不会比魔法学院的储备少太多。连我都找不到一个答案,那么我想,这事情就多少有些蹊跷了。幸好,我终于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卡门用力咬着牙齿。

    “这个答案,原来就在我的手边。”杜微微轻轻一笑:“我的家族里,有先祖初代公爵留下的许多宝物,其中就有一件东西,非常非常的珍贵,这件东西,可以用来永远的固化某种事物的形态。这种东西,这世界上只有我郁金香家才有的,此物的名字,我想……卡门院长,您一定不会陌生吧。”

    杜微微说到这里,轻轻一笑:“青春不老泉!”

    ……

    …………

    “什么叫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就进入倒计时?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陈道临感觉到脑袋里有些混乱了:“难道实力达到了一定的境界,反而会死得?你不会是这个意思吧?”

    “当然不是!”绿豆糕苦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据我所知,北方的那个精灵,实力就远远超过了圣阶以上的境界,它如今还活得好好的!当然不是实力越高死得越这种荒唐的事情,绝不是这种意思,只不过,在郁金香家,却有一个特殊情况。”

    “什么特殊情况?”

    “我说过了。正常情况下,即便是天才,也很难像郁金香家每一代公爵那样,以那么短的时间就获得实力上的绝大突破!他们是用了特殊的手段,打破了规则……近乎于作弊!而我想,有一个道理想必你一定能理解:要想打破规则,总要付出代价的,打破的程度越大,付出的代价就越沉重!”

    陈道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你的意思是……不属于自己的力量?”

    “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就是这样!”

    绿豆糕叹了口气:“卡门院长是天才么?她多少岁才成为圣阶?按照‘正常’的进度。你认为杜微微多少岁才能成为圣阶?好,就算是二十岁成为圣阶并不算太过分,纵观古今,二十多岁成为圣阶的人也有许多。可……二十多岁成为领域呢?这又有几个?我可以告诉你,除了郁金香家的人之外……几乎一个都找不出来!我可以告诉你,大雪山上就是以怪物辈出而闻名的!譬如我的老师……可以说,他的实力在两百年内都可以排名在前十的!就算是当年的杜维,也未必是我老师的对手!可我的老师,成为领域的时候都多少岁了。你知道么?”

    陈道临摇头。

    “他当时已经……”绿豆糕说到这里,忽然脸一红,伸出手指来掰着算了半天,板着脸勉强道:“反正……反正年纪已经很大就是了!”

    “……”陈道临瞪着眼睛看着这条龙!

    “我老师一共有师兄弟三个人。另外两个,想必你也听说过……罗兰帝国著名的大学者蓝海大师,真名叫做蓝海悦,他到了一大把年纪的时候。也还是圣阶!说到天才……难道他不是天才?再比如送给杜维力量种子的那一位,也是我老师的同门师兄弟,当年他的境界最高。那枚力量的种子已经是到达了领域的地步,也就是不仅仅是顺应借用规则,而是可以随意的创造和破坏规则的境界了!而他当时都多少岁了……哼!杜微微才几岁?她二十岁的小丫头,就可以半步踏入领域?说出去难道让历史上那些顶尖天才全部都羞愧自杀么?”

    “等,等等……你说蓝海悦……那么你的老师?”陈道临忽然张了张嘴:“你的老师,是不是一个瘦瘦的,个头不高,而且动不动就喜欢对人拳打脚踢的家伙?他不会碰巧名字叫做赤水断吧?”

    绿豆糕立刻一个激灵跳了起来,瞪着陈道临。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然后,陈道临长长吐了口气:“赤水断……是你老师?”

    “准确的说,是我拜的最后一位老师。”绿豆糕想了想:“我一共有三个老师,第一个老师,是我从龙蛋之中孵化出来就一直被他养着的,他的名字叫做……甘多夫。”

    陈道临吓了一跳!

    甘多夫!!

    魔法学院的长廊里摆放的雕像第一位就是这位!!

    对于整个罗兰帝国的魔法文明而言,这都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甘多夫是你的老师……赤水断也是……”陈道临吞了口吐沫:“你说你一共拜过三个老师……那么第三个老师是谁?”

