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六十三章 【你真的以为?】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五百六十三章【你真的以为?】

    “醒了?”

    “醒了。”

    陈道临低头思索了会儿,忽然问道:“刚才……那些,难道是我的前世?”

    “前世?虽然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你所看到的一切,只不过是一些‘记忆’而已,别人的记忆 ” 。”

    陈道临沉吟片刻:“就好像……看戏一样?”

    “差不多。”

    陈道临苦笑:“那么,这些记忆,是怎么储存下来的?”

    “很简单,亡灵魔法。灵魂的碎片,可以获得许多生前的记忆,然后……将那些记忆储存了起来。”

    陈道临又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道:“我大概能想明白一些事情。我看到了一个皇帝的加冕,如果我看过的罗兰帝国史料没有错误的话,我想我看到的大概是开国皇帝阿拉贡。我看到的,大约是阿拉贡皇帝麾下的某一个战士的残存记忆吧。”

    “是圣罗兰骑士团的一员。”

    “那么,后面那个红头头发的罗林将军……”

    “是罗林家的祖先,是他中兴了罗兰帝国,功勋盖世,如今罗林家的领地,整片罗林平原,都是他当年创下的基业。”

    “哦……那么……那个红头头发的少年?”

    “……”

    陈道临笑了:“我明白了,那个红头发的少年,是……他?”

    他笑得所有所思,而后,陈道临又皱眉:“让我体验这些记忆,是为什么?”

    “短暂,或者……永远。”

    陈道临皱眉:“我……不明白。”

    ……

    午后的阳光,一片青草地。周围都是碧绿无垠,唯独此刻陈道临所在的地方,身旁却是一株参天大树,茂盛的树冠如一把巨大的伞一样撑在头顶。阳光一丝一丝透过枝叶的缝隙落下。

    陈道临就坐在树下的草地上,盘膝坐直了身子,双手轻轻的抚过身边的青草。

    他用带着疑问的眼神,看着身边这个和他对话的人。

    对方瞪着眼睛瞧着陈道临,就这么盯着他看了好久,才终于长长吐了口气:“我现在才发现,你这人真不是一般的怪异。”

    “哦?哪里怪?”陈道临眯着眼睛问道。

    “若是换做其他人。做了这么多奇怪的梦,醒来的时候一定很困惑,或者情绪也会很激动。也许会惊呼大叫,也许会沉默寡言。而你……却好像很平静的样子,问我这么多问题,好像也都很有条理的样子。你就一点都不会惊讶或者慌乱么?”

    陈道临想了想:“这么奇怪的事情都遭遇过了,还有什么好觉得惊奇的?”

    “那么我呢?你在这里醒来,然后就看到了我,你……不觉得惊讶么?你就不奇怪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么?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

    陈道临抓了抓后脑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站了起来,先拍拍自己的衣服,然后朝着对方挥了挥手。笑容绽放,露出雪白的牙齿>

    “你好啊,又见面了,绿豆糕。”

    ……

    …………

    “那么。你打算用什么办法来战胜我呢?”

    卡门盯着面前的杜微微。

    这里是一片虚无的空间,周围都是黑色的虚空,两人就这么面对面站在虚空之中。脚下头顶,都一切虚无。

    唯独有远处,仿佛有一枚闪亮的星辰,隐隐的能看见轮廓。

    “战胜您,其实有许多办法。”杜微微淡淡一笑,她手里的隆奇努斯之矛已经不见了,双手手指交叉,轻轻松松的放在胸前,看着卡门:“这个世界上强大的无法战胜的存在实在太多了,比如空间,比如,时间。”

    卡门皱眉。

    杜微微轻轻笑道:“小的时候,我曾经听父亲感慨过,即便是再如何强大的强者,都永远无法战胜时间的。”

    “所以……你打算用‘时间’来击败我?”卡门冷笑:“圣阶的力量的确可以领悟规则,但是……你可以用时间规则来击败我吗?”

    “圣阶做不到。”杜微微摇头。

    卡门深深吸了口气:“虽然我不知道你把我弄到了什么地方,我猜,这里大概是你的祖先留下的,某一个用魔法手段弄出来的独立空间吧?”

    杜微微诡异一笑:“您……猜对了一半。”

    卡门并没有继续问她“哪一半”,而是皱眉看了看周围:“达令陈呢?”

