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五十七章 【你明白了吗?】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五百五十七章【你明白了吗?】

    蓝蓝躲藏在货仓之中一天一夜了。

    虽然期间上船的那些内卫的军兵并没有进入货仓检查,但是这并不能让蓝蓝掉以轻心。

    她很清楚那个叫古乐的男人是一个多么难缠的厉害家伙!

    她甚至不敢让自己睡着。

    当然了,有了在遗弃大陆上那一段近乎炼狱一般的经历,一天一夜的不眠不休对于蓝蓝而言也并不算什么。

    即便是如今身边并没有寒夜那个强大的身影作为依仗,但是蓝蓝的内心早已经锻炼得坚韧如铁。

    她就如同一只过冬的野兽,小心翼翼的雌伏着,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

    直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她终于经历了一次危机。

    航行的第二天下午的时候,货仓的门被打开了。

    外面很早就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那个叫博金斯的军官似乎是为了故意预警,在货仓外大声说话,似乎在和内卫的人交涉着什么。他并不是试图阻拦那些内卫的人进入货仓,只是故意把话说得很大声,用来警示里面的蓝蓝。

    蓝蓝听见外面的对话,大体的意思是,内卫的人似乎想要进入货仓里寻找什么东西(一—本)读>小说 ,而博金斯作为负责押运物资的军官象征性的阻拦了一下,就放弃了努力。

    毕竟,内卫的名头远远不是他这样的地方守备军临时征调过来的运输队军官可以抗衡的。

    货舱门被打开的时候,蓝蓝已经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身体藏进了一个木桶里,她把木桶的盖子小心翼翼的压好,躲在里面。

    “先生们,你们最好小心一些,前线的将士们可就指望着这些粮食过完冬天呢。”

    博金斯有些不满的抱怨着。

    一个内卫的军官不屑的笑声,然后说:“好了,谁不知道你们这些后勤军需官的把戏。我说,你就别再装了,快点拿出点好东西来吧。我听说你们总是把一些好东西藏起来的。这么冷的天气,总要喝两口酒暖暖身子才行。”

    博金斯似乎有些窘迫:“哪里有什么酒。这一趟可是去前线,行军之中饮酒可以犯了军规的,大人,您可不要开玩笑。”

    “开玩笑?”那个内卫军官冷笑一声,故意嗅了嗅鼻子:“好了,一会儿若是我找到了,你可别装傻。”

    很快。几个内卫的士兵就散了开来,四处翻看起货舱里的物资,他们打开了好几口箱子,以及一些捆扎好的面袋。甚至还有人打开了两个装桐油的木桶——这个举动让博金斯的心都差点跳了出来。

    他并不知道,蓝蓝很聪明的并没有躲在角落里。

    她选择躲在了距离货舱门最近的一个空木桶里。

    这个选择恰好符合了寻常人心理上的一个盲区:正常人若是要搜查一个房间,大部分人都会下意识的往里面最深处去搜索。而靠近门口最醒目的地方,却反而不太容易被检查。

    而且,蓝蓝选择距离门口最近的地方,还有一个用意就是:万一自己暴露了。那么距离门口越近,逃跑的时候就越容易。到时候奋力冲杀出去也相对简单一些。

    若是藏在船舱最里面,万一被搜查出来,堵在了船舱最里面的角落。那才真的是想跑都没路可跑了。

    果然,那些士兵越搜越往船舱上深处而去,倒是那个博金斯吓得不轻,脸色惨白——幸好在船舱里黑暗。内卫的人倒也没看出来。

    眼看有内卫的士兵已经拿起了刀子要继续撬开桐油桶,博金斯终于忍耐不住了,大声道:“好了好了……够了各位!”

    他赶紧上前走了几步。拦在了一堆桐油木桶前,张开双臂,苦笑道:“我说,可以了吧各位?”

    内卫军官嘿嘿笑了笑:“若不是你这么小气,咱们何苦来翻东西?我说博金斯,拿出好东西来吧。”

    “这……”博金斯眼珠转了转:“好吧,我认栽就是了,这位兄弟,我在自己的房间里藏了两瓶好酒……其他的就真的没有了,我可以对女神发誓。”

    “早说不就行了。”

    内卫军官笑了笑,却仿佛还不满意,摆摆手:“酒是有了,不过下酒菜可还不够……对了,我听说这批运送的东西里还有一些不错的肉干,来人啊,去弄些出来,料理一下,也面前可以凑合吃吃。”

    眼看那些内卫士兵还要进去翻东西,博金斯终于忍不住怒气,大声道:“大人!私动军粮可是重罪!”