    “……是杜维。”

    “……我!我去年买了……”

    不等陈道临惊呼,绿豆糕就已经语的抓了抓头发,嘟囔道:“可惜,他教我的时间最短,而且……也其实没教我什么东西。”

    绿豆糕叹了口气:“我出生之后,根据他们的测试,我的魔法天赋很差,简直就是身为龙族的耻辱。但是偏偏我的肉身非常强悍,近乎不死之身,他们一直断定,我学习魔法没有前途,不如专心修炼武技。所以甘多夫老师在教导了我一段时间之后,放弃了,把我转交给了杜维。可是杜维……他又把我交给了赤水断老师,赤水断老师的武技非常出色,我跟着他一直学习到了现在。”

    赤水断的武技的确是非常强悍,这一点陈道临当然有切身体会。

    “那么……杜维就真的什么都没教你?”陈道临忽然变得很好奇起来。

    论是甘多夫还是赤水断,虽然都是很厉害的家伙,但是……在知名度和传奇性来说,都还是比不上杜维啊!

    杜维到底教了这条龙什么?

    “我跟了他几年时间。”绿豆糕的脸色忽然变得很古怪起来:“他教会了我三样东西。一是品尝美食。那一段时间,杜维老师正在潜心学习烹饪,他每次做出一道的食物,就会让我先品尝……”

    “是因为你是龙族。身体强悍不怕你会被毒死吧!”陈道临很恶意的猜测。

    “……我也这么觉得。”绿豆糕嘟囔着。

    “那……第二件呢?”

    绿豆糕歪着脑袋想了想:“他试图教我一种奇怪的语言。也就是郁金香家内部嫡传的一种特殊的文字语言。当时他说,因为这种语言在这个世界上非常罕见,只有他郁金香的嫡系才会学习,而我身为龙族,寿命会很长很长,为了确保让这种语言不会意外的失传,即便是郁金香家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人丁断绝了,也可以让我这条可以活上千年的龙族把这一门语言传承下去,所以他逼我学习这种语言。”

    陈道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教一条龙学习汉语……这位穿越先辈还真是有闲情逸致啊!

    “你学会了吗?”

    “一丁点皮毛。”绿豆糕叹了口气:“后来发现,我们龙族的大脑似乎天生和这种语言有些法兼容。尤其是很多发音。龙族的构造让我法发出很多这种语言的音。所以,杜维老师最后放弃了这个想法。”

    “……那么第三件是什么?是武技?弓月舞?计都罗喉瞬狱箭?”

    “都不是。”绿豆糕的脸忽然狠狠的黑了下来!

    这条龙的眼神忽然露出了几分悲愤来!

    是的,没错,就是悲愤??!!

    “他……他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教我玩了好几种游戏,一种是弄出五十四张奇怪的纸牌,然后……”

    绿豆糕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通过他的描绘,陈道临的眼珠子已经瞪得越来越大了!

    “你……先等等。”陈道临哭丧着脸。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你确定,杜维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教你的,就是这些东西?”

    “是的。”绿豆糕想了想。

    陈道临忽然有一种想抓狂的冲动了!

    其实在绿豆糕描述了一半的时候,陈道临就已经清楚的知道了。杜维花了几个月时间传授绿豆糕的这项“技能”到底是什么了!

    简单的来说,三个字就可以清晰的讲清楚!

    这项技能叫做……

    斗!地!主!

    ……

    陈道临忽然有一种想仰天长啸的冲动!!

    一个武技天赋逆天的天才弟子放在身边,不教他别的,却教他品菜。汉语,和斗地主?!

    杜维!!你到底是有多聊?!!

    ……

    泪流满面的陈道临却没有想到,当初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放着魔法学院送来的天才魔法学员弟子,却让一个亡灵魔法天赋出色的家伙,给自己当厨子……

    ……

    …………

    “青春不老泉。”

    杜微微轻轻笑着:“我想,应该是在您很年轻的时候,就引用过青春不老泉吧?而泉水的来源,自然是来自于我的父亲了。”

    卡门身子颤抖得越来越厉害!

    黑色的压力之下,她的金色气焰已经被吞噬得寥寥几,而她竭尽全力,似乎也法再催发出多少金色气焰了!

