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五十八章 【别无选择】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五百五十八章 【别无选择】

    “你明白了吗?”

    杜微微含笑看着面前的中年贵人:“并不是我不想这么做,而是……那些兽人不会给我们更多的时间了。%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它们会在冬季结束的时候就发动第一次进攻。所以,我需要家族的军队做好随时应对战争的准备!至于家族的工坊……那批物资绝不能拖延,吩咐下去吧,就说是我的命令,哪怕是昼夜不停,三班轮换,也不能耽误。你我都明白,大战即将开始,我们做的准备越充分……嗯,事实上,根本没有所谓的‘充分’,准备越多越好,永远都不会嫌多!花再多的钱也无所谓,钱吗……家族有的是!”

    “那么预算可能需要再增加两成。”中年贵人皱眉:“我想……是时候启动基地了吧?”

    “嗯……当然。”杜微微嘴角扬起一丝微笑:“那是先祖留给我们最强大的一支战争力量。我现在就已经开始忍不住激动了,当那支力量出现在战场的时候,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多大的‘惊喜’!那些兽人早就已经该被淘汰了!这个时代的战争,早已经不是光凭勇气和血勇就可以取胜的。”

    “这个月的矿洞又死了些人,我们催得太急了。”

    “……这是战争!”杜微微冷冷道:“和他们说!若是完成不了的话,我会亲自带人去下矿!但是……我亲自下矿之前,会先处死矿洞的管理者!”

    中年贵人沉默了会儿,他看了杜微微一眼,从这位年轻的女家主的眼睛里,只看到了果决,心中暗叹了一口气,然后拿起手里的另外一张卷纸:“家族的极为领军的将领对您的决断有些异议……尤其是这个月,我们故意放弃了四处军事据点丢给了那些草原人……损失了很多粮食。还有一些守军撤退得完了,死在了那里……这些损失让他们有些不满。我们最近太过于被动了,已经被外面风传是懦弱的举动,家族内部也有些不稳。”

    “谁有意见,让他直接来见我面提好了。”杜微微皱眉:“整体的计划,是和几位家族重臣一起共同商量决议好的,这个时候动摇了算什么?哼……看来还是有人不肯安分么?”

    “……倒也不是不安分,而是,毕竟家族从来没有经过这种事情。毕竟这一百多年来,郁金香家从来没有做过这种只挨打不还手的事情。任凭那些草原人在我们的领土上驰骋来回,已经让很多人快压抑不住愤怒了。”

    “那就再压抑几天!”杜微微毫不犹豫道:“再过些日子,会让他们有发泄怒火的机会的!但是在这之前……若是再有人蛊惑军心人心……我不介意先让我的军刀沾些鲜血!”

    说到这里,杜微微吐了口气,眉头的杀气也稍微收敛了一些,她深呼吸了一下,凝视着中年贵人,低声道:“我很清楚,你也很清楚……我们做的这一切是正确的!在这个时候。我并不想当一个独裁者,更不想做一个对自己人下手的屠夫。所以,别逼我……”

    “我会尽量去做一些事情。”中年贵人犹豫了一下:“他们也并不是有异心,只是……唉。终究多年的传统,让他们对有些事情无法接受罢了。”

    “他们可以不接受,也可以什么都不做……只要别捣乱就可以了。”杜微微斩钉截铁道:“他们可以不做我的同路人,但是最好不要做我的敌人!只要他们不捣乱。最后在我成功之后,安安分分的跟着欢呼就可以了!”

    “……我会尽量让有些人安静一些的。”

    “嗯,明天我会再接见几位军中的将军。”杜微微道:“军心是第一位的。”

    这个女公爵缓缓走了几步。她站在了窗前,却看着头顶上的一幅巨大的油画,油画的内容似乎是一个战争上的场景。

    烈火,战士,奔腾的铁骑……

    “很多人就是不明白,郁金香家,早已经到了不得不做出变化的时候了!”杜微微咬了咬牙齿:“郁金香家太强大了……对于一个罗兰帝国而言,郁金香家太过强大了!强大到了这个帝国已经无法容纳下这个家族了!如果我不动的话,那么将来的结果就只有两个:要么郁金香家成为帝国的取代者!要么……帝国灭了郁金香家!”

    说到这里,杜微微的眼神里闪过一丝黯然,随即这一丝黯然又化作了决绝!

    “我不在乎史书会怎么说我,我也不在乎什么身后名。我……不介意做一次历史的罪人!哼……郁金香家已经出了很多英雄了。我的先祖是帝国的拯救者……我的祖辈父辈都是帝国的英雄传奇,是支柱栋梁……到了我这一代,郁金香家出一个乱臣贼子,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

    “你就一点都不奇怪吗?”