    “我们又没有乱动,只是那些东西自己吃而已,又能吃掉多少?哼……你也太过小心了吧。”内卫军官冷冷的瞧着博金斯。

    “我……”

    博金斯似乎还要说什么,忽然就从船舱外传来了古乐声音。

    “怎么了?”

    那些内卫立刻转过身去。

    船舱门口,古乐身上披了条狐皮披风,站在那儿,苍白的脸庞上,皱着眉头看着船舱里。

    内卫军官缩了缩脑袋,走过去行礼,低声笑道:“大人,兄弟们冷得受不了,想弄些东西吃吃……这个博金斯小气得很,自己藏了酒也不肯拿出来。我们又不抢他的,付钱就是了。再说了……我们也是军人,吃些军粮又怎么了。”

    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低声道:“您也说了,这趟去西北,执行的人物九死一生,总不好亏待了兄弟们,大家都是提着脑袋跟着您干事情的。我们就是想弄些肉干填填肚子而已。”

    “胡闹。成什么样子,都出去吧!”古乐仿佛笑了笑,随意训斥了一声自己的部下,看了一眼博金斯,淡淡道:“好了,我手下人没规矩,让你见笑了。”

    博金斯哪里还敢说什么,只是低着头陪笑。

    内卫的士兵不敢再造次,纷纷离开了船舱走出去。

    古乐却等博金斯走到了自己面前。忽然叹了口气:“博金斯先生。”

    “大人有什么吩咐?”

    “……”古乐上下打量了博金斯两眼,忽然笑了笑:“你好像有些紧张?”

    “……”博金斯身子一抖。

    “你好像很害怕我的人翻这里的东西?”古乐眯起了眼睛来,淡淡道:“军队后勤里的那些勾当,我并不是不知道。趁着运输军需,夹带运些私货盈利,倒也不奇怪。“

    说着,古乐忽然伸手,拍在了博金斯的肩膀上,这一下,博金斯差点就没站稳。险些就软下去,好歹咬着后槽牙,勉力站住了才没倒下。

    “都是军中袍泽,军中辛苦,大家赚些小钱,这些事情我就不过问了。”古乐笑得和颜悦色,却眼神里闪过一丝黯然,低声道:“我手下这些人野惯了,而且……这次我们出去。是做玩命的勾当,他们都是为国效力,只怕这一次去西北,不知道还能有几个活着回来的。我也不想太过于苛责他们了。博金斯。我请你帮我个忙,不知道……”

    “大人,您尽管吩咐。”博金斯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弄些吃喝给他们吧。方才你的话我听见了,你藏了些酒是吧?都拿出来吧。我付钱给你。嗯……船上还有什么好东西,你也看着弄一些出来,总不能让我的兄弟们饿着肚子去送死。你说是不是?”

    博金斯牙齿格格直响,赶紧低头说了一声“是”。

    古乐微微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寒风之中,传来他的几声咳嗽。

    博金斯愣了一下,赶紧跟了上去,走出船舱后小心翼翼的把门关上锁了。

    蓝蓝在里面又听了会儿,才松了口气,掀开盖子来,透了透气,可心里却越发的疑惑起来。

    古乐……带人去西北……似乎是要做什么极危险的任务?

    原本古乐敢去西北就已经叫人惊奇了。

    要知道,蓝蓝在帝都可是听说了,魔法学院的那位卡门院长此刻就在西北呢!

    一直以来,古乐躲卡门还来不及呢!他可是亲手杀了卡门的养子萧德尔!

    而如今,古乐居然还敢跑去西北?

    到底是什么样重要的任务,能让古乐如此甘心冒这样的危险?

    到底是什么样重要的任务,能让希洛都宁愿冒着承受这么大的风险派古乐去西北?之前希洛可是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庇护古乐的啊!