    “我当然是要把您和他分开的。”杜微微失笑道。

    “看来你也并没有信心可以独自战胜两个圣阶。”卡门哼了一声。

    杜微微盯着卡门看了一眼,忽然摇摇头:“我忽然明白了,当年为什么您和我的父亲最终没有走到一起了。”

    卡门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

    “您太骄傲了,甚至有些过分的骄傲和自信。哦,我当然不是说这不好。只有拥有一颗骄傲的心,才能成就非凡的事业。”杜微微摇头:“可惜,我的父亲也同样是一个内心极为骄傲的人,所以……两个都内心极为骄傲的人凑在一起,恐怕就很难了。”

    “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卡门冷笑。

    “我的意思是……您实在是太过骄傲了。所以……我想,您大概是忽略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您……有些轻视郁金香家族了。”杜微微笑得很诚恳。

    这一次,不等卡门再说话,杜微微就已经摊开双手,她的衣袖轻轻一甩,微微抬起下巴,用一种不急不缓的语气,说道:“虽然您和我父亲的关系匪浅,而且和郁金香也有很大的渊源,不过……您依然还是小看了我们这个家族。”

    “我从来不曾小看过郁金香家。”卡门摇头:“郁金香家的伟大之处,我从来不曾否认。”

    “或许您认为您已经对郁金香家做出了充分的高估……可惜,在我看来,您还是低估了家族。或者说是低估了我。”杜微微的眼睛眯了起来。

    然后,她说出了一句话>

    “否则,您怎么会真的以为,只凭借着两个圣阶的力量,就敢闯进郁金香家的城堡里,挑战一位郁金香公爵?”

    卡门冷笑:“两个圣阶对你来说,还会认为是轻视?你若是真这么想的话,为什么要用手段把达令陈和我分开?”

    杜微微一愣,随意微微欠身,笑容很平和:“您大概是误会了。我之所以把他和您分开,并不是畏惧您和他两人的联手,而是……”

    说到这里,杜微微轻轻一笑,随即脸上的笑容再慢慢收敛了起来。

    “而是……我不想伤了他。”

    ……

    绿豆糕皱眉看着陈道临,仿佛要从他的脸上找出点什么东西来。

    “我记得我今天脸洗得很干净。”陈道临苦笑。

    “你脸上没有东西,我好奇的是你的头脑里在想些什么。”

    绿豆糕无奈的叹息。

    他换换从大树的树干上跳了下来。

    陈道临这才发现,这个少年的怀里,衣衫里冒出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陈道临脸上这才露出了惊奇的表情来:“这……这是什么东西?”

    绿豆糕用手摸了摸那个毛茸茸的脑袋。那个东西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然后用脑袋蹭了蹭。

    “达令陈,难道你眼睛真的有毛病?难道你没看出来,这是一条小狗?”

    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我的眼睛当然没问题!这么说……它真的是一条狗?”

    “真的是。”绿豆糕点了点头。

    毛茸茸的小脑袋。耳朵略微有些折,一双眼睛又大又圆,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极品小萌物。

    这的的确确是一条小狗。货真价实的狗!

    可偏偏正因为如此,问题才大了!!

    因为……绿豆糕,不是人!

    他是龙!

    ……

    龙是什么?龙是万灵之尊!

    是凌驾于所有生物种族之上的最强大最高等的种族!

    龙之所至。万兽避走!

    即便绿豆糕可以变形成人形,但是身为龙族,他自然而然,就会拥有龙族的先天的本能:龙的气息!

    这种气息,即便是最高等的变形术也无法彻底完全掩盖掉的。

    或许当绿豆糕以人形状态的时候,他说话做事行走吃饭睡觉,都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一般人也不太可能看出什么异常来。

    但是却有一条,许多本能敏感的动物,却是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龙族的气息!

    因为万物法则,原本许多动物的感应就远远比人类要敏锐得多得多。

    当一条可爱的萌萌的小狗,钻在绿豆糕的怀里,而且还很享受很惬意的样子,弄脑袋去蹭他的胸膛,伸出舌头去舔他的手指的时候……

    这就意味着……

    “你的龙威呢?你的龙族的气息呢?”陈道临的脸色严肃了起来。

    “……被剥夺了。”绿豆糕的脸色垮了下来。

    “被剥夺了?被谁?”