    魔力几乎要耗尽!

    “青春不老泉的确是一个好东西。”杜微微眯着眼睛:“但它也是有很大的副作用的。就如我说过的,破坏规则,总是要付出代价的!青春不老泉虽然可以让生命的代谢速度缓慢到近乎凝固!但也有一个副作用就是……服用者,会丧失繁殖后代的能力!生命的代谢近乎停滞,那么作为生物的天赋本能之一的繁衍后代的能力,也会被剥夺!”

    杜微微冷笑着继续道:“我想您服下这泉水的时候,您一定是已经拒绝了我父亲的求爱,一心追求长久的生命。否则,以我父亲的性子,是绝不会主动送给您这种泉水的。”

    卡门忽然用力咬了咬嘴唇,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忽然大声吼叫了出来!

    “是的!是我对他提出要求的!!那个时候。我只希望自己能拥有长久的生命,可以有足够的时间走到魔法之路的尽头!!我只追求魔法,不再去考虑其他的任何事情!所以你父亲才会把一瓶泉水送给我!!杜微微,你,你说够了没有!!!”

    “没有!!”

    杜微微大声吼叫着。

    她的声音里,居然饱含着……

    愤怒?

    ……

    “或许我该感谢你!因为你拒绝了父亲的求爱,没有嫁给他。所以父亲才会娶了我的母亲,这个世界上才会有了我。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当时你做出了另外的选择,或许……我就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了。”杜微微此刻的声音。听起来近乎有些残忍的冷酷!

    卡门抿着嘴。

    “可是……父亲的命运,也因此而发生了改变!”

    “什么?”卡门失色道。

    “我的父亲,曾经身边有一位贴身的侍女。这位侍女服侍过我父亲多年,您一定是非常熟悉的。而后来,在我父亲结婚之后,她离开了家族城堡,嫁给了一位帝国的贵族,一位男爵。非常有意思的是,我从她哪里。听到了很多我父亲年轻时候的事情,很多很多,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郁金香家族,是一个非常奇怪非常有意思的家族。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有些变态的家族!

    我们的家族背负着太多太多的责任!我们是帝国的支柱,要为帝国戍边,要守望这个帝国!同时我们的家族,还要和北方的强敌遵守着契约。一代一代的守护着人类的世界!

    罗兰帝国的擎天支柱?哈哈!多好听的名字!

    而我,愿意称之为罗兰帝国的看门人!!

    我们为罗兰帝国看守大门,一代人不够。两代人,三代人,世世代代都要这样下去?

    皇位?那是奥古斯丁家的!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郁金香家已经够荣耀的了,已经享受了太多太多的特权!

    但是却从来没有人问过我们,这一切,是不是我们自己想要的!

    没有!

    从先祖杜维开始,似乎这一切就是理所当然的!?

    你知道,这个看门人的责任,给郁金香家带来了多么沉重的负担?

    每一代郁金香公爵,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只有我们才知道,我们面临着多么危险的局面!

    北方的敌人是何等的强大!!

    每一代的郁金香公爵,都要用最的速度突破实力的境界!圣阶?那根本不够!!领域?或许只是勉强可以抵挡!!

    你又知道不知道,要想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实力,会付出多么沉重的代价?!

    你只不过是喝下了青春不老泉,逆转了青春,就失去了生育繁殖的能力!

    那么,在短短的时间内,把实力强行提升到圣阶,甚至是领域……那么这样肆忌惮的破坏规则,会付出多大的代价?!”

    卡门瞪大了眼睛。

    “郁金香家的头上……有一个法驱散的诅咒!”杜微微惨然一笑。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是从先祖杜维的时候就开始的吧。

    先祖杜维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随着他年纪增长,实力增加,他就感觉到自己被这个世界的一切排斥。

    这种感觉非常微妙,外人根本从去了解。

    先祖杜维留下笔记说过,那种感觉,是时刻不存在的!

    吃饭,睡觉,喝水……每一次呼吸,都感觉到,连空气似乎都在排斥着自己。

    仿佛有一种形的力量,试图把自己从这个世界‘挤’出去,‘拽’出去!

