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六十四章 【天空中的一颗星】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五百六十四章 【天空中的一颗星】

    “我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只知道她要做的事情一定很危险,更知道她要做的那些事情,是绝对破坏了定下的规矩的,所以……老师不在,我只好自己来找她,阻止她,结果……”

    绿豆糕怀抱着小狗,手指在小狗脑袋上摩挲着,叹息着,诉说着。-顶-点-小-说,

    “那么……力量的种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陈道临问道。

    绿豆糕笑了笑,他的表情居然有几分得意。

    “说起来,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可就真的很少很少了,至少……如今在这个世界上的,恐怕除了我之外,就只剩下一个家伙知道了。”绿豆糕嘿嘿笑道:“力量的种子……就是一枚种子,可以慢慢的培养,然后生长出很强大的力量。得到这枚种子的人,只要将种子纳入自己的身体里,就可以……”

    “就可以获得强大的力量?”

    “倒也没有这么直接。”绿豆糕笑道:“这枚种子,是一位真正的绝顶强者从他自己身上提取出来的,蕴藏着真正奥义的一部分力量。而且,那位强者,可是比初代郁金香公爵更为强大的存在!可以这么说吧,有了这枚种子,就等于在修炼中得到了一条通天大道,等于有人把真正的力量的规则,奥义,一切都清清楚楚的展示在了你的身体里,有了一个模板,你只要按照那个模板来修炼就好了。而且……因为有了这一个种子作为引子,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就提升自己的境界,然后……飞跃!”

    绿豆糕说到这里,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初代郁金香公爵就是因为得到了这枚种子,所以实力增长的速度才会那么骇人。他十六岁的时候才只是一个崭露头角的新人魔法师,十八岁就已经成为了圣阶,二十岁不到。实力就已经更为骇人,那个时候,所谓的圣阶在他面前,只有束手被宰杀的份儿!”

    “那么……这枚种子,留在了郁金香家?”

    “原来我也不知道这枚种子的去向……不过这次我跑来找那个女人,结果被她狠狠的虐了一顿,我就知道了,这枚种子肯定是在她的手里!”

    陈道临点点头:“那……隆奇努斯之矛,又是怎么回事?那东西不是早已经毁了么?为什么在杜微微的手里,还可以被使用?”

    “那柄长矛?”绿豆糕的脸色变得奇怪了起来:“那……是初代公爵留给郁金香家的一个……保险。”

    “保险?”

    “嗯。一个保险。”绿豆糕肃然道:“郁金香家一直和北边的……异族有一个协议,双方互不侵犯的协议。但是这种事情,总不会太保险,所以,为了以防将来北方的异族,有一天会撕毁协议,南下入侵。而万一郁金香家的后代又不太争气,即便拥有那枚力量种子,也无法抗衡北方异族的高手……所以。初代公爵干脆留下了一个非常够分量的东西,这件东西,初代公爵留下的……他的力量!”

    “他的……力量?”

    ……

    …………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存在,依然是我们无法战胜的。或者说,是现阶段无法战胜的。”杜微微的眼神凛然,语气很古怪:“我郁金香家修炼的法门,一向被称为是星辰魔法。据说。是初代公爵先祖,从别处学来的,属于开国皇帝阿拉贡的独门绝学。力量的源泉。是来自于天空上的星辰。”

    “星辰魔法……我当然知道。”卡门深深吸了口气:“还有大雪山的体术,弓月舞。”

    “这些都是一脉相承的。”杜微微遥望黑色虚无之中的那一枚星辰,微微笑道:“郁金香家修炼的奥义,就是通过星辰来感悟这个世界的一切。先祖说过,其实每一颗星辰的力量,都和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是一样的,有时间,有空间,有一切……那天空上每一颗星辰,其实都是一个世界。我们通过这种感悟,可以领会这世界上一切的规则,然后……”

    杜微微说到这里,忽然羞涩一笑:“说的有些远了……这些话,想必当年我父亲都和您聊过的。”

    卡门点头。

    这位院长大人虽然神色看似坦然,但实际上,此刻的卡门,心已经狠狠的沉了下去!

    虽然面上不动声色,但事实上,卡门一直在暗中试图调动自己的力量!