    陈道临跟在卡门的身后走着。

    此刻已经是已经入夜,郁金香家城堡的周围,街道上已经空无一人。不过这两位圣阶魔法师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在街道上行走着,一个隐身术施展出来,就算偶尔有路过的巡逻队,也是根本看不见两人的身影。

    陈道临跟在卡门的身边,肉眼虽然看不见卡门,但是凭借魔力轻微的波动,却能清楚的“感应”到卡门就在身边。

    问出这句话,看卡门并没有回应,陈道临忍不住加了一句:“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吗?院长大人?”

    “问你什么?”卡门忽然站住脚步,回头看了陈道临一眼。

    “呃……我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来过郁金香家城堡,又是怎么知道那个地方的防卫最薄弱……这些您就没什么想问我的?”

    卡门轻轻哼了一声:“你身上的秘密还少么?达令陈。”

    陈道临缩了缩脑袋。

    两人已经走到了郁金香家城堡侧面的某一条僻静的街道,这里街道的一边依然是开出来的活水水渠,水渠里的院墙后,便是郁金香家城堡的辅堡所在了。

    卡门忽然停住了脚步,冷冷的看着陈道临——陈道临感觉到仿佛对方的眼神有如实质,心中不免 有些发虚。

    “达令陈,你想好了没有?”

    “呃?”

    “你想好了没有。”卡门冷冷道:“这次去见她……我是准备好了撕破脸的。一旦动起手来。我需要你的帮助!如果你心中还有犹豫的话,那么今晚你就不必跟我进去了!如果你选择跟我进去……那么,一旦动起手来,你就必须保证一定站在我这一边!否则的话……”

    卡门虽然没有把最后这句话说完,但是那冷冽的眼神,却仿佛已经说明了什么。

    陈道临心中一凛,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只要不杀人……我答应你!”

    “她也算是我瞧着长大的,我杀她做什么!”卡门摇摇头,转身盯着那水渠后的石墙看了两眼。飞身跃了过去。

    陈道临心中一叹,纵身跟了上去。

    ……

    杜微微依然坐在自己的书房之中。

    这房间位于城堡主堡中侧顶层。

    这位置有些特殊。寻常的豪门世家,家主的书房都是机要之地,都会设置在城堡或者大宅之中防卫最隐蔽的所在。可偏偏郁金香家却背道而驰。

    那位初代郁金香家公爵就喜欢把书房设置在顶层视野最开阔的所在,丝毫不在乎防御上的问题,一代一代相传,到了如今,也成为了郁金香家的一个传统。

    夜晚的时候,城堡之中大部分的地方都已经熄灯。只有杜微微的书房里依旧灯火通明。

    她站在窗旁,将窗户推开,任凭外面冷冽的空气吹进来,顿时身上一个激灵。

    这里几乎是整个楼兰城的制高点。比那远处的城墙城楼都还要更高出一线。站在这窗前,就可以将半个楼兰城尽收眼底。

    杜微微忽然心中一动……先祖喜欢将书房设在顶层,想必就是因为喜欢这开阔的视野吧。

    至于防卫的弊端……哼,我郁金香岂惧宵小!

    杜微微想起明日上午要接见家族之中的一些军中将领。心中就不免有些烦躁。

    今日那位中年贵人对自己的提议,杜微微并不是真的丝毫不放在心上。她自从继位的那天开始……不,甚至可以说是自从父亲定了自己继承人身份的那天开始。家族内部就总有一些潜流涌动。

    女性的身份,永远是她最大的天然的弱点。这是一个男人的世界,那些跟随了父亲一辈子的家族老臣,甚至有些还是从祖父的时代就为家族效力的元老,打内心深处对于自己这么一个女孩子继承家业是十分不屑的。

    假若是父亲有一个儿子的话,那么就可以轻易的得到大部分人真心的拥戴。可偏偏自己是一个女孩子……

    杜微微并不是不知道,就在自己已经被确立为继承人之后,家族内部还时常有人向父亲进言,对于自己的继承人的身份提出质疑。

    只是因为父亲没有儿子……而甚至还有人曾经提出过一个建议:从罗林家过继一个男丁来,继承郁金香家的家业。反正罗林家和郁金香家原本就是同出一脉。

    ——那些家伙,宁可让外人来继承家业,也不甘心听从一个女人的领导!

    从很小的时候,杜微微就把这些听在耳朵里,记在了心中!

    而如今,自己掌管家业之后,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大错,甚至西北独立师西尔维西特的叛乱,说到底,就是当年家族之中的一些老臣太过纵容西尔维斯特,滋生了那个家伙的野心才造成的!