    而且,这种感觉,随着力量境界的增加,会越来越强烈!

    先祖曾经问过别人,问过和他同时代的其他的强者。

    可论是大雪山上的,还是北方的那个精灵,都没有这样的感觉。

    先祖就明白了,或许,这只是落在他一个人身上的诅咒吧。

    有一段时间,先祖甚至放弃了修炼,让自己的实力停滞在原来的境界上不再进步。可是到了他的那个境界,即便不主动修炼,日益增长的感悟,也会让实力缓慢的增加!就如同已经在奔驰的马车,法停下来!

    先祖甚至过过一段荒唐的日子,那段日子里,他甚至在外人看来不务正业,做着各种聊的事情,就是希望让他自己远离修炼,远离实力的增长。

    可终于有一天。先祖还是离开了。

    他留下了最后一份笔记,笔记是留给自己的后人的。

    他在笔记里说:

    时间到了,我自己能感觉到。我的境界终于突破了最后一步。可这种感觉却越来越强烈,几乎一刻都法延缓。我想,我留在这里的时间已经结束了。这个世界已经容纳不下我的存在。

    为什么老断和那个娘娘腔精灵都没有这种感觉?为什么老白也没有过这种感觉?

    我想,大概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我原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吧。

    ……于是,先祖杜维离开了。

    我们这些留下的人,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甚至就连他身边的人也跟着他一起离开了。他的妻子,还有他的几个亲密的伙伴,都一起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痕迹!先祖说过。如果他走的话,一定会把大家都带走!

    但唯一的问题是……他们去了哪里,我们从得知。”

    杜微微说到这里,故意看了一眼卡门。

    卡门咬牙:“你……告诉我这些。难道这不是你们郁金香家的隐秘吗?”

    “放心,很您就会把我今天所说的一切都忘记的,彻底忘记。”杜微微冷笑。

    卡门脸色一变。

    杜微微却不在看她。而是扭头看向了远处虚空之中的那颗闪亮的星辰。

    那颗扫帚星。

    她继续缓缓自语说着:

    “先祖和他的后代原本以为,这种诅咒只是祖父一个人身上的。可是很,到了后来,先祖初代公爵离开了这个世界之后,第二代郁金香公爵,在实力修炼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就发现,自己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他开始……被这个世界排挤!

    空气,水,花花草草,甚至就连光线,似乎都在散发着排挤的意味。

    就好像是……一根刺在肉里的刺,一定要把它拔出去才会让人畅。

    而郁金香家的人,就是那根刺!

    有一种形的力量,会坚持不懈的试图将郁金香家的人从这个世界弄出去,弄到其他地方去。

    这种力量会随着郁金香家的人的实力提升,而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强烈。

    第二代公爵开始并不知情,他是杜维的儿子!是整个帝国,不,是整个人类的希望和骄傲!他从来不懈怠自己,奋力的提升实力,因为拥有先祖杜维留下的那枚力量的种子,所以第二代的公爵,修炼的速度非常!

    他被誉为是又一代的天才!

    可命运再一次落在了他的头上!

    而且,他比先祖杜维的命运悲惨!

    先祖杜维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认为,他的实力已经突破了领域,早早就达到了领域之上!甚至……已经到达了传说之中的神的境界了。

    所以,杜维走了,还带走了他的妻子,和伙伴。

    可是,到了第二代公爵的时候,第二代公爵虽然也是天才,但是却比不上先祖杜维。

    他的实力突破到了领域的时候……他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离开的时候,是一个人!

    在一个夜晚,忽然就彻底消失了,再也没有任何留下的痕迹!

    他的妻子为此而哭泣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杜微微的脸色有些扭曲,低声道:“这是落在郁金香家身上的一个诅咒,或者说,是一个枷锁吧!

    我们这个血脉,似乎就根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这种命运,持续的落在了郁金香家后来几代人的身上!

    几代人都会留下重要的讯息和笔记。到了我父亲的那一代,基本上已经把事情弄得很清楚了。

    只要我们郁金香家的嫡系血脉,一旦实力达到了领域,那么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就会进入倒计时!

    最的三五年,最慢的。也不会超过十年!