    身为圣阶的强者,原本已经掌握了这世界上的力量运行的规则。

    可偏偏,此刻置身在这里,任凭卡门如何沉下心去感应,却偏偏感应不到一丝一毫规则的运转!

    就如同一个原本双目明亮的人,陡然之间陷入了黑暗之中,目不视物!让卡门心中震惊的是,自己身为圣阶强者,所能感应的一切,在这里,却是丝毫都没有!

    她隐隐的察觉到,似乎有一种更为强大的力量,将自己的一切感应都压制住了,屏蔽掉了。

    “……其实,您不必再做这些无谓的尝试了。”

    杜微微忽然笑着,看着卡门:“在这里,你所希望感应的一切规则,都无法做到的。因为……”

    她仿佛对着卡门眨了眨眼睛,轻轻笑道“……因为,这是,我的世界啊。”

    ……

    “圣阶之上的力量,叫做领域。”绿豆糕沉声道:“如果说,圣阶的境界已经可以将所在的这个世界上的规则渐渐感悟领悟,并且可以借助和调动为自己所用的话……那么领域,无疑比圣阶要更高出了一个层次。所谓领域,就是可以自己开创出一个独立的世界或者空间,在这个独立的小世界或者空间内,并不需要你再去体会感悟规则——因为这个小世界空间是你所创造的,而创造者,在自己的小世界之中,就如同真正的神一般!可以随心所欲的制定或者修改一切规则!我们会把这种独立开创出来的小世界空间,叫做……领域!”

    “这么说,杜微微……已经是领域了?”陈道临瞪大眼睛。

    “准确的说……她已经一只脚踏入领域里了。因为那枚力量的种子。”绿豆糕叹息:“如果只是一只脚踏入领域的话。或许我们还有机会。可再加上那件杜维留下来的‘力量’,可以说,我们几个就算全部绑在一起,在她的面前,也没有任何机会的。”

    “杜维留下的力量……那到底是什么?”

    “是……一颗星辰。”

    “星辰?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绿豆糕忽然用力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神色也有些荒唐:“难道是我的罗兰语发音有问题吗?星辰!就是星辰!杜维那个家伙,给他的后代,留下的杀手锏,就是……一颗星辰!”

    陈道临彻底愣住了。

    一颗……星辰?!

    见……见他妈的鬼!

    ……

    星辰是什么意思?

    身为一个现代人,陈道临当然可以找出很多解释。

    星体?行星?天体?

    可以使用的词汇很多。但是意思只有一个!

    这个杜维……这个家伙……居然玩得这么大?

    他,他给他的后代,制造了一个小型天体,留在了外太空?!

    一颗星辰?!!

    ……

    “拥有力量种子的杜微微,已经半只脚踏入了领域之中。同时她修炼的是郁金香家的星辰魔法……而她的那位祖先,又给她留下的一颗星辰!你可以想象一下吧。当她的力量还不足以驾驭一个小领域的时候,当她还需要更多力量的时候……那么,通过星辰魔法的召唤和汲取,那么在天上的那颗杜维留下的星辰。就是杜微微拥有的,近乎无穷无尽的力量的源泉!”

    一颗……扫帚星?!

    ……

    “您或许在前往圣阶的道路上已经孜孜不倦的追求了一生。”杜微微的语气很客气,很恭敬,但是话语的内容。却让卡门的心里几乎要绝望了。

    杜微微继续说着:

    “您已经是难得的天才了。但是很遗憾,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公平的。我生在郁金香家,所以,当我一出生的时候。我想学任何东西,都会有当世最顶尖的老师教我。我的父亲本身就是绝顶强者,他会把郁金香家数代人留下的修炼的经验告诉我。我从起步的时候,就已经胜过旁人太多太多。当别人还在冥思苦想,到底所谓圣阶是什么的时候,我却已经可以把历代先人的圣阶之路和感悟留下的修炼笔记随便翻看。当无数人为了寻找到一条通往圣阶的道路而殚精竭虑的时候,摆在我面前可以走向圣阶的道路,至少有十条八条供我选择。而我则需要考虑的是什么时候突破这一步,对我才是最有利的。”

