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五十九章 【是来杀我的?】(大年初一,向大家拜年~)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五百五十九章【是来杀我的?】

    同样的走廊,同样的院子,同样的轻易的绕过一个个隐藏在暗处的魔法阵。

    陈道临仿佛重新经历了一次上回和赤水断那个家伙一起夜闯郁金香城堡的旧事。

    而和赤水断一样的,卡门院长对于郁金香家城堡内部的布局,位置,也是异常熟悉,哪里是什么地方,哪里该转弯,哪一条路通往什么地方,哪一扇门后面是什么所在,根本就不需要陈道临提醒,卡门就这么仿佛很随意的走在前面,一句话不说,却如同漫步在魔法学院的后花园之中一样。

    陈道临开始略微惊异了一下,随即就释然了。这位美女院长毕竟是郁金香家一系的人,能执掌霍格沃茨学院,自然和郁金香家关系极深的,而且听说她年轻的时候和上一任老公爵又是有过那么几分不清不楚的**绯闻,想来,这郁金香家城堡,她肯定是来过不止一次的吧……

    沿着古堡侧翼建筑的偏梯而上,然后穿过一条连接主堡和侧翼建筑之间空中长廊,就这么轻易而居的进入了城堡的主堡建筑。

    让陈道临惊异的是,这条路他上一回并没有走过,而且……一路走来,这里居然路上并没有任何护卫把守?!

    “这里从来就没有侍卫的。”卡门似乎看出了陈道临面色上的诧异,随口道:“我们之前进的那扇门,有一个魔法阵,我身上佩戴了……他当年给我的一件信物,可以穿过魔法阵而不引发警报。其实……在这座城堡里,超过一定的层数以上,都是寻常侍卫不会进来巡逻的。除非有事情被家主召唤,否则侍卫都只会在外面和下面的几层巡守。郁金香家的人都自信得很,每一代公爵都是顶尖高手。哪里需要什么侍卫来保护,家族之中的一些禁地。也都有厉害的魔法阵,就算有人能闯进来,也讨不到好处的。”

    陈道临点点头,随即皱眉道:“那我们……”

    “这个时候,若是没猜错的话,身为公爵,必定是在书房里,嗯。应该就在顶层了。”

    陈道临注意到,卡门虽然脸上看似风轻云淡,但手指却已经捏紧!

    旋转的楼梯一路往上,看上去仿佛这条路无穷无尽,走不到尽头一般。而卡门却随着脚步越来越慢,呼吸就越来越沉重,眼神之中,却更有一丝凝重缓缓的堆积起来,越来越浓厚!

    ……

    “好了,出去吧。”

    杜微微看了看仆人送来的食物。只是略扫了一眼,就摆摆手。

    送来食物的是她的贴身女仆,大约是跟随杜微微日子很久的老人了。看年纪约莫有四十多岁的样子。早已经容颜不在,可是气度却很沉稳,虽然看见杜微微挥手,却并不退下,反而往前走了一步,用很温和但是却沉稳的声音缓缓道:“小姐,你这几天吃的都总是这么少。今天更是只吃了一顿饭,现在都已经半夜了……”

    杜微微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这位中年的女仆。忽然笑了笑:“现在家里,也只有你还会叫我一声小姐。就连侍卫长。都已经习惯叫我公爵大人了。”

    “您在千万人面前都是公爵,但是在家里。总还是小姐的。做公爵做得太多太久,人心会很累。”这个中年的女仆微笑:“当年老爷就曾经这么说过。”

    “我父亲……说的很对。”杜微微叹了口气,她重新看了一眼桌上的食物,然后将一碗汤端起来,吹了吹热气,慢慢的喝了下去。

    中年女仆的眼神里露出一丝笑意,笑道:“你若是还喜欢喝,我再去……”

    “不用了,一碗汤暖暖肠胃就好,我现在也没什么食欲。”杜微微笑了笑,又看了一眼这个中年女仆,忽然皱眉道:“其实……您真的不用再来伺候我,这次把您接回来,是想着外面太乱,在家里安全些。您已经伺候了我们家一辈子,总是该享享福的时候了。”

    “如今日子已经很舒服了。”这个中年女仆微笑:“回来这些日子,我住着开始总有些不习惯,可偏偏让我做这些事情,让我伺候您,我才心里踏实一些。”

    “唉……以您的年纪和在家里的资历,做个总管总是绰绰有余的,我想管家也不会介意让您帮他做些事情的,您又何苦再穿上这女仆的衣衫?”

    “求一个心安罢了。”中年女仆摇头:“其实就算我穿着这身衣服,这家里上上下下,也没人敢真的把我当一个寻常女仆看待。也只有在您的面前,我才感觉到自己像当年一样在家里伺候老爷的时候……这家里上上下下都把我当个贵人,只有在您的面前,我才找回自己伺候人的本分。”

    “嗯,就如同我在你面前,也一直就是那位大小姐?”杜微微笑了笑:“罢了,人总是会想保留些从前的东西在身上的。这样也挺好。”

    “就是个心安罢了。”中年女仆:“我一直居住在别处,这次草原人打进来,您第一时间派人把我接了回来,我听说我住的地方已经被草原人一把火烧了。我知道,您这是念旧,顾念我们这些老人。可是我总心中不踏实得很。”

    杜微微方才还温和的脸色,忽然就变得凌厉了起来,她眯起眼睛:“是……有人和你说了什么话了?”