    而自己出手,漂漂亮亮的平了叛乱,若是换一个男性家主的话,早已经凭借这样的威望乾纲独断,再也没有人敢质疑了。可偏偏,到了如今,还有人敢对自己的策略指手画脚……

    他们……真的以为自己不敢杀人吗!!

    这些人都已经老糊涂了!

    他们根本就不明白,看似强大的郁金香家族,已经渐渐的将路走到了尽头!

    对于一个帝国而言,郁金香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存在于帝国内部,就是毒瘤!

    不论有过任何显赫的功绩。或者是任何辉煌的历史,都无法掩盖这一点!

    任何一个英明的皇帝,任何一个国家的领袖,都绝对不可能长久的容忍自己的麾下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国中之国的存在!

    这一点,无论是马尔希当皇帝,还是希洛当皇帝,其实都是一样的!即便是没有希洛篡位的事情发生……马尔希执政前十年都在立足于稳定帝国,提升国力,尤其是大力发开东海行省……而最终,无非就是想改变整个帝国的“西重东轻”的局面!

    大力的开发东海行省。将帝国的资源越来越多的倾斜给东部开发,就必然会抢夺郁金香的生存空间!

    别的不说,仅仅是整个罗兰帝国的贸易财政收入,在东海行省大开发之前,每年西北的贸易,占据了帝国贸易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

    而随着东海纽霍芬行省的大开发,随着弗里茨总督十年执政东海,大力开拓海洋贸易……在马尔希执政的最后一年,东海行省的贸易财政收入已经超过了西北!

    这就是马尔希对付郁金香家的手段!看似和平。其实是用软刀子慢慢的放血!

    只不过马尔希做得更聪明,他明面上对郁金香家的态度依然和历代皇帝一样的尊重……但实际上,针对郁金香家的心思,却一刻不曾停歇过!

    可惜。家族内部却从来没有人真正的看明白过这一点!

    他们还真的天真的以为马尔希是好皇帝,希洛是坏皇帝?

    哈!可笑!

    站在皇帝的立场上,任何一个皇帝,无论是马尔希还是希洛。最终都是要削弱郁金香家的!都是要和郁金香家为敌的!

    郁金香家已经太过强大了……强大到了一个帝国根本无法容纳下这个家族!

    再这么发展下去……那么未来,皇室和教会相争千年的历史,就会重演!

    只不过。这一次相争的双方会变成皇室和郁金香家族。

    而且,这样的争夺,会更加惨烈,更加残酷,更加**裸!

    因为郁金香家和教会不同,教会占据了舆论和精神信仰的优势,而郁金香家则拥有的是实际的实力!

    郁金香家拥有强大的武力……一旦和皇室硬碰硬的相争起来,那就就是针尖对麦芒的交锋!

    家族里的那些老家伙……真的以为只要保持原样,维持传统,就可以确保郁金香家的辉煌不堕?

    可笑!

    愚蠢!!

    杜微微任凭冷风吹在自己的脸上,她原本还有些烦躁的心,却终于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也坚硬了起来!

    前些日子,自己下令让一个家族私军中的中坚老臣提前退休,就已经激起了一些人的反弹。而明日自己接见的那几位军中的将领,明显其中是有人带着“请命”的任务来见自己的。

    “我必须强硬,我必须坚持!”杜微微捏紧拳头,用略显嘶哑的声音缓缓道:“我退不得,也不能退!家族已经走到了最关键的,若是我此时退让了,那么家族的辉煌就会渐渐坠去,慢慢的步入暮气沉沉的地步,然后将来会一步一步的被削弱……我是对的,历史会证明我是对的!如今是家族最好的机会,往前看五十年,往后看五十年,都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再出现了!郁金香家要想真正的成为万年不灭的传奇家族,就看着一步能不能真的迈出去!”

    杜微微喃喃自语,她忽然转身,看了一眼房间里挂在墙壁上的一幅油画。

    油画之中,正是家族里那位为世人崇拜的先祖……

    “其实……您当年真的做错了。”杜微微盯着油画上的那位祖先,低声道:“政治,从来就没有一团和气,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您当年不肯当皇帝,却选择将血脉和皇室融合,却把这祸根深深的埋了下来……皇权之争,就算是亲兄弟父子都无法和睦,何况是那区区的血脉之情呢?郁金香家要么散尽光芒,成为帝国之中众多庸碌的豪门中的一员……要么就更进一步!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

    …………

    【各位,提前向大家拜年了~~~祝所有的读者羊年大吉,全家身体健康,生活顺心如意,事业蒸蒸日上!

    ——跳舞】

    `

    `(未完待续。。)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