    杜微微的话语,让卡门的心中生出了一丝无力感。

    “圣阶是什么……我想,这个问题至少在前几十年,是困扰您最大的难题吧。或许在最近,您的实力得到了突破之后,您才真正的解惑了。可是……我或许接下来的话会狠狠的打击您的信心——圣阶是什么,我在十三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说出至少十八种不同的感悟了。哪怕那个时候我年纪还很小,根本不懂,但至少死记硬背也背了下来,随着年纪增长,随着慢慢修炼,一旦我领悟之后,我走一步,就抵得上别人走一百步一千步。

    甚至于,譬如您这样的天才,这样的强者,终于进阶到了圣阶之后,您或许还在为这个境界之中感悟到的一切而感觉到惊喜,感觉到新奇,您如同一块干燥的海绵一般,在飞快的汲取这些经验。而我……很抱歉,我早已经对这个境界熟悉得近乎厌倦了。因为从我开始修炼的第一天开始,就有很多人在我耳边不停的对我灌输各种圣阶之中的感悟。在您还沉浸在圣阶之中的时候,我却已经很早就知道,圣阶根本就不是我追求的最大的目标,不,它甚至根本就不配当做一个‘目标’,对于我,对于每一代的郁金香公爵而言,圣阶这种东西,只不过是入门的一个起点而已。

    当别的修炼者在烦恼如何达到圣阶的时候,我所烦恼的是如何选择一个最佳的时间点成为圣阶,然后如何在一个最佳的时间点,突破圣阶进入下一个境界。

    卡门院长,这就是现实,是一个极为不公平的现实。

    我有一个伟大的祖先,他给我们留下最大的最宝贵的东西,并不是爵位,并不是财富,更不是家业,而是力量!

    每一代的郁金香公爵,都是天才,都是罗兰帝国最强大的人类高手!

    至于那个卡奥……大剑师……唯一的圣阶?

    那根本就是一个笑话而已。

    我的父亲,至少我就知道,他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突破了圣阶,进入了下一个境界了。

    什么大剑师卡奥,他一只手就可以轻松的碾死一百个大剑师。”

    卡门的身子有些颤抖:“那……那为什么……”

    “您是想问我,为什么,既然得到力量对于郁金香家的人来说,是如此轻松简单,如同从树枝上摘下现成的果子一样,那么我,为什么迟迟不展现力量,而是要等到现在这个时候?”

    “……”卡门不说话,但是表情却已经默认了,这的确是她想问的。

    “因为……郁金香家的继承人,还有另外一个限制。”杜微微轻轻一笑:“得到力量的同时,我们还有一条其他的使命……得到力量之后,我们会在其他方面受到一些限制,不过很抱歉,这一点,请恕我无法对您解释清楚了。”

    杜微微已经对着卡门,伸出了右手,食指虚点:“很抱歉,在这个时候,让您心中彻底的失望了。我并不会杀死你……您是父亲曾经爱过的人,所以……我会让您亲身感受一下高于圣阶的那个境界的力量。然后……我会用一种平和的办法,让您放弃您现在坚持的一切。至少……暂时是这样。”

    说着,杜微微的食指,已经缓缓的落了下去。

    “无法战胜的力量有许多……至少对于现阶段还是圣阶的您而言,在我的领域之中,有很多是您无法抗拒的规则,比如……时间!”

    手指落下!

    ……

    “她已经这么强大了?”陈道临叹了口气:“既然她可以如此轻松的获得这么强大的力量,那么她还有什么好顾虑的?苦心积虑的废这么多心思做什么……早早展现出这些力量,岂不是早就把局面定了下来?”

    “不是这么简单的。”绿豆糕苦笑:“得到力量,怎么会如此轻松?因为这些力量,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作弊得来的,所以必然会有一些限制,而郁金香家最大的秘密,也就是这一点了。”

    陈道临不说话,看着绿豆糕。

    绿豆糕撇撇嘴:“郁金香家每一代公爵,都不会在位的时间太长,然后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在这个世界。这就是原因。”

    “什么?我不明白。”

    绿豆糕嘿嘿低声笑着,然后摇头:“每一个郁金香家的公爵,一旦通过我说的这些办法获取了强大的力量……圣阶无所谓,但一旦突破了圣阶,成为圣阶之上更高的境界,那么,留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就开始进入倒计时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