    “倒也没有什么难听的话。”中年女仆摇头:“我知道……我的丈夫和儿子,都在那边,而且,听说还投靠了一个新的主人,做了不少事情,都是给家族带来了麻烦,我心中就总是有些惶恐不安。”

    “没什么不安的。”杜微微摇头:“按理说,你已经是男爵夫人的身份了,皮埃尔男爵虽然在帮达令陈,但终究达令陈不是家族的敌人……下面有些人喜欢乱传话,看来规矩是有些松懈了,总要好好整治才行。”

    中年女仆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道:“若是您需要的话,我……我可以去一趟。那个老东西虽然糊涂了一些,但我的话还是能听下一些的。若是我去和他说说,也许能让他来投靠家族……”

    “没有这个必要。”杜微微笑了笑:“他们在那儿做得很好。我听说,就连您的儿子波罗密尔,也比从前上进了许多。放心吧,他们并不是家族的敌人,现在的局面,总是有些复杂的,我就不和你多说了。”

    顿了顿,杜微微缓缓道:“你是伺候过我父亲的人了。是家中的老人,郁金香家从来不亏待老人,家族的这点传统总不会忘记的。放宽心吧,些许传言不用放在心上。嗯……以后我的日常起居就让您来负责吧,我记得父亲就说过您做的汤很好喝,我希望我有父亲的口福。”

    中年女仆躬身行了礼,然后收拾了一下桌上的东西,缓缓退了出去。

    杜微微坐了会儿,似乎思索了片刻,然后她轻轻摇了摇桌上的一个绳铃。很快,一位穿戴齐整的管家就敲门走了进来。

    “家里的一些下人,要好好教教规矩了。乱传话嚼舌头可不是郁金香家的传统。家族虽然宽带自己人。但只有恩没有威可不行,你处理一下。”杜微微看着桌上的一封文件,头也不抬的飞快说,然后顿了顿:“从今天开始,我的起居饮食,让皮埃尔男爵夫人来负责吧。”

    “是。”

    面色平静的管家躬身退了出去,临走的时候,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凛然。

    杜微微站起身来,缓缓走到了墙壁旁。然后轻轻拉了某一个绳索,墙壁上原本卷着的一个巨大的羊皮卷轴就落了下来。上面正是一幅巨大的图画。

    这图画若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居然是一幅郁金香家城堡的鸟瞰平面图!

    上面有不少光点,有深有浅,有静止不动的,也有缓缓行动的……

    忽然之间,杜微微的眼神一凛,盯着上面的某一处,嘴角露出了一丝古怪的冷笑。

    ……

    “我知道您有很多话想说,不过现在都不是说话的时候。”卡门一边走,一边警告陈道临:“过了今晚,若是有机会,我会满足你的好奇心,不过……达令陈,你答应过我的!既然你跟着我来了,那么希望你一会儿别让我失望!”

    陈道临的气色有些无奈。

    忽然之间,这楼梯两旁的灯火就骤然亮了一下,然后,仿佛是被什么力量掌控了一样,两边的烛火,随着两人一步步往上,两侧的烛火就一盏一盏的熄灭!

    这个变化让陈道临眼神一变,旁边的卡门却冷笑:“惊奇什么……我们被发现了。”

    “呃?”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卡门摇头:“这里可是郁金香家,就算我们是圣阶,这里也有高深的魔法阵可以窥探到我们的潜入。不然你以为呢?你不会真的天真的认为,我们可以不被人察觉的一路走到她的面前吧。能走到这里才被发现,已经超出我的预期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墙壁上,原本是一幅油画,油画的内容是一个踏青的贵族夫人,那个画中的贵夫人原本是侧像,此刻却忽然张口,仿佛活了过来,口吐声音。

    “是哪两位深夜造访?达令陈,是你来了吗?”

    这正是杜微微的声音!

    陈道临脸色就顿时一变——倒不是害怕,而是一听到杜微微的声音,就有些无法自抑的……心虚。

    卡门神色不变,缓缓道:“嗯,达令陈,和我。”

    画中的贵夫人沉默了会儿,然后再次传来了杜微微的声音:“是院长大人驾临,既然都来了……那么就请上来了,我就在书房里恭候。您知道在哪里的。”

    卡门淡淡一笑,迈步继续往上。

    一路往上的楼梯,没有出现任何的侍卫阻拦。

    更没有陈道临以为的那样:大批武装到牙齿的郁金香家的侍卫高手蜂拥而来……

    楼梯和走廊都静悄悄,厚厚的地毯在脚下,走上去几乎寂静无声。

    甚至来到了走廊上,一旁居然还站着一个身穿礼服的老管家,对着两人走过,也仿佛视而不见,只是眼角扫到了卡门的时候,这个老管家轻轻叹了口气,却头也不回的从楼梯走了下去。

    “他……能看见您?”陈道临有些惊奇。

    “你以为能在郁金香家当大管家的,会是普通人?”卡门淡淡道:“我认识他,以他的本事,在学院里当一个教授都是绰绰有余,在某些魔法领域,就算另外几个分院长都未必能比他更强。”

    走廊的尽头,当然就是那间书房了,不等两人走到面前,那两扇厚厚的大门就自动打开。

    书房自然是极大的,但是随着大门敞开,里面的一切就全部暴露在了陈道临的眼前。

    书房的最深处,一扇窗户前,杜微微静静的坐在一张巨大的书桌后,手里把玩着一把细细的匕首,一张清丽的脸庞上似笑非笑,看着两人走进来,杜微微的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黯然。

    身后,厚重的大门无声无息的合上了。

    杜微微并没有站起来,而是继续坐在那儿,手里轻轻将自己面前的一份卷宗合上,长长叹了口气,才缓缓道>

    “两位……是来当说客的……还是来杀我的?”

    `…………

    【大年初一,向大家拜年啦~~】

    `

    `

    `(未完待续)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