    ……

    夜幕降临的时候,正在被蓝蓝心中挂念的那位卡门院长,已经在夜色之中,漫步在了楼兰城的大街上。

    卡门终于没有再穿那一身过于醒目的红色长衣了,而是换上了一件西北很常见的灰黑色的长长的皮袍子,就连脑袋上都戴了一顶厚厚的皮帽子,看上去倒是好像是一个贩卖皮草的商人贩子。

    至于跟在卡门身后,一脸小心翼翼的表情,穿着一件明显有些陈旧痕迹的皮袄的,自然就是我们的罗瓦男爵大人,达令陈了。

    两人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轻易的避开了城防潜入了楼兰城里来。

    此刻就这么走在大街上,倒也看上去并不扎眼。

    楼兰城似乎和往日相比,多了几分紧张的气氛。

    虽然郁金香家一直没有正式参战,但是军队的调集和动员,已经让楼兰城平添了几分战争的气味。

    街道上的行商和行人都少了许多,不少店铺都已经关门歇业,往日热闹非凡的这条商业街上,倒是有了几分萧瑟冷清的味道。

    街头街尾,巡逻的士兵似乎并没有增加多少,但是那种紧张的气氛,却是瞒不过陈道临的鼻子。

    “看来这楼兰城,倒是外松内紧。”卡门轻轻叹了口气。

    陈道临撇撇嘴,没有说什么。

    如果有的选的话,他实在是不想在这个时候跑来楼兰城,更不想跑去面对那个女人——这是一种非常奇怪微妙的心理。

    “我们今晚去公爵府。”卡门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并不是和陈道临商量的口气,而是做出了决定。

    “呃……”陈道临想了想,苦笑道:“如果是潜进去的话,我倒是知道在城堡西侧后面一条街,哪里的防守是最薄弱的。”

    “哦?”卡门意外的看了陈道临一眼:“你怎么知道的?”

    “我……如果我说,我来过一次,你信么?”

    ……

    两人找了一家旅馆住下休息,虽然楼兰城里现在盘查很严格,但是对于两位圣阶魔法师而言,骗过警觉的店家却并没有任何难度,一个小小的.术,就让店家糊里糊涂的给两人做了登记。

    而让陈道临有些心中冒寒气的是,在房间里休息的时候,卡门院长做的一些准备工作!

    卡门院长从储物装备了取出了几件东西。

    两枚一看就是顶级货色的魔力增幅戒指,一枚用五彩石打造的魔力储备戒指,还有几个看上去就绝不是凡品的火系高级魔法卷轴!

    这些东西,打一场小型战争都足够了!

    只是那一个火系的高级魔法卷轴,就足以毁灭一个小型的城镇了!

    最让陈道临觉得心惊肉跳的是,卡门眼神里那一丝冰冷而决绝的味道!

    “院长……您,不会是……”陈道临用力吞了口吐沫。

    卡门看了陈道临一眼,冷艳的脸庞上带着一丝寒气:“不会是什么?”

    “您不会是打算今晚找那个女公爵拼命吧?”

    “希望不会出现那种局面吧。”卡门淡淡道。

    希望不会?这算是什么意思?

    “我会努力劝说她,让她放弃那些危险而疯狂的想法,我希望劝说她,能以国家为重……”卡门淡淡道:“可如果她坚持拒绝的话……”

    “拒绝的话,那您打算?”

    “那就只好用武力来说话了。”卡门摇头:“我虽然算是郁金香家一系的,但……若是为国事,我也不能任凭她这个女孩子乱来!更不能坐视她带着郁金香家族走向疯狂。若是事不可为的话,我会选择动手。”

    “您……您不会是,是……您不会想在郁金香公爵府里,刺杀一个郁金香公爵吧?”陈道临吓了一跳。

    卡门幽幽叹了口气:“事情真的坏到那个地步的话……也别无选择!”

    陈道临的心沉了下去!

    “身为郁金香家一系的人,刺杀一位家主公爵自然是大逆不道,但如果为了帝国的国运,那么这个罪孽,我也只好……嗯,我并不想杀人,若是她坚持不肯退让的话,我会选择出手制服她,然后召集家臣长老议事,罢黜她的公爵之位!若是她反抗到底的话……那么……杀了她之后,我会自杀谢罪。”

    陈道临身子一抖:“院长,您可不能这么想啊……”

    “我当然不想这么做。”卡门看了陈道临一眼:“郁金香家的城堡里可是非常危险的,就算我是圣阶,也未必能对付得了那个小女孩。而且我听说,她只怕也是圣阶了。所以,达令陈,我才要求你和我一起来。我一个人对付她的话,没有制服她的把握,万一动手起来收不住手,只怕就要见生死!所以……你若是不想看到有人死的话,那么你就不能袖手旁观,你和我联手,我们两人对付她一个,才有可能制服她而不死人。达令陈,你明白了吗?”(未完待续……)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