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六十二章 【自己】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五百六十二章【自己】

    光柱擎天,扫帚星降。<△¢,$c≮o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无法平静的夜晚了。

    楼兰城的异象惊动了无数人,从半夜时分,就开始有许许多多人走出家门走上街头,观看着前所未见的奇景。

    而作为风暴的中心,郁金香家族城堡内,自然更是无法保持平静了。

    郁金香家那位年迈的管家,虽然早就接到命令,城堡暂时戒严,尤其是顶层,因为年轻的女公爵大人要接见两位故人,所以下令不许任何人打搅。

    而半夜派出精锐的家族护卫和魔法师,如此大动干戈只为了去弄一份那种肉饼,这样的事情,也实在是蹊跷。

    虽然这位年轻的女公爵一向做事情天马行空,叫人无法揣度,但是这一次……天空的异象,却委实有些太过吓人了。

    最重要的是,当女公爵留下两位客人在顶层的房里之后,天上的异象才发生的。而之后……家族城堡里陷入了一片慌乱,而公爵大人,却……

    没有露面!

    楼兰城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自然不是一位家族管家可以掌控和处理的——即便他是家族元老也不行。

    楼兰城的城卫军,家族护卫军,骑兵团,守备部队,家族工坊,等等诸多部门,都有人赶赴家族城堡请求家主的指示,城卫军的指挥官请求公爵大人示下,发生了这么大的异象,楼兰城是否有必要进行临时戒严。

    而家族的骑兵团护卫队则要求请示,即将进行的军事计划是否照旧……

    面对这么多家族内的重臣的要求,一个管家是抵挡不住的。他也没有权力替代郁金香公爵发号施令。

    哪怕是那位中年贵人,也无法压住这样的局面。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这位公爵大人出面做主了。

    所以,在天亮的时候,尽管杜微微曾经留下命令。没有她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城堡顶层的房里打搅她和贵客的会晤。

    可是,老管家也不得不违背了这样的命令。

    以中年贵人为首,加上拱卫城堡的骑兵团的指挥官,楼兰城城卫军的将领,以及两位家族元老,共同来到了城堡顶层,求见公爵大人。

    一群郁金香家的核心大佬们在房外敲了好一会儿门,又大声请示了七八遍,却依然得不到任何的反应。

    最后还是那位中年贵人。终于用力推开了大门……

    而门里面的场面,则让站在门口的诸位郁金香家族的大佬核心重臣们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

    陈道临其实一直以为自己在睡觉。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你心中有感觉,仿佛明白自己是在梦中。但是你却偏偏不知道这个梦会如何发展,何时结束……甚至……

    你连它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都不知道。

    很多人都或许曾经有过这种体会。

    陈道临感觉到自己经历了许多许多,多得近乎让他麻木,多得近乎让人彻底遗忘了很多事情。

    梦中,他仿佛看见自己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士兵。站在飘扬而鲜艳的荆棘花旗帜之下,冲锋拼杀,看见了一群穿着奇怪造型铠甲的骑士们奔驰在战场的最前方。

    他们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名字,叫做……圣罗兰骑士团。

    而这些骑士的首领。却居然是一个女人。

    一个身材婀娜,满头银发,面色冰冷的女人。

    哦对了,梦中。这个女人的名字,好像是叫做……弥赛亚。

    ……

    陈道临又看见,自己和许许多多人跪拜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中。

    哦对了。这个大殿,他似乎隐隐的记得。好像……就在不久之前,他曾经在这里亲眼目睹过一场政变,一个弟弟,害死了当皇帝的哥哥……

    而此刻,这座大殿似乎即熟悉有陌生,许多摆设有了许多不同。看上去……似乎……

    更崭新一些?

    然后,身边的人开始欢呼,开始沸腾,呐喊。

    不,不仅仅是身边的人,陈道临自己仿佛也不由自主的呐喊,欢呼。他似乎清楚的“看见”,自己是真正的洋溢着喜悦兴奋的心情,然后用近乎膜拜的态度,对着高高在上的那个人,弯曲了自己的膝盖,深深的低下了头。

    大殿里所有的人都在朝着那个人跪拜。

    那个人站在最高处,一身金色的铠甲,鲜红的披风,还有……金色的长发。

    他似乎听见了呐喊的声音。

    所有人共同都在喊着一个名字:

    阿拉贡陛下万岁!!

    罗兰帝国万岁!!

    是的,所有人都在跪拜!