    “你是被谁弄到这里来的,我想应该就是同一个人了。”

    陈道临又愣了一下:“杜微微?为什么?”

    “很简单,我被她囚禁了。”绿豆糕摊开双手。

    “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她为什么要囚禁你?”陈道临面色严肃。

    “因为我上门找她麻烦,想把她带回去囚禁,结果我们打了一场,我反被虐。”绿豆糕的脸色有些尴尬。

    “你……被虐?!”

    陈道临瞪大了眼睛。

    绿豆糕的实力有多强大,他可是亲眼目睹过的!

    大剑师卡奥何等实力?

    那可是罗兰帝国的剑道第一人!曾经的罗兰帝国唯一的圣阶强者!

    虽然说大剑师卡奥是死在自己的手里,但公正的来说,陈道临胜之不武。

    他是靠着引发天劫,用天劫的力量弄死了那个大剑师。

    这一位的实力,可是实打实的圣阶强者!

    可当初,这位圣阶强者,在绿豆糕的面前,可是只有被吊打的份!而且还被绿豆糕追得落荒而逃!

    可就是这样的绿豆糕……却被杜微微……虐了?!

    杜微微……她不就是一个圣阶么?而且……好像也是刚刚突破圣阶并没有太久吧?

    “我想,我们应该都是犯了同一个错误。”绿豆糕苦笑。

    “什么错误?”

    “我们都太低估杜微微了,或者说,我们都太低估郁金香家了。”

    ……

    “人类,还真是一种特别容易遗忘的种族。”杜微微淡淡的笑着,她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嘲弄:“仅仅在一百四十年前,所谓的圣阶,在我郁金香家的那位先祖的身边,只不过是当家臣的份儿。而仅仅只过了一百多年,现在的人,居然认为,只不过是圣阶的实力,就敢跑到楼兰城郁金香家城堡来挑战郁金香公爵了?”

    卡门的眼神变化:“你不是你的祖先。”

    “我的确不是。”杜微微摇头,可是她接下里的一句话,语气之中,却忽然爆发出了不容侵犯的凛然气势>

    “可我也是公爵!郁金香公爵!!”

    她的眉毛挑了起来,看着卡门,身上的气势已经完全不同了,尽管从身高来说,杜微微甚至还要比卡门矮上一点,可偏偏此刻,她望向卡门的眼神,却仿佛是在俯视!!

    “您不会也和那些世俗之人一样认为,如今的郁金香公爵,只不过是圣阶这种水准吧?”

    ……

    “你看过郁金香初代公爵的生平轶事记录吧?”绿豆糕笑望着陈道临。

    “看过。”陈道临点头:“我还仔细的研究过。”

    “那么你可能忽略了一件事情。”

    “什么?”

    “那个家伙……实力成长的速度。”

    陈道临眼睛眯了起来。

    绿豆糕淡淡道:“初代公爵大人,十六岁登上了帝国的舞台,经历了一次帝都政变,那个时候,他虽然是实力很出色的魔法师,但甚至实力还达不到高阶魔法师的水准,更不用说是圣阶了。”

    陈道临忽然眼睛一亮,意识到了什么。

    “可是,之后不过短短的两年的时间,他就从一个崭露头角的魔法师新秀,一个中阶水准的新星魔法师,进化成了一个圣阶高手。而再过两年,在他不过二十岁的时候……他就已经……”

    “这么快啊……”陈道临叹息:“难道他真的是天才么?”

    “天才当然是天才。可世界上的人千千万万,但凡能成为圣阶的,又有哪一个不是天才?不是天才,也成不了圣阶。”

    “说的对。”陈道临点头。

    “初代公爵大人能在十八岁前就成为圣阶,二十岁就达到了更高的境界……其实,却是因为一个人。当时有一个当代的顶尖强者,赠送给了他一件宝贵的礼物,而那件礼物,才是他得到实力飞快突破的最大原因。”

    “什么礼物?”

    “听说……是一枚力量的种子。”

    ……

    “您,真的认为,郁金香公爵,只不过是圣阶而已?或者说,您真的认为,如今的我,只不过是圣阶而已?”

    杜微微看着卡门,微笑,如是说。(未完待续……)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