    除非,我们选择不提升实力……

    可是,作为帝国的支柱,要取保能抵御北方的强敌,郁金香公爵怎么可以没有足够的力量?

    就如同饮鸩止渴,明知道是毒药,也要喝下去!

    明知道一旦实力提升,就剩下不了多少日子,也不得不追求力量!

    离开的人或许没有死……我们相信伟大的先祖应该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个空间……但是留下的人呢?

    二代公爵的妻子。是哭泣了一个月之后,郁郁病故的!

    我的母亲……也是如此!

    没有人喜欢离别,尤其是这种永恒的别离!

    法抵抗,法阻挡的别离!

    我们一边尽力的守望这个帝国,却法阻止自己的命运走到这必然的一步!

    而我的父亲……曾经想过要放弃的!”

    听到最后一句,卡门的眼睛忽然流露出了一丝悲伤。

    “放弃?”

    ……

    “我听父亲身边的侍女说,之前父亲对于修炼并不是很热心,尤其是和您相识相遇的那些年,他几乎是荒废掉了个人的修炼。他的实力比历史上的历代公爵的同期都要差许多。因为他似乎是想避开那个可怕的诅咒。

    他并不像像历代先人那样。很的离开这个世界。

    最重要的原因是,他认识了您!卡门院长。

    听那位侍女告诉我,父亲曾经在一次酒后,私下里说过。即便是法成为强者,只要能长久的留在这个世界上,和您相伴一生,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看看!多么讽刺!

    一位对力量唾手可得的郁金香公爵。为了和您长相厮守,愿意放弃力量和家族使命,责任……他甚至打算把那枚力量的种子。送给家族里的其他族人!他甚至打算放弃郁金香公爵的爵位!!他甚至暗中已经挑选好了人选,那是一位家族之中的亲族,也有着郁金香家的血统,只不过并不是直系。

    父亲打算把那枚力量的种子和郁金香公爵的爵位一起拱手让给那个人,然后……和您一起相伴一生。

    而您,却反而为了追求魔法之路,追求力量……追求长久的生命,而放弃了爱情,拒绝了爱情,斩断了这一段感情,拒绝了父亲。

    这不是讽刺是什么?

    就在您拒绝了父亲之后……父亲就选择了结婚,和家族选中的那个女人,也就是我的母亲,结婚。

    他心灰意冷,选择了承担郁金香家族的使命。重回到一个郁金香家公爵应该有的人生轨迹上。

    您应该记得,那一年的冬天,父亲结婚之后,派人送给了您那一瓶青春不老泉吧?

    那是他帮助您完成愿望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而您或许不知道的是……就在把青春不老泉送给您的同一天。

    父亲……使用了那枚力量的种子!

    走上了成为强者,然后……再最终离开的道路。”

    杜微微说到这里,她忽然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笑容,异常的灿烂!

    “现在,我想您应该明白了一些了吧?”

    杜微微笑容洋溢,眼神却是那么的残酷!

    “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要终结郁金香家的诅咒!终结郁金香家沉重的使命和背负的重担!!郁金香家不再需要做别人的看门人!我们今后,只为自己看门!郁金香家不再需要走上强者之路,在被迫经历别离,经历亲人撕裂般诀别的痛苦!我们不需要再计算着自己留在这个世界的时间而悲惨的过着日子!”

    杜微微说到这里,竖起几根手指:“这就是我要做的一切!第一,我会终结这个奥古斯丁王朝!郁金香家会成为皇!第二,我会把这个大陆上所有的敌人,都在我这一代全部终结掉!今后不会再有我的后代被逼成为强者,被逼提升实力的需要了!解决掉所有的敌人之后……郁金香家就不必再经历这些命运!我们可以像如今的奥古斯丁家族的皇族一样!领域的诅咒?不再需要了!!圣阶也好,领域也好!如果所有的强敌都被我全部解决掉的话……那么郁金香家的沉重的枷锁,也就彻底放下了!

    卡门院长……所以,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了!这是我郁金香家几代人沉重的枷锁!你以为,我会随随便便就被人说服么?

    论谁阻拦我,都会成为我的敌人!!”未完待续……)r1292

    show_read);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