    除了一个身影。

    一个站在角落里的女人,一头银色的头发,冰冷的脸孔,和冰冷的眸子。

    ……

    他看见自己生老病死,看见自己成为了将军,然后慢慢老去在自己的庄园,最后在残阳之下回忆自己曾经热血沸腾的一生……最终,在牧师的念念有词之中,闭上了双眼,长眠而去……

    ……

    不,可是这梦并没有结束。

    ……

    他又“看见”,自己站在一片仿佛如翡翠般碧绿辽阔的平原之上,身边是万千雄师,自己骑在战马之上,手握长矛,激动得全身都在颤抖。

    无数将士们在欢呼,一个有着如火焰一般红色头发的中年将军,策马跑过阵前,用他的长剑轻轻的碰撞将士们手里的长矛。

    他单手握剑指天,远处的天空被乌云笼罩,而一线阳光,从天际照射而下,却仿佛就落在了这位红色头发将军的身上!

    这一刻,他仿佛全身泛着金光!

    “只要我们打赢这一场战争,我们现在脚下的这片土地,就将会是罗林家永远的领地!从今天开始,凡是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都会有一个崭新的,荣耀的新名字!我们……都是罗林人!!”

    将军雄壮的嗓音回荡在战场之上。

    将士们挥舞长矛。刀剑,敲打盾牌,近乎疯狂的吼叫着。

    “罗林人!!罗林人!!”

    ……

    陈道临“看见”自己所在的军队,如摧枯拉朽一般赢得了这场战争,他骑着战马,冲杀在前,从南方杀到北方,每一仗都打得尸山血海,可是每一次,他却始终紧紧的跟随着那个红色头发的中年将军。

    最终。他跟随着那位红色头发的将军荡平了天下,然后解甲归田。

    他住在已经改名叫做“罗林平原”的那片土地上,有一片农庄,几座房子,一个身体健康喜欢大声笑的妻子,有几个喜欢到处奔跑嬉闹的孩子。

    渐渐的,他老去了,当有一天,他擦拭着自己已经生锈的铁剑的时候。回想起自己跟随在那位红色头发将军身边奋勇杀敌的日子……他嘴角挂着微笑。

    ……

    陈道临的梦境还在继续……

    ……

    他“看见”一个红色头发的小孩子,在雷鸣大雨之中冲出了房间里,幼小的身子踉跄着在雨中蹒跚,然后跪在了子当中。举起拳头来对着天空大声吼叫着,咒骂着,声音里充满了不甘。

    他“看见”这个红色头发的少年坐着马车离开了城市,回到了罗林平原。

    他“看见”这个红色头发的少年。手里举着一根蜡烛,在一间房里,深夜。站在一幅油画前,脸上笑得很诡异。

    他“看见”在雄伟的皇宫城门前,无数的士兵列队站在那儿。

    而那个红色头发的少年,孤单的身影,站在广场中央,用苍白的脸庞,看着天空。

    不对……不对……好像哪里不对。

    尽管是梦境,陈道临依然感觉到了似乎有些不对劲。

    如果说之前那些一个个“梦境”,自己仿佛是“看见”了自己。看见自己经历了一段一段的人生,是以“第一视角”经历着一段一段的人生。

    而现在这一段梦境,则仿佛是一个纯粹的旁观者?

    仿佛是拥有一双无所不在的眼睛,在注视着一个人,注视着那个红色头发的少年所经历的一些?

    可是……

    我呢?

    我自己呢?

    在这一段梦境里,我自己又在哪里?

    终于……

    这个时候,陈道临“看见”了清晰的一幕……

    在这一幕里,终于有了“自己”,终于又有了“第一视角”?

    那是在皇宫城门的城墙之上。

    那个红色头发的少年,就站在自己的身边。

    自己和他并肩而战,看着那城墙之下,皇宫广场上的混战,血腥的厮杀。

    而这个时候,“自己”开口说话了。

    “自己”看着那个红色头发的少年,“自己”对他说了一句话:

    “……有生之年,绝不负你!”

    ……

    陈道临“看见”自己,坐在一间华丽的房里,胸口痛彻心扉,剧烈的咳嗽,让自己不停的吐血。

    而自己手里拿着鹅毛笔,正在一张白纸上,写下最后一行字:

    “我的帝国……请你帮我守护好它……”

    ……

    一切归于寂静,一切归于黑暗。

    就此。

    陈道临忽然感觉到自己……

    醒了!

    ……

    ……

    ……

    &&&

    【我真的不想打破很多人的美好想法,但是……陈道临,并不是辰。

    我怕大家会误会,所以想了想,还是在结尾这里先说明一下吧……】

    &未完待